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杭州或将调整城市副中心、次中心?新一轮的杭州城市总规修编来了!

浙江省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 2018-12-05 16:36:43

一部分人觉得,西湖永远是杭州的中心。

每一天,我们的城市都在变。


曾经去萧山要花上一整天,现在20分钟过江9座大桥随你选;原来的农田鱼塘,现在变身热闹小区;偏远地段,成为全新的CBD……杭州把区位优势转化成现实的发展动力,城市建设全面铺开,开发配套交通、医院、学校等公共服务,集聚人口,带动一个个功能区的形成。


作为全国创新经济发展最前沿、最具未来竞争力的城市之一,杭州在提升城市国际化、现代化水平的同时,对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有了更深入的理解,走“高质量发展”之路的杭州,也给市民生活带来了更多的变化和期待。

 新一轮的杭州城市总规修编

 或将调整杭州的副中心、次中心

  “每个城市都需要有一个中心,来承担城市人口公共服务的功能,比如教育、医疗、购物……能比较好地服务于市民。但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市中心的概念,一定会从单中心向多中心发生变化。”原杭州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杭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汤海孺说。


  他说,小城市一般都是单中心状态,这样能更好地集聚人口,促进城市的发展;但伴随着城市和区域发展,人口和经济活动越来越向中心城区集聚,就出现了因人口和城市功能过度集中所导致的交通拥挤、住房困难等“城市病”。


  为解决功能过度集中所导致的问题,杭州前几年在修订城市总规时就提出了“2个市级中心、6个城市副中心、18个城市次中心”的设想,采取建设城市副中心以及区域次中心城市的办法,来疏解杭州中心城区过密的城市功能。这些区域中心的建设,要同时结合交通出行方式,比如跟轨道交通结合,大力发展低碳、高效、大容量的城市公共交通出行体系,改变大量私家车出行导致的拥堵、停车难等现象。


  “这个体系的构置,使得服务杭州老百姓的半径在他们的生活区域内就能够完成,构建‘15分钟生活圈’。更高层面的一些需求,则可以安排在副中心和市级中心。”汤海孺还透露,“现在富阳、临安都设区,城市版图又扩大了,接下来新一轮的杭州城市总规修编,可能副中心、次中心还要调整,比如调整个数、位置等。”


 城市发展有个“带形理论”

 “小笼包”应沿“带”设置

  “杭州常住人口近千万,主城区人口就超过500万,可以说大部分人口挤在主城区。按国际上的标准,我们这样的超大城市早就应该脱离‘单中心’、走向‘多中心’,蒸‘小笼包’不但很有必要而且已经很迫切,甚至已经是‘蒸晚了’!”浙江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院长陈前虎犀利地说。


  陈前虎认为,在目前杭州的城市发展上,“带形理论”是比较可行的,其原则是以交通干线比如地铁,作为城市布局的主脊骨骼,城市人口工作和生活的集聚地,沿着交通干线平行布置。


  “比如,每个地铁口就可以作为一个人口集聚地,好比一个个‘小笼包’。”他认为,这解决了人在城市里的“移动性问题”,使得大部分居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可以实现快速、高效。


  “国外我举巴黎为例,这个城市以塞纳河为‘带’,许多城市副中心就散布在河两岸的轴带上,区域性交通主要依靠地铁,人们既可享受城市型的设施又不脱离工作、生活的半径。国内我举香港为例,香港不同功能的城市组团主要围绕在几条地铁主干线上,呈现交叉式的多中心带状分布。香港地铁运营效率全世界第一,开发模式也很清晰,香港80%的人口都居住在离地铁口500米的范围内。”陈前虎说。


  杭州原先的“摊大饼”模式,是把城市一圈一圈地往外扩。今后要形成10条地铁线和1条城市中轴快线(机场快线),使带形城市发展成为可能。


  “小笼包也不是胡乱放的,小笼包和小笼包之间要形成交通走廊,要具备长距离运输的功能,使地铁口的价值更为凸显。”陈前虎说,“尤其是契合带形理论的中轴快线,一旦建成运营,将带动城市进入新一轮的更新改造,地铁站点周边的开发将会加强,开发强度也将更高。”


 “老杭州”为什么更爱“大饼”

 主要还是习惯问题

  虽然从“摊大饼”到“蒸小笼包”势在必行,但对于普通市民来说,选择待在“大饼”里,还是去“小笼包”?这个选择不好做。


  “老杭州”小徐,原本住在汽车南站附近,现在拆迁了,本来还是想在汽车南站周边买房,但看得上的房子均价都上了5万/平方米,实在买不下手,只好去别的地方看房子。


  “滨江我们夫妻俩都很看好,也知道以后会有很好的发展,但心理上总感觉太远了!我们家几代都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我就是那种‘三墩?哇!这么远啊’的人。我有个亲戚,儿子在丁桥买房,他们家就从主城区搬到丁桥,结果现在我们见面都少了。这个亲戚叫我小姨也去丁桥买房子,我小姨从闸弄口,坐公交车,倒了几趟车,花了两个小时才到丁桥亲戚家里,她说,感觉简直就是出了趟远门,回来就两个字:不买。”


  小徐自己,上个月选择在三里亭买了套二手房,“不管城市怎么发展,我觉得市中心还是在老杭州吧。其实,我觉得三里亭也已经很偏了”。


  同样是“老杭州”的小刘,历数了他们家住过的“黄金地段”。


  “我妈小时候住在柳浪闻莺边上的荷花池头,后来住过邮电路、皮市巷……接着搬到松木场,在我爸妈心目中,松木场简直就已经是乡下了!当年我们搬过来的时候,黄龙体育中心还没有造呢,就是一片田,我妈嫌弃得不得了。


  “十几年前,我就跟我爸妈建议,把松木场房子卖掉,去滨江买房子,他们坚决不同意。当时因为他们都在市中心上班,滨江又还没通地铁,出行确实不便,我也不敢多劝。


  “结果这些年眼看着滨江的房价节节高升,到现在已经高攀不起,我们家还一直住在松木场的蜗居里!


  “我爸妈倒是想得开,他们住习惯了这个地段,他们的日子就喜欢围绕着宝石山下、西湖边……懊恼的是我呀,我更喜欢住新城区,老小区房子又旧、停车又不好停……


  “市中心?我妈觉得只有西湖才是杭州的市中心!反正她就愿意在这一块活动,她说起来,打铁关、三里亭都已经‘出了杭州’的嘞!”在松木场住了十几年的小刘说。


“蒸”在地铁口的“小笼包”

对年轻人很有吸引力

  喜欢“小笼包”的,更多的是新杭州人。


  老家丽水的郑女士,落户杭州后,第一套房子买在体育场路,今年,她把体育场路上的房子卖了,到良渚文化村买了套200平的大房子。


  “如果地铁2号线没有开通,我肯定不会想在良渚买房子,因为我工作就在体育场路上。但2号线开通后,我试了一下,从中河北路坐地铁2号线40分钟就到良渚了,那我完全可以接受啊!而且良渚也有配套学校,可以解决小孩上学的问题。我很喜欢良渚的居住环境,置换了个精装修的大房子,居住条件一下子改善到位了。”


  为什么“老杭州”们不愿意离开主城区呢?郑女士觉得,主要还是因为大量公共服务设施集中在主城区。


  “随着杭州从单中心到多中心,只要交通和配套到位了,带来的社会、经济、环境效应都不可限量,像奥体、良渚、下沙、临平等,都是这样。”她认为。


  而从金华来杭州定居的徐阿姨,眼光直奔西湖,今年她在吴山广场附近购置了一套小二居。


  “我不管这个区块那个区块怎么炒来炒去,城市格局会变,连学区都会变,但自然风光和历史名胜总不会变,也是不可取代的,杭州只有一个西湖,杭州也是因西湖闻名,所以把房子买在西湖边一定没错的。”徐阿姨笑眯眯,“再说,我们浙江人,经济条件不错的,都想要到杭州来买套房子。年纪大的人,都想住在西湖边,生活方便,出门就是西湖,养养老多好。”


  “不过,我女儿家的房子倒是买在了九堡,年轻人喜欢小区漂亮一点的新房子嘛。我从这里坐地铁1号线可以直达女儿家,也蛮方便的。”徐阿姨说。


文字来源:都市快报

浙江省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是由浙江省经信委主导建设的为浙江省中小微企业提供信息咨询、融资服务、人员培训、法律维权、技术支持、创业辅导等各项服务的公益性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