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妈妈的味道:一碗暖胃的荠菜馄饨

妈咪巧手菜 2018-11-08 15:56:21


在外打拚二十多年,自以为早已习惯了异乡漂泊的生活,溶入了这座山水葱茏、街市繁华的北方小城。喜欢上了这里的泡菜,三鲜和驴肉的饺子,还有辣得让人流泪的东北菜。二千多里的山迢水远,纵有丝丝缕缕的牵挂萦绕心间,怎敌得过光阴的流水无情冲刷,故乡在我的梦境里渐渐褪色成一帧灰白模糊的风景。


想家的情绪是被偶遇的一碗白菜馅的馄饨瞬间点燃的。深冬的一天,我和老公去给女儿挑选生日礼物,在一个并不显眼的街角,看见了这间叫“苏北人家”的馄饨店。吃馄饨去!家乡的馄饨!我拉着老公的手一路狂奔进了店里。在喜欢吃面食的北方,小城里随处可见饺子馆面馆,包子铺烧饼摊,却很难觅到馄饨的踪迹。或许娇小玲珑的馄饨是家乡一带特有的吧?开馄饨店的是一对小夫妻,千里之外遇见故乡人,听到亲切的乡音,就像见到了自己的亲人。老板娘给我们盛了满满两大碗白菜肉馅的馄饨。我狼吞虎咽地吃着馄饨,喝着飘着葱花胡椒粉和猪油香的鲜汤,还没品尝出滋味就已见了碗底,一如小时候的模样。老板看我吃得欢,又给我端来一碗,我强忍着食欲放慢了速度,边吃边和老板娘聊起了家常。老板娘说,在家乡最好吃的馄饨是荠菜肉馅的,可是这里的菜场根本找不到荠菜的影子,只好用随处可见的大白菜来代替,少了荠菜的翠绿和清香,做出来的味道自然与家乡的无可比拟。




“荠菜馄饨,”从老板娘口中不经意吐出的这四个字,瞬间击中了我内心某个柔软的地方,乡愁像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铺天盖地袭来,泪水不可抑制地从眼角滑落。我仿佛闻到了故乡田野里潮湿的泥土气息,看到母亲佝偻的身影站在老屋的门前,视线延伸到小路的尽头。




不记得是哪位作家说过,对于故乡和亲人的怀念,其实是从吃食开始的。一个人无论在何方,味蕾上的记忆是不会被时间磨灭的,它将终身与你如影随形。对家乡味道的悠悠情思蕴含了对过去岁月的眷恋,于是,家乡的食物变得更加美味诱人。


那一夜,我在床上辗展反侧,无法入眠。小路尽头母亲期盼的目光,和那碗在记忆里时时飘着清香的荠菜馄饨,绞成一根无形的线,拽得我心口一阵阵生疼。儿时那些朦胧褪色的记忆,渐渐铺展成清晰的镜头在眼前鲜活起来。那荠菜馄饨的香味啊,从梦的那端一阵阵飘过来……




小时候想吃到馄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那个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父亲早亡,母亲艰难地拉扯我们兄妹五个,能够吃饱穿暖已是一种奢侈,更不要说再有啥非分之想。俗话说,小孩子盼过年,那时我们盼的不仅是身上的新棉袄,红纸包着的几角压岁钱,碗里不多的几块茨菇红烧肉,更多的是盼望那一碗荠菜肉馅的馄饨。只有到了每年的正月半,按照风俗,母亲把爷爷和外婆接来过元宵节,那天家家户户都会包馄饨,我们才能吃到昐了一年的馄饨。面粉是自家种的小麦去大队的机房轧的,虽然没有现在的白,但吃上去有种原始的面香。荠菜是我和哥哥们自己挑的野菜,田埂地头的蚕豆、油菜地里到处可见。到了正月半这天,母亲和哥哥天不亮起床到赶到镇上轧皮子,摇面机是手动的,轮到谁家就自己摇。买肉的钱是我们拼凑起来的压岁钱。肉当然拣肥的买,越肥越好,拿回家跺碎了拌在荠菜里,正好省了放油。开始包馄饨了,我们五个孩子一人手上摊着一张皮子,母亲教我们如何放馅,如何包裹,爷爷和外婆在旁边帮忙。那时觉得自己特聪明,妈妈总会夸我包的馄饨最好看。开始下馄饨了,我们一人手上端着一个蓝边碗,舀上一小勺做好的汤料,急不可耐,口水直流地等着看锅里白里透绿的馄饨全都浮起来,母亲盛进我们的碗里。一碗馄饨囫囵吞枣地下了肚,竟然不知啥滋味,总要等到盛了第二碗,才会慢慢品尝面皮的筋,肉的鲜,荠菜的香,葱花油沾在碗边上,那种舌尖上的感觉,真是无以伦比的享受,我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文字来形容。母亲笑咪咪地站在旁边看我们吃馄饨的情景,那么温暖。直到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让我回味无穷。



随着我们兄妹的逐渐长大,生活条件逐步改善,再也不用为一碗馄饨从年头盼到年尾。哥哥工作以后,总会在领了工资后买些肉回家让母亲包馄饨吃。馄饨的馅料也从荠菜肉馅变得五花八门。以后很多年,在万家团圆的日子里,兄妹几个聚在一起吃一碗母亲做的馄饨,习以为常成了家庭的传统。母亲的馄饨永远那么的鲜香味美,给我久久难以忘怀的想念。


二十多年前,我们兄妹几个为了家庭的富足幸福,开始了各自寻梦异乡的漂泊生活。在外打拼的日子,前途的迷惘,肩上的重担,让我们不敢丝毫的懈怠,停下自己追逐的脚步。慢慢地淡忘乡愁,淡忘身处异地的孤独,融入陌生的城市,尝遍了苦辣酸甜。只有在过年的那几天,千里奔波,回到故乡和母亲的身旁。母亲越来越老了,步履蹒跚,眼睛昏花,再也不能为归巢的儿女包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而我们,也因为有太多俗事缠身,早已淡忘了母亲一碗馄饨的期盼。



掐指算来,我已有十多年没能吃到过家乡的荠菜馄饨了。又是年关将近,店铺里生意依然红火如常。我和老公商量,今年我们带着一双儿女早早回家乡,不再为前程事业忙碌,不再为亲朋友好友牵绊,不再在饭店酒楼之间流连,只为守候在母亲的身旁。我要亲手在场前院后的田野里,挑一篮青翠粉嫩的荠菜,为母亲包一顿荠菜小馄饨。兄妹们团圆在一起,祝福母亲长命安康。


母亲的荠菜馄饨,早已定格成味蕾上无法飘去的香,和着家乡的一草一木,融进了生命,无论漂泊何方,心永远与故乡同在。

文章来自于网络,如侵权或者索取稿酬,请直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