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口舌之欲”——耳光馄饨

广志大叔 2020-10-20 07:28:34

漫心来自湖北,在上海当学生。

上海作为大都市,饮食文化包罗万象。中部的湖北人口味本身就是杂糅的,因此不存在习不习惯一说。而在上海这个地方,吃得经济倒是个问题了。一顿外卖吃个四五十块倒是常事。要是吃个馆子,人均70到120不等。

上海这么个地方,亲民也有,贵也可以贵出天际。每天都吃馆子是不可能,所以每次有机会我都追求用心品尝,做到印象深刻。对漫心来说,倒也是没办法,见不多识不广,人懒,也没有同好的小伙伴,空有一颗吃货的心。但这无妨,欲望和能力相配才有幸福感,体验少并不影响我得到口舌之欲的满足。


人对心对胃是最诚实的。在一个地方过得好不好,跟那里遇到的人和食物有关。学生党的单一人际和单调生活里,耳光馄饨算是意外收获。机缘之下,我在网络上认识了李瓷。这一瓷儿是海外党,上海生活过,听闻我在上海,数次念叨想吃耳光馄饨。一个人倒也利落,好奇心起,第二天下午上完课,掐着饭点就往内城去了。去之前难免跟这瓷儿炫耀一番。

耳光馄饨算是上海独有,这么大的上海市,也只有三家。选了一家近的,在繁华地带,出了地铁口,天已经黑了。在我这外地人看来,上海中环以内哪里不是人山人海。这倒也奇怪,去地铁口两百米还是繁华路口,一弯一绕倒来了一个平常巷弄。我一路往前走,对半路有什么毫不在意,只念着那馄饨。

较清净的街弄不同,店里生意却是很好。店面也很平常,毕竟走的是亲民路线,20块一碗的价格确实不贵了。我迅速点了一份经典款,荠菜猪肉,就坐下了。嘿,坐下后上海话的腔调从背景音凸显出来。有一家子,小姑娘很小,一口还吃不下一个馄饨,被父母哄着也乖乖地吃着。

不一会,馄饨上来了。得说说这馄饨,个头确实大。要是打在脸上,就跟耳光一样,这名字也许就是这么来的吧。一碗八到十只,我吃到6只就有果腹感。大碗,清汤。汤汁有青菜香,倒也不是白菜汤那种清淡,荠菜的味道很清爽很舒服。要是配上百宴青花的金牌红烧肉,哇,我愿意胖十斤。荠菜香打底,一口咬下馄饨,肉香四溢。别说,跟牛羊肉比起来,猪肉才有这种会扩散的香味。肉香加荠菜,不腻。伴着汤汁吃馄饨,应该说是到上海后唯二的享受了。美食十分,汤和馄饨,三七为开。

吃完,还没结束。清净街道里,原路返回的路上,带着清爽热汤带来的安稳感,慢慢悠悠。发现原来这一条路上是清吧、茶座还有SPA。来时是傍晚时分,对他们还早,而现在正是开始营业的时刻。一路灯光偏黄,清吧门口露天的坐席,有聚会的友人。道路上有穿戴整齐刚下班的白领。我是个路人,但那时我觉得我融入了这个场景,这是生活的场景。

对耳光馄饨,我印象深刻,或许是因为它亲民,或许因为它滚烫汤汁对焦虑的安抚,我觉得很温暖。推荐馄饨的李瓷,已经不再联系了,笑说“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人与人的联系很弱,但耳光馄饨算是一个遗存了吧。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