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老公,你真棒!

真实职业故事 2020-08-09 08:18:49

01

因为之前的工作单位合并,我无奈地“被精简”了。

想想与其给别人打工,看脸色受气,还不如自己做老板,我决定干餐饮。

之所以选择这一行,主要还是觉得门槛低、上手快,又能挣钱。就像现在很多人不理解摆个煎饼摊都能月入三万一样,虽然我开的小饭店以点心为主,兼营一点小炒菜,看着并不起眼,但因为开在居民区,靠着大流量的客户群体,走薄利多销的路子,利润还是挺可观的。

但任何事情都是“看人挑担不吃力”,做了才知不容易。


02

饭店刚开张,我就接到工商局的一张罚单,说我申报营业执照时制造虚假材料,要给予罚款处罚。

我当时就懵圈了。

要说起来,这事情也确实怪我自己。当时,为了开店,我投下了整整15万的本钱,大部分还是向亲戚朋友借的。

因为急于回本,店铺一装修完,我就直接开张了,连营业执照都没拿到。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房子多空一天就少赚一天,先把店开起来再说。

一边经营着,一边去办营业执照。这过程中才发现房东给我的房产证地址和实际经营地址是不相符的。不过这也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只要到辖区警署开个证明就能解决。

可我太着急了,心里想着这也不是大不了的事儿,把房产证复印件上的地址给改了一下,就直接把材料给交上去了。

诡异的是,也不知道是谁,怎么知道了这件事,就去做了举报,这事儿就给捅了出来。

我当时真的是心急如焚,饭店开张没两个月,本还没回呢,还欠着一屁股的债,又来了这么一出,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我辗转托了朋友去工商局打招呼,最后总算卖个面子,3万至5万不等的罚款,给了一个最低价——3万。

我咬咬牙,把刚拿到手还没捂热的营业款给交了。说实话,心里那个痛啊。这意味着我这两个月辛辛苦苦地全都白干了。

没有经历过的人没法理解我当时心里的痛。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交完罚款那天,等店里的员工全走了,我却悄悄地躲在后厨、结结实实地大哭了一场。

眼泪流到嘴里咸咸的,我的心里却是酸酸的。那一场哭,似乎把“下岗”以后这段日子的心酸全都哭出来了。

最后,擦干眼泪,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好好地干出个样子来,不挣很多很多的钱,誓不为人。


03

从那天以后,我比以前更拼了。

我们的店每天早上6点开门,晚上8点半打烊。但前半年的时间,我从没晚于凌晨3点起过床。

因为我们主要的经营特色是小笼包,上海人最爱吃的点心。每天师傅很早就要起来做准备工作:发面、拌馅、包小笼。每天我都会在3点半之前赶到店里,亲自陪着师傅一起做这些事情。亲眼看着他们,我才放心。

说起来,我也是被举报事件弄怕了。深知在质量上一点马虎不得,我小店的生意就靠产品质量支撑着了,只有有了口碑,有了回头客,我才能挣钱,才能尽快地还债。

一直等早市结束了,店里的生意没那么忙了,我再骑上助动车去批发市场采购。

从最早的助动车到后来小店赚了钱,专门买了辆进货的货车,但采购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假别人之手。

因为我知道这里面的水太深了。不少供货商都喜欢以次充好,给采购员塞点好处,再以同等的价格把次货卖给店里。还有的采购喜欢捡便宜的东西买,看似给老板省了钱,结果却影响了产品质量,反而砸了店里的招牌。

为了杜绝这种现象,我一直都亲自上阵,买菜拣最新鲜的买,粮油制品、大米面粉全都买品牌的。也许,正是这种坚持,才让我店里的生意长年火爆、经久不衰。

当然,买菜的辛苦也是一言难尽。

偌大一个批发市场,各种品种分得很远,每次买点东西都要东奔西跑,每天一、两百斤的货物要一个人扛上扛下,没有一定的体力是绝对扛不下来的。

更别说刮风下雨,天冷天热。上海每年的6月底、7月初是黄梅雨季,闷热潮湿,时不时地就会来场意料之外的倾盆大雨。

我至今记得那一次,我刚刚出了菜场,一场暴雨突然而至。我一边开车,一边要照顾到车上的货物不被淋湿,不免有些手忙脚乱。

拐弯的时候,我一个分神,车子一滑,一下便倒了下去。我也被远远地甩了出去。只觉得身体在地上狠狠地擦过,而后感觉一片刺痛。

不远处,一辆卡车“嗤”地一声紧急停下。好险,只差那么一点点,我就可能葬身车轮下。

惊魂未定,我第一个念头就是爬起来直扑倒在地上的助动车。我的菜、我的粮油都在车上,不能散了、湿了,不然我今天就损失惨重,辛苦几天的收入又要打水漂了。

艰难地扶起车子,幸好,粮油和菜都捆扎、包装地很好,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受损。

更幸运的是,车子也没事。

我心里一阵窃喜,顾不得身体的疼痛,骑上车子就继续往回开。到了店里,我招呼员工来和我一起搬东西。看着我的胳膊,员工忽然惊呼起来;“老板,你的胳膊怎么了?”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胳膊上一大片红色的血迹,有些触目惊心。

晚上洗完澡,老婆一边帮我上药一边心疼地埋怨我。让我明天不要去批发市场了,让店里的职工替我去。我苦笑一下,交给别人,我怎么放心呢?

第二天,我骑上助动车又去了批发市场。


04

好在我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半年后,我店里的营业额基本稳定在每天5、6千元左右,还承包了附近几家写字楼员工的午餐外卖。

生意稳定了,新的烦恼又来了,就是员工的流动性实在太大。

餐饮是一项十分辛苦的生意,年轻人都不愿意干这行,留下来的人员日趋老龄化。粥多僧少,餐饮行业的人力缺口因此很大。

我认识的几个餐饮老板几乎都面临同样的困境:招不到人、留不住人。

我的店就曾遇到过一个月内连续走了三个工人的情况,偏偏那时还是餐饮旺季。无奈之下,我一面通过各种渠道找人,一面想尽办法应付眼前的困境。

比如发放高额加班费;让别的岗位员工帮忙顶班;再比如发动自己家人一起上阵,就连我那70岁的老母亲都亲自站在后厨连着下了几天的面。

到了春节前夕,店里人手更是紧张。员工都急着回家过年,给再多的加班费也留不住人。难得有几个好说话的,看在平日我待他们不薄的份上,愿意留下来,能让我感动好一阵。

这种时候,我有一种深刻的感受:老板和员工,其实是相互成全、相互成就的,精诚合作才能都赚钱,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餐饮店。


05

经过几年的运作,我的店逐步走上了正轨,但还是有很多突发状况让我猝不及防。

“老板,收银条打不出来了。”

“老板,停电了。”

“老板……”

每当这种时候,我都觉得我不是老板,我是“上帝”的奴仆、带了紧箍咒的孙猴子~~


06

其实,开店辛苦倒还是其次的,最难的,还是和人打交道。

我每天要面对形形色色的顾客,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些所谓的“上帝”,就是那么不讲道理。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2011年4月底,店里的收银员家里临时有事,那段日子都是我和老婆两人亲自上阵收银。

有一天晚上8点多,一对父子走了进来。父亲50岁出头的模样,儿子20多岁。此时,正好是我在收银。

“两位要点什么?”

两个人却没一个回答我,那个当爹的乜斜着眼睛看着墙上的菜单,好一会儿才开了口:“一两小笼,两碗小馄饨。”

因为凑得近,我清楚地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酒精味儿。

我打好收银条,刚想坐下喘口气,就听到父子两个在角落开始一唱一和:“呦,油煎带鱼15块一盆,这么贵。”

“椒盐排条12块,还不如去吃大排档。”一边说,一边还对着墙上的菜单指指点点。

我当时心里就蹿起了一股火,我的店一直坚持价廉物美的大众路线,这是周围街坊邻居都认可的,这么便宜的菜价他们居然还嫌贵。

看我脸色不对,正坐在店堂里吃面的老婆悄悄向我使了个眼色,我明白她的意思,强压下心里的怒气,什么都没说。

不一会儿,服务员端上了他们的点心,那个当爹的拿起服务员递给他的调羹,忽然发出一声怪叫,把店里的人全都吓了一大跳:“这调羹怎么洗的,怎么这么脏?”他一边念叨着,一边嘴里开始骂骂咧咧。

这是遇上故意找碴的主儿了啊,我站起身,向着他走过去:“调羹怎么了,我看看。”

也许听出了我口气的不对,他挑衅地看我一眼,忽然拿起调羹,狠狠地向地上砸去。

随着边上女顾客的尖叫,一阵热血涌上了我的头,当时我就一个念头:来我店里挑事儿,今天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今后这生意我还做不做了?

我一语不发,走上前去,一记重拳就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他大约没想到我会突然来这么一招,短暂的愣神之后,便龇牙咧嘴地朝我扑了上来。

我很快和他扭打在一起。店里登时一片混乱。

我老婆过来想拉架,却被他儿子一把推开了,恍惚中,我似乎还看到他儿子的手在老婆的头上挥了两下。我的火气更大了。

“妈的。”我狠狠地咆哮了一句,拳头就像雨点般地落在了他的脸上。

等十几分钟后警察赶到时,我和他已经从店堂里打到了店门口,店外的那条小马路上挤满了看热闹的人,还有好几辆汽车都被堵住了过不去。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父子俩此刻完全一副狼狈相。那个当爸的光着脚丫子,脚上的拖鞋被甩地远远的,脸上都是血痕,瘫坐在地上;他儿子使劲地想把他拉起来,却怎么也拉不起来。

“警察同志,他打我,打得我起不来了。哎呦、疼、疼……”他哼哼唧唧地耍着无赖,瘫在地上装死。

我轻蔑地看他一眼,心里很明白他的伎俩:想借此讹我一笔。

最后,我们都被带到了警署。录口供、验伤、调解,一直折腾到晚上十二点多。

最终,我赔了他4000元算了结了这件事。

从警署出来,老婆看我的眼神特别脉脉含情:“老公,你真棒。”

我明白她的潜台词,虽然店里被打坏了不少餐具,还赔了一大笔钱,可我表现得特爷们。

这就是我开店做生意的底线,也是我这几年做生意总结下来的经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要相互尊重,相互理解。哪怕你是客人,是上帝,也要遵守这个规则。

从此以后,我的店里再也没人敢来惹过事。更奇怪的是,我店里的生意非但没受此次打架事件的影响,反而比以前更兴隆了。


07

2006——2014,我开店8年,虽然生意一直不错,但后来因为房东要收回房子,我不得不关门歇业。

饭店最后一天营业结束后,我一个人在店里呆了很久,久久舍不得离去。

这里的每一寸空间都写满了我的回忆,泪水、汗水、欢笑,虽然从此都将离我而去,但在我的记忆里,却永远不会抹去。

这段饭店经历,带给我的不仅是人生第一桶金的甜蜜,更多的是让我体味到了经营的酸、苦和辣,是人生的成长和阅历的丰富。


作者:阿明

一名追求自由的自由职业者。

— END —

今日话题


你有过开小餐馆的朋友吗?

你有过与餐馆有关,特别的故事吗?

请在评论区尽情地吐槽↓↓↓

真实职业故事约稿:

千字200—1000元    

投稿丨文章转载丨商务合作请联系:

  QQ:2251126555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