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课堂故事之请学生吃饭

小赵老师碎碎念 2019-01-10 14:53:11

我想说:当老师真的挺快乐的

      我们学校高中部食堂有家赛百味(Subway),虽然一年中只经营半年,且一天只经营8个小时,但应该是全新加坡生意最好的赛百味了。每次去都能看到学生、家长和老师们在排长队买三明治或者曲奇饼。不过在平时初中生是不可以去高中餐厅的,只有放学后可以去。于是由老师在Homebase或者上课时带着去赛百味,成了给初中生的一种奖励。


      我大概是属于比较“轴”的老师,除了Homebase有学生过生日的时候会带着学生去赛百味以外,我不认为在上课时带学生去有什么意义。要给他们奖励的话,我会自己去给他们买大白兔奶糖,或者去赛百味买些曲奇饼(好贵!)。带学生去一趟很浪费时间,也并不对学生的学习对什么增益。所以在开学初,我就跟学生约法三章: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就不要跟我提上中文课时去赛百味这件事啦。


       不过呢,我的八年级学生比我更“轴”,完全不把我的约法三章当一回事,几乎每周都会问一次。说学习累了啦,去赛百味可以跟营业员阿姨练习中文啦,我爱他们的话就要带他们去啦……简直了,各种情感道德绑架。我说:“你们这一个个家里条件都好得不得了,怎么一听到赛百味就跟从来没吃过好吃的一样?”而且我今年的八年级学生都是IH (Intermediate High)的,真是忍不住嘲他们:“都学了八九年中文了,还要去跟人家阿姨练习点菜,对自己的要求也太低了吧!就这点出息?”


       又有一天,又有学生从一进教室就缠着我别上课了,要去赛百味。这一次他们更加过分了:“老师,我们从来没有field trip。你知道上次文化节,法语班的学生去法国餐厅了!我们也去鼎泰丰吧?全班都去!” 法语班很小,一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所以老师带出去学校不会有太大影响。可是初中900多个学生,学中文的学生就有600多个,我们要去field trip,整个学校干脆放假好了。所以初中部从来没有过中文课的field trip。


      我想想也是挺可惜的,脑子一抽,跟学生说:“要不这样,周末我可以带你们去鼎泰丰。”全班欢呼,学生已经纷纷举手说这个周末就可以跟我去。我打断他们:“话还没说完呢……我有一个条件,就是你们必须跟我全程说中文。”顿时全班都炸了,一半学生泄气了。我一看,心想:“这也太没出息了!这一年中文白教啦!”我的脑子抽抽得更厉害了,说了句一出口就后怕的话:“要是你们全程说中文并且我们聊得愉快,我就买单请你们吃小笼包。”(要知道我有三十多个八年级学生呢,一人一笼小笼包,我半个月饭钱没了……)这时剩下五六个学生兴致勃勃,说:“这个可以,小意思,老师请吃饭最开心啦!说中文就说中文。”另一个男孩子说:“老师,我自己付钱!我要跟你鼎泰丰,但是我可以不说中文吗?而且,我一个人可以吃五笼小笼包!所以,我自己付钱吧~~~”把全班闹得哈哈大笑。


       几天下来,这几个学生还认真了,催着我定下哪个周末去鼎泰丰。我默默回忆了下鼎泰丰菜单上的小笼包价格,看了下这个月的信用卡账单,就愉快地跟他们订了个周日五点的晚饭。


       最后晚饭来了四个学生,真的是非常努力地想要我买单。说实话晚饭吃得挺愉快而不失尴尬的,四个洋娃娃跟一个中国老师在那里用中文尬聊,倒是惹了不少服务员和隔壁桌的食客侧目。我还听到一个老外爸爸让他女儿听听我们在说什么,鼓励她好好学中文。


       学生还是挺体谅我的,那个说吃五笼小笼包的孩子只点了一笼,还偷偷从我的笼子里偷了两个小笼包,另外还点了别的菜,最后的账单倒是不怎么可怕。只是,我觉得这顿饭吃得太值了!因为我真真切切看到了我们以听说为中心的教学理念的实际效果:孩子们能够非常自如地用中文跟我和服务员瞎扯淡啊!虽然有些句子还是挺混乱的,但是不影响理解。最重要的时候孩子们有这个动力和欲望去用中文表达。我觉得这样的饭,我还可以再请几顿!


小番外:孩子们都跟父母报备了要跟中文老师吃饭,他们都表示理解,当然也有父母表示奇怪。有对父母送孩子来以后就在餐厅外面等我们吃完再接他回家。我是临吃完才知道,所以出去时跟他们聊了几句,这对父母对我表达了支持和感谢,说为孩子能跟中文老师出来吃顿饭,用中文聊天感到骄傲。哈哈哈,好吧!好想对父母说:你们出钱,我可以每周带你们孩子出来吃顿饭!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