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一轮红日从我们身上升起来 | 极地月展 · 漩涡诗群

极地文化工作室 2019-01-10 14:16:49

配图来源:Shutterstock


写在前面:


首先申明,“漩涡” 诗群不是一个流派。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微信群。2015年夏天,冯青春离开工厂回到老家漩涡镇,心思安静下来。在很多微信群里逡巡后发现,总有不喜欢的人存在,就决定自己建一个群。这个群只有他们喜欢的兄弟朋友才能进来。在这里面,他们互相知根知底,无话不谈。可以说是畅聊。很舒服。


相对来说,他们谈诗的时候还是比较多的。但基本都是在一种平等,开放,自由的气氛下进行。没有老师。没有粉丝。大家不管诗歌境界有多大差异或者差距。都真诚、平等地交流。对。真诚。这个群区别于其它诗歌群的惟一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真诚。每个人都坦露。不可油腔滑调。讽刺。装逼。—— 如果说这样一个诗群使他们的写作有什么趋同的话,那就是 —— 他们都诚实地写作。让心诚实下来。用诚实的眼光去看见。然后诚实地写出。


他们在去年办了一份周刊。叫《漩涡周刊》。展示群内兄弟姐妹们每周的佳作。在周刊上出现的诗人,也基本是群内最活跃的朋友们。


—— “漩涡” 群主:冯青春

冯青春的诗:


| 泥沙集955:叶公好龙


下午二孩又像往常一样

蹦进我店里。殊不知

吾店今日新增一位大神老管先生

握拳躬身前去迎接她

二孩吓坏了。哇哇大哭掉头就跑

但是过一会儿。又在门口探头探脑

看见管神。却又掉头跑掉

喜欢又害怕。如是反复一下午

直到她妈妈过来

拍打她的屁股

把她抱回去


| 泥沙集963:坏心情来了


坏心情来了。他大喇喇地坐到我身边

我不喜欢你。我说。――请你出去!

但是他似乎听不见。他在摆弄我的抽屉

抽屉里有一支笔。他顺手把它折断了

你不能这样。喂。你妈的。我生气了

我走进卧室。呯的把门关上

我不想再见到他。我嘀咕着打开电脑

然而这使我更加愤怒。――凭什么!

我又走到外面。坏心情看了我一眼

我也看着他。对。我就要这么干

我死死地看着他

我要看他倒底是个什么东西

想要干什么


冯青春,又叫秦匹夫,光棍,修鞋为生。



管党生的诗:


| 入川


由陕入川真快

一路钻山洞

真是瓜里瓜气

这么多山有啥子好嘛

有灯光就是又一车站到了

时间还早

不想睡觉

那就抽烟


| 呆逼总不知我潜力


在广东爬山

一帮四十左右的文中

把我当老爷爷了

结果是

我和唯一二十多的旗手

上了山顶半小时

喝够了茶

抽过瘾了烟

大部队才上来

根本原因是虽在性都

我洁身自好

腰好腿好


管党生,一生行走,忧郁 ……



还叫悟空的诗:


| 父亲的送别

 

吃过午饭,跟父亲、两个弟弟

边看电视边聊天

约莫半小时后

我站了起来

爸,我今天得回去

父亲看了我一眼

你们兄弟三个难得聚一块

不住一晚上么

我明天得值班

那好吧

咱们一起出门

我有点急了

不由提高了嗓门

爸——

你不用送我

三弟连忙解释

咱爸饭后都出去散步的

父亲陪我在小区里

走了一两百米

在小区门口停住了

 

你走吧,我去北边公园里转转


| 春日池塘

 

它那么小,却容下了天上,所有能看得见的云朵


还叫悟空,本名张灿枫,山东济宁人,2007年开始习诗。



王林燕的诗:


| 少先队员


儿子放学回家

脱掉羽绒马甲

露出脖子上的红领巾

“妈妈,我当少先队员了”

想起他曾喜欢一个女生

就因为她是少先队员

前不久他捡回一条红领巾

在镜子前练习行队礼

我拥抱了这个

全年级最后一批少先队员中的一员

我的儿子

感谢他没有成为

最循规蹈矩的第一批

虽然他还不能懂得

真正的荣誉应该是什么


| 睡


他和她手挽着手

头挨着头

暂别尘世喧嚣

睡得像两个婴儿

刚刚结束的热烈碰撞

将他们体内沉积良久的

罪孽与污垢

欲望与伤痛

统统烧尽

此刻他们的肉体最纯洁

灵魂最干净

阳光在蓝色窗帘后面

一点点雕刻时光

灰尘在空气里走

绿植忙于光合作用

睡吧 

就像死了一般

睡吧

仿佛从未活过


王林燕,祖籍巴蜀,生长于新疆。有诗作收录于“新世纪诗典”及“磨铁读诗会”年度好诗。



大草的诗:


| 算卦


詹弢算卦

手指掐算

偶尔冒出一两句

如泄天机

讲青春今年

有一次桃花运

不然就得

再过四年

这让青春有些兴奋

也有些紧张

他在房间

来回走动

嘴里说继续

此二人

神态都很专注

写诗

也没见如此认真


| 一则网文


视频里

正播放一壮年城管

和一老人

抢夺一辆三轮车

老人挣扎着去抢

被城管一脚

踹倒在地

老人爬起来

再次去抢

被踹倒在地

这个抢与踹倒

有几个回合了

一群围众

伸长脖子

没有声息

像许多只鸭

被人捏住向上提着


大草,原名余江武,六十年代生,現居深圳,“白詩歌” 創始人之一。出版詩集《白菜頂著雪》。



古轨的诗:


| 好友纪念日


点开QQ有人发来消息

是4月26日的消息

腾讯自动生成的好友纪念日

消息显示四年前的今天

我和她成为好友

她还附了一条消息

她说:这么久了

她在感叹时光

是的,人们总是善于

对那些流逝的时间发出无端感慨

仿佛其中有什么深意

我也在心里嘀咕:这么久了

四年前是2014年

2014年我开始在网上学写诗

2014年中秋夜

也是这个女孩在电话中

给我唱了一首歌


| 大概是两个月前的一个早晨


两个月前属于冬天还是初春

我有点搞不清,要准确的说出季节

得翻日历,这很麻烦

反正那天早晨有雪

姑且叫它冬天的早晨吧

那个冬天的早晨

我不知道是因为无聊还是悲伤

我又一次沿着高速公路

往山里走

我在高速公路的路缘石上

踩下了一长串脚印

我来到了山口

我感受着山口吹来的寒风

我在两个山口的分叉处伫立

而两个山口都没有任何

动物或人的脚印

我伫立,我试图遇到一只野兔

并将其追捕,我这样想着

猛然间,山洞(隧道)里窜出一辆

彩色保时捷

它顺着我来时的高速公路

一溜烟不见了

山口处回荡着片刻的轰鸣

我陷入了茫然


古轨,原名顿静文,95年生,宁夏固原人。男性公民、网民,闲暇写诗。



王胡子的诗:


| 一分一秒

 

吃了干腰子羊宝牛心管烤猪皮拍黄瓜回来

快凌晨了还不能入睡,我想凉凉地躺到马路上

渐渐空旷啊,楼群退隐,城市消失

我成了这儿的地平线,黑夜茫茫终有尽时

就在这儿等着吧,一轮红日将从我身上升起来


| 银河系

 

参照物不一样啦,夜晚我相对小一点

我站在地球上仰起脸,看见了耶稣

这耶和华之子头大如斗,在星球中间俯下身来

他说真相并不是这样的,就矮下去

我走在河灯之上,我是行在水上的人,领着一个孩子


王胡子(王笑风),内蒙人,自然随性,偶有诗文。



纳兰寻欢的诗:


| LL


恁多人给你写情诗,我张头挖耳写不出来

你给恁多人写情诗,我眼巴巴望着四川

这些年,我几死几活,心里装着不只草海

你去深圳发货,你和诗人们推杯换盏

你和Z调情,你又灌醉了J

你的爱情在上海,上海赛过火炉

你的爱情在云南,云南烽烟又起

朵儿在那边使性子,心儿也在这边使性子

她们都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她们都快认不出我们了

四川离威宁不远,四川人喜欢来威宁度假

四川人来威宁,有的就不走了

他们都来威宁买房子了,你为何还不来


| 我喜欢一张白纸


我喜欢一张白纸

我不要在上面

划下什么


纳兰寻欢,本名蔡逸秋,贵州威宁人,生于上世纪,居草海湖畔,双鱼座,灵感控。认为诗歌与世俗,不能分高下。



散心的诗:


| 遗嘱

 

辛劳了一辈子

爹晚年嗜酒

脾气大

开始讨人嫌

有几次

娘气急了

对我们当儿女的

赌咒发誓:

我死了

不要和他埋在一起

我跟他置气

置够了

 

1997年

爹去世

2008年

娘去世

在这11年里

娘的遗嘱

就过了有效期


| 地主崽子

 

我村解放那年

他从燕京大学

被辍学回村

当了猪倌牛倌

成为斗批改对象

我上初二时

开设英语课

全公社找不出

一个会英语的

我和同学

去生产队牛棚

找他做辅导

他的牙齿

早早脱落了

空洞洞的嘴

发出的读音

还是那么

English


散心,山东济南人,1988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哲学系,现就职于某国有银行。有诗文发表于各种报刊,入选多种选本。



阿琼的诗:


| 漩涡诗会

  

漩涡

是自然现象

漩涡诗会

旋转时形成螺旋形上升

急剧旋转的漩涡

一个追赶着一个

疯狂地呈放射状

大大小小漩涡

使人进入不能自脱的境地


| 理由


看到浅夜在

去漩涡的列车上

喝啤酒然后白酒

我突然找到了

参加漩涡诗会的理由 

由于我,心中的

猛虎不够强大

错过了

细嗅蔷薇的机会


阿琼,原名肖琼,女,回族,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第九届贵州民族文学创作改稿班学员。散文、诗歌作品散见于各类报刊及多家网络。



西楠的诗:


| 重返深圳生活


离开两月的深圳

回来还是这样

走进楼栋电梯间

闻见熟悉味道

是一种

生活气息的淡花香

小卖部里仍是那个

成天拿手机追剧的男店主

小区门口仍是那个

模样憨厚的高大保安

我朝他点头,好久不见呀

他说,真的好久了

第二天早晨

被小神仙的电话会议吵醒

他在话筒上聚精会神

说着数据呀模型呀

一会儿中文一会儿英文

唯有谈起工作

或是生命的终极意义

他才这般口若悬河

挂上电话

我喊他抱抱我

他就走到床边

抱了抱我


| 青春 2


四人喝掉了六瓶红酒

今天喝得慢而少

夜里两点多

我上下眼皮直打架

靠在潇子肩膀上迷糊

Bobby 在一旁喊

胖妞儿 别睡呀

要睡可就都睡啦


我们都聊了些什么?

好像聊了会儿

电影和游戏

潇子还眉飞色舞讲了半天

他嫖娼和大便的故事

一旁帆帆赤着脚

踩在没有了地暖的瓷砖上

喊着贼鸡巴凉

潇子冷不丁儿问他

我的成名曲是什么?

帆帆哭笑不得

你想有个家?

(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我在旁边笑


2005 年就是这样

现在还这样

我结婚了

Bobby 也结了

依旧这样

(Bobby 大叫

你丫结婚了和没结有什么区别!)

我有点感动地

靠在潇子肩膀上

不知不觉睡着了


西楠,“极地文化工作室” 主创之一。80年代生,女作家、诗人、翻译,代表作:长篇小说《纽卡斯尔,幻灭之前》、现代诗选集《我的罪》,等。



丁一的诗:


| 露肉


和爱情无关

只能与荷尔蒙有关


在上海的大商场里

几个画师

在几个女裸模身上作画


我看见一个游客

没忍住

摸了一下模特屁股


画好的裤子

立刻露出了肉……


丁一,原名窦勇。六十年代末出生,现居安徽淮南,主编民刊《八公山》诗刊,崇尚后现代极简主义写作。



江南的诗:


| 我在坟外接母亲


母亲节

我在坟外接母亲

我背着母亲到处走走玩玩吃吃喝喝

早晨去醉白池喝喝茶,听听王曦之练笔时的沙沙声

中午去城皇庙吃吃南翔小笼包

午后背母亲去静安寺给家母许个愿

下午背母亲去金山卫看看大海,听听大海当年向倭寇发出的怒吼声……

傍晚了

海风吹来,我捋了母亲的发

我在心里说:

妈,我们不回坟地了,那儿阴气

咱就住在人间吧……

妈,节日快乐。


江南,60后,美籍华人,好诗。诗观:边缘人写良心诗。



铁匠的诗:


| 上午很短


上午很短

送孩子上学,顺路

在地下室的菜场买了豆角和蒜苔

然后阳光灿烂

去兴善寺给蚕采些桑叶

回家后做了一锅红烧肉

上午很短


铁匠,六零后,教师。



投稿/荐稿邮箱:xi.nan@vip.163.com


1,投稿限 “漩涡” 群内部成员

2,要求投稿是当月内作品

3,接收投稿日期为每月25日至月末

4,来稿请注明 “漩涡 · 月展”


***


栏目主持 | 西楠

选题策划 | 极地文化工作室





|极地文化工作室| 致力于:


文学类图书出版、平面设计、举办线下活动、公众号运营,集音频、视频、译介等多渠道、多维度推广与传播高品质的文学作品。


同时,我们面向企业提供多种专业服务,详情见首页目录 

“极地服务”。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关注 “极地文化工作室” 

官方公众号:




西楠最新出版诗集《我的罪》,扫描下方二维码,联系西楠订购: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