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三年换了三张“皮”,杭州这家“著名”的店又摊上事了!

都市快报 2019-06-27 03:54:41

4月15日,王大伯来电:亲亲家园二期东门口有家理发店,三年跑了两个老板。前年,这家店叫萧邦。去年,这家店叫辰意。今年,这家店叫震轩。很多附近居民办了充值卡,第一家转给第二家时还能用,第二家转给第三家后不让用。今天有六位顾客和店员起了争执……


这家理发店在金家渡路上,上个月刚从“辰意”改名为“震轩”。前天下午1点多,记者赶到现场,见到十多位手上有充值卡的顾客,几乎都是附近小区居民。


    

他们还成立了微信群,叫“亲亲家园辰意会员维权群”,一共41位消费者,充值卡金额加起来共计7万多元,每人少则几百,多则上万。



我发现,很多人早就知道美容行业办卡充钱是老套路,但还是忍不住一次次往里钻,主要还是被打折优惠吸引,充得越多折扣力度越大,贪图便宜。



 

1

章大姐卡里钱不多了,想用用光,上周六去洗头,店家却说低于50元的卡不能用了,让她充钱。

   

“我说不充了,他说不想充就不能消费了。我叫他们拿出合同来,如果有白纸黑字写着,我也就算了。可那个老板说,他说了算,他说不能洗就不能洗。还叫底下记住我的名字和人,下次如果来洗,就直接吹干,不用吹造型。我出门的时候他还跟着我到小区。”

    

章大姐自称这家店“最老一批顾客”,前后充过2000元,“以前也是换一个老板,就叫我们充。我钱本来不多,想想就充了。这次小区在维权,所以没充。我家对门邻居充了2万多,她家是最重的受害者。”






2

东北人张叔叔和李阿姨是两口子,他们手里还剩下2000多元的美发充值卡,卡是女儿办的,当时店名还叫萧邦,“三折卡,洗剪吹只要20多元,我们一家人包括小孙女都在这里理发。我女儿还办了张美容卡,还剩下4800元,昨天她去店里,店员说不充钱不给做了。”

    

张叔叔一家五口人,按每月理一次发计算,每次折后价20元,2000元的美发卡全家可以用一年半。






 3

蔡大姐四十多岁,看上去蛮会保养。她也是2016年萧邦搞活动时办的卡。

    

“最早30块钱一张卡,可以洗10次头。大家贪小,都来洗。他们跟你套近乎:阿姨,你帮帮我,我业绩没有,回家过年钱也拿不到。后来POS机拎到我家里去,一次刷了6000,一次3000,一次1000,一共充了1万。我问,你们搬了怎么办?店员说,我们搬了你也可以用的,还给我盖了章,萧邦的章。”

   

 “去年,萧邦变成辰意了,有个小姐妹拿了我的卡来洗头。我再三关照她:你不要充钱,用我的好了。她说好的好的。我回去烧了个饭,赶过来,他们已经把POS机拿到房间里,叫她刷掉了,一共1500元。后来我小姐妹要退卡,他们不肯,把她卡上的钱转到我的卡上。还有个小姐妹来洗个头,4个人围牢她,叫她充充充,头发洗了不给你剪,也不给你吹,你不充卡,他就不给你弄。”

   

 “今年,辰意变成震轩了。上周我来做身体项目,用掉580元。美容师走进走出6趟,就是在商量要我充卡。现在卡里还剩下730元,我不要充,就是想跟他们撇清关系。”





 4

 陈小姐喜欢锻炼,每次锻炼好要洗洗吹吹,“这家店在小区门口,走几步就到了,方便嘛,我就直接充卡。萧邦我充了1000,辰意来了后,也是这个套路,我充了2000。老公来剪头发,看到有个店员拼命在跟别的顾客说,充钱充钱充钱,回去就跟我说:赶紧把卡里的钱用掉。这2000块我还没用完,又走掉了,又要我充钱,我回去被老公骂都骂死了。”


“我卡里还有1500元。本来没有这个微信群,我又要去充钱了,毕竟附近大一点的理发店就这一家。我自己是做酒店的,本身有这个需求,我出去吃饭,不可能像金毛狮王一样出去,是不是要打理下的?这家店离家近,本来让我放心的,没想到弄成这样……”






5

余小姐,一直在边上没吭声。她自称是做养生产业的,卡里还有800元。

   

 “当时我烫头发,店员说你办张1000元的卡,这次就不算钱。我就办了一张。他看我来一次换一套衣服,是有钱的。我每次去洗个头,他就叫我再充1000,我听得烦死了,干脆半年不来。你看,我现在1000块钱还没用完,大不了不要了,我又不缺钱,懒得理他!这种事我才不要上电视,我老公看到要骂我的。”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金家渡路上的震轩美容美发,进门出示记者证后,姓缪的经理靠在柜台上,很干脆地表示:“我拒绝采访。”“我能不能不回答你的问题?”

    

记者想拍摄店内的价目表,被阻止。我记下其中几项:洗发、剪发、吹发,原价每项均为28元,3折卡每项只要8.4元。剪发分五六个等级,总监级原价128元,3折卡只要38元。

    

出门右转,二十米处,一家理发店,门口写着:剪发50-120元。

    

再过去五十米,还有两家小一点的理发店,一家锁着门,地上放了几袋菜,邻居说老板接孩子去了,玻璃门上写着:剪发70-280元。另一家价目表上是“洗剪吹35”,不过老板表示:现在不够了,要40。




都市快报记者 戴维 文/摄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