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小说|天鹅之死 第五章

满船清梦醉星河 2019-04-14 16:22:01



前情提要:林纾华收养女孩莲秀,二人志趣相投,和涴娘,书斋伙计一起,共同在战乱下生活了一阵……

空·



    1937年10月的上海港,雾霭沉沉,潮水翻涌。


     莲秀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藤木箱子,在码头湿漉漉的木板上走过,她的身后跟着抹眼泪的涴娘和同样提着箱子的林纾华,有两只信天翁在海面上盘旋鸣叫,俯瞰着沉默的旅人。


     船还没有到,三人一齐望着海面等待。林纾华将自己的围巾解下来,把莲秀严严实实地包好,只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她朝他感激地笑了笑,看到身边的涴娘欲言又止,果然,耳边又响起那听了一百遍的嘱咐:“你听着,一个人的时候万不可以乱跑……”


     莲秀言笑晏晏地看着涴娘,乖巧点头,实际上又开始了漫无边际的发呆……


     连年累月的战乱让上海也蒙了一层灰翳,1937年8月,淞沪战役打响,上海大户人家都携妻带女地出门避难,或投奔乡下,或渡船远洋。林家铺子的生意也每况愈下,林纾华听从好友规劝,买了两张票,打算带着莲秀远渡重洋,林纾华让涴娘送完他们后,回书斋把帮从们打发走,自己也拾掇拾掇回乡下避难。可是一大早,涴娘的眼泪就跟止不住似的,扑簌簌一直流,濡湿了一条手帕。好容易止住了,又开始唠叨。


     船笛呜地一声,惊醒了昏昏欲睡的人群。码头重又喧闹起来,挨挨挤挤的,听到耳边都是不舍与告别的话。莲秀攥着船票,紧紧地盯着岸上的人群,人群背后是白墙黑瓦,她生活了十几年的老上海。说留恋是肯定的,但望望身旁神色从容的林纾华,莲秀一颗心又沉静下来,说到底,是和他一起的。这么想,前路茫茫也好,远离故乡也罢,都觉得不甚害怕。


     船泊近岸,莲秀也跟着人群踏上船板,却见林纾华忽然一笑,真是无比无奈又心酸的一笑——然后一大踏步把手里的箱子递给莲秀,摸摸她的脸,自己仍回到码头。莲秀直愣愣地呆住,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涴娘已扑簌簌落下泪来。只见林纾华指指她的手,莲秀低头见手里一团纸卷,想拆开看又急忙抬起头来死死盯着林纾华,自己也终于红了眼眶,心下已明白一切。林纾华仍轻轻笑着,又朝她挥了挥手。

     

     莲秀呆站在船头,一闭眼,一行泪流下来。自她的母亲过世,莲秀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今天却觉得揪心揪肺。今日一别,同他们不知要多久再能相见,也或许永远不见。莲秀才十四岁,可是洞悉世事,心里全都明白。她咬了咬牙,大踏步走进船仓,胡乱找了个位置坐下。船笛声又起,忽地,上海和熟悉的人都远去了。


     莲秀在座位上沉寂了很久,夕阳余晖早已褪下了,船仓里谁点亮了橙黄色的灯火,人们带着些许轻松传递着吃食,蟹壳黄,鸡肉生煎馒头,糟田螺和南翔小笼包的香味氤氲开来,让人觉得还身在上海。莲秀从贴身的袄褂里抽出方才的纸条,细细展开,就着灯光读起来。


    “莲秀,今日起,往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昨晚我苦想到五更天,也没想出甚么两全其美的方法。家中的产业舍弃了不要紧,但我无法丢下劳心劳力了大半辈子的伙计,并且铿铿中华男儿,如何能在国难当头时拔腿就跑?思来想去,只好对不住你。

     几年来,常被你的聪慧所触动,如此高的天赋,不应当被禁锢在战乱时局里,我也不忍看这份天赋蒙尘,所以你务必努力。他日中华崛起,还看今日你辈之勤力。附上我几位旧友的地址,若有难处可前去找寻他们。”








第一至四章回顾

小说|天鹅之死 第一章

小说|天鹅之死 第二章

小说|天鹅之死 第三章

小说|天鹅之死 第四章




文/依泓

编辑/温思

|阅读|鸡汤|电影|牢骚


温思与依泓的公众号

偶尔的灵光一闪与奇思妙想

愿与你分享 愿博君一乐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