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钉钉创始人,疯子无招:他和张小龙明争暗斗

KAB创业俱乐部 2018-11-14 06:32:12

置顶KAB创业俱乐部点“置顶公众号”键,你就能第一时间发现我们!


进入阿里,无论职位高低,员工都会给自己取一个花名。比如,马云的花名是风清扬。


风清扬是《笑傲江湖》主人公令狐冲真正的师傅。这位师傅对徒弟说,“剑招是死的,人是活的,剑招的最高境界是从有招到无招。”


但到了“无招”,没人取。陈航觉得挺好,就用这个:“无招”胜有招嘛。


冥冥中,这个被称为“疯子无招”的陈航,重新成为了马云某种意义上的“徒弟”。

钉钉战略发布会


被誉为“阿里内部创业典范”的钉钉,一个多月前在杭州召开2016春季战略发布会。


发布会上,陈航给出一个数据:截至3月31日,阿里钉钉已覆盖150万家企业组织,并以月均接近20万家的速度在持续增长。

事实上,除了企业,钉钉上的组织构架有但不限于NGO、广场舞大妈、学生会以及宗族家谱。几乎没有同类产品能同钉钉的体量相抗衡。它正在成长为一只新的独角兽。


陈航向媒体透露:“钉钉今年的目标是服务企业和组织数增长超过200%,这意味着钉钉的企业组织数2016年内就有望达到450万家。整个中国企业组织总数是4300万。”


但在团队看来,春末的这场战略发布会,应该被当做一场庆功宴才对。因此他们曾提出了很多热闹的想法,比如让嘉宾们体验VR(虚拟现实),或是在现场以全息技术投影出黄家驹演唱《海阔天空》。


但这些炫酷和花哨的方案都被陈航一一否决。最后回归到钉钉一贯的风格:单纯的产品演示。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他披露了钉钉新版本功能的三大升级,包括SmartWork(智慧工作)、视频会议、安全升级。

发布会透露一个迹象:除去签到、考勤、审批这些表层功能,钉钉已经正在成为一个更广阔的生态平台。任何企业,都可以在里边建立庞大的工作协同系统,提高效率,整合人脉资源,不计其数的软件服务商可以为企业提供所需的定制服务,获取利益。


互联网正在成为人们通往新世界的入口,也让用户的眼睛变得雪亮,他们更挑剔地选择产品,留下注意力。


而在新世界里,陈航和钉钉常被用来比较的对象是张小龙和他的微信。

和张小龙暗中较劲的人


其实,早在两年前的春天,当陈航下定决心做一款类似“工作圈”的产品时,张小龙的微信和朋友圈已经攻城掠地,所向披靡。


专注于针对企业用户即时通讯的陈航,心有不甘,于是再次带领团队闯入互联网产品界,试图在这个细分市场打出一片天来。

张小龙是个完美主义和偏执狂,陈航亦是。作为钉钉创始人,他有强烈的掌控欲,使命必达、追求效率。他因此被称作“疯子”:一个执着得有些偏执的产品主义者。


在今年钉钉春季战略发布会前一天,陈航身着印有“Stay hungry,Stay foolish”黑色T恤,斯文客气地招呼来访者。而T恤这两句英文,众所周知,出自乔布斯。


而发布会当天,陈航在大大的显示屏前摇晃着身子,再仔细看,黑T恤下边还印了一行不显眼的白色小字:“Stay crazy”。陈航毫不介意别人叫他“疯子”——“我就是啊。”连钉钉首页的招聘广告也是,“热邀加入产品疯人院”。


而一旦熟识,再听陈航开口说话,就能嗅到一丝“匪气”了。这位CEO在创业初期要修理下属时,常蹦出的口头禅是:“你过来,看我不弄死你!”


尽管有钉钉人力资源总监鳕莉的规劝,“弄死你”出现的频率已极速降低。但如果接触得多,你仍然可以在私下场合里,听到陈航小声说出这三个字。


强势的团队管理者不允许任何人说出类似“两个月才能出结果”这样的话,在钉钉1.0版上线前,肤色略微浅黑、看起来皮实的开放平台负责人陶钧,差点没能顶住来自陈航的压力。


“我必须、立刻、马上、现在就看到结果!”陈航对他说。陶钧则经常私下埋怨:“看起来就跟要打仗似的,而且无休无止。”


而众所周知,在广为流传的饭否日记里,微信的创造者张小龙写过类似的话,写道:“哥喜欢的不是产品,是战争。”

巧合的是,陈航也常用战争来比喻钉钉的进程:“互联网世界里,群狼环视,资源匮乏,周边所有人都是敌人,团体只有维持一个目标,才会产生强大的凝聚力。”


精神世界里,同样身为产品主义者的陈航与张小龙衍生的某种亲密关系,被王强宇敏锐地捕捉到了:“对他们而言,产品就是和平年代的战争啊。”


当然,这并不是非此即彼的拉锯战,在特定的工作场景中,钉钉能提供比微信更适合的体验;一旦回到私人领域,这种优势又不一定存在。


被誉为产品艺术大师的张小龙相信宿命,他认为自己始终在做社交类产品,是因为每个不善沟通的人都有强大的帮助别人沟通的内在力量。他通过微信回避真人社交,找到最适合沟通的方法。而陈航的力量,更确切的说,是通过钉钉解决集体的工作效率和协同问题。


“张小龙追求个人自由最大化,我追求的是集体自由最大化。”陈航总结说。

他曾是阿里帝国的边缘人


阿里是一架正在运转的巨大机器,而陈航只是其中的一分子。


起初,陈航得到很多锻炼机会,可惜做得并不好,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边缘人。但正因经历过失败,并且失败了很多次,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反而可以去冒险。

钉钉的阶段性胜利对陈航来说,似乎不意味着什么,他甚至冷冷表示只是“恰巧活下来而已。”


那么,钉钉的成功改变了陈航了吗?有人认为是,至少他的好友王强宇很认同这点。


王强宇说,在钉钉之前,陈航是一名“loser”。至少当时在阿里巴巴内部,他已经快成为“臭名昭著”的人:一个从日本回来的职业经理人,做“一淘”没什么起色,做“来往”看起来也快要完蛋。阿里似乎给了他不少机会,遗憾的是,他没有抓住其中任何一个。


而做“工作圈”,其实就是陈航最后的机会。幸运的是,这款不被看好的产品最终做成了,并且更名为“钉钉”。


抓住最后的机遇,并且已经成功“人格分裂”的陈航,一旦面对他的钉钉,就只剩极度忠实的维护了,看起来胜过一位新上任的父亲。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陈航的微信对话框里,他说的最多的一句是:“钉钉上聊。”而如果有人在初次见面时说“我们加一下微信吧”,他会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不悦:“怎么不加钉钉?”

钉钉内部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是,某天早晨,陈航走进公司附近一家包子铺,一屉热腾腾的杭州小笼包下肚后,他开始给老板娘“安利”起自家产品,还兴冲冲地叫上一旁悠闲站立的老板:“我们三人来个钉钉免费视频会议吧。”


并且,类似的故事会不分场合地发生,比如陪女儿去练琴的琴房,好友、趣拍CEO王强宇家亲戚聚会的饭桌,阿里巴巴西溪园区的食堂——在这里,陈航甚至搞定了排在前边等餐的虾米音乐创始人、钉钉现任商务VP王皓。


其实,刚认识陈航的时候,王强宇就惊讶于此人可以模糊掉所有人际交往适用的准则和边界。那时陈航还是“来往”的产品规划负责人,初次见面的开场白是:“装来往了吗?用过多少次?每天都用吗?你同事用吗?用的时候有什么问题吗?”


“这人真烦啊。”王强宇当时在心里默念。


直到后来,他才逐渐看得清晰。他说:“从来往到钉钉,陈航无非是换了一张不同色彩的壳,疯狂和偏执才是未变的底色。”


陈航并没有被这些人际交往的细节所困扰:“有些时候太过追求一些事情,我周围的反馈通常是不理解,他们问,‘至于吗?’。可当你极度追求某件事的成功或者一个结果的时候,不太会注意到别人是否能理解的。”

“没被弄死,我又起来了!”陈航哈哈大笑。

张扬肆意,无招胜有招


其实,如今已到不惑之年的陈航已经温和慈祥许多,跟他刚从日本回到阿里时的张扬完全不同。


那时,阿里的HR曾让陈航给自己取一个花名。赶上《阿凡达》上映,他觉得不错,对方直接回绝:只有高管才能使用3个字的花名。又试了几个,还是不行,都有人用。


他火大了,一股脑扔下十多个名字:“你们从最上边开始选,哪个没人用,我就要哪个。”


他这种张扬和霸气,源自大学时代。1998年,陈航在杭州一所二流大学的计算机系读书,不是学霸,也不是屌丝——胜在动手能力稍强,被阿里当时的负责人之一“三多”直接挑进公司。这给了他莫大的骄傲。


而同一年,马云决定从北京回到杭州继续创业,湖畔的新家没来得及入住,就被直接拿来当作办公地,几个月后,“十八罗汉”一齐聚集到这所房子里。


后来,其中的一位、蚂蚁金服CEO彭蕾曾在湖畔大学的课堂上追溯,当年18人围坐在破沙发旁,马云一刻不停的在讲“要做一个中国人创办的世界上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时,她其实偷偷翻了翻白眼。


然而,当年听起来飘渺虚无的期望,居然真的实现了。许多年后,彭蕾和陈航,就先后成为了讲阿里故事的人。


而就在钉钉战略发布会两天后的下午,阿里内部不同项目间的经验交流会,组织者就这样介绍主讲人陈航:一门大炮。


“待在办公室里想产品?都他妈扯淡。”果不其然,又放炮了。两天前的发布会,PR们反复叮嘱,但陈航还是没忍住,又炮轰了一番“友商”。


他有露骨的资本,被评为“2015年中国互联网十大风云人物”的陈航,在带领团队打造出钉钉的时候,已经塑造出了他的不可替代性。他在阿里扮演的角色也将会越来越重要。


大炮就大炮,陈航说:“重要的是产品和方向,我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中青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KAB活动公告

百万创业奖金等你拿!2016年大学生微创业项目开始征集

天使投+免费场地+免费住宿助你零成本创业(报名截止6月30日)

KAB讲师培训信息(2016年7月哈尔滨)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