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30年只用柴火,她的一碗金陵馄饨,香绝南京城!

寻匠之美 2019-07-06 19:06:31



 独此一家,

别无分店。


大喜馄饨


黝黑的火炉发出劈啪声,

空气中弥漫着

木柴烧灼的特殊味道。



一双巧手以极快的速度,

将细腻柔嫩的肉馅,

填进薄如蝉翼的馄饨皮。



一旁,

奶白的骨汤咕嘟作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桌上渐渐垒起了馄饨的小山。


而这种常人看来十分惊人的数量,

对于大喜馄饨铺来说,

还远远不够。



这家位于浦口新马路4号的馄饨铺子

有近30年的历史。

老板娘殷红珍接过父母衣钵,

从90年代苦心经营至今,

远近食客已是无人不知。



天边泛起鱼肚白,

殷红珍看了眼天色,

加快了手头的速度。



还有不到一个钟头,

南京城就要开始苏醒了,

饥肠辘辘的秦淮人

亟待着一碗热辣滚烫的柴火馄饨

抚慰身心,开启新的一日。



清晨6时, 

首批老主顾已准时前来报道。

他们谈笑着与老板娘打招呼,

熟稔地向自己的碗里

舀上一大勺大喜秘制的辣油。



葱花碧绿,

辣子火红,

在它们点缀之下的馄饨晶莹剔透,

带着些江南特有的温柔缱绻。



在南京当地,

上至七老八十,

下到尚在懵懂,

都对那一碗柴火馄饨情有独钟。



老饕对正宗柴火馄饨就更是挑剔:

既要有着浓郁的柴火油香;

又要形状规整,汤头鲜美;

若是无需大力咀嚼,能一吸进嘴, 

那才称得上是“喝馄饨”。



这样的苛刻条件,

能让许多新开的小吃店望而却步,

能有更快更方便的方式用来加工,

何必要用柴火炉来费时费力?



但是殷红珍不这么认为。

她父母从开店之初,

就坚持以柴火煮馄饨,

每次下班后,

是这样一碗热乎乎的柴火馄饨,

温暖了她的身心。



因此在她开店后,

无论春夏秋冬、风雷雨雪,

她店内有年代感的黝黑柴火炉,

总是热烈地燃烧着。



若是客人有兴致,

也可为它添上一块柴。



另一个殷红珍传承自上一辈的,

大骨熬制

不加味精的馄饨汤。



每天,殷红珍都会亲自前往菜场,

选购最新鲜的猪骨,

只为带给客人们

一碗自然鲜香的骨汤。



熬煮多时的清冽汤汁,

将碗底的榨菜与猪油冲开,

浓厚香气顿时升腾起来。



卧进汤里的小馄饨

个个分明,

轻轻咬开,

香气扑鼻。



细嫩的肉馅

来自于上好的猪腿肉,

肥瘦相间,

每一口都是鲜美滋味。



而小馄饨熟而不烂的秘诀,

还是在柴火上。

“柴火是软火,分布均匀,不大不小。

馄饨一下锅,就熟了,

皮自然就不会烂。”



有些顾客买了大喜家的生馄饨回家煮,

再来的时候,

却选择了堂吃。

他说,没有了柴火的助力,

似乎缺少了些什么。



坐在大喜馄饨铺的小凳上,

身边弥漫的味道除了炭火气息外,

最强烈的,

还要数他家自制的辣椒油。



在金陵人看来,

没有辣油的小馄饨是没有灵魂的。

大喜家的辣油辣而不冲,

随着馄饨滑入腹中,

那种火热便会蔓延至四肢百骸,

让人直呼过瘾。



后来,

桌上的辣油总是供不应求,

殷红珍一合计,干脆将辣油打包起来,

让每个来吃馄饨的食客,

都能捎一罐回家。



开店几十年的浮光掠影间,

殷红珍迎来送往,

见证了一批年轻人的成长,

他们升学、结婚、生子…

也惜别了许许多多的老朋友,

有些离开了南京,

有些则是去了更远的地方。



她和大喜的时间也在流逝,

流逝在眼角的皱纹间,

也在被熏黑的招牌上。



但同时,

时间在这儿也停滞了,

停滞在她的笑颜中,

也在馄饨的滋味里。



谈及未来的打算,

殷红珍笑了,

她说还没想那么多,

女儿也有自己的事情,

不会强迫她来继承。



而她只要能做一天馄饨,

就会坚持做一天,

直到再也做不动了为止。



- END -


(图片源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须知

微信公号转载本文,

请后台回复 “ 转载 ” 二字获得授权,

无授权的童鞋会被举报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