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男生居然会送妹子这样恶心的东西当礼物?

青春精选 2020-07-27 10:45:44

谁都喜欢收礼物,可如果收下礼物的代价是要你的命呢?

故事还得从去年圣诞节那天说起,上午八点我还正蒙头大睡呢,就被敲门声叫醒。

“谁呀?”

“杨帆先生吗?有您的快递。”

快递?估计是我妈又从老家给我邮吃的来了吧,结果没想到收到的竟是个礼品盒子。

我妈给我邮东西可从来不会这样包装,我问快递员,寄东西人的姓名,可他说是匿名寄的,他也不知道。

我给快递员签了字就把这个礼物盒子带回屋子,是个长宽20厘米左右的淡黄色盒子,用红色的丝带给扎了起来。

我轻轻晃晃盒子,很轻,里面好像没什么东西。

莫不是哪位美女给我的圣诞礼物?想到这里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盒子。

一张类似电影里符咒那样的东西静静的躺在盒子里,不过一般电影里的都是黄色的,而这个符咒是紫色的,上面写着奇怪的字,里面好像有一个七字。

还没等我拿起来细看,那个符咒就自动燃烧了起来,还好我手边有大半杯白水,立马拿起来扑灭了它。

但那个符咒燃烧的太快了,最后只剩不到三分之一的符咒残片。

我小心翼翼地把剩下的残片捡起,放在太阳下晾干,之后用手机照下来发到朋友圈里,问是哪个混蛋做的恶作剧。

当时我真的以为是哪个朋友为了好玩才给我的这个东西,也没多想,直接下楼买早饭去了。

出门没走多远,看到前面围了一群人,一问知道是有人跳楼了。

生命真是脆弱啊,发出这样的感慨,正打算离开,可一个东西却让我定住了。

死者旁边有一个和我刚才收到的一样的黄色礼品盒,这时我的电话响了。

是我大学的死党大鹏的,他在电话里焦急地说道:“帆子,你从哪得到的那个东西,前两天我表弟也收到了这个,结果第二天就跳楼了。”

我一听,忙问道:“那个东西是不是在一个黄色礼物盒子里,一起邮寄的?”

“对呀,你也是吗?当时我就在我表弟旁边,那东西花的一下就烧着了,没等我端来水就烧没了····”

大鹏的表弟收到这个跳楼自杀了,眼前的这个人也是跳楼死的,他也有一个一样的礼物盒子,而我也有一个一样的,这要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点吧。

没等大鹏电话说完我就挂了电话,飞快的跑到楼上,把一盒益达倒空,把那块残片放到益达盒里。

做完这些,便打车去了鬼街,鬼街是我们这的丧葬一条街,卖的都是死人的东西,有一些店是算命,看风水什么的,我想着也许那里会有能帮助我的人。

结果问了几家店都说不知道,直到走进一家纸扎店里。

店里黑咕隆咚的,地上摆的全是纸扎品,一男一女的纸扎人就立在两旁,看起来甚是诡异。

“买什么?”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传来。

吓得我差点没叫出来,循着声音才发现在角落里坐着一个老太太正在做着活。

我呼一口气,走过去,把残片递给那个老太太道:“奶奶,请问您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刚一说完,那老太太就抬起头,这一抬头,可给我吓够呛,她的眼球全部都是白色的,无神的望着我。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是···”

“什么东西?讲来听听。”

“不了,不麻烦了。”

“怎么,信不过我老婆子。”老太太的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看来这瞎眼老太自尊心还挺强,我就说这是个紫色符咒的残片。

瞎眼老太一听脸色立马就变了,唰的一下拽住我的手臂,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是怎么有那东西的,快说。”

我一看,想这瞎眼老太是知道点什么,赶忙把这事的来龙去脉都讲给她听,瞎眼老太听完后叹了口气道:“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在用这邪咒。”

邪咒?听起来就很吓人,我有些不安的问道:“那我知道的那两个人都是因为中了这个咒才死的?”

瞎眼老太点了点头,我又不死心的问:“这符咒还没燃烧完,我就把它给扑灭了,那是不是···”

瞎眼老太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她冷笑道:“没用的,从符咒燃烧的那一刻,你就中咒了,它还是会找上你的。”

我这心一下就凉了,一瞬间,甚至出现了耳鸣的现象,仿佛天地都在旋转。

“不过你少了它不代表一点作用都没有。”瞎眼老太又说了句。

我稍稍松了口气:“哎呦,您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那您的意思是我还有救?”

“你说这烧剩的符咒上还残留些字是吧。”

我忙点头,一想到她又看不到,边回答说是。

“那这咒的厉害会弱一些,也许我还可以帮你解决它。”

“真的吗?您一定要帮我啊。”

“哼,我帮你可不是白帮,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您说我肯定做到。”

这时瞎眼老太的脸上闪过一丝悲伤:“我有一个孙女,她父母死的早,全靠我照顾,但我这身子骨也活不了多久了,要是我死了,我希望你能照顾她。”

“放心吧,以后您的孙女就是我的孙,啊不对,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的照顾她的。”

“哼,最好做到,不然我老婆子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呃,那您要怎么帮我破这咒啊。”

“看到门口那个男性的纸扎人了吧,把他给我拿过来。”

我乖乖的把纸扎人递给她,她又问了我的生辰八字和名字,名字好说,但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现给我妈打电话问的。

听完我的生辰八字后,瞎眼老太似是在沉思般说道:“你这生辰八字也没什么特别的呀,要你的命何用。”

谁知道啊!瞎眼老太拿过身旁的毛笔,把我的生辰八字写到纸人的背后。

别看这老太太瞎,但她写起字来一点也不费事,就像能看见似的,之后她又让我把右手伸过去,不知拿啥把我的食指弄破了,让我把血滴在纸人的额头上。

做完这些,瞎眼老太告诉我可以回家了,下午五点来接她去我家就好了,还嘱咐我一定要保密,对谁都不能说,也不要接触任何人,更不要行房事。

我想说都这时候谁还有心思干那事,不过还是向瞎眼老太再三保证才离开。

这一天,我都心神不宁的躺在床上,心想到底是哪个王八蛋要我的命。

到了下午五点,我准时到了纸扎店,把瞎眼老太接到我家。

一到我家,瞎眼老太就不客气的让我给她下碗面,还要两个荷包蛋。

我自然无法拒绝,自己的命都在她手里呢,而且自己这一天什么都没吃,也有点饿了。

吃完面后,瞎眼老太让我拿面镜子来,她用食指蘸着唾沫不知在镜子上写着什么。

写完之后,让我端着镜子照自己,要一直让自己的脸在镜子内,什么时候她说放下才行。

我坐在沙发上,就这么一直举着镜子看自己,刚开始还好,就觉得有点无聊,可是渐渐地,我感觉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不是自己了似的,镜子里的我面无表情,看起来十分冰冷。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胳膊都举酸了,坐在我身边的瞎眼老太道:“来了。”

来了?什么来了?可我的目光还不敢挪动,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样,好像周围有一股冷风吹来。

余光中,写着我名字和生辰八字的纸人开始移动了起来。

 那个纸人仿佛有了生命似的开始向窗边走去,日光灯照射出纸人的影子,那影子不正是我嘛

看到如此诡异场景的我被吓得头皮都麻了,同时我注意到了自己的身下没有影子。

纸人已经走到了窗户旁边,窗户是开着的状态,纸人直接越到窗台上,跳出窗户,身子刚刚冲出窗户的瞬间,就自己燃烧了起来,然后坠落了下去。

等到这些全部发生完,瞎眼老太从兜里拿出一块红布,用它把镜子包起来,然后打碎。

镜子刚碎,就像变戏法似的,我的影子也出现在了我的身下。

就像被抽去了骨头似的,我瘫在了沙发上,才发现自己此时已经满身的冷汗,把衣服都打透了。

我喝了满满一大杯水才稍稍平静下来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那个纸人怎么自己跳楼了?”

瞎眼老太像是能看到似的,注视着窗户道:“它是替你跳的楼。”

原来瞎眼老太上午把我的生辰八字写到纸人上,还让我把血滴在上面就是一个障眼法,会让施咒的那方以为跳楼的是我。

而让我照镜子是为了在那时困住自己的灵魂,不然同时出现两个我的灵魂会露馅。

我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谢谢奶奶了,我以后一定会照顾您的孙女的。”

瞎眼老太冷笑道:“先别高兴得太早,我劝你不要再住在这里了。”

我一愣:“为什么呀,这邪咒不都被您破了吗?”

“破是破了,可不代表那个下咒之人不会给你下第二次咒,虽不知你是怎么惹上那种的人,但他肯定是知道你住在这才会给你下的咒。”

我叹了口气,说明天就会找搬家公司,而且绝对不在收不明不白的快递了。

把瞎眼老太送回家后,我没回自己家睡,而是去了朋友家,就说自己的钥匙落在家了,朋友也没怀疑就让我住了一晚上。

早上还没起床呢,就被电话吵醒,没想到打来的竟是瞎眼老太,她让我现在就去纸扎店一趟,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赶忙穿好衣服,打车去鬼街,不过瞎眼老太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

现在才凌晨六点,鬼街上一个人都没有,独自走在这里,还真有点还害怕。

来到昨天的纸扎店,发现门虚掩着,我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纸扎店里还是黑漆漆的。

隐约间看到瞎眼老太还坐在昨天的位置上,我走过去:“奶奶您找我?”

瞎眼老太没有说话,难道睡着了?我轻轻推了推她,结果她直接倒在了地上,瞪着她那瞎了的双眼,死了。

我愣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脑袋好像被一个大铁锤打了一下。

正当我不知所措时,后面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奶奶?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啊,你是谁?”

回头发现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她应该就是瞎眼老太的孙女了吧,这情况得怎么向她解释。

瞎眼老太的孙女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奶奶,立马冲过去:“奶奶,奶奶,你怎么了?···”

那女孩抱着瞎眼老太哭了起来,我看着有些不忍,想到昨天瞎眼老太还说自己时日无多,没想到···

“你是谁?是不是你杀了我奶奶?”那女孩向我怒吼着。

我忙摆手:“不是我,我也是来了才发现,是你奶奶给我打电话让我来的。”

那女孩明显不相信:“骗人,我要报警,你杀了我奶奶。”

“唉哟,真不是我,对了,你奶奶昨天还说以后她要是死了,让我照顾你呢。”

“你···是杨帆叔叔?”

“对,就是我,你奶奶告诉你了,你要不信给你看我的身份证。”

“那我奶奶为什么会死?”女孩的声音没有刚才那么愤怒了,只是充满了哀伤。

“可能是年龄大了吧。”

瞎眼老太的孙女没再言语,看来她是相信了我没杀她奶奶,不过她好像在瞎眼老太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什么,从中摸出一个信封,看了眼便递给了我。

我接过一看,发现是一个信封,上面写着杨帆亲启。

我以为是瞎眼老太留给我的,便不假所思的就拆开了它,但在下一秒我就尖叫了起来,信封里面的是一个紫色的符咒。

这下没等我取水,它就自己燃烧殆尽了,我的双腿一下就软了,跪在了地上,看来是给我下咒的那人杀了瞎眼老太,顺道又给我下了一咒,可现在瞎眼老太已死,还有谁能帮我呢,我真是欲哭无泪。

瞎眼老太的孙女也呆呆的望着我,我心里更是一阵苦涩,你奶奶还让我照顾你,可我现在也是命不久矣,我又能把你托付给谁呢?

正当我绝望时,瞎眼老太的身后突然传来了细细碎碎的声音,一个原本躺在瞎眼老太身旁的纸人突然站了起来。

它径直走到我面前,发出了瞎眼老太的声音:“去清水镇,找刘传发。”说完就烧成了一缕灰。

这要是以前,我肯定会猜测是有人把录音机藏在纸人里了,但自从见识过昨晚瞎眼老太的能力后,我相信她有这个水准做这样的事。

也许这个叫刘传发的可以救我一命,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事不宜迟,看来我必须马上到那个清水镇去,可眼前这瞎眼老太的尸体我要怎么处理,还有这个小女孩,总不能扔下啊。

没办法,我先给殡仪馆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先把瞎眼老太的尸体保存着,等我回来后再好好为她送行,瞎眼老太是因为救我才死的,我绝不会让她就这样寒酸的离去的。

至于她的孙女,我更要好好照顾,但我现在的情况不太适合带着孩子,只好先让大鹏代为照顾了,我蹲下看着她,别说近距离一看,发现还真是个俊秀的小丫头,标准的瓜子脸上布满了泪痕,我伸手帮她擦去泪水,耐心地问道:“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呀?”

小女孩的声音还带着哭腔:“焦阳。”

“焦阳?真是个好名字,一会杨帆叔叔要去办点事,就让另一个叫大鹏的叔叔照顾你好不好?”

焦阳摇摇头,抓着我的手腕,一脸倔强:“不,奶奶说要你照顾我,我不跟别人走。”

“可叔叔有事呀···”还没等我说完,焦阳的嘴角向下一弯,又要哭了出来,我忙哄道:“好好,那叔叔带你一起好不好。”

焦阳点点头,我摸摸她的脑袋,心想也好,要是我真有什么不测,就把她交给刘传发好了,她肯定是瞎眼老太的好朋友。

等殡仪馆的车把瞎眼老太拉走后,我就想带着焦阳直接出发去清水镇,但刚走到门口又退了回去。

我猜测那个下咒的人昨晚一定是跟踪了我,不然怎么会知道是瞎眼老太帮的我,这回我一定不可犯同样的错误了。

我问焦阳纸扎店有没有别的出口,小丫头告诉我后面有个小门,我让焦阳选了几件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和玩具,便带着焦阳从后门偷偷离开了。

在滴滴上叫了个出租车,直奔清水镇。

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抵达了清水镇,光打车费就花了三百多,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钱不钱的了,先保住命要紧。

到了镇子,我先带着焦阳到一个早餐店吃点早饭,小姑娘到现在只顾着哭,还没吃过东西呢。

点完早餐,我跟店老板打听着:“老板,你们镇有个叫刘传发的你认识吗?”

老板一愣:“他前两天刚死,你找他做什么呀?”

简直五雷轰顶一般,刚刚燃起的希望一下全碎了,万万没想到被我视为救命稻草一般的刘传发竟死了!

老板接着说道:“这刘传发确实厉害,算命那叫一绝,我们都管他叫刘半仙,最神的是什么你知道吗,说他在临死的前一天晚上就预料到自己要死了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交代给儿子后,穿着寿衣睡的觉。”

现在说他再厉害也与我没关系了,只会更让我悲伤。

早点上来了,可我一点胃口也没有,只是傻傻的看着焦阳吃,在心里盘算着自己能留多少钱给我妈。

大学毕业我不过工作了一年,根本没什么财产嘛,可怜我父母把我养大,我却无法回报,还要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想到这里,我都要哭出来了。

“叔叔,这位爷爷让你别哭了,他会救你的。”正在吃馄饨的焦阳突然抬起头对我说道。

爷爷?哪来的爷爷?我环顾四周,此时店老板正在柜台里算账,店里除了我们也没别的客人了。

估计是焦阳为了安慰我瞎说的吧,真是个懂事的小姑娘,我摸了下她的小脑袋,扯出一丝笑容,我想这笑肯定比哭还难看吧。

焦阳看了眼旁边,又转过头来对我说道:“爷爷让我告诉你,他就是刘传发,还说我继承了我奶奶的眼睛,所以能看见他。”

这下我真的蒙了,看了眼焦阳的旁边,明明什么都没有啊,但焦阳的眼睛闪闪的,不像在说胡话的样子。

焦阳又开始说道:“爷爷还说,你要是不信就找几滴牛眼泪擦在眼皮上,就能看到他了,西边刘婶家十分钟后会杀牛,你现在去正好能赶上。”

我走到老板那里问:“老板,你们这是有个刘婶吗?”

老板按着计算器连头都没抬道:“那得看是哪个刘婶了,东边的刘婶是个裁缝,西边的刘婶是养牛的,听说她家今天要杀猪,我还打算一会去买两斤新鲜的牛肉呢。”

我马上问出了西边刘婶的,把小笼包打包,让焦阳在路上吃,领着她奔向刘婶家。

焦阳很乖的跟随着我,“那个爷爷有跟着你吗?”我看了眼空空的旁边问道。

焦阳边吃边说道:“他说他先去那里等你。”

我心下有数了,但还是得亲眼看到才肯相信,等我们刚走到刘婶家,果不其然看到他们正准备宰牛,周围也有一些人在围观。

那头黄牛似乎是预料到了自己的命运,有两行清泪从眼里慢慢滑落,我一看,马上用手擦拭着牛眼泪。

周围人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但也没说什么,我退后一步,把牛眼泪抹在自己的眼皮上。

再一睁眼,看到满头白发,穿着唐装的老爷子正站在牛的后面冲我微笑,而那里刚刚明明是没人的。

老爷子背过手,走到别处去,我连忙牵着焦阳跟了过去,可走到一处树林里,我就看不到他了。

正不知道怎么办好,焦阳说道:“爷爷说,眼泪干了后自然就看不到了,让你把事情讲给他听。”

我就对着空气把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交代了,还好树林里没什么人,不然真得被当精神病抓了去不可。

“爷爷问你,确定在最初的那个符咒上看到了七的字样吗?”

我点点头,焦阳仰着头,聆听的很认真,然后对我复述道:“爷爷说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咒是七阴杀咒,就是让七个人连续在七天内用同一种死法死去的邪咒。

不过还好你当时用水把咒符扑灭了,所以它的作用减退了些,不然我奶奶的纸人是救不了你的。”

听着焦阳用她那奶声奶气的嗓音讲出来这么恐怖的事情,没让我感到害怕,反倒有种反差萌。

“可第二张符咒,我没有浇灭,要怎么办?”

“爷爷问你有没有在第二张符咒上看到什么?”

我摇头,当时太害怕了,没来得及注意。

“爷爷说你和我奶奶破了那人的咒,所以他才会杀了我奶奶,而给你下的咒,估计在只是普通的杀咒,但如果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的话会有点麻烦。”

可我当时只顾着害怕了,真的没怎么仔细看那个符咒。

焦阳只是仰着头看着一处空气,我知道那里站着我并看不见的刘传发,如果我能看见他就好了,那样什么事都会好说些,靠一个小女孩来回传话太费事了,我问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直接看到他没。

焦阳嘀咕了一会告诉我:“天眼开,天眼开,大鬼小鬼看得来,爷爷说这是见鬼决,在心里默念见鬼决即可,一遍看不到就十遍,十遍看不到就百遍,记住一定要全神贯注,不可有一丝杂念。”

我拍拍脸颊,对着空气开始在心里默念着见鬼决,可能是因为性命攸关,我前所未有的专注,不知念了多少遍,只感觉到眼前突然刮过一阵风来,迷了眼,等我再把眼睛睁开,就看到刚刚那位白发老爷子正笑呵呵的站在我面前。

只见他抚着自己雪白的胡须道:“还不错,不到半个时辰就看到了我,有点天分,不愧是杨精忠的孙子。”

杨精忠是我爷爷的名字,难道刘传发认识我爷爷。

原来刘传发和我爷爷在以前是战友,我爷爷曾救过他一命,刘传发曾算过我爷爷的后代会有一大劫,所以他决定一定要救我,为报我爷爷的救命之恩。

这么看来这个刘传发真是够有情义的,哪怕是变成了鬼,也要报恩。

我对着刘传发深深的鞠了一躬:“谢谢刘爷爷,如果刘爷爷有什么未了却的生前事请一定要告诉我,我就算是拼死也会做到的。”

“呵呵,算了吧,如果当时不是你爷爷,我也不会活到今天,我们还是先解决你身上这邪咒吧。”

刘传发说现在的我们对这邪咒一无所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它可能是慢慢折磨我,直到我死去,也可能是在某一天突然死去,这些到都好说,最怕的是这邪咒不仅要我的命,还要我的魂魄。

我不明白要我的魂魄有什么好的,瞎眼老太曾说我的生辰八字没有一点特别的。

刘爷爷看了我一眼,高深莫测的说道:“在真正的能人手里,不是特别的也能让他炼成特别的。”

刘传发看起来仙风道骨的,给人一种很权威的感觉,他算命说的话肯定会让很多人信服,所以听到他这么一说,我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刘传发告诉我瞎眼老太能帮我逃过上次的那道七阴杀咒是因为她知道那个咒会在何时发作,虽然她是个瞎子,但她对于那些灵体特别敏感,所以能感知到它的来临,并且用镜子掩盖住我的魂魄。

而且在符咒没有燃烧完全,所以瞎眼老太做的纸人能代我死去,而现在的情况是既不知道是何符咒,而且符纸燃烧完全,所以很难办。

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个东西,就像瞎眼老太所做的纸人似的,能随时在我身边,然后再用一种东西随时遮掩住我的气息,那样就能挡住符咒对我的伤害。

我问:“那除了焦阳的奶奶,还有人能做那样的纸人吗?”

刘传发摇摇头:“纸人不行,符咒不知何时发作,纸人太脆弱了,而且不好随身携带,最好结实些,而且带在身边不会奇怪的,而且还得同时一直遮挡住你自身的气息,不然替身就失去了意义。”

“那得怎么办?”我完全没了方向,对于这方面我没有任何经验,全都得靠刘传发了。

“我们镇里有个泥人张,他捏的泥人可附魂,他可以帮你解决替身的问题。”

“那要怎么遮掩我的魂魄?”我想总不能让我一直拿着镜子照吧。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