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海难流落荒岛,高冷女神为了一个馒头…

我们爱小说 2019-06-06 12:58:39

我站在海边,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大海,和身后茂密的原始森林,彻底傻眼了!

尼玛!要不要这么坑?本来公司组织全员去澳洲度假,没想到却遭了海难。

这里应该是座荒岛。

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难道就我活了下来?

“唔啊……”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嘤咛。

我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海滩上,有一个女人趴在沙滩上,身子微微发颤,莹白如雪的肌肤在阳光下散射着迷幻的光芒。

跑过去一看,天啦!竟然是美女总裁秦蓉!

那可是我日思夜想的女神啊!

她身上的高级定制款OL套装已经全部湿透,紧紧地贴在皮肤上,勾勒出完美的身材。

咽了口唾沫,我轻轻摇晃起她,“秦总,秦总,快醒醒啊……”

她皱了皱眉,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我马上将她抱到干燥的地方,平放好,双手颤抖着按在了她的身前,猛地一挤压。

“呜哇……”秦蓉的身子如虾米般弓了起来,吐出了一口海水。

触感真好!

我一阵口干舌燥,继续摁压,秦蓉接连吐了好几口海水,却依旧昏迷不醒。

“不管了,试试人工呼吸吧。”

大学学过心肺复苏,没想到会在这里配上用场。

深吸一口气,我嘟起嘴巴靠近她的香唇,心头猛颤。

秦蓉高高在上,从来都不带正眼瞧我这种小员工,没想到有一天会和她肌肤相亲……

“啪”一声脆响,打醒了我的幻想。

就在前一秒,她忽然睁开眼,不由分说地甩给了我一巴掌,“臭流氓,离我远点!”

我委屈地捂着脸颊,感到火辣辣的生疼,“喂,你怎么能这样?我刚才可是在救你啊……”

“我要你救?别找借口了。你明显是心怀不轨。”

随后,她瞥了我裤衩一眼。

“恶心!”

我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有了应激反应。

“我……”

“住嘴!”秦蓉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缓缓起身,迈步就走。

可一个没站稳,就向下倒去,我眼疾手快,赶忙拉住了她,没想到又迎来了一巴掌。

“离我远点!”她颐指气使,冷面寒霜,“救援队马上就会到的,你要是敢乱来,我绝不对不会放过你!”

我嘴角抽搐两下,苦笑道,“我就长得那么像坏人吗?”

“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秦蓉斜睨着我,冷笑斐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是偷瞄我。”

我顿觉面颊滚烫,没想到她还会注意到这种小人物,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一下还犯法啊?至于这样对我吗?

“喂,我现在口很渴,去给我找水来。”

秦蓉傲娇的嗓音打破了我的沉思,我下意识想要行动,猛然想起这特么是在荒岛上啊?我干嘛还要受这股子窝囊气?

于是,我抬眸冷笑,“凭什么?”

“你敢不听我的话?”秦蓉愠怒道。

我像看个白痴似的看着她,“你还以为自己是老总啊,就冲你刚才的态度,我就不应该救你,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好啊,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话音一落,我转身就走,丝毫没有任何留恋,这种富家小姐,傲娇惯了,刚才接连扇了我两耳光,当我没脾气啊?

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就不信在这种地方,她能不依靠我?

距离海边不远处,是一片椰子林。

我快步走了过去,只有先保证体力,才能应对日后的生活。

马航的例子历历在目,鬼知道救援队啥时候会来。

果然,随着我的离去,傲娇的秦蓉,都有些急了。

“喂,你干什么去?怎么能丢下我一个弱女子?你这样算什么男人?”

秦蓉在身后咆哮,我懒得理她,她只好气呼呼地厚着脸皮跟了上来。

走进椰林,我直接对着一根比较细的椰子树狂踹了两脚,没想到椰子结得挺牢实的,纹丝不动。

不过身后的秦蓉却像是见了鬼似的大叫起来。

“怎么啦?”我转眸回望,但见她怯生生地指着自己的胸口,全身打颤。

原来是一只不开眼的毛毛虫掉在她的衣服上,此时正缓缓往里钻。

“哈哈……”我戏谑地指着她笑了起来。

秦蓉气得直跺脚,“叶天,你个混蛋,快帮我抓出来啊?”

“怎么抓啊?”我怔了怔,故作困惑道。

“废话,当然是用手抓啊。”

用手抓?我心神一颤,这不就意味着我又有的便宜占了?

我嘿嘿一笑,伸出右手,探了过去,全身血脉喷张。

她微微咬了咬嘴唇,冷声道,“你要是敢趁机占便宜,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呵!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当我傻啊?

我猛然探入,抓住虫子,顺便装作无意识地捏了一把,秦蓉顿时发出一声娇呼,抬手抡起巴掌又向我扇来。

不过我早有防备,紧忙抓住了她的手,怒道:“喂,你是不是有暴力倾向,三番五次的,当我好欺负啊?”

她紧紧地咬着牙,美眸泛红,冷声道,“今天……这事,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

“好,姑奶奶!”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爬上了椰子树上,秦蓉则十分乖巧地捡拾着我扔下来的椰子,将它们搬到了海边一块大礁石后面的阴凉处。

森林地带情况不明,视野狭窄,比较危险,我们暂时没必要深入。

从树上下来后,我砸开椰子,掰了最水嫩的一部分递给秦蓉,“秦总,赶紧吃吧。”

“你洗手没?”秦蓉嫌弃地看了我一眼,“我自己来吧。”

“得,你不吃我吃。”

真是好心没好报,都这步田地了,还瞎讲究。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那颗椰子就像故意跟她较劲似的,死活都砸不开,手指都被石头划破了,显得楚楚可怜。

“哎,还是我来吧。”

没办法,谁让我心太软呢?

去海边洗了把手,我将椰子砸开,交给秦蓉,这一次,她倒是没再说什么,狼吞虎咽地啃食起椰肉来,完全不顾淑女形象。

“救命……啊……不要啊……”就在这时,林子边缘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呼喊。

我和秦蓉对视一眼,忙寻声跑了过去,但见两条大长腿胡乱踢打着,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正放声大笑着。

“畜生!放开她!”我猛然冲过去,一脚踢向那家伙的后背,没想到他竟然灵巧地一个躲闪,滚到了旁边,连忙抄起一根树枝,恶狠狠地瞪着我,“哪来的杂碎?”

目光相撞,我俩都懵了。

“范经理?”

没错,这个男人正是我的顶头上司,范建,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如今看到是我,一脸的冷笑。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衰仔啊?”范建瞥了一眼旁边衣衫凌乱的女子,贪婪地舔舐了下唇角。

那女孩看上去有点眼熟,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我们公司销售部的刘诗雅,平时挺文静的女孩,跟男同事多说句话都会脸红,也是整个公司仅次于秦蓉的超级美女。

想到这里,我一阵气愤,指着范建骂道,“你特么是人吗?我们都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这样对她?”

范建跟看白痴似的看着我,“你有病吧?”

我懒得理他,直接走向惊魂未定的刘诗雅,关切地问道,“范经理刚刚是不是欺负你了?走,跟我走……”

说话间,我拽起她的手,可刘诗雅却一下子甩开了我,“你误会了,范经理刚才并没有欺负我,我吃进去了脏东西,他帮我催吐呢。”

催吐?我一脸懵逼地看着旁边的草地上,果然残留着些许的秽物。

“那你喊什么救命啊?”我气呼呼地吼道。

这回可糗大了,得罪了范建,等一回到公司,我绝对没好日子过。

“对……对不起。”

刘诗雅竟然被我给吓哭了,揉着眼眶,楚楚可怜,我一时手足无措,范建冷不丁推了我一把,一时不备,我摔在地上。

他指着我斥责道,“你自己没脑子能怪谁?快给她道歉!”

“发生什么事了?”

身后传来一道温柔的嗓音,是秦蓉赶了过来。

范建听到这个声音,明显吓了一跳,他平时习惯了对上司溜须拍马,却唯独对秦蓉十分忌惮。

“哎呦,这不是秦总吗?”他惊喜地道,“原来您也活着啊,简直太好了,我们又可以团结在您的周围,共创辉……”

“打住!”秦蓉打断了他,瞥了眼我,恁恁道,“这……怎么回事啊?”

“哦,秦总,这小子……”范建抢先控诉了我的罪状,顺带地添油加醋,“哎呀,要不是我跑得快,老腰就被踢断了。”

大事实摆在那儿,我也没得反驳,只好一言不发地起身,朝刘诗雅道了歉。

范建眸底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容,yin.邪的目光时不时在秦蓉身上扫过,眼神中透着玩味。

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很危险。

回眸一瞧,秦蓉满头黑线,正盯着我,“你做事之前,就不能动动脑子?”

“秦总,我……”

秦蓉冷嗤一声,不再看我。

范建对着天空吹了个口哨,吊儿郎当地从随身的腰包里掏出一片巧克力,欢快地咀嚼起来。

我注意到秦蓉吞了口唾沫,这个细节,正好也被范建看到了。

他随即笑了笑,掰断了半截递给秦蓉,“秦总,不好意思啊,这玩意我也不多,救援也不知道啥时候来,我就敢吃一口,这些给你吧……”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秦蓉冷面寒霜,直接选了拒绝。

范建阴鸷的眸子闪过一抹寒光,但很快就恢复了那副嬉笑的样子,乐呵呵地将巧克力装回了腰包,“那就等以后谁有需要再吃吧。”

“呵呵,你能有那么好心?”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却赢来秦蓉鄙夷的目光,“别把人都想的那么坏,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啊?”

“我……”还想说什么,秦蓉却带着刘诗雅朝海滩走去。

范建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追了上去。

“秦总,小心啊,这里有好多野兽,我来给你们开路。”

这里距离沙滩就四五米,用得着你开路?这人真特么鸡贼!

我愤愤地跟了上去,到了海滩,远远地就看见秦蓉和刘诗雅坐在大礁石的阴凉处,而范建则拿着两片大树叶,给她们扇风,那样子,要多谄媚有多谄媚。

待我走近,他立刻一本正经地喊道,“叶天,现在就我们两个男人,以后咱俩可要精诚合作啊,秦总和小刘她们都渴了,你快去摘几个椰子来。”

我攥了攥拳,这家伙倒是会借驴下坡,摆明了给我下套,我若是不答应,岂不是让秦蓉觉得我连点容人之量都没有?

旋即,我再次跑向了椰林,摘了好几颗椰子来,一碰头,范建就全部抢了去,美其名曰,怕我累着,然后砸开了椰子,给两个女人献媚。

可是她俩只吃了一点,剩下的一大半全自己吃了。

我恨得牙痒痒,索性去海边捡那些颜色比较深的石头,在海滩上摆弄。

过了会儿,秦蓉好奇地跑过来问我,“你这是在干嘛啊?”

“弄求救信号啊。”我指了指我摆出的形状,“SOS48小时是最佳救援时间,没准路过的飞机能看到了呢。”

“你以为飞行员都是千里眼啊?白痴!”范建反唇相讥,靠着大礁石吹着海风,就跟来度假似的。

我懒得理他,继续着手头的工作。

“这样管用吗?”秦蓉跟在旁边,狐疑地问道。

“总比坐以待毙的好吧?”我没好气地斜了她一眼,加快了进度。

秦蓉迟疑了几秒钟,开始帮我忙,情绪稳定后的刘诗雅也跑了过来,我们仨个人忙活了老半天,到了尾声,范建才过来帮忙,嘴里却一直在嘀咕,显得极度不情愿。

弄完后,大伙儿累得坐在阴凉下休息。

“对了,刘诗雅,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其他人呢?”期间,我扯开了话题。

刘诗雅像是回忆起了惨痛的经历,瞳孔微缩,皱着眉刚要说话,范建却抢先一步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我们被洋流冲上岸的怎么啦?还有,我们怎么知道其他人在哪啊?”

我有些错愕地盯着他,“问你了吗?你激动个鬼啊?”

范建怔了怔,眼神快速闪烁,旋即义正言辞地道,“唉,你没点脑子吗?没看到小刘的精神状态还不稳定吗?问那些过去的事情干嘛?你是想让她再受刺激是吧?”

又一次抢占了道德的高地,我哑口无言,不过总觉得他似乎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而且,当时那种景象,根本就不像是在催吐,催吐用得着骑在身上吗?

“好了,别吵了”秦蓉突然起身,摸了把额前的香汗,“这天气实在太热了,我和诗雅想去那边的礁石后面洗漱一下,你们躲到这块大礁石后面去,互相监视,不许偷看。”

“是的,司令,保证完成任务!”范建“噌”一下弹了起来,夸张地敬了个军礼。

她俩走后,我一直在盘算着今晚该去哪过夜,大概过了几分钟,范建突然捂了下肚子,惨叫连连。

“叶天,你个衰仔,是不是给我吃坏椰子了?特么的,疼死老子了,我先去上个厕所。”

接着,他脚底抹油,迅速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起先没在意,转念一想,不对啊,于是缓缓起身,环顾四周,只见那货猫着身子蹲在了林子边缘的灌木丛,正悄悄摸向两女洗漱的地方。

我的直觉没错,这家伙果然不安好心。

旋即,我也悄悄跟了过去,摸进了灌木丛里,但我没有打草惊蛇,这丫的巧舌诡辩,搞不好我一喊,他反而会栽赃我。

为了避免被他发现,我行动的极其缓慢,一直与他保持着差不多十米左右的距离,走着走着,前面突生盘根错节,我不小心被绊了下,险些栽倒,等再次定睛,却发现前面的范建已经不见了。

“特么的,还能飞了不成?”

我急忙追上去,来到他之前待的地方,正好可以看见散落在礁石上的女性衣物,不由地有些口干舌燥。

“难不成他已经绕到了前面?这个猥琐的家伙!”

想到这里,我狠狠地咬了咬牙,再次向前,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声爆喝:“叶天,你在干嘛?!”

“呀——”

俩女闻声迅速地将衣服拉了下去,接着范建冲上来把我从灌木丛里揪了出来,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好你个猥琐的家伙,长得人模狗样的,原来这么龌蹉……”

秦蓉冷着一张脸从礁石背后走了出来,湿漉漉的秀发耷拉在肩头,模样可怖,刘诗雅则乖巧地跟在她的身后,形色愠怒。

“秦总,你来得正好,这小子刚偷看呢,被我给抓了个正着,您看怎么处理吧?

圈套!赤裸裸的圈套!

我愤懑地斜睨着他,“范建,你血口喷人,明明是你在偷看……”

“你好要点脸吗?年纪轻轻竟不学好。”他一本正经地训斥我,随后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秦总,你可要相信我啊,我刚才可一直在那抓螃蟹了呢,呐,不行你看……”

说话间,他从屁股兜里掏出了一只婴儿拳头的招潮蟹,还是活的,蟹脚还沾着沙子。

我当即就傻眼了,这家伙做事滴水不漏,显然是提前设计好的,现在就算我跳进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叶天——”暴怒的秦蓉走向我,抬手就甩开我一巴掌,吼道,“你这种人还真是死性不改,先前我还因为你救了我而心怀感激,可现在看来,你完完全全就是个流氓,猥琐男!”

“秦总,事情不是那样的……”我企图解释,秦蓉却根本没有继续听下去的打算,愤愤地走开了,刘诗雅叹了口气,快步跟了上去。

“范建,你……”我攥了攥拳头,此时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范建得意地笑了笑,转眼却又委屈道,“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自己干不要的事情,还不让人说了?”

“特么的,到底是谁不要脸?”我猛然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扬起了拳头。

这时,秦蓉回眸,歇斯底里地冲我喊,“滚啦!”

我的心刹那间就碎成了玻璃渣,手下一松,范建却趁机摔倒,故作害怕地跑开了。

“你还推我?秦总,我觉得您做得非常对,这种渣滓就应该让他自生自灭!”他添油加醋,落井下石。

我惊讶于他玩弄心机的本领,自问重点大学毕业的我,竟被他耍得团团转。

从来没有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随后,跑到了俩女旁边,殷切地道:“秦总,太阳快落山了,我们得找个地方休息啊,先前我注意到那边有个树洞,晚上就住那儿吧。”

秦蓉没有异议,范建激动地手足无措,带着俩女走向了森林。

我赶忙追了过去,挡在他们的身前,劝阻道,“森林里危险丛生,视觉狭隘,没搞清楚状况之前,别进去……”

“我看你才是最大的危险!”范建猛然上前推了我一把,“走开,别挡路,你爱在海边吹海风,自己吹去吧,夜里凉,小心得关节炎。”

我看向秦蓉,恳切地道,“秦总,相信我,看到先前休息的礁石了吗?我们可以搭个庇护所……”

“怎么搭啊?我们可什么工具都没有。”刘诗雅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一时语塞,沉吟了片刻,坚定地道,“会有办法的。”

“哈哈哈……”范建就像是听到了天地下最好笑的笑话,侧身挡住了我,煞有其事地道,“秦总,小刘,你们快走吧,我来挡住这个猥琐男。”

秦蓉冲他微微颔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拉着刘诗雅走进了森林。

范建唇角上扬,露出一丝得逞的奸笑,低声喝令我,“小子,别跟过来啊,免得我翻脸无情。”

“你就嘚瑟吧,我早晚会让你露出狐狸尾巴的。

愤愤地一甩手,我转身就走,背后传来范建放肆的讥笑。

没有再理会他,我开始思考如何过夜。

夜里的森林是充满危险的,会有大量野兽出没,他们还可能跑到海滩上来,所以,火是必须的。

我们老家背靠山,面朝大海,打小我就没少跟着爷爷进山打猎,下海捕鱼。

知道自然界中存在一种白色的石头,学名叫做“燧石”,我们那边人叫做“白碱石”,两相碰撞就会冒出火星,存在于近海的鹅卵石堆里。

当下我一通翻转,运气好的出奇,还真找到了两块拳头大小的燧石。

接下来就是庇护所的问题了,刚才我们乘凉的那块大礁石旁边,其实还有块稍小的礁石,两者呈“入”字型分布,大口斜对着森林,宽约两米,要是折一些树枝完全可以搭个凉棚。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我需要工具。

开动脑筋,我在四周寻了快比较坚硬的石头,在大礁石上摔碎,锋利的断口正好可以用来制作石斧,再经过一番打磨,效果会更好。

林子边缘生长着剑麻这种植物,它是天然纤维良好的提供者,我废了好大力气,折了两块剑麻叶下来,抽出它们的纤维,拧成了麻绳,又找个根粗木棒,一枚石斧总算是完工了。

即便有了石斧,我也累得满头大汗,到了黄昏时分,总算是弄够了足量的材料。

接下来就是搭建了,封顶比较容易,用粗树枝做横梁,上面先铺上细树枝,接着是干燥的树叶和茅草,为了防止起风吹走茅草,我又在上面放了几块石头。

至于入口处,我先选了一根最粗的树枝,打进沙子里,作为门轱辘,接着开始做木门。

之前剩余的麻绳,正好可以用来固定木门的支架。

半个小时后,庇护所总算是搭建完毕,虽然有些简陋,但遮风避雨已经足够了。

剩下的茅草和树枝还有许多,我又趁着天还没黑,捡了好些,生着了火。

有了燧石,生火还算容易。

这地方没有经过现代文明的洗礼,物产资源丰富,隔几步往下挖,就能找到招潮蟹或者海蜈蚣之内的软体动物,不过跟我老家的对比,它们相当鸡贼,废了老半天劲,我只抓到了两只。

总算是能见到点荤腥了,晚餐除了椰子外,还有美味的招潮蟹,滴上椰汁,别有一番风味。

我正打算入口,林子边缘却有个女人走了出来,海风吹拂着她的长发,月光把她的影子拉得悠长,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个恐怖片场景,吓得我浑身一个激灵。

等到了近前,我才看清楚,原来是刘诗雅。

她眼巴巴地看着我手里的烤蟹,目光火热,狂咽唾沫。

她虽然没有得罪过我,但她跟范建搅和在一起,我对她的好感基本当然无存。

更何况,荒岛上,食物是极其宝贵的资源。

于是,我故作无视地转过了身,畅快地咬了一口,身后传来吞咽口水的声音。

刘诗雅终于忍不住道:“可以给我吃一个吗?”

我斜睨着她,冷笑,“难道范建没给你们找吃的?”

“找了,但是难吃的果子,我吃不下去,刚才出来上厕所,看到你这边有火光我就找过来。”

说话间,她熟稔地挨着我坐下,那种奇妙的触感让我浑身震了震,忙不迭往旁边挪了挪,却引得刘诗雅连声嗤笑。

“原来你一个大男人这么怕羞啊?”

我故作镇定,眼角却不自觉地瞥向她,月光下,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相当养眼。

“喜欢吗?”她冷不丁问道。

我木讷地点了点头,刘诗雅妩媚一笑,柔声道,“你要是给我食物,今晚我可以任你摆布,你说好不好?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