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暮春烟雨中的一碗小馄饨

法科奥夫 2019-07-07 01:17:16

暮春烟雨中的一碗小馄饨

三三

总是烟雨笼络的早晨,人们还未驱散四肢的麻木,便开始履行生活的义务。

走出弄堂,胃泛微冷,迎面撞见了馄饨摊。塑料棚被斜拉起来,用绿色的粗绳就近系在栏杆上,老板从里面出来,围裙上蹭了一些柴灰,双手端着一碗小馄饨。

见到五颜六色的碗面前,油香先扑过来。最上层铺着新剪的青绿生葱,旁边缭绕着两三滴红辣,紫菜撕成小片,再衬上肉粉色虾皮,依上海的做法,还要加一把鸡蛋丝。汤汁以金黄为主,有称“鸡汁馄饨”者,窃以为是一种颜色与鲜美度的比拟,未必真的是用鸡汤烧的;还有一种比拟是“绉纱馄饨”,从面皮到馅儿都饱和而透明,细细漂浮在醇香汤水中,如一层层绉纱。

我小时候有一则故事,讲一群人去面试,老板逐一相面过后,请他们去个简便午餐,给每人点了一份小馄饨。人们刚经过激烈角逐,恰松懈下来,狼吞虎咽一番之后,老板出了面试的最后一道题:一碗小馄饨有多少只?

坊间笑谈多有虚构,但从中可见小馄饨的生活化。

在我的中小学时期,小馄饨也是黑暗料理界的门面之一,校门口常有一两个馄饨摊。最初是人挑的骆驼担,逐渐被馄饨车取代,再后来我长大了,小馄饨的味道变成一个在时间轴上离我越来越远的坐标点。

印象最深的一个馄饨摊在我小学边上,记得当时很便宜,1元可以买十个,有时老板见你来得勤快,还会多加几个。那馄饨小巧精致,但应有尽有,葱和榨菜可以自己添,醋和辣油也全凭喜欢,咬一口,细纱在口中融化,鲜香内散,整个人都热气腾腾。早些年,几个同班男同学还私下举办过吃小馄饨大赛,最多的那个吃了11块钱,一时流为美谈。

馄饨的由来有好些说法,一种说法很浪漫,和庄子《应帝王》篇里提到的中央神浑沌有关。远古时代,南海的神倏和北海的神忽携手相游,在中央神浑沌的领地上收到了很好的款待。那浑沌本是一团虚无之物,倏和忽想,人都有七窍,可以感受万物,唯独浑沌没有,实在太可惜了。为了报恩,倏和忽每天给浑沌凿开一窍,七天后,浑沌就死了。古人认为,这种小吃是密封的,没有七窍,和中央神浑沌一样,所以干脆就叫它“浑沌”,后来依据造字规则才改成“馄饨”。

另一种说法则有所不同,讲在汉朝时,北方匈奴经常骚扰边疆,百姓不得安宁。当时匈奴部落中有浑氏和屯氏两个首领,凶残暴力,百姓对其恨之入骨。为了泄愤,百姓们用面皮把肉馅包起来,把浑氏和屯氏的姓拼起来,叫作“浑屯”,愤愤地把它们吃掉,一边祈求过上太平的日子。据说,因为当时造馄饨是在冬至,为了纪念这一天,现在人们还会在冬至时吃馄饨,古人的阿Q精神也是非常有意思。

馄饨在古代也是热门食物,汉成帝时期的才子扬雄曾在其所作《方言》中提到“饼谓之饨”,意思说馄饨是饼的一种,只是其中多了馅料,如果用热水煮来,就叫做“汤饼”。

到了唐朝,著名的笔记小说《酉阳杂俎》里也有提到,“今衣冠家名食,有萧家馄饨,漉去汤肥,可以沦茗。”其中所说的萧家馄饨,味道鲜美,汤汁丰盈,去掉汤汁,甚至还可以煮茶,这种吃法很新奇,也让人跃跃欲试,择日当亲自以茶汤泡之试试。

作为一个小馄饨爱好者,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尝尝当地的小馄饨,但不知什么原因,近两年尝到的小馄饨味道都很平庸。想当年路过西塘,吃了当地著名的陆氏馄饨,也是大失所望。后来看了《金陵十三钗》,无意间发现,南京是柴火小馄饨的发扬之地,亦多有典迹,便想着有机会去吃一次,到时再来汇报。

- END -


编辑:江心语

图片:网络

本文 由“法科奥夫”原创,如需转载,请登录新榜网站版权频道(http://cc.newrank.cn)。

或返回公众号主页“联系我们”获取转载授权。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