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清明|我们为什么会害怕“死亡”?这是我听过最好的答案

沂蒙孝善文化 2020-11-20 15:26:58

请点击上方蓝色字 一键关注!

你怕死吗?

我问了身边的朋友、同事

几乎所有人都是不假思索地回复我:怕啊!

中国人特别忌讳“死亡”这个字眼

日常里一定不能说这个词

几乎所有的传统节日都关乎团圆与美满

唯有清明节

关乎离别

而这个节日正提醒着我们

人不能因为害怕失去,就不去拥有

死只是一个结果

怎么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图片|巫小巫-摄

图片|旅图拾穗-摄


我害怕自己变成怪物

更害怕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前段时间,知乎上有一个叫兿婷的女孩,诉说自己曾困在火海中的故事。那年她24岁,刚大学毕业在外工作。居住的房子意外着火,半夜她醒来时,已经是熊熊大火,几乎要窒息。


当时她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她父母的脸,就是那一瞬间的念头,让她不顾一切往外冲。而其他两位室友没有她这么敢冲,永远地留在那场火海里。


当她再次睁眼时,已经躺在ICU,浑身动弹不得,疼痛无比。唯一让她继续坚持下去的,就是那亲人可探视的30分钟。她的脸肿胀得看不清他们的模样,但她仍尽量保持清醒,为了听到父母的声音,即使是隐忍的哭腔,也是她最大的安慰。

图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58天后,她转出了ICU。当她第一次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时,她说:“我很想死,我接受不了自己变成一个怪物。”爱美,是所有女性的天性,那年她才24岁,是最好的年纪,但是这样的一张脸,仿佛葬送了自己关于未来美好的一切。


可是,当她看到身边妈妈,此时脸上是遮不住的苍老、憔悴和停不下来的泪水,她反悔了。她知道,事发到现在的两个月,父母毫不犹豫地倾家荡产,从死神手里夺回她的生命,可自己怎能凭一己之念就让父母所有的努力化为灰烬呢?


兿婷说:“比起去死,我觉得我哪怕为了他们,也不应该去死。所以,就这样,我活到了现在。

图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不怕死

可你还没见过这个世界


关于死亡,让我想起年初的时候看的一个纪录片《人间世》,里面有一个女孩叫张丽君,她刚被查出癌症晚期时,才26岁,结婚还不到一年。丈夫刚知道结果时,躲在病房外边哭着说:“我家的“喜”字还没擦掉啊...”


让治疗方案延迟的,是张丽君肚子里那个5个月的孩子。医生建议引产,可当张丽君确定孩子不会传染癌症后,还是决定让孩子留下来:“我不怕死,可他还没见过这个世界。”

图片|《人间世》视频截图


其实张丽君是多么害怕自己没撑住,多害怕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孩子没有看到这个精彩的世界。张丽君一遍又一遍轻拍着肚子说:“妈妈会保护你的。”她一直坚持到孩子七个月,解剖出一个小男子汉,取名为“小笼包”。

图片|《人间世》视频截图


张丽君生产后医生经过病理确诊,是恶性程度更高的肿瘤,如今只能化疗尽可能延长生命。化疗前丈夫告诉张丽君要准备剪头发了,张丽君笑着说:“没关系,还能长出来的。”可下一秒她突然崩溃了,红着眼问丈夫:“我还有机会长头发么?”

图片|《人间世》视频截图


那是人生最艰难的日子,最终张丽君还是想开了:面对死亡,坦诚接受。她说:“我的世界很小,里面只有爱我的人。”张丽君不希望自己亲人最后看着自己浑身插满管子,这只会让他们痛苦不堪,于是她做了两个决定。


第一个决定是给孩子每一年的生日都录一个视频。她还刻意挑了一件红色外套,希望让病恹恹的自己喜庆一点,对着镜头灿烂地笑着:“小笼包!生日快乐!妈妈无论是在你身边还是在天上,一定是最爱你的,永远守护你的!”


录着录着,张丽君的头发剃光了,一只眼睛看不见了,身上脸上长出了肿瘤,但是在镜头里她仍带着假发,精神满满地唱着生日快乐歌。她还跟导演组说:“小笼包1岁我28,小笼包10岁我28,小笼包18岁我28,我青春永驻的!” 

图片|《人间世》视频截图


第二个决定是和丈夫一起带着孩子去旅行,她自信满满地对导演组说:“你们一定不会看到我痛哭流涕的样子,最后的我一定是在春暖花开的地方笑着离开。”奇迹没有发生,张丽君离开了,但是她却如愿以偿,只让亲人们记住她最美、最快乐的模样。


林清玄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人能快乐的归去,死亡就不能杀人,反而是人杀掉了死亡。生死是我们唯一不能左右的事,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坦然而快乐地告别。

图片|《人间世》视频截图


猝不及防的离别

让所有悔恨都来不及


史铁生回忆,双腿刚瘫痪那几年,暴怒无常,时常重重地捶打双腿喊着:“我可活着什么劲儿!”,他的母亲总会抓他的手,哭喊着:“咱娘儿俩在一起块儿,好好儿活...”


他家附近有一座废旧的园子,那时他脾气非常差,常常发疯似的手摇着轮椅到园子里去,一呆就是一整天,回家后又不言不语。那时的他,觉得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却不知道:“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

▲ 年轻的史铁生


史铁生看见过几回母亲来院子里找他,视力不好的母亲用手端着一幅眼镜,踮起脚尖焦急地张望,可偌大的园子只会让母亲“像在寻找海上的一条船”。那时的史铁生特别倔,决意不让母亲找到自己,坐在矮树丛里,看着母亲茫然又急迫地寻找他。


他无数次想过去死,毫无意义的生活与死亡没差别。可是当他看到邻居将大口大口吐着鲜血的母亲抬上车时,他才发现自己是如此害怕死亡,害怕失去。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一眼,竟是他与母亲最后的诀别。

▲ 幼年的史铁生与母亲


他年少的倔气留给他的只有悔恨,他又整日整日摇着轮椅满园子转,如今却是偌大的园子再也寻不到母亲的身影。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上帝早早就召母亲回去了?过了很久,他迷迷糊糊听到了回答:“她心里太苦了,上帝看她受不住了,就召她回去。”


那一瞬间,母亲的所有操劳与困苦,都在他脑海中一一浮现。他忽然觉得,或许上帝是对的,母亲因为自己承受的苦,太多太多了,这或许是给她一个释放和解脱。


母亲生前并没有留下什么遗嘱,唯一给史铁生的期望,就是那句:好好儿活。史铁生像是一夜长大的孩子,摒弃所有自暴自弃,带着母亲的心愿,好好活。


别让猝不及防的离别,成为永远的遗憾。父母健在时,让他们放心,父母归去后,让他们宽心

▲ 史铁生


比起死亡,我们更害怕失去。


梁漱溟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鳏寡孤独,人生之最苦,谓曰无告。无所告诉,便为最苦。 所谓亲人:形骸上日息相依,神魂间尤相依以为安慰。一啼一笑,彼此相合答案;一痛一痒,彼此相体念。”


或许我们的世界真的很小,里面只有我们互相深爱着的亲人们。但是生死无常,不能左右,离别的疼痛会让我们去反思接下来想要去过什么样的生活。

图片|图片来源于 afun-摄


清明清明,清生命之惑,明生命之理。死者已逝,生者戚戚,很感恩有这么一个节日,让我们所有人在百忙之中能团聚在一起,让清明的雨捎去我们对故人的思念。


正如史铁生所说:生死是困境,谁也逃不过,唯有爱才能温暖死亡。



因为你,我害怕死去。

平生第一次,我对死亡产生了恐惧。

我竟然产生了想要永远活着的愚蠢念头,

不是因为贪恋,而是因为挂念。

文 | 拾遗

本文已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拾遗”,不代表沂蒙孝善文化观点。


1



昨天,与一位朋友一起回家。

我俩在过斑马线的时候,

一辆抢时间的出租飞驰而来,

朋友一闪身,躲过了车头,

但衣服还是被反光镜擦了一下。


一直善于控制情绪的他,

竟然全身颤抖起来:

“刚刚真的要吓脱魂了。”


说着说着,他竟蹲在路边哭了起来。

哭了好几分钟,才站起来说:

“如果我今天出了事,家里的天就塌了。”


说着说着,这老爷们眼泪又下来了:

“以前年轻时,天不怕地不怕,

啥都敢做,一点都不爱惜自己。

自从结了婚生了娃,

我就变得特别怕死了。

我要是死了,她俩可怎么办啊?”


我被这句话突然击中了胸口,

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是啊,我们曾经都活得肆无忌惮,

但有一天终于因为某个人,

而成了世间最怕死的人。


2




玉女梁咏琪,

年轻时有个绰号叫“梁大胆”。

为什么叫“梁大胆”呢?

因为她喜欢玩极限运动,比如冲浪。


“我喜欢被大浪打入海底,

体验那种死亡的滋味。”


2016年,鲁豫采访了梁咏琪,

此时,她已是一岁孩子的妈妈。


鲁豫问梁咏琪:

“今年是你出道二十周年,

你对人生和事业还有什么期待?”


梁咏琪给出了非常意外的回答:

“我就想活得更久一点。”


为什么?

梁咏琪解释说:

“我跟先生在研究各种长命大法,

之所以想长命,是因为放心不下女儿,

我要看着她长大,看着她结婚生子,

等到那个时候,我才能了无牵挂地安心死去。”



那个曾经爱好体验死亡滋味的梁大胆,

终于因为女儿,变成了一个怕死的人。


3




《爸爸去哪儿5》有这样一个片段:

节目组问Jasper:“怕不怕爸爸变老?”


Jasper回答:“不要。”

节目组又问:“为什么?”

Jasper答:“因为我不喜欢老。”


节目组再问:

“那你有没有看过一些人头发都白了,

眼睛也看不见了,走路都走不动了?”

Jasper用力摇头,拼命答:

不要!我不要爸爸变老。


陈小春听到这句话后,

用手捂住脸,哭到崩溃了:

记者问他:

“有什么事情是之前不会怕,现在会害怕的吗?”

陈小春答:“死。”

记者:“为什么?”

陈小春有点羞涩地说:

“之前很多东西都敢去冒险。

但自从有了老婆和儿子后,

我变得越来越怕死。



现在会想,假如我不在了,

最难过的会是身边的人,

所以我想活得老一点,

让自己成为那个比较难过的人。

硬汉陈小春,因为孩子,终于变怂了。


4




2003年,吴树梁从河南来到深圳打工。

随后进入一家公司做了保安。

2012年,是吴树梁的大喜之年,

他被评为“深圳优秀保安员”,

因此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深圳户口。


可还没高兴多久,

灾祸就来了,他被查出晚期肺癌。

医生说:“只能活3到6个月。”


吴树梁立马陷入恐慌:

我不是怕死,

我是担心老婆无法在深圳落户。


▲ 吴树梁


深圳市户籍政策规定:

“丈夫落户三年后,老婆户籍才能随迁。”

于是,吴树梁开始死撑。


因为家里没什么积蓄,

他就让自己做各种抗癌新药的小白鼠,

虽然危害大,但是不花钱。

为了尽量延长生命,

他拼命地做各种化疗、放疗。

抗癌新药以及化疗产生的副作用,

让他便秘、痉挛,疼得生不如死,

于是他就大量吃吗啡:

“我一天要服用24粒吗啡,

别人说这几乎是致死量,

但还是抑制不住那个疼。”


坚持了33个月之后,吴树梁终于走了。

但他创下了宁养院一个纪录:

免费领取止痛药时间最长的晚期肺癌患者。


5




蒋贵英,今年已经82岁了。

姊妹五个,她是老四。

其他四姊妹都已经走了,

现在就剩下她一个,

她说:“我是一个没有资格去死的人。


她为什么没有资格去死呢?

因为她丈夫已经89岁了,

得了重度肺病,难以行走。

她还有一个59岁的傻女儿,

天天需要她照顾吃喝拉撒。


蒋贵英想找个地方打工挣钱,

以维持丈夫和女儿医疗费用,

但都被对方一口回绝了:

“你这么大年纪了,出了事我们可担不起。”


于是蒋贵英婆婆只好去捡垃圾。

每天走很多很多路,捡很多很多垃圾,

才能挣个三四十元钱。

现在只有68斤的她,

越来越背不动垃圾了,

好几次,她都晕倒在地,

在地上躺了不知多久才醒来。


▲ 蒋贵英


医生说:“你这是累出来的,以后少干点活。”

蒋贵英叹了口气说:

等送走老头、送走女儿,

我就可以不干活了,

就可以无牵无挂地去死了。


6




陈元成为儿子奔走呼号了22年。

1992年12月27日,

海口市钟作宽被人杀死焚烧。

不久,嫌疑人陈满被警方抓捕。

1994年11月,海口中院,

以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

判处陈满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根本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是我儿子杀的人。

于是,陈元成走上了漫长的伸冤路。

22年里,他辗转海南、北京、成都等地,

四处搜集证据。


▲ 陈元成(左)一家三口


其间,很多亲朋都劝他:

“你身体一直有病,还是算了吧。”

陈元成却回答说:

“儿子回不来,我死了也闭不上眼。”


因为四处奔波,他的身体越来越差。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

2016年2月1日,浙江省高院宣布:

“陈满无罪,当庭释放。”

出狱后的陈满高兴得不得了,

“我今后一定要让父亲好好享福。”


可20天后,陈元成就撒手西去了。

陈满泪流满面:

原来父亲的身体早就不行了,

他强忍这一口气,不愿死去,

就是为了要给我伸冤昭雪。


7




2006年10月,郭家学哭了。

“这是我成年后唯一的一次嚎啕大哭。”

此前,郭家学一直很风光,

拿着170元开始创业的他,

33岁就成了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 郭家学


由于疯狂收购,资金链断裂,

2006年,他一下负债32亿元。

每天都有很多债主找上门,

每天都有新闻报道抨击他,

他承受不了,一场大哭后,

想到了死——跳楼。


就在他准备自杀的那个下午,

察出端倪的手下赶到了办公室:


“如果你死了,

你就把所有为梦想而追随你的兄弟都害死了。

你死了,我们怎么办……”


郭家学沉默半小时后,

站起来对兄弟们说:“对,我不能死。”

随后,他带领这帮兄弟,

用6年时间还清了所有债务。


东盛,就这样起死回生。

后来,郭家学在回忆这次事件时说:

“那一天,我终于懂得了一句话:

真正的勇敢不是为某件事壮烈地死去,

而是为某件事卑贱地活着。


8




张春在《一生中的某一刻》书里,

提到了哥哥写给侄女的一篇日记:


好好,我接到你妈妈的电话时,

正得意洋洋地骑着电动车去上班。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你爸爸我,

不是从来都不管别人,别人也管不了我吗?


这样浑身是刺的一个小子,

怎么突然就成了你们娘儿俩的依靠呢?

我以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准备好了要一个小孩。

现在我知道,

就是当我怕死的时候,就准备好了。



是啊,我们曾经都是那么天不怕地不怕,

怎么突然有一天就变得怕死了呢?


每一次过马路都那么小心翼翼,

每一次出远门都那么瞻前顾后,

每一次体检都那么提心吊胆……

为什么呢?


表弟是个老烟枪,

叔叔喊他戒烟,喊了很多年,

但表弟从来都是当耳边风。


但前年,他终于有了女朋友。

女朋友就一句话,他就把烟戒了。

叔叔问他:“为什么?”

表弟说:“我很爱她,所以变得很怕死。”

这就是答案:因为有了爱,所以我们很怕死。


9




上周,读廖一梅的《琥珀》,

被书中一句话击穿了心脏:


因为你,我害怕死去。

平生第一次,我对死亡产生了恐惧。

我竟然产生了想要永远活着的愚蠢念头,

不是因为贪恋,而是因为挂念。


以前我一直觉得,

命嘛,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就应该活得肆无忌惮,

能多自由就多自由,

能多潇洒就多潇洒,

自由够了潇洒够了,就去死。


但现在,我终于变得怕死了。

结了婚,有了孩子,

人到中年,父母老去,

便自动加入了“超级怕死集团”,

对身边的人,突然有了一种,

我要活得比你长的责任。



很喜欢林夕的一句歌词:


我也曾把我光阴浪费,

甚至莽撞到视死如归,

却因为爱上了你,

才开始渴望长命百岁。


因为爱,我们有了铠甲。

因为爱,我们也有了软肋。

我们很怕死,但因此而幸福着。


 我们需要你的关注,需要你的传播,让爱传出去,让孝传出去!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