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我是贱0 第15章 (一脚把渣攻踹倒,转身跟着小三跑)

男小说 2020-11-22 13:10:33

点击上面蓝字“男小说”关注

(所有小说完整版,关注此公众号,见历史消息)

【引用网友de肉评】

        车祸过后,江小贱失忆了。

  人生,从失忆后开始。

  温馨,甜蜜,不犯贱,情敌变情人向

  一句话:豪门世家布衣生活小三情有独钟

 第十五章




  好不容易等到了初十,我给杜微打了电话,结果他手机关机了。我挺纳闷的,心想杜微不是说要我去接他么,怎么手机关机了啊?难道现在在飞机上?

  我就一直等,等到了晚上也没接到电话。

  

  杜微难道是跟我开玩笑的?不能吧,咱们不都说好了么?他不像是那种会随便开玩笑的人啊。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杜微家。我按门铃的时候,还想着杜微在不在家,结果没一会儿,门就开了。杜微看了我一眼,开口道:“进来吧,你怎么来了?”

  

  我一边脱鞋子进屋,一边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他说着,转身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怎么也没给我打电话啊?不是说让我去接你的么?”我把外套脱下来,挂在一边,跟着他走进卧室里头。

  他脸色不太好,大概是坐飞机时差还没倒过来呢。

  

  他坐在床上,看着我,笑道:“不好意思,忘了。你不会一直等着给我接机吧?”

  “没啊,我就是挺纳闷的,所以过来看看。”我看着他,觉得他好像有心事似的,笑得也很勉强。

  “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时差还没倒过来吧?”

  

  他嗯了一声,躺在床上,开口道:“你玩游戏吧,晚上咱们出去吃饭去,算是哥给你赔罪。哥先睡一会儿。”

  “谁认你做哥了啊,你不就比我大三岁吗?”我一面笑着说他,一面把电脑打开,坐在床边玩游戏。

  

  过了一会儿,杜微睡着了,我一个人玩着也没意思,就把电脑关了,坐在一边看他。看着看着,我肚子就饿了。我就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早饭呢。

  我轻手轻脚站起来,把外套穿上,出了门去觅食,结果走到走道里的时候,就迎面碰上了展凌云。

  展凌云看起来风尘仆仆的,头发也有点乱。

  

  他看了我一眼,挺诧异的,开口问道:“杜微在家吗?”

  我点点头:“刚睡着了。”

  展凌云大概也是不想打扰杜微,跟着我一块儿下了楼。我找了个饭馆点了小笼包和稀饭,他跟在坐在我对面,看样子是有话想对我说。

  

  我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杜微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好。”

  “跟他爸吵架了。”展凌云看着我吃小笼包,这家伙也不客气,抽了一双筷子也跟着夹了一个。

  我顿时怒了。

  展凌云见我怒目瞪着他,笑着开口道:“哎哎,我可是你老板呢,你只有巴着我才有望涨工资啊。”

  

  “那这个月给涨工资么?”

  “不给。”展凌云脸皮够厚的,一面笑着跟我说,一面拿了个碟子,倒了醋吃小笼包。

  对于这种脸皮比胖子还厚的吃货,我是彻底无语了。我就又夹了一个小笼包,一面吃一面问他:“他怎么和他爸吵架了?这大过年的,怎么就吵架了呢。”

  “他爸那个人啊……”展凌云叹了口气。

  

  仔细问他才知道,杜微他爸这人挺zhuan zhi的,就跟暴君似的。杜微他妈当初就是受不了他爸,才想把孩子给扔了。他爸规矩特别多,还非要人都按着他定下的来。家里头有两套碟子,一套是家里用的,一套用来待客,结果有一回佣人拿错了,他爸发了老大的火。

  

  “那么大的宅子,整天却死气沉沉的,我去他们家玩,连笑都不敢笑,话也不敢大声说,别提有多沉闷了。”展凌云一面说,一面极为麻利地解决了我大半笼包子:“所以杜微回国,我能跟着他一起过来,真的特别高兴。”

  我让老板娘又上了一笼包子,喝了口稀饭,问他:“杜微和他爸为什么事吵架啊?”

  

  “他妈当初就把他扔在这T市呢,杜微一直惦记着他养父母,所以一回国就到这儿来了。不过他爸知道之后就挺不高兴的,他回家后就被他爸给骂了,让他别再跟那些人有联系。杜微还想把他养父母给认回来呢,这下更是没戏了。”

  要我说,杜微这爸也太差劲了,杜微要去认他干嘛不让啊,好歹也养了他儿子好几年呢。

  

  “对了,这是小航让我带给你的礼物。”展凌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我:“小航自己做的,你看看能不能吃。”

  我刚接过来,想往嘴巴里送呢,听见他这话我也不敢送了。我就跟他说:“小航送给我的,我得好好珍藏起来,还是不吃了。”

  

  展凌云吃完包子,一抹嘴巴,开口道:“你多给杜微劝劝,让他别跟他爸闹别扭了,这胳膊拧不过大腿啊。我先回酒店休息休息,这刚下飞机时差都没倒过来呢。”

  他说着,转身就走了。

  

  我也没杜微家的钥匙,这时候杜微还在休息,也不好去打扰他,就先回了家。

  下午的时候接到杜微电话,问我去哪儿了,怎么一觉醒来就不见了。

  我不由得好笑,开口道:“你看看这都几点了,我要还留在你那儿,不得饿死啊。”

  “你快出来吧,我去接你,一块儿吃晚饭去。”

  

  我想了想,觉着成子家那地方不错,就打算带杜微去那儿吃。我说了个地方,让他在那儿等我,就挂了电话往屋外走去。

  我妈在我身后问我:“又去哪儿啊?”

  “跟个朋友吃饭,晚上别等我了啊。”我穿上鞋,三步两步出了门去。

  

  赶到的时候,杜微已经在那儿等着我了。见我来了,杜微抬手扔了个头盔过来,我一把接住,发现是个红色的头盔,大概是他新买的。

  “特意让我在这儿等,是要去哪儿吃饭啊?”

  “别急,到了你就知道了,那家川菜烧得可好吃了。”我戴上头盔,爬上他那车子,给他指路:“往前走,第一个路口往右拐,一会儿就到了,不远。”

  

  我和杜微很快就到了地方。杜微停好车,跟着我走进了店里。成子他妈正在收拾桌子,一见我们,立刻笑道:“又来啦?”

  我心说我就见过成子妈一次,她应该不认识我才对啊,不过人家打招呼,我也不好意思晾着,忙哎了一声。结果哎完了,才发现成子妈是在对我身后的杜微笑呢。

  我这成了浪费表情了啊。

  

  我们点好了菜,成子妈进去的时候,我就问杜微:“她刚才怎么跟你打招呼啊?”

  “我以前来过几次,和他们都熟了。”

  我想想也是,他和成子玩着挺好的,怎么可能没来过成子家嘛。

  亏我还一副想要献宝的心情,带他过来吃川菜呢。大概因为杜微是熟客,所以我们这桌菜上得挺快的,一个辣子鸡,一个毛血旺,还有一个梅菜扣肉,那辣椒香味飘得老远了。

  

  就在我们边吃边聊天,气氛挺轻松的时候,那吃饭不给钱的事儿又上演了。这回人有三个,一看模样就跟泼皮流氓似的,成子妈忙过来拦着,不让人跑了。

  这回成子不在,他们人有三个,就有些有恃无恐了似的,就是赖着不给钱,推搡成子妈。我赶忙走上去,把对方拉开,开口道:“别欺负老太太,赶紧给钱!”

  那人斜着眼扫了我一下,似乎有些不屑,开口道:“你他妈谁啊?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这时候杜微走了过来,点了根烟看着他们,他没说话,就那么站在门口,把这几个人的路给堵死了,看着他们。老实说,他眼神真的挺吓人的,不说话都特别吓人。

  别说那三个孙子,就连我都给吓着了。

  那三人赶忙把钱丢下走了。

  

  杜微身上的戾气很快消了,他看着成子妈收好钱,开口问道:“这些人是不是常来啊?”

  成子妈就叹了口气:“可不是吗,因为他们,这阵子生意都淡了。”她说着,收拾了碗筷进屋里去了。

  我就给杜微把成子家的事情说了。

  杜微点了点头,没说话,走回桌边坐下。我也跟着他坐着,继续吃饭。

  杜微饭已经吃完了,就坐在对面看着我吃。他把烟摁了,开口问道:“刚才吓着你了?”

  我想了想,老实地点头。

  

  杜微就噗嗤一声笑了,看着我道:“所以说你还是个小孩,没经历什么风浪呢,小弟弟。”

  我想了想,也是,我要是经历了风浪,也不会被周勋给吓得一愣一愣了。这要是换了杜微被周勋恐吓威胁,绝对不是我这么个怂样。

  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就是个普通人啊。

  我叹了口气,夹了块辣子鸡,开口道:“说得好像你经历过大风大浪似的。”

  

  杜微坐在对面,笑着看着我,没说话。

  我挺好奇的看着他,问他:“你这眼神怎么炼成的啊?”

  “打架打多了就能练成了呗。”杜微脸上带着笑:“展凌云小时候可没用了,老是让人欺负,就跟个泪包似的,我就只能帮他打架了。”

  

  过了两天我跟王胖打电话聊天的时候,就听到他给我八卦,说成子家那事解决了。

  “你不知道,那大酒店的老板就跟孙子似的,在那儿求成子爸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他一马,又说他是有眼不识泰山,以后是绝对不敢再来冒犯了。”胖子边说边在那儿笑,又跟我说:“我跟成子合计了一下,觉着肯定是有谁在背后帮了他们一把。你说这是哪位雷锋叔叔啊?做好事儿也不留名。”

  

  我头一个想到的就是杜微。在成子认识的那些人里头,也就杜微有这个手段吧。不过还不确定的事儿我也不好说,而且如果真是杜微做的,那他不告诉成子说不定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呢。

  我就跟胖子说:“事情解决了就成,你管那么多呢。”

  元宵节前后我们酒店生意一直挺好的,所以我也是跟着忙上忙下,腿肚子都跑细了一圈。不过还好我上了半个月就转了晚班,晚班就是傍晚那会儿人特别多,都是来吃晚饭了,十点半以后就清闲了。

  

  晚上我正和小沈聊天呢,服务台就接到电话,说是展总在XXX号包厢,让我上去。我挺纳闷的,搭员工电梯到了上头,推开包厢门,就看到杜微正坐在沙发上冲我笑呢。

  我顿时轻松起来,走进去开口问道:“怎么了?”

  展凌云站在包厢角落里头,低着头玩桌上足球。

  

  杜微冲展凌云开口道:“让我小弟陪你练练吧,我先歇会儿。”

  原来叫我上来就是陪展凌云玩球啊。我走上前,笑道:“展总,我这不算擅离职守吧?”

  “要赢了我就算,输了不算。”展凌云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和展凌云玩了半个来小时,展凌云就摆手停了动作,小声开口道:“杜微睡着了,咱别玩了,这声音太大,要吵着他。”

  

  我点点头,开口道:“那我先下去了,小沈一个人我不放心。”

  “哎,等等。”展凌云叫住我,想了想,开口道:“你最近换到晚班了?”

  “是啊,怎么了?”

  “这样吧,我让小李给你换到白班怎么样?”

  我有些纳闷儿地看着他:“为什么啊?我这干着挺好的啊。”

  

  “你……”展凌云有些郁卒地看着我:“你怎么就这么急人呢?你最近是不是都没去杜微家玩儿了?”

  我点头,可这跟我上白班晚班有什么关系?

  “杜微这是特意过来等你下班呢。你这要是上半个月的晚班,杜微没准就要过来等你半个月,那我多心疼啊。”

  

  我一面震惊于展凌云这家伙说肉麻话也不脸红,一面又震惊杜微居然是特意过来等我下班,我这两厢震惊掺和在一起,连表情都扭曲了。

  自从那天跟杜微在成子家吃过饭,我和杜微就没见过面,主要是我上班太忙,整天脚不沾地的,一天下来特别累,就不想出去。没想到杜微居然会特意过来等我……

  这人也真是,要想叫我去玩,打个电话不就好了嘛。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