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小馒头

阿琐 2019-03-13 13:45:04

  如果不是意外怀孕,陆一然会生二宝吗?


  陆一然给自己的女儿起了很多漂亮好听的名字,虽然面上说男孩儿女孩儿都好,但心里头还是想给自己撑一把气场,这次一定要生个女儿。


  当然,儿子也好,就是有些手忙脚乱,好像什么都没准备。


  糕糕在幼儿园告诉老师:“我弟弟叫白安,小名叫小馒头。”


  早产的宝宝又瘦又小,全家最大的心愿就是他健康平安,快些长胖。


  白安这个名字是爷爷起的,白纪川问为什么不和糕糕一样的偏旁部首,爷爷说这是属于弟弟自己的名字。


  白纪川暗搓搓对一然说,肯定是没什么好的字可以选了。(白先生,请不要官方吐槽作者)


  但是小馒头这个小名是一然喊的,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因为她清醒后第一次看见糕糕,儿子在吃旺仔小馒头。


  不论如何,二少爷平安出生了。


  白安一出生,就和哥哥落在了一个户口里,某学区那边一间小小的老房子,以后弟弟跟着哥哥,都要过去念小学和初中。


  白纪川和一然现在住的房子,暂时不打算换。


  一则是没精力打理,再则,想给两个儿子共同的回忆,不然搬了新家,糕糕对这个家的回忆,小馒头会没有任何印象,将来哥儿俩说不到一会儿去。


  其实说这么多,还是因为没精力。


  大小姐和周老师第一次来家里探望一然时,刚好遇见对门有客人来看房子,对门的房子比一然这边小一点,也是当初一然曾经考虑过要买来和蒋诚一道住的房子。


  韩可欣说:“你不想搬家的话,要不我把对面买了送给小馒头当礼物,你们稍微动一动,把两家房子打通就好了。”


  一然和白纪川互相看了看,糕糕在卫生间大声喊爸爸去给他擦屁股,一然抱着咕嘟咕嘟喝奶的小馒头说:“宝宝,你是妈妈的财神爷吗?”


  他们当然不会让大小姐出钱买房子,就算全款买下对面的房子夫妻俩也付得起,就是毕竟有那么一个梗在那里,而且他们还是打算将来糕糕上学后,在学区附近的地段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


  “那你什么时候回公司,清歌下个月就过来了。”大小姐神采飞扬,像是挖到宝,美滋滋地说,“以后我们不用为了一起吃个午饭开车跑出去了。”


  一然觉得一个公司里都是好闺蜜,这有点太不现实了,而且,她之前的雄心壮志已经被两个儿子收拾得服服帖帖。


  她不愿爸妈们变成带孩子的保姆,也找不到像清歌家李阿姨那样靠谱的人来帮忙带孩子,一然觉得自己对小馒头各方面待遇都不如当初对糕糕,那至少起码的陪伴还是要有的。


  “等小馒头上幼儿园吧。”一然熟练地给怀里的儿子换了一边继续吃,“既然生了,就要对他们负责,反正我在家,白纪川也会给我开工资的。”


  白先生抱着糕糕出来,哥哥立刻跑到妈妈身边,眼巴巴地看着弟弟吃奶,软绵绵地靠在一然怀里。


  一然朝大小姐努了努嘴,现在小馒头只知道吃喝拉撒睡,糕糕的情绪才是很敏感的,他对弟弟的兴奋消失的很快,前所未有地黏一然。


  要不是小暖男特别贴心,知道妈妈辛苦,有什么事会喊爸爸,不然巴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挂在一然的身上。


  “奶妈”碎片式的睡眠,和树袋熊白越,一然现在的生活就是大儿子小儿子,连肚皮上的伤疤长什么样,都没心思去仔细看一眼。


  这天晚上,大的睡了,小的白纪川在抱着哄,一然洗澡出来,光溜溜地站在镜子前,才赫然看见了肚子上的刀疤,转过身,背上还有当初从楼梯上滚下去时留下的伤痕。


  曾经她的身体,完美的像艺术品,雕刻般的身材,白煮蛋一样的肌肤,甚至连她的乳晕都一直是粉粉嫩嫩的,但是生了糕糕后,就消失了。


  那些女明星们,美丽的辣妈们,很多生过孩子像没生过一样,但一然相信她们的背后付出了很多修复身材的代价,金钱、时间还有精力,还有一些是天生恢复能力特别强。


  她生完糕糕后,也曾努力让自己恢复到25号的裤子,小馒头的到来,一切又打回原形。


  虽然一然愿意付出更多的努力,来让自己重新变得美丽,但是那些说什么,女人生孩子对身体好的狗屁言论,是繁殖癌的人类对女性最大的禁锢和魔咒。


  但是,一然爱她的儿子们,她天生具有母性,曾经那么苦都一次次地尝试,就算现在看着刀疤看着松垮垮的肚皮,她也绝不会后悔。


  母爱的伟大,是主观意识,不要强加给并不希望成为母亲的女性,愿她们能美美的,轻松地度过一生。


  一然也会爱着自己的儿子们,爱着白纪川,幸福地度过手忙脚乱的每一天。


  她吹干头发,穿上衣服出来,白纪川正跪在床边,亲亲熟睡的糕糕,又亲亲小馒头的胖脚脚,满脸傻笑地看着两个儿子。


  一然从背后抱住了老公,摸到他结实的腹肌,促狭地拉开内裤的裤腰,在他小腹上弹了一下。


  白纪川说:“想做坏事了?你要养伤口,听话。”


  一然哼哼着在他背上蹭:“慢点把小馒头送我爸妈家,糕糕送爷爷奶奶家……”


  白纪川抱过她,两人坐在地上,互相依偎,感受着片刻的宁静,不知道小馒头几时会醒来,糕糕也会被吵醒而后哭,然后白纪川带着大儿子,一然带着小儿子,已经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这样忙乱的晚上。


  可是白纪川从来不怨,还包容依然的脾气,清歌说她家顾小天,都没这么了不起,白纪川的人设真是一点都不崩。


  “明天爸妈过来看孩子,我们偷出去几个小时,看场电影,再去买衣服鞋子。”白纪川说,“小馒头的百日宴马上就要到了。”


  “老公,你会嫌我丑吗,我这几天连洗脸的时间都没有。”一然软绵绵地问,“我一直以为,只要有心,就一定能打扮好自己,但是真的没有时间,顾也顾不过来。”


  白纪川亲吻她的额头,让一然完全靠在自己的怀里:“现在没时间,将来一定会有时间,先从洗脸开始,然后吹吹头发,再慢点能涂个口红什么的。小馒头慢慢长大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化妆品,就都有时间用了。”


  “什么叫乱七八糟的化妆品,很贵的。”


  “那很贵的化妆品。”


  “你就是敷衍我。”


  “明天去买新的,看见什么就买什么。”


  “那还差不多。”


  白纪川嫌弃地看着往他身上缠的一然,可眼睛里明明只有宠爱,一然哪有变丑,她只是身条变得更加软绵绵,让他魂牵梦萦,让他爱不释手。


  “百日宴一过……”白纪川燥热的咽喉发出干哑的声音,“我们把过去一年的账,都算一遍。”


  一然贴在老公耳边,带着热乎乎的气息,一只手在白纪川胸前乱摸,色眯眯地说:“糕糕馋,我都没满足他,你……休想!”

*****

百日宴之后,大白就有肉吃了(口水……)

没看过这本书的读者,有兴趣的话

戳下面阅读原文

↙↙《世间始终你最好》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