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世上最神秘的药店,诡异的遭遇,胆小千万勿入…

万里小说 2018-09-12 10:30:47

我叫黄泉,天底下最倒霉的人。

从小到大,考试从来没及过格,我所在的学校一年两次火警必不可少,去网吧打游戏不是停电就是断网。从没有哪个女生愿意接近我,更别提谈恋爱了,出门不踩香蕉皮,已经算老天对我眷顾了。

一事无成,到了老大不小的年纪,每份工作都没超过三个月。去年,我饭店做服务员,还没到发工资的日子,饭店就被一帮社会人砸了,老板被打进医院。

上半年,我在洗浴中心当保安,不到半个月,涉嫌卖。淫,上至老板下至员工,全被抓了进去,我也被关了24小时。

今年8月份,我在网上寻找招聘信息,总不能饿死,终于看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职业,平安药店,要求:男性,独立夜班,初中以上学历,18-30岁之间,工资面议。

我抱着试试的心里,当天下午来到平安药店,规模不小,大厅有五十多平米,还有一个小型仓库,一间办公室。

我拿着简历敲了两下门,“您是刘经理吧!我叫黄泉,来应聘。”

药店的经理叫刘超,看起来四十多岁,冲我微笑,伸手接过简历,看了一分钟左右,“黄泉?有没有相关的工作经历。”

我尴尬的摇摇头。

刘超淡淡一笑,对我简单说,“咱们是24小时药店,这里工作不累,缺一个上夜班的,每天晚9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有没有问题?

我点了一下头,“没问题,刘经理,我的工资……”

刘超淡淡一笑,“实习期一个月,月薪五千,转正后签一年合同,月薪七千加药品销售提成。”

五千,我的妈呀,我以前的工作都是2千块左右,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刘超上前拍了我肩膀一下,“你要没意见的话,今晚就可以上班,不过,咱们这里假期安排比较少,一个礼拜只有一天假,你可以随意安排,中意不。”

中意,当然中意了。

“好了,这么说定了,来前面药房,我给你介绍一下同事,你晚上九点前过来接班就行了。”

来到大厅,就听见前面的销售员骂骂咧咧,“妈的,空调怎么坏了?这大夏天的,要热死人啊!”

我表情一囧,赶紧低下头,生怕他们赖上我。

到了晚上,我买了几个韭菜馅包子,来到平安药店,刘超还没走,在门口鼓捣门锁,我上前问道:“刘经理,怎么还没走啊?”

刘超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唉!别提了,今天够邪门的,空调坏了,门锁也坏了,只能明天找人修了,这破门锁不上,你晚上值夜班小心点啊!”

我心里一阵发怵,这可是我上班的头一天啊!别搞我了,想安安静静地了却残生就这么难吗?

我坐在柜台前,战战兢兢的看着门口,一直到了12点,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至少没碰见抢劫的。

从塑料袋里拿出包子,凉透了,咬了两口,就听见有人对我说,“您好,我要买回魂散。”

我抬头一看,一个面容清秀的小姑娘,牛仔裤配旅游鞋,上身穿了一件帽衫,我赶紧将嘴里的包子咽了,紧忙问她,“不好意思,刚才没听清楚,您要买什么?”

她语速平淡,又说了一遍,“您好,我要买回魂散。”

我一下就懵了,哪会有这种迷信的药名?注册审批的时候肯定不通过,对着她歉意的笑了笑,“回魂散啊?恐怕我们这里没有。”

小姑娘也不看我,“我在这里买过,抗惊厥的药。”

我怀疑的看着她,惊厥?应该治疗神经类的药品,回身打开药柜,果然,还真有这种药,在不起眼的角落有一盒,四方盒,像是中成药。

因为只有一盒,我来不及查看厂家和说明书,低头看了一眼价签钱,一百块,转过头来,小姑娘早已准备好了一百块放在柜台上,接过药转身离开。

回魂散,这么奇葩的药,该不会是假药吧!但转念一想,卖假药又不是我的责任,能上一天班,就赚一天钱,管那么多干嘛?祈祷别上两天班药店就被查封,唉……

低头把包子放在嘴边,忽然想起那个女孩的穿着,帽衫?看似没什么不对劲的,但现在是三伏天啊!即便是夜里,也闷热得要死,怎么会有人穿秋天的衣服?那个小姑娘说话诡异,更像是机械性的复述,我不会碰见鬼了吧!

赶紧跑出门口,连人影都没有,心里砰砰直跳,第一天上班就碰见这种事,以前听老人说过,晚上碰见诡异的小女孩买东西,花的钱可能是冥币。

我跑回药店,查看那张钱,反复看了看,没错,是真钱,是我自己吓唬自己,也许女孩伤风感冒,穿厚点也无可厚非啊!别瞎想。

好在一宿平安无事,太阳升起时,我眼皮已经酸酸涨涨的,等到刘超上班的时候,我来到他的办公室,“刘总,昨晚有个小女孩来买药,她要回魂散……咱们……”

刘超看了我一眼,愣了几秒钟,“回魂散?你没搞错吧!哪会有这种药。”

我一惊,难道刘超想不认账,害我吗?我赶紧说:“刘经理,您可别开玩笑,患者说是抗惊厥的药,昨晚我卖了一盒,而且已经登记了,就是回魂散。”

刘超忽然笑了一下,手指点了点桌子,“小黄啊!你是不是看错了,咱们卖的是回春散,治疗小儿抗惊厥症的,那种药比较贵,所以药柜里只放了一盒,走!我带你去前面看看。”

来到柜台前,其他店员已经从库里拿出一盒回春散放在角落里,四四方方的药盒,跟我昨晚看得一模一样,难道真是我看错了?

不可能,我又不是老年痴呆症,即便我看错了,也不会听错。昨晚,我还确认了一遍,是回魂散不是回春散,这家药店一定有问题。

我倒霉不假,但我也不想英年早逝,当即就有辞职想法,可一想起我兜里还有不到100块的生活费,连发工资日子恐怕都挨不到。

回到家里,昏昏沉沉的睡着,没做噩梦,大概是这段时间精神压力太大,再忍忍,就算平安药店和经理都有问题,先挣一个月工资再说。

到了晚上,我来药店接班,买了两个馒头和一包榨菜,门锁已经修好了,等到12点都没什么顾客,我关了店门,准备啃馒头,刚撕开榨菜包,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还是昨晚那个姑娘,隔着玻璃门,站在门口,神情漠然。

我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药柜,回魂散!我看得真真确确,什么狗屁小儿抗惊厥的回春散,老板肯定卖假药,我拿出药盒用手机拍了照。

走到门口打开门,小姑娘站在门口,语速平淡的问我,“您好,我要买回魂散。”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给我。

我装作没事人一样,把回魂散交给她。第二天,我来到经理办公室,“刘经理,跟你汇报一下昨晚的工作情况。”

刘超点燃一根烟,“说说吧!有什么情况?”

我点头,从兜里掏出手机,翻开相册,递到刘超眼前,“昨晚我卖了回魂散,这到底是什么药?”

刘超接过手机,先是一愣,抬起眼皮看着我,手里没闲着,删了我相册中照片,“抗惊厥的药!小黄啊!有些事好奇心别那么重,对你没好处。”

我下意识退后一步,“刘经理,不瞒您说,我这个人相当倒霉,您能不能把我这两天的工资结了,我不干了。”

刘超无奈的笑了,摇了摇头,抽了口烟,起身拍了我肩膀一下,“小黄,哪有日结工资的单位啊!看来你手头很紧!这样吧!我先支付你一个月的工资,干完这个月,你再决定,好不?你可以随便打听,没有一家药店的员工工资会超过三千。”

我看着刘超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钞票,心里直痒痒。

刘超看出我犹豫,对我保证,“小黄,你别太在意药名,都是治病救人的药,这种药品利润大,提成高,只是手续不全,但绝不是假药,不会草菅人命的,你放心。”

我再三犹豫,草,死就死了,如果不拿这钱,我恐怕真要上街要饭了,拿了五千块钱,对刘超连番道谢。

我来到集市的早点摊,准备奢侈一把,好久没吃过早餐了,要了两屉小笼包,一碗豆腐脑。

对面坐着一位中年人,头发稀疏,穿着长衫,有些古怪,喝了一口豆浆,就对我笑,面色和蔼。

我也礼貌的回应下,低头继续吃小笼包,“小伙子,你在平安药店工作。”

我没理会他,继续低头喝豆腐脑,他又对我说:“白天给活人治病,晚上给死人续命。”

“噗!”我嘴里的豆腐脑,喷了一桌子,惊恐的看着对面的老者。

他碗里的豆浆被我喷脏了,也不生气,仍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有些钱不是那么好挣的,小伙子,还是离开平安药店吧!”

我顺了口气,本来我也不打算多干,但刘超已经支付我一个月的工资,不做完,显得不厚道。

见我不说话,他盯了将近半分钟,说道:“小伙子,平安药店不干净,晚上带一面镜子,用柳树叶擦净,挂在门口,你会看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我是街对面烟草店的老板,叫我老李好了,有什么事,去那里找我。”

老李的话,我并不是很在意,我只想安安静静做完一个月,然后走人,至于平安药店到底干不干净,我懒得深究,毕竟我是个灾星,不把麻烦带给别人,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当天晚上的夜班,没有什么状况,那个小姑娘也没再来买药。不过,老李那句话,我着实很在意,白天给活人看病,晚上给死人续命,这到底是什么勾当?

走到药柜前,拿出回魂散,打开外包装,很简陋,没有什么特殊说明,此药品只注明用法用量和规格,剩下的药品成份,不良反应,注意事项,一概没有,就像作坊里生产的一样。

时间过了十二点,那个女孩仍旧没有出现,今晚应该是不会来了,闲来无事,拿出手机百度搜索回魂散,网上也没有此类药物的说明,这到底是什么药呢?难道真是给死人续命的?

一连三天,我的夜班还算轻松,但我的身体却出现了状况,虚脱,异常的虚脱,走两步都喘的要命,成天打不起精神,力不从心,身体就像被掏空一样。

下了夜班,我去医院挂张号,一系列的检查费用就一千多块,心疼死我了,医生看了半天化验单,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让我节制性生活。

妈的!如果我有力气,非揍他一顿不可。

当天晚上接班的时候,我把我的症状告诉了刘超,他摸了摸我额头,“小黄,生病了怎么不早说呢!咱们是药店,你知会一声就行了。”

说着,他从药柜里拿出一盒药交给我,嘱咐道:“一会儿先吃一丸,抗疲劳的,明天早上再吃一丸,保准你好。晚上过了十二点没什么人的话,就关门睡觉吧!”

我道谢后,送走刘超,我看着这盒药,紫金大补丸!刘超大概也是误会我了,不过我现在的状况,确实需要进补,也没多想,就吃下一丸,半个小时后,精神的确恢复了不少,能攥住拳头,感觉有劲了。

晚上九点多钟,我看旁边的小超市还没关门,就进去买一面小镜子,找了根柳树枝,揪下几片叶子,回到药店之后,用叶子仔细擦拭着镜面。

就在我照镜子的时候,忽然发现我的面色异常晦暗,暗的发青,就像死人一样。

我拿着镜子四下在药店里照了照,整间药店的色调都异常昏暗,而且,我还从镜子中发现,墙角有蜘蛛网的存在。

我一下子慌了,放下镜子,去那面墙查看,打扫的很整洁,基本上没灰尘,这面镜子到底映衬了什么?

老李口中所说脏东西就指这些吗?我将镜子放在对面药柜的顶部,调整好角度,能反射到柜台。

时间转眼来到十二点,今天她会不会来呢!我困的眼皮慢慢下坠,“你好,我要买回魂散。”

我抬头一看,正是那个小姑娘,穿着帽衫,竖着马尾辫,很是清爽,她买这药到底干什么用呢?我从药柜拿出回魂散,顺口问了一句,“老妹!您家里哪位用这药啊?”

小姑娘表情仍旧冷漠,但目光却迎上我,冷淡的对我说:“是我!”然后将钱放在桌上,接过回魂散就走了。

当她离开柜台前,我下意识瞟一眼对面药柜顶上的镜子,长发垂肩,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子,走路轻盈,更像是飘着,能看见半张脸,画了妆,鲜红的嘴唇就像渗出血一般,当她迈出店门的一刻,忽然回头,对我淡淡说了声,“谢谢!”

话语异常冰冷,我能听见回音在耳边缠绕,刚才我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真是鬼吗?长发红衣女子,这不是就是电影中最经典的女鬼形象吗?

我一下被吓破胆,坐在柜台前恍惚了一宿,直到天亮,我才缓过神来,拿起紫金大力丸,奔着对面的烟草店走去。

我来到烟草店时,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过几十米的距离,老李穿着长衫,对我喃喃地摇头,“真是个不幸的孩子。”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当然不幸了,我这辈子就没走运过,什么倒霉事都能摊上。”

老李笑眯眯地对我讲,“你在平安药店上班几天了?”

“六天吧!”

老李点点头,“不错,你能挨六天,也算是硬骨头,还有一天。”

什么还有一天?我哪算硬骨头,全身麻酥酥的,一点力气用不上。

老李搬过一把凳子让我坐下,拿过我手里的紫金大力丸,看了片刻,又扔回给我,“药店老板给你的吧!”

我点头,满头的虚汗,“对,没收我钱,昨晚我吃了一丸,感觉不错,您等等,我吃一丸,咱们再聊。”

老李笑着转回身,“吃吧!这药没准能帮你撑几天?”

我听着话茬不对味,将药丸放回盒里,喘匀了气,问道:“李师傅,您到底知道什么?我昨晚看见……”

老李回头食指比在嘴唇上,“嘘!柳树叶擦过镜子了?”

我连连点头。

老李走到门口,向对面药店望了望,小声对我说:“你来这里,药店老板知道吗?”

“不……不知道,今天他没上班。”

哗啦一声,老李猛地将卷帘门放下,屋内瞬间暗了,当老李转过头来,脸色也阴下来,打开屋内的灯,“六天!过了明天午夜12点,你的阳寿将至。

我倒吸一口凉气,看着老李的目光,片刻,指了指手中的紫金大力丸,“这……这药是不是可以……”

老李慢慢皱起眉头,紧紧盯着我,“看来你不是一般的倒霉,阴差阳错进了平安药店,那个老板不简单。”

我站起身,跟随老李来到一面铜镜面前,“你叫黄泉?这个名字就够邪门的,来看看吧!”

我慢慢探近铜镜,反射的画面很模糊,能大致看清我的轮廓,但相貌……一张骨瘦如柴的脸,嘬着腮,瞪着大眼睛,看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老李将铜镜反扣,无奈的看着我,说道:“你的精气正在一点点被残食。”

我倒吸一口冷气,匆忙问道:“李师傅,我是不是死定了?这可怎么办?”

老李琢磨了半天,眼中放出光彩,表情也缓和许多,笑着看我,走到我身旁,耳语了几句。

我没有再吃紫金大力丸,到了晚上,虚脱的症状如约而至,我找了根电线杆子,上面有一条小广告,包小姐:1871004xxxx

我拨通电话,谈好价钱,到了晚间9.30一个身着妖艳的女子,浓妆艳抹,走进药店,目光锁定柜台前的我,从包里掏出一根香烟,不屑地对我讲,“老板,您点的我?”

我急忙点头,且观这女子,浓眉大眼,尖尖的下巴,看着就舒服,怎么会堕落红尘呢?如果我是暴发户的话,真有心帮她赎身。

我看得眼睛发直,女子走到柜台前,拍了两下,“这的环境真差,哼!将就了,全套加包夜两千。”

我从兜里拿出准备的好钱放在她手里,女子似乎很惊讶,匆忙把钞票揣起来,然后点燃香烟,环顾了下四周,“老板,咱们在哪里办事呢?”

我拍了拍旁边的凳子,让她坐到我身边,然后对她说:“就在这里,我一人值班无聊,想让你陪我聊聊天。”

女子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嘿!老娘头一次碰上这样的客人,我还就不信了,没有男人看见老娘不硬的。”

说着,她蹲下来,开始解我裤腰带……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