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上海,那些年,关于牛熊的记忆

远航的投资与不惑年华 2019-06-11 15:28:47


       “我不想活了,我要那个了,兄弟千万不要惦记我。”电话里传来阿牛含混不清的声音,显然是喝醉了。我耐心听了老半天,才明白,一是因为股票,二是因为女人。之所以把股票放女人前面,是因为股票赚了钱可以买房子,买了房子可以娶老婆。而股票要是亏了,那娶媳妇就成了空话。特别在上海流行一句话,嫁女儿要求男方有房无贷。可见现实生活的压力之大。


         先说阿牛的由来,其实他不姓牛,就比如那个马来西亚歌手阿牛,他叫周传雄。而我认识的那个阿牛他其实姓王。至于为什么叫他阿牛,一是因为唱了阿牛的那首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抱着吉他唱那首歌的样子特酷,特有范,估计真的阿牛看见了也会嫉妒羡慕恨。就因为那个泡到了一个挺白净漂亮的女生。二是因为在女生面前发誓,现在牛市来了,我要驾驭牛市,从牛市里赚大钱,给你买一所海边的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个女生对于阿牛的前半句话觉得有点语无伦次,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而后半句话确实听懂了。当然作为文艺青年的阿牛,那点小技能还是有的,顿时把女生感动得梨花带雨,恨不得马上嫁给她。


       不过,我和阿牛那个时候都除了年轻,真没什么资本。当时阿牛一直声称自己是同济大学的高材生,后来我才知道他中专毕业后考上了四流大学上海铁道职业技术学院,去看了一下,那个大学太偏僻太破烂,简直惨不忍睹,而且女生太少。上了一个月后不想上了,退学了。后来又出乎意外,一年后那个四流大学被同济大学兼并了,一下子乌鸡变凤凰,变成了一流大学。尽管如此,对于一直在文盲和半文盲之间晃悠的我来说,阿牛那个不是同济大学的同济大学高材生一直让我高山仰止,他也经常以此为炫耀的资本,根本没办法低调起来。


        那个时候正是07年,市场上充斥着黄金十年,牛市一万点的喧嚣。最保守的估计是08年北京奥运会时候股市涨到8888.88点来庆祝。阿牛包括我都被吸引进去了,现在来看,那个时候可是五六千点一带呀!说上贼船还差不多,但当时谁也没觉得。当时开户时候,去申银万国,现在改成申万宏源了。之所以要选择那个证券公司,阿牛说那个公司名称的前两个字会让他产生一些遐想。


       去的时候,才发现开户的人实在太多了,不但要排队,还要预约,等半个月后再来。阿牛一听急坏了,牛市不等人,之所以让我们叫他阿牛,就是想把握牛市的,这样不是妨碍他发财嘛!他一下子暴跳起来了,昔日的文艺范不见了。逮住那个开户的小姑娘就骂了起来,越骂越凶。把营业部经理也惊动了。后来好说歹说让我们优先开户才罢休.


        开户不久正好赶上中石油上市,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报道,亚洲最赚钱的公司上市了。特别是上海有个杨百万,一般上海的老股民都知道他。他说他也买了中石油,而且他要把中石油留给儿子和孙子的,当传家宝一样传下去。作为资深上海人,阿牛当然对前辈杨百万深信不疑。中石油上市第一天开盘价是48.60元,我听说这个数字后震惊了,那是市值宇宙第一的节奏呀!更让我意外的是,不久阿牛告诉我,他把准备买房子的钱和父母全部积蓄在四十多块满仓中石油,以此实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愿望,还要加上一句,抱得美人归。


        我劝他把石油抛了,明显不符合逻辑的高价,跟埃克森·美孚比的话,太高估了。可阿牛却毫不在乎,专家说了,杨百万也说了,中石油起码能涨到两三百块钱。假如不到两三百,我王这个姓倒过来写。这个时候他似乎忘了,王字倒过来写还是王。不过那个时候多数人也没功夫考虑风险,还沉浸在牛市的美梦里,叫也叫不醒。没人敢看空,谁要是敢看空,就是人民公敌,大家的唾沫也能把他淹死。所有的分析师也被裹胁着只能看多,你看空只能放肚子里,绝不能写研报上。当时东方证券有个分析师研报看空房地产,把重仓房地产的基金经理们激怒了,被逼辞职。


       人都有羊群效应,在狂热的氛围下很少有人能保持清醒,阿牛做不到,我也做不到,尽管我也觉得大多数股票贵的离谱。


       我对阿牛解释,1000个小盘股估值超过100PE问题不大,只要有成长预期,有题材炒作,有重组可能,那怎么玩都行,市场上总会有钱去玩。但是假如100个大盘股估值超过50PE,那市场一定会崩盘,因为没有了透支了成长预期,也没有了想象空间。大盘股的上涨必须要有业绩和估值提升的双击才行,而且宏观经济和产业周期的演变,蓝筹股不断推陈出新的,不能抱着过气的蓝筹不放。


        不过那个时候,阿牛听不了那么多,尽管他又到一个四流大学上海商学院学金融专业了,还泡妞成功了,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而且他的导师是留美博士,喜欢用西方经济学和价值投资来看中国股市。那种理念做中国的投机市场,可以想象。不过他还经常约我出去玩,我们都喜欢老上海的石库门老房子,还有里面飘来鱼香肉丝的味道。喜欢城隍庙和外滩里的老上海。


        后来,08年的金融风暴如期而至,我从电视上看到华尔街投行倒闭,失业被裁掉的人拿着装个人物品的小箱子从写字楼匆匆走出来。这个时候上海依旧繁华,我们去南翔吃小笼包,去城隍庙品尝正宗海派美食。黄浦江里船来船往,汽笛声声。外滩依然游人如织,南京路,淮海路购物消费的人群也没见得少。似乎一点都没有危机到来意思,但股市的风暴确确实实来了,而且来得无比惨烈。几乎所有的人都陷了进去,不是死于高位套牢,就是死于下跌过程中的不断抄底。当时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本以为抄到底了,没想到地板下面还有地下室,地下室下面还有地狱,连地狱都修到三十六层了。   

  

       那个恐怖的熊市,让所有经历过的人都刻苦铭心,想起来都不寒而栗,有个网友说,08年最恶心的股票是云南铜业,从98跌到7块,并且感慨,天哪,我怎么会买了这样的股票。阿牛的中石油也是差不多如此的命运,有天早上我还没睡醒,就接到了阿牛的电话,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他的中石油也跌倒了十块左右,那可是他的全部身家呀。股票亏了,没钱了,房子也买不了。最初的雄心壮志也烟消云散了,女朋友也因为没房子,觉得不踏实,没安全感,分手了。本来觉得阿牛180的身材应该可以给女生带来安全感,本来觉得阿牛的文艺范,会弹吉他,会写诗,能吸引女生,可是这一切都不如房子实在。


       我赶过去,陪阿牛又喝点酒,喝了,阿牛哭了,我也有点想哭的感觉。不知道是为阿牛,还是自己。这轮熊市,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重大打击,我的亏损幅度也有百分之七十。08年那个冬天格外寒冷,直到冷彻心底。


        我对阿牛解释说,18岁是男人年纪上的成人礼,而失恋和事业上的挫折是男人性格和心理上的成人礼。在欧美,许多成功的投资者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投资是个修炼,我们不自卑,也不放弃,只是需要时间来做的更好,我相信天道酬勤,我就是出身和悟性先天不足,以勤补拙,多少可以弥补些的。


        晚上,我安顿好阿牛,独自回家,阿牛告诉我,他写了篇文章,题目叫,这个秋天,树叶落了。以此怀念失去的爱情,如落叶般的青春和这轮牛熊的记忆。是吧,在上海,在这个大都市,我们都犹如飘零的落叶吗?经过外滩,大上海的夜色,星光璀璨,火树银花不夜天,这里又有多少故事在上演。


    那个关于牛熊的记忆,关于上海,关于青春,投资和梦想,一直没有老去,直到今天,我的投资有了起色,多年的经历,没有让我失望。我还是感谢那场熊市给我的教训,年轻时候的磨砺,是我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原文作于2015.12.2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