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上海弄堂的小小乾坤

湖北特别关注 2020-03-25 15:18:08

  在北方人眼里,上海的弄堂,不仅狭窄阴暗,而且脏乱差,那些年,居民纷纷违章搭建,三层阁上再加层、屋顶抬升开老虎天窗、天井里要搭三四间厨房、沿街面房子挖地三尺开小吃店……这个小小乾坤不可阻挡地朝鸡窝化方向发展。此种形势下,人际关系焉能不紧张?所以,吵架甚而动手都是难免的。就弄堂里的情景看,跟北京四合院没法比。


  上海人哼哼冷笑:四合院确实曾经阔过,独门独户的格局打破之后,还有什么情调?


  没错,上海的弄堂正在陷落。现在还蜗居在弄堂里的人,基本上是草根,吃低保、待退休的居多,还有不少是租住于此的外来者,大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怜惜。上海人对弄堂的感情没有因此淡薄,一个街坊的数条弄堂兜底动迁,大家照例要叹息一番。弄堂曾是城市的血管,自有乾坤,以前,弄堂里不单纯是住家,还藏着工厂、学校、舞蹈班、老虎灶、烟纸店、裁缝店、诊所……真是热闹极了,大家都能鸡犬相闻,相安无事。



  几番运动,弄堂受种种洗礼,这种最早诞生于租界、融四合院与西方联排式建筑于一体的平民住宅群落,似乎完成了历史使命,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一步步走入档案文献。


  还没拆掉的老弄堂,生活还在继续,日子再穷,开门七件事,必须安排妥当,草根百姓盼望着有朝一日动迁,有生之年,能用上抽水马桶冲淋房。于是,弄堂里曾经有过的种种业态又开始复活。比方讲,你去饭店吃饭,去茶馆喝茶,那里的点心品种不少,三丝春卷、酒酿圆子、鲜肉小笼包、桂花赤豆糕、花生糍粑等。你随手一点,服务员会心一笑,一眨眼工夫,江南风味的点心送到眼前,味道不错噢。你不知道,这些点心可能并不在店里做,而是由饭店茶馆后面那条弄堂里的大妈或大姐做的。


  饮食业竞争激烈,成本控制很重要,自己做点心,要有专门的点心间,专门的点心师,这不是一笔小钱啊,倘若外包给弄堂里的大妈,事情简单多了。湖心亭、绿波廊里的火腿小粽子,大拇指这般大小,裹了十三道红丝线,英国女王吃过,克林顿吃过,卡斯特罗也吃过。他们肯定想不到这些点心不是由国家特级点心师亲手做的,而是弄堂里大妈的手笔。据说长期给绿波廊供货的这位大妈,数钱数到手抽筋啊。


  现在,又有一位白骨精级别的时尚女人马姐,在环境好点的新式弄堂里,借下整幢房子,专做私房菜,据说生意相当不错。这种弄堂里的私房菜,颇受老外喜欢,他们以为这样就进入上海人的生活常态、接地气了。马姐本来拿着会计师事务所的高薪,开豪车,好美食,吃遍天下,意犹未尽,干脆辞职开饭店。前客堂摆一桌,亭子间摆一桌,东厢房西厢房再各摆一桌,每晚觥筹交错,衣影鬓香,她手持酒杯满场飞,神采奕奕红光满面。


  还有一位黄姐,更具传奇色彩,20世纪80年代初下海经商,涉足饮食业,轻松掘到第一桶金。享福的日子提前来临,她并不习惯。黄姐身怀秘技,其中之一是包粽子。她包的粽子有讲究,糯米选安徽吴祥的,鲜肉选浙东农村散养的,连粽箬也有讲究,从福建采购来,煮后仍然碧绿生青。更讲究的是,五花肉切小块,事先用老抽腌过两日两夜,再加糖拌透,一只粽子塞进五六块肉,足足有100克,保证每一口都能吃到肉,而且是肥瘦兼顾的肉,这样的粽子,口感自然好嘛。


  一开始,黄姐包好的粽子是送朋友的,朋友吃了都说好,几番推让,黄姐收了成本费。后来,许多饭店听说了,就向她订货,黄姐忙不过来,只好请邻居大妈帮忙,在家里开起小作坊。人家饭店包粽子讲究速度,据说最快的一分钟要包十几只,她反复关照帮工的大妈:慢点慢点。一分钟只能包五六只,慢工出细活,这是有道理的。黄姐还供应油氽排骨、熏鱼、百叶包、蛋饺、酱油肉等老上海风味,也是独门秘技,散客与饭店争相订货。’


  现在,黄姐的名气越发响亮,除了本地客,还有专程从北京、广州来的吃客,甚至连住在古北小区的老外,按图索骥,来买黄姐的粽子,还有小日本打飞的来买粽子,买了当天就回去。


  黄姐的家在浙江南路靠近延安东路的一条狭窄弄堂里,似乎是城区改造的盲点,她坚决不让客人爬楼梯上楼,怕他们骨碌碌摔下来,脑袋瓜开花。楼下门口有一修鞋摊,修鞋老头代为接洽业务,客人订货,他代为收费,客人取货,他代为通报。听到楼下一声喊,黄姐就从阳台上探出半个身子,将几大包粽子晃晃悠悠吊下来。客人捧着还有点烫手的粽子,乘兴而归,这也许是上海弄堂的最后一道风景线吧。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