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小说倾听 | 《残缺的画卷(下)》【十三】

小十月OctoberKids 2019-06-28 20:42:57


《残缺的画卷(下)》【十三】


文/邹凡凡   图/小小EE


这是长篇连载小说的下部。上期设置的诸多悬念,在这一期里都慢慢揭开。少年俞人仰阴差阳错离开家乡,从此只能通过回忆与绘画的形式梦回故园,一幅幅精妙绝伦的国画作品中的每个细节,都蕴含着他对亲人的思念。由于长子忽然失踪,其母满怀悲痛,在修复画卷时藏下重重机关,期待两个儿子日后可以据此相认……


当残缺的画卷重新变得完整,当暌违多年的故人终于重逢,我们的心中也激荡着一曲无言的家国与亲情之歌。


(已完结)


 

尾声

 

台北。阳明山脚下一幢小房子前,宏迈克敲了敲门,边喊:

“人仰,我是迈克,我回来了!”里边传来声音:“门没锁!”迈克回头鼓励地望了一眼牟奇,牟奇身后还有牟宁、

冯川和小蝉(就是这么巧,他俩接到邀请来台北办案了),哟,还有一个人,居然是贾威!原来贾威已经从福记辞职,报考了台大宏迈克的研究生。

牟奇深吸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他一眼看到一位

老人,手里拿瓶牛奶,有点儿蹒跚地走进客厅。犹如看到一面镜子。迈克为什么能于万千怪兽中一眼认出阿奇?不需要

理由了,看到这位老人就明白,他和牟奇长得一模一样,接近两米的身高,山峰般的鼻子,狮子般发散的头发,只不过更为沧桑疲惫。

他一定就是俞人仰。那瓶牛奶哐的一声落到地上,砸了个粉碎。“阿奇,阿奇……”人仰摇晃着往前走。牟奇迎过去,边哭边喊“哥哥”。人仰说:“来,让哥哥抱抱你!”说着,这位病中

的老人伸出双臂,一下子就把巨大的牟奇抱起来了,仿佛他还是那个三岁半、被哥哥抱着牵着陪着捉迷藏的熊孩子,只是隔着近七十年的岁月。

身后所有人都在抹眼泪。

老哥儿俩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一些,牟奇指着牟宁说:

“这是我孙子,他也很爱吃。”人仰说:“看得出来,真是个好孩子。”迈克捧着个木盒子走过来,对人仰说:“你的五幅

画,还给你,这次我可圆满完成任务了。”

人仰接过去收好,回头正看到牟宁从包里拿出个一模一样、只不过小了两号的木盒子,他惊诧地问:“装裱铺的盒子居然还有剩?”

牟宁打开盒子取出画,慢慢展开。

人仰再一次受到极大的震动,那是被阿奇风筝一般扯在手里到处疯跑的半幅《秦淮秋考图》啊!“另……另一半,在我这里。”他说。

两分钟后,两截《秦淮秋考图》终于拼在了一起,全长五米。

大家看到,人仰所保存的小半幅画,从缺失的半棵树和另一座监考角楼开始,江南贡院之后再次出现了居民区,一位道士扛着“驱魔除鬼”的招牌走街串巷。

之后又有大片气派的店铺,出售外省货物已经不算什么了,有家店铺的幌子上还写着“东西两洋货物俱全,西北两口皮货发客”呢 —嗯,东洋、西洋进口货物一应俱全!前来购物的市民,钱袋里不仅有白花花的银子,还有一沓沓纸币呢。

画上接着出现一座宽宽的步行桥,这是个极热闹的娱乐场所,有身穿奇装异服、吹着唢呐、踩着高跷的小乐队,有扔盘子、吞火把、驯猴儿的杂技百戏,有各式各样的骗子,还有光着膀子比谁力气大的竞技,围观群众看得入神,其中一位连小偷把手伸进了自己的钱袋都没觉察到。

再往前,行人渐稀,巍峨的宫殿出现了。“这就是……已经不复存在的明故宫。”小蝉轻声说。是的,画上皇宫因无人使用而一派寂寥,但依然殿阁崇伟、气势恢宏,直到一百年后利玛窦来南京看到它,还忍不住赞叹:“我从没有见过这样雄伟的皇宫!”

宫殿前方,一队穿黑衣、佩大刀的卫士正向城墙走去,也就是贾威用假卫队吓跑了三位少年的那段城墙。

 

城墙之外,渐现田野,缓缓收尾,与卷首遥相呼应。卷末还有一列遒劲的小字:程立,弘治戊午,为宏家众孩儿作。这就是完整的《秦淮秋考图》,五百年前程立画在纸上带回台湾的金陵。“好想再回家看看啊,”人仰哽咽道,“可我这身体……”“很快就会康复的,我一看就知道!”牟奇说,“相信我,我看过太多的动物!”

迈克说:“是呀人仰,南京还有许多兄弟和许多食物在等着你呢,紫铜锅里的甜食,老汪的馄饨,纸砚居的小笼包,更不用提萝卜丝端子、鸭血粉丝汤、鸭爪子、鸭下巴、锅贴儿、蒸饭包油条、鸭油酥烧饼、皮肚面、葱油饼、梅花糕……”

他每报一个名字,人仰的眼里就多添一分光彩,疾病仿佛在瞬间痊愈了一大半,他再看一眼《秦淮秋考图》,已经迫不及待要置身于那朝思暮想的家乡了……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吗?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