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馀隆进国家大剧院 答寂者问

潮人谈 2018-01-12 20:18:26

余隆率领中国爱乐乐团进国家大剧院演出《茶花女》。用国家大剧院的说法是“加盟”,用中国爱乐的话说是“进驻”,真是半推半就。很多粉丝都在后台,或者在推送后的留言里,问潮人谈,“你们什么时候就此事发表评论?”


说实话,我们受宠若精,感谢大家总在乐界最混乱的时候想到潮人谈。我们第一次感到,粉丝看我们的眼神,就像奶子房粉色发廊里浓妆艳抹穿着蕾丝贴着睫毛饿了七天的女神透过八年没擦的贴膜落地玻璃窗向路上偶尔经过的一个无所事事的秃顶男子投来的声色迷离充满挑逗的目光。


虽然常规媒体和官方媒体对余隆进国家大剧院已经做了连篇累牍的报道,但既然有人还这样问,那说明这些报道所写的并不是大家想要知道的。或者说,大家觉得,除了官方定义的“你好,中国爱乐乐团”,“你好,国家大剧院”的冠冕堂皇以外,还有一个少为人知,或者大家都知但集体噤声的更为操蛋的版本,比如,“去你mua,中国爱乐乐团”。只是,这个更为操蛋的版本,被所有人选择性失明或主动屏蔽了。


除了潮人谈


让我们更受宠若精的是,粉丝的提问,质量之高,信息之全,观点之靓,闻所未闻,全面赶超持证记者的最佳水平,以至于让我们觉得,对这些问题做任何文字上的回复,都是狗尾续貂。当然,也有一些低级问题,暴露出不少乐迷的天真。如下是潮人谈舌战群儒,问答实录(漫画引用自网络)


问:你好潮人谈,我们都知道,这次余隆和中国爱乐乐团并不是第一次进国家大剧院演出。之前,在2009年1月24日的第二届凤凰卫视“龙凤呈祥”全球华人新春音乐会,2013年12月25日的《人民的毛泽东》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音乐会,2014年8月21日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春天的故事》交响音乐会中,余隆三度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甚至还在其中一场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食堂撞车。另外在2014年4月20日,夏小汤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参加了“第四届中国交响乐之春”,携手肉弹卡蒂雅•布尼亚季什维莉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奏响了格里格的《A小调钢琴协奏曲》、贝多芬《科里奥兰》序曲和《第五交响曲》等;2015年12月10日,杨洋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则有阎肃作品音乐会。你觉得前五次进驻,尤其是夏小汤那次,是这次《茶花女》的铺垫和征兆吗?


问:你好潮人谈,我是朝阳群众的自媒体“禁毒红花在朝阳”。刚才有人提到了夏小汤率中国爱乐乐团参加“国家大剧院交响乐之春”。我们都知道,国家大剧院给参加“交响乐之春”乐团的出场费是一场十万块全包,不管住宿和差旅,而且所有乐团一刀切。也就是说,中国爱乐和平庄爱乐的出场费是一样的。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也可以花十万块,请中国爱乐乐团和夏小汤,为我们朝阳群众,在朝阳公园开一场露天表彰音乐会呢?说实话,我们的预算本来只能请保定交响乐团


问:你好潮人谈,中国爱乐乐团、余隆及国家大剧院之前数度交手,但都相当低调。唯有这次,双方火力全开,一派团结的青烟袅袅。而且还传出吕嘉将率领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为今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开幕的消息。我们都知道,中国爱乐乐团和国家大剧院,因为利益冲突,历来矛盾重重。据俸黄卫视中文台时事评论家唐若甫《雪泥鸿爪——乐坛众生相》书中分析,双方的矛盾既有私人恩怨,也有抢夺资源。其中余隆和吕嘉因为2008年竞争上海交响乐团总监一役结下梁子,李南和陈佐煌则是2000年组建爱乐患下深仇大恨,北京国际音乐节与国家大剧院则把战火点燃到欧洲。那这次合作,是不是意味着,余隆和吕嘉,李南和陈佐煌,中国爱乐乐团和国家大剧院冰释前嫌了呢?



问:你好潮人谈,我对吕嘉和余隆的关系比较感兴趣。我们都知道,官方媒体为了证明吕嘉和余隆和好如初,特地放出一套照片,其中就有一张,吕嘉把双手搁在余隆肩膀上,双方对视而笑,含情脉脉,基情四射。即使双方友谊的小船一度翻了,那根据照片显示,这次俨然是沉船改成潜水艇——就是翻了也不怕。你们怎么解读这张摆拍照片传达出的深层信息?


问:你好潮人谈,中国的很多事情都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而是以领导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次中国爱乐乐团“加盟”国家大剧院,如果没有上层发话,绝对不会实现。我们都知道,这次合作,实质上是北京市政府在尝试甩包袱,想把旗下两大古典音乐机构北京国际音乐节和国家大剧院重组合并的一次低温试水,因此有了爱乐进大剧院蛋交进音乐节的交换协议。据俸黄卫视中文台时事评论家唐若甫在发表于2008年10月8日《中国新闻周刊》的鸿篇巨著《“巨蛋”下的音乐节命运交响》分析到,“……摆在艺术管理者面前的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即使不是整合国家大剧院与北京国际音乐节,也需要使双方形成合作和资源共享。”顺此思路,我由此想到,恰逢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2018年干满两届十年退休,成立于1998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也将在2018年迎来20周年,2008年入主上海交响乐团的余隆也将干满两届面临去留问题。你们觉得,照此进行科学发展观和三个代表的推断,2018年会不会迎来两大机构的合并,并由余隆入主国家大剧院成为院长的契机呢?


问:你好潮人谈,我们是河北廊坊交响乐团。通过阅读媒体报道,我们了解到中国爱乐乐团“加盟”国家大剧院演《茶花女》。我们都知道,加盟一般是要付加盟费的,比如加盟肯德基连锁店,加盟一手店卖哈尔滨红肠,加盟最难吃的生煎包店等。你们觉得,我们提出“加盟”国家大剧院演施托克豪森的《光》,不知国家大剧院会怎么想?


问:你好潮人谈,我不是乐迷,能不能请用谁都能理解的方式,解释一下余隆阵营和国家大剧院阵营矛盾的实质吗?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那种。


问:你好潮人谈,我是中国最资深的乐迷。我觉得上面都是在胡扯,什么冰释前嫌,什么沉船改成潜水艇,什么双方合并,尤其是引用的那个唐若甫的胡话连篇,都特么是胡扯。国家大剧院是正局级单位,院长是副部级。按照中国的官场逻辑,只有副部级官员才能接任陈平担任院长。余隆不在体制内,没有行政职位,怎么可能入主大剧院呢?依我看,这次余隆率领中国爱乐乐团“加盟”国家大剧院演《茶花女》,分明就是国家大剧院在羞辱余隆和爱乐。我们都知道,国家大剧院的这版《茶花女》是2010年4月7日首演的,指挥是已经去世的洛林·马泽尔,当时我在场,马泽尔的指挥惊为天人,大剧院乐团判若两人,现场效果惊天地泣鬼神。这次大剧院以“加盟”为由,明知余隆指挥技艺与马泽尔天差地别,为的就是给观众造成一前一后的心理落差,随后借乐评之口,丈量余隆,打消上层意欲让其进入大剧院的念头。你们说我分析得在不在理?



问:你好潮人谈,我才是中国最资深的乐迷。我们都知道,国家大剧院的食堂是分为东西两部分的。东边的是大剧院员工食堂,供剧院员工享用,菜式繁多,还有勺子和免费汤。西边的是团体食堂,供外来演出单位人员用餐,不仅菜式少得可怜,连勺子都没有,而且饭菜也都是凉的,服务也很差。如果中国爱乐乐团的员工,在西边的餐厅食不果腹,再看到东边的餐厅里蛋交的演奏员们酒池肉林大快朵颐,会发生些什么?


我们累死了,请问最后一个问题。


问:你好潮人谈,京城名记李澄先生在4月11日发表于北京《晨报》的文章《两大古典音乐“引擎”联手 合为贵》中这样写道:“不久前,北京国际音乐节宣布了与法国普罗旺斯音乐节联合制作和委约创作歌剧的五年计划协议……看热闹的人把这直接解读为北京两大艺术机构之间的“对抗”升级,但上周《茶花女》发布会透露出来的信息,应该是让持这种想法的人大跌了眼镜。”虽然李先生此文反而证明了唐若甫2008年撰文推断的正确性,但我们都知道,只有潮人谈把这次合作解读为对抗升级。对李澄先生习惯的不点名批评,你们怎么看?

No. 4 8 7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