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流飞菲(1)

LES小说全收藏 2018-10-05 11:41:18

第一部文案:两个女生,性格不同,喜好不同,脾气不同,是什么让她们走到一起?两个女生,一个整天嘻嘻哈哈,一个稳重成熟,是谁先爱上谁?两个女生,一个无心查柳,一个习惯成自然,这么多年了,该怎么办?你问我?我去问谁?那就凑和凑和——凉拌吧。

第二部文案:我想应该这样 我想订出答案 就算有人受伤 可是我也很慌张 面对爱 谁都会和我一样 不哭不算勇敢 笑了不算潇洒 通往爱情的路上 我原来想顺其自然 这一次 我却决定不退让 看着幸福 发生在朋友的手上 而我总是坐在等待席上 如果爱情它只会选择坚持的那一方 谁会让 我沿着心中熊熊大火般追逐的力量 不管自己最后会受什么伤 我也要安慰自己 千万不要怕 忍耐吧勇敢追吧 今天的芥末不辣~辣~辣~辣~

 


第一章 省亲



 

“各位旅客,飞机马上就要起飞,请系好您的安全带,飞机起飞后15分钟以内请不要离席走动,谢谢。”

我心里很激动,因为我要回去看阔别两年多的父母,朋友,可以吃到小龙包,生煎馒头,烤羊肉,珍珠奶茶,北京烤鸭。。。。。。。想到这里,大大地咽一下口水。那出随身记事本,再一次确认回去要做的一些“大事”。我说的大事,其实基本上不外乎吃喝玩乐嫖。嫖?告诉你哦,不要想歪了,我是女生,怎么可以去嫖。不过要说嫖,也是要嫖偶家佳霓。好久都米有亲亲偶家佳霓粉嫩的脸蛋拉!!口水啊!!告诉你哦,偶家佳霓暴可爱地一个女生,皮肤好好,摸上去嫩嫩地,问她怎么保养的?给我一个白眼,没有特别保养过。我第一反映,你骗偶!再给我个白眼,爱信不信随便你。酷吧!米有办法,偶家佳霓就是那么酷,不过只对偶,对别人都是温和有礼的。郁闷!想当初,偶家佳霓第一次看到偶的时候,也是温和有礼的,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COOL

话说当年,高二下半年分班,我,林晓菲高唱着我是女生,理科薄弱的女生,踏进文科班。现在我是不记得当初穿了什么衣服,但我绝对可以拍胸脯保证,绝对是优良地好学生。那知,事后问同桌吴佳霓,对我地第一印象如何,她竟然冷冷地说了一句,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背景复杂。换句话说,第一印象分0分。于是我哭天喊地扑过去,这可怎么是好啊!第一印象分那么差,我要参加面试的呀!这时,她破天荒得抱了抱我说,别担心,你没有问题的。语气如初次见面时一样柔和。感动之余,用力捧着佳霓的脸,啵啵地两边各亲一下,佳霓我太感动拉,我们不亏为死党!太幸福了,偷到香吻两个。机会,不把握住太对不起自己拉!我得意地笑,看到佳霓满脸黑线,叫你不要随便亲我。“啊呀呀,我忍不住嘛,佳霓啊,你实在太可爱了!”于是佳霓的黑线成倍赠量中。不过那都比不过后来她知道我所谓的面试是出国留学面试,并且合格后那布满N重黑线后的黑脸。

不过话说回来,人的缘分真的很奇妙。高二前我有过N个女生同桌,交情也很好,可就是没有到和佳霓那么要好的境界。可是一开始我和佳霓还不同桌的那会儿,都不说话,谁眼里也没瞧见谁似地。阴差阳错做了同桌后,竟然无话不谈,好得穿一个裤腿还闲肥的那种。于是我有次问佳霓,“你觉得我有什么优点?”我那时认为,她一定能感觉到我的优点。佳霓很认真地看了看我,说到认真,因为她总是瓢我一下和我说话,这次转了转头,说明我的问题问对人了。“没有。”她开口。昏到!“不可能,我们这么好的关系,你就没能发现我的优点吗?”我不死心地问。“就因为我们接触时间太长,我对你太了解,发现你一无是处。”伤人自尊心的话啊。可以我却没有那么伤心,反而觉得佳霓说这些话的时候,超COOL。激动,捧着佳霓的脸蛋,用里啵一下。幸福!只要能顺利亲到佳霓,我就觉得好幸福。佳霓拉下我的手,“你干吗又亲我?”“啊呀,还不是佳霓你没事装那么酷干什么?人家觉得你好可爱啊!”我笑得无害。佳霓再次黑线。

之后的日子就在我的嘻嘻哈哈中渡过,对我来说,高三是快乐的一年。因为我没有高考的压力,我的路早在高一的时候决定好了,去日本留学,只等高三毕业了。这一点我谁也没有说,因为我没有想过会在高三交到佳霓这个朋友。

“小姐,您是要鱼还是鸡肉套餐?”空中小姐的甜美声音提醒我LUNCH TIME。解决完不怎么可口的飞机餐,喝完速容咖啡,我知道飞机马上就要降落到上海国际机场了。  

我是仅次于头等舱的客人之后第一个出舱口的人,踩着5寸高的高跟鞋,飞奔至入境关口,办完手续,拿行李,I COME BACK!!出了行李大厅,就看偶家爸妈,还有偶妈手里的生煎馒头。傻笑时间持续性延长。坐上出租车,一路开回家。父母不断问长问短,我是吃,喝,说个不停。无意中发现手中拿的是印有F4的百事可乐,那个激动,兴奋啊!要知道我出国那会,F4还没有拍任何广告,谁知我出来后不到半年,手机,饮料,衣服等等,都是F4,我哭!没能看到。我是F4迷,你说我肤浅也好,我就是迷!想高三那会,纪录性地一天看完流星花园,跟发疯一样傻笑,在佳霓耳边说了一天的F4,道明寺,花则类,西门,美作,发誓要开始留长发等等。佳霓由开始的抱怨到最后的沉默,应该是对我不理不睬,彻底对我无视,最令我伤心的是竟然拒绝我的偷吻行为,那天我一个香吻都没有偷到。这是我在对F4的狂热中的一点小小的遗憾。第二天,继续对佳霓进行再教育,我立志把佳霓拉到F4团里来,要知道那时候我们班也有很多女生有看流星花园的。所以我觉得F4的魅力一定可以影响佳霓。可是那次是我最失败的教育,佳霓在看完我给她的碟后,竟然第二天面不该色心不跳地来上课,还我碟的时候加了一句,“切,我还以为是什么货色,这四个人我理都不要理的。”当时我正是对F4如痴如醉的时候,那容得她那么鄙视F4,当然要据理力争,但结果是在她的无视中沉默,外加一个月都没有偷到一个香吻。痛苦啊,郁闷啊!!

很快,车就开到家门口,左邻右舍都是处了几十年的老邻居,看着我长大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看到我回来了,都过来问候,一瞬间觉得好亲切。回到家中,妈妈让我洗个澡,睡一觉,晚上有饭局。我知道,那一定是亲朋好友聚会拉,这是回国少不了的。当然另一个少不了的就是同学聚会拉。想当年,我是一毕业就飞出去了,连拍好的毕业照都没有拿。于是让妈妈把我毕业照拿来看,听妈妈说,那是佳霓在我出国后拿来的,我那个感动啊,要知道我出国前和佳霓冷战了一个多月,去机场,她都狠心地没有送我。说到冷战,你说我那里有胆子跟她战,还不是她不理我。在听到我要出国,并且面试合格的那会儿开始。中间我是有问过她为什么不理我。她来一句,你要出国怎么早不跟我说。“你没问我啊”我摸不着头脑,“决定是早就决定好了的,可是最后还要看面试结果,如果不合格一样入不了学,所以早说也没用。”“早就决定好的?”佳霓冷冷地问,“什么时候,有多早?”“大约。。。差不多高一那个时候就决定好的。你别发火,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嘛!”

“是啊,还不认识。”她转过头去,“你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吧。”

“哦。那个,给你,这是我去那边后的地址,你要记得给我写信哦。”我把地址放入佳霓的手里,“亲爱的霓霓啊,你放心,我去那边不会忘记你的,记得要给我写信,回国的时候我会带几个帅哥回来给你选的。”我发现我说这段话的前半部分的时候,佳霓转回头看着我,脸色很平静,等我说到帅哥的时候,她表现出一付难以置信的脸色,原来佳霓也是个色女啊!

“晓菲,电话。”妈妈叫我。

“喂,我是林晓菲。”我一回家就有电话,谁那么消息灵通。

“菲菲啊,我是蓝。你那天有空,快说,我们都要给你开欢迎会。”方蓝,高中同学,F4迷女子团团员之一。

“蓝蓝啊,偶好想你哦。”我使出我的媚声,“今天后每天都有空,你问大家吧,我什么时候都可以的。”

“你不要恶心好不好,那种声音,你当我是佳霓那么容易吃你那一套?”

这个佳霓有什么关系?她什么时候吃我这一套拉,每次我发出那种声音,她都说,“你闭嘴。”说完电话,出发去饭店。回国第一天在忙碌中度过。

 


第二章 回国两周



 

接下来的日子我是忙得不亦乐乎。吃喝玩乐,就差嫖了。哎,谁叫偶家霓霓学业忙哩。我等啊等,等啊等,终于熬到周六她休息,可是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晴了几天的天,一大早就开始下大雨。我担心霓霓不来,正在那时,电话响了,我有预感是霓霓。

“喂。”

“菲菲啊,雨下得很大,怎么办?”果然是霓霓。  

“怎么办?要不我们该天约?”我是没有关系拉,我想死霓霓了,就不知道霓霓她妈放不放行。要知道,佳霓的妈妈把佳霓管得很严的,晚上是不可以出去的,放假的日子也不可以随便出门。当然拉,她妈妈是认识我的,所以可以通融一下。

“那你说哪天好?”佳霓问。

“你只有周六,周日有空对吧。可我下周就要走拉。”怎么办?“听说明天也要下雨的。”

“那就今天吧。时间,地点照旧。”佳霓斩钉截铁地说。

“好的。”挂上电话,我欢欢喜喜地开始化妆做准备。要知道,人要衣装,佛要金装,何况和佳霓两年多没见了,我立志要让她眼睛一亮。

10点整,我破天荒很守约地到达淮海路太平洋广场前,左看右看不见佳霓。这个时候,手机响,有短信:菲菲,路上堵车,不过快到了,找个阴凉的地方等我。

“小姐,不好意思。”

我抬头,一个年轻男子。“干吗?”

“我是某某公司的市场调查员,我想请你协助我做个市场调查。如果你不赶时间的话。”一个给人感觉没有恶意的男子。

“好啊。”反正一样是等佳霓。于是一个问一个答,中间那个男子开个不伤大雅的小玩笑,时间很快就去过。

“菲菲。”我回头,绝对是佳霓的声音。果然!

“霓霓啊!”扑过去,抱住。好激动,很久没有抱她了。幸福!放开手,我看着佳霓,佳霓也看着我。佳霓是一点没有变,唯一是头发留长了。以前的佳霓一直是短发,在高三前的暑假里去拍了一次艺术照,里面戴了个假的长发,拍出来的效果好得不得了。我求了好久才拿到,于是天天拿出来现,并天天在佳霓耳边唠叨,霓霓啊,你长头发很漂亮的,你把头发留长吧。一开始,佳霓当然是不理我,但是我唠叨久了,她也受不了,于是就答应开始留长发了。可惜我出国的时候还未留长。果然长发的佳霓是最漂亮的。我那个自豪啊!!“霓霓,你头发长了,变得比以前更漂亮了。”不是我吹,偶家霓霓不化妆也很美,很可爱,就像现在清汤挂面地也非常KAWAII!!

霓霓听了我的赞美,没有反映,瞥瞥嘴:“你干吗大清早地涂脂抹粉啊?还有那个男人是谁?”

“你不觉得我化妆技术提高了吗?”我对她眨眨眼,风情地一笑,“那个是做市场调查的。”

“这位小姐,如果有时间的话,能不能也一起来做一下。”只见那个男子不失时机地插话,不过我发现他对着霓霓说话的时候,声音变小,而且不怎么敢正视霓霓。有没有搞错?难道。。。。。。??不可以,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样子还是可以过得去的拉,不过追偶家霓霓还不够格。坚决要破坏。

“没空。”霓霓冷冷的回绝,拉着我就走。

诶?霓霓好帅,我边走边回头看那个男子,对他瞪瞪眼。“走路看路,不要看后面,你小孩子啊。”霓霓见我频频回头,于是把我的手紧紧抓了抓。

“霓霓最好了!”我莫名地发出感慨,自己看不到自己笑的像个傻瓜。不过我有瞥见霓霓勾起了嘴角。

由于外面下大雨,于是我和霓霓跑到最近的星巴克去喝咖啡。霓霓还在上大学,零花钱一定不多,所以我坚持我来请,谁知她死活不肯。拗不过她,气得我把5寸高的高跟鞋在地面上踩得啪啪响。

“你就不能走路小声点嘛。”霓霓皱着眉头无奈地说。

刚刚不让我请,现在又指责偶,偶那个委屈啊,新仇旧恨一起算,兰花指一指“霓霓,你开始嫌弃我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我瘪着嘴,一付怨妇的表情。

霓霓在我对面座下,吸着管子道,“那你准备怎么样。”一副你拿我如何的表情。

哎,说实话,我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只能间隙性的象征性地发作一下而已,自怜自哀的吸着咖啡。霓霓见我没了气势,于是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开始聊了起来。时间过得很快,午饭前的时候,雨停了。我和霓霓琢磨着到那里去吃午饭。最后霓霓提议去吃印度餐。我当然是没有意见的拉。很快,霓霓就熟门熟路地带我到襄阳路上的一家名叫印度小厨的店里。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家店。东看看,西望望,点菜的事就交给霓霓了。  

“霓霓,这家店好棒哦。你是怎么找到的?”我见她点完菜,问她。

“以前和一个朋友来过。”

很快就有小姐把菜一个个端上来,我看着都不知道该怎么吃。还好霓霓很熟悉的样子,帮我沾上酱,裹上肉,卷好饼,放到我盘子里。

“好吃,好吃。”我含糊不清地边吃边说。

“先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话。”霓霓卷着自己的饼,瞥我一眼。

“霓霓,你那个朋友是男的是女的?”我突然觉得有必要问。如果是女的话,没什么,男的话,男朋友的可能性很大,好奇心增长中。

“你问这个干吗?”霓霓切下一小快鸡肉送到我嘴里。

恩,好吃。“关心你呀。快说是不是男的?”标准八卦脸。

“是的。”又一个卷好了的饼放到我盘里。

咬一口,“你们什么关系?”

霓霓吮着汽水,开始裹第三个饼。“大学同学。”

我竖起耳朵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就这样。”

“不可能,你骗我。”我激动地大叫,“咳,咳,咳。”由于太激动,忘记嘴里还有饼,就那样地被呛着了。

“你乱激动个什么啊。”霓霓过来给我拍拍,“跟你说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要说话也要先把食物咽下去。”

喘过气来,“霓霓,不要告诉我那个男的准备追你,你不知道哦。”那么明显的举动,白痴才会不知道。这家店那么有情调,一般男女同学的话,怎么会来。我又不是白痴。

“你不要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乱七八糟的事情。”霓霓瞪了我一眼。拒绝回答我的问题。主餐过后是红茶时间。充满奶香的红茶让我连连称赞,快乐地眯起了眼睛。霓霓见我这付模样,笑说:“我第一次来这里,就想过以后一定要带你来看看。”

我一听,乐了。“霓霓最好了!”扑过去。被霓霓挡住,“你要干什么?我先告诉你,这里是公众场合,你收敛点。”我失望地瘪瘪嘴,没有亲到啊!!!我失望,好失望。

估计我一脸苦瓜脸太令她觉得亏欠,于是提议去唱KTV。就这样,我们手拉手地走在去KVT的路上。突然我想到一件事情,“霓霓,你知道吗?我刚到日本的时候,老师就告诉我们,说在日本,女孩子和女孩子再要好也不能手牵手地在路上走,因为那是同性恋的象征。你说多么奇怪?”

没想到我随便说了一句,霓霓却停下脚步,很认真的问:“那你有没有去牵人家的手?”

“当然没有,老师都那么说了,我当然会注意的。”我一副你不要当我是白痴的表情。

“那就好。”霓霓展开难得的微笑。

来到某KTV,我问服务台要一个迷你小房间,却说没有,只有中的。你说两个人唱歌要10个人用的房间做什么?我坚持不要。于是过来一个男的,看了看我俩,转头对霓霓说,我可以带你们去一般的小房间,不过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请买盘水果。我本来就对那个男的有意见,凭什么在看了我俩后,只对霓霓说话?说象貌,我和霓霓差不多,可是我今天有化妆的,说什么也应该选和我说话吧?!我心里不痛快,何况他又说了那种不上台面的条件,“那一盘水果多少钱?”我问。

16元。”

“那和我们选中等房间的价钱还不是一样。”我冷冷地说。

那个男的振了振,于是又用商量的口气说:“这样吧。我们马上就要换班了,换班后,我保证你们能要到迷你小房间,不过你们要等个15分钟左右。”

等就等。等人的时候,我对霓霓说,他以为我们是白痴吗?那么简单的算数,我们看起来不会算的样子吗?霓霓笑笑,拍拍我的手。我莫名地平静下来。

果然,在他们换班后,有人带我们到迷你小房间。我们开始点歌。唱了没几首我就觉得不对劲。我唱的都是中文歌曲,可是霓霓都是英文歌曲。“我说,霓霓,你就不会唱中文的吗?

“不会,我只听英文的歌,中文的歌即使会唱也是很老的。”

“我真搞不懂,是你出国,还是我出国。”既然唱得不尽兴,就休息一下吧。我把身体往霓霓身上一靠,霓霓很自然的抱住我。心里在笑,以前的习惯还是改不掉,“霓霓,不用话筒,我唱给你听。你要听什么?”

“恩。。。。。。。。。。。。红豆吧。”

“还没好好的感受,醒着亲吻的温柔,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天长和地久。。。。。。。。”

那天我们只唱了一个半小时就出来了,因为霓霓妈妈突然打来电话说没有带房门钥匙,搞什么嘛!那天之后,我就只有和霓霓电话联络,不过她上课忙,我也忙,所以到我回日本都没有再见到她。

 


第三章 千里传情



 

一回到日本很快就开学了,我也又变得很忙,都没有时间给霓霓写情书。其实我也是说着玩的,还不就是一般的信,报告报告最近的情况而已,顺便写几句我想你之类的肉麻话而已。霓霓也因为已经大四,要开始找工作,要考英语8级,日语1级,高级口译等等大小试,而且还要忙毕业论文,根本就没有空给我写信,我那个恨啊!!!想当初,我刚来日本的时候,要问宿舍楼里数谁的信最多,最快,我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记得刚来的第八天,我就收到霓霓寄来的信了,我那个感动啊!!打开信,霓霓用亲爱的菲菲来称呼我,我心里那个甜啊!!她有问我好不好,有说很想我,我不在就好象不习惯,担心我一个人不会照顾自己等等,你说像不像情书?我真是激动外加感动,就差没有当着大家的面来朗读拉。不过那个时候一个学姐有介绍我去咖啡店打工,于是我又要适应新环境,新生活,还要学日语,真是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想我以前在家一个大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那里有站7小时的经历啊!每天回来倒头就睡,想写回信都没有时间,于是给霓霓的回信就这么给耽搁了。又过了两周,我又收到霓霓的信,字里行间透露着她的担忧,思念。她怕我受苦,说有什么苦一定要跟她说,她爬也会爬过来帮我的。真是讨厌的霓霓,我在的时候不说些肉麻的话来哄我,我不在了,反而说一些让我看了掉眼泪的话。当夜,我连夜写了封信,第二天就寄出去了。接下来我就天天盼着霓霓地信。很快又是一周,霓霓的信很准时地到达,朋友们看了都问我,你男朋友啊?“不是拉,偶家亲爱的拉。”我美美地说。  

打开信,满纸都是霓霓对我的思想教育。我不禁后悔自己上一封信里跟她抱怨了一下和同屋的人不合的事情,那里想到,她写了满满三张纸的人际关系论,说什么叫我不要耍大小姐脾气,别人不是她,会让着我,奇怪?她什么时候让过我拉??还有即使不喜欢人家,表面上也不要显示出来,毕竟出门在外,表面上过得去是最重要的等等。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偶家霓霓在人际关系这一点上思想是那么地成熟,你说我以前怎么就一点没发现呢?隔个大洋受了一顿思想教育,还好是有补偿的,随信有寄来霓霓自录的带子。我记得当时我是颤抖着手把带子放进录音机里的。“菲菲,你好吗?那里的生活习惯吗?吃的方面呢?自己一个人要小心,要懂得照顾自己。你什么时候回来?回来我请你去吃饭!还有,我有帮你收集F4的东西,磁带拉,海报拉,影碟等等,等你回来给你哦。我想你。”

听了以后,我真想把这段东西放到校内广播室里去全校播放一遍,你看,偶家霓霓多好,为了我,连最讨厌的F4都帮我收集到。霓霓,偶也好想你的······

两年多来,我和霓霓一直有书信来往,不过最近渐渐变少了,因为我们终于可以用MSN了。说到电脑,伊妹儿等等,其实我早就用了,问题就出在霓霓家的那台破电脑,老是罢工,我跟霓霓说10年前的电脑扔了得了,她就是不肯,真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有时候就这点不可爱,死撅!!

某日日本时间晚上9点,我在MSN上看到霓霓,奇迹啊。扑过去,亲一个。

“霓霓!!!你家电脑今天发奋拉?!”

“不是,我在公司。”

“啊!你找到工作拉?”

“也不能算是拉,只是试用期而已。”

“那你现在难道是在加班。”那么晚,上海都8点了!

“是啊,比较忙!”

“那你晚饭吃过了吗?”我担心地问,死老板,敢欺负偶家霓霓,我回来跟你决斗。

“吃过了。”

“那就好”我松了口气,“几点能完?”

“还不知道。我不跟你聊拉,以后再说。”

“好”我有点失望,不过为了不影响霓霓,我忍!!

那之后,过了一周左右,霓霓跟我说她辞了那份工作。我心里欢叫辞得好!让我家霓霓加班到那么晚,试用期只给2000,资本主义家!我真想跟霓霓说,不要那么辛苦,等我回来开公司,你到我这里来做,不过不知怎么,我有预感,霓霓绝对会拒绝我的提议,因为我了解她,她是个很好强的女孩子,跟我完全相反。你看她考了那么多证书就知道拉。英语类的,日语类的,计算机类的,经济类的等等。她好象把课余时间都花在学习上了,放假修日不是去上进修班,就是在家,要么就陪她妈妈去逛街,你说一个花样年华的小姑娘,也不找个男朋友交往交往!问她,她说她妈妈让她工作后再找男朋友。你说,那是什么年代的思想啊?想我来日本半年就交了个男朋友,不过很快也就分手了;但很快就又找了个男朋友,一周后又分手,就这样5次交往,5次分手。说不出来原因,跟霓霓讨论,她竟然说我要求高,说我太挑。你说我什么时候挑过拉,我只不过要身高不能低于180,年纪不能比我小,但也不能大于10岁,象貌过得去就可以了,我真的不挑的,可为什么就不成功?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又到假期,在春假的时候,我带了个漂亮可爱的日本妹妹回家。在回家前,我就跟霓霓说了“霓霓啊,我又要回来拉。想不想我啊。”  

“是吗,不错。定在什么日子?”

38号的飞机。” 一个人座在电脑前,乐呵呵地敲着键盘。

“你还真会挑时间,不过我不能来接你,我在试用期。”

“我知道,没关系,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不知道,这段日子很忙,日本夏季服装投入生产,所以公司最近订单来不急做,周六日也不定时加班的。”

“不管,你要来的,我带了漂亮的日本妹妹回来哦。”

“你们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我一脸模糊,“好朋友啊!我们在同一家咖啡店打工,实在是太合得来拉,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今年的生日就是和她过的。”

“哦。”

“什么哦的,我带回来,给你见见。”

“我不一定有空。”

“不管,你一定要来。”

之后第二天我就回国了。那次回国只有一周时间,天天带着日本妹妹去玩,和朋友聚会只能定在周日。所以我在周六晚打了个电话给霓霓。这里顺便说一句,我是个超级电话号码白痴,世界上的电话号码除了119和110以外我就只记得四个电话号码,分别为我家电话号码,我妈手机号码,我自己的手机号码,另外就是霓霓家电话号码了。为了这件事情,我曾经跟霓霓说,要她感到自豪,让我记得一户人家的电话号码是件多么伟大的事情啊。不过得到的是她送我两个大白眼。

由于周六晚上和霓霓通话太久,第二天握话筒的手严重肌肉酸痛,不过还是未能确定霓霓最后来不来。因为霓霓说要参加一个什么交流会,不知道几点完。

两天之后上飞机的时候我还在遗憾,因为那天霓霓没有来,发来短信说赶不急,我难过,好难过。我好想介绍日本妹妹给霓霓认识哦!!

 


第四章 同居生活



 

又是机场,我拖着大大地旅行箱在寻找登记口,没办法,我天生路痴。当护照被盖上那个大大印章后,我知道我踏实了,因为我回家了,结束了7年的留学生涯,终于回到生我养我的故乡了。心里落实的感觉真好!真该感谢霓霓,在三个月前,是她的想法改变了我。

三个月前某日

“霓霓啊,猜猜我是谁。”

“菲菲,你怎么打电话来拉。”

“啊呀,人家想你了呀。有没有想我啊。”

“你是要结婚还是要生孩子拉。我告诉你,以后除了你要结婚或着要生孩子之外,不要打电话给我。”

“你这个没有良心地,说,是不是有男朋友拉。”其实我是知道的,她还不是心疼我国际电话费,真是的,就不会对偶温柔一点啊。

“没有拉。”  

“你要说实话哦。对了,你的办公室里有没有男的?”

“没有。”

“那就好,不过你还是要当心,不要发展办公室恋情知道吗?乖乖等我回来。”

“知道拉,我会等你回来的。”

“恩,这才乖。”

“菲菲,你三月就可以大学院毕业了吧。是留日还是回来?”

“这个啊,我也在考虑,留日的话也不是想留就能留的,回来我又不知道干什么,所以我想是不是再往上读,读完博士。”

“你要死啊,还读,等你毕业你就26了,谁还要你。”

“难道,霓霓你也不要我了吗?”我装哭,“那我就不活拉。”

“你给我闭嘴,”我听到霓霓在那头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回来,我这里有份工作空缺。”

“这么好?什么工作。”我眼睛发亮,“我先声明,我要坐办公室,要有电脑,工作不能太累,月薪不能低于5千。”

“部门经理秘书,开你7千,干不干。”

“和你一个公司?”其实我之前都是说着玩的,月薪多少我没有关系,但前提是要和霓霓一个公司,那样的话每天就可以看到霓霓,而且可以亲到,想想都觉得开心。

“是的,你怎么想?”

“回去,回去,你等着,我现在就打包回去。”

“你搞什么飞机,你还有毕业典礼的。”我听到霓霓无奈地一声叹息,“典礼完后就回来,到公司签合同,报道。”

“啊?不用面试的吗?”我惊讶。

“不用。”

“真的?太好了。”我抱着电话跳,“我就知道霓霓对我最好了,我也知道你还是很爱的我的,对吧?!来亲一个。”

“你不要给我恶心。”“咔嚓”一声,那边挂掉了。

到家后的第二天我就去霓霓的公司报到。出门前,我很详细地问了路线,地址,可是到最后我还是迷路了。

“霓霓,”我委屈地打电话给她。

“菲菲,都十点多了,你怎么还没有到。”霓霓在生气,从她的口气里可以听得出。

“霓霓,我迷路了。”我更加觉得委屈。“这里连辆出租车都没有,怎么办啊。”

“啊,那你现在在那里知道吗?”霓霓口气转变成焦急。

“不知道啊。”有点感动,关心我了吧。“啊,你等等,这里有路牌,花园路,这是什么啊,我听都没有听说过。”上海这几年搞建设,开辟出很多新的路的,让人迷失方向。

花园路?我知道了,你等在那里,不要动,我来接你。”

其实,很快霓霓就找到我了。后来我才知道,公司是在工厂里面的,所以稍微郊区了一点,但是我坐的汽车在过了公司那个站之后,就会开很长一段路才会停,那个时候就是很郊区的地方了,再说清楚一点就是,我坐过站了。

不过因为有霓霓在,总经理也没有计较我的迟到,签过合同,霓霓就带我到工作岗位上去。

途中,我问,“霓霓啊,我的上头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干吗。”霓霓很奇怪地看着我。

“男的?女的?”我积极地问,“我总得了解一下情况吧,以后好相处,透露一下拉。”

“男的话,你准备如何,女的话,你又准备如何。”

“男的话么,当然要看年龄的拉。老男人的话,就好说,做好端茶递水的工作,其实就好办;年轻的话做事要认真,不可以开小差,这个就比较麻烦,不过如果帅的话,可以发展看看。”我比了个V的手势。

“是谁当初跟我说不要发展办公室恋情的呀。”霓霓冷冷的说。

“啊呀,刚刚都是跟你说着玩的呀。”我赔笑,“不过我还是期望是女的,这样的话,就好相处了,女的最好搞定。”10年女校的学习生活不是白浪费的。

很快,经营部就到了,在和大家打过招呼之后,霓霓就带我到我的桌子前坐下,而自己就直接往里面的办公室走去。我严明手快地拉住她,“喂,你不给我介绍我的上头?”

“咦?你不已经见过了吗?”

“啊?在那里?莫非外面的那些人中。。。。。。”

“吴经理,这份计划书希望你能看一下。”一个女子走过来,打断我大的话。

于是我惊讶地嘴张得老大,霓霓就是我的上头???那我刚才的那翻话。。。。。注意到那个女子奇怪地看着我,发现我太有失形象,象征性地打个哈欠,“不好意思,我叫林晓菲,由于知道今天第一天上班,昨晚太激动,没睡好觉。”

“哦,哦。你好。我叫方芳。”

吃午饭的时候,霓霓把我带到员工餐厅。我挑着不怎么可口的饭菜,对霓霓严刑逼供。“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就是我的头头。”

“你又没有问我。”霓霓也是东挑西检地吃着饭菜,果然是不怎么可口。

“你。。。”想想也是,霓霓是我的上头的话,那不是更好,上班可以轻松,而且无时无刻可以亲到,就像以前高中时代一样,生活多么美好。我开始幻想,开始傻笑。

“你不要笑得那么色好不好。”霓霓说,“对了,这里离你家有点远,你以后早上不会迟到吧。”

“诶?”果然还是霓霓了解我,我没有一次和霓霓约是不迟到的。“没关系,我从现在开始找这附近的房子,反正我也打算搬出来住的。”一个人在国外太久,反而不适合和父母住了。

“这样啊。。。”霓霓放下筷子,对我说,“其实我也是一个人在这附近租了套房子,两室一厅,一个房间作着工作室,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分给你。”  

“啊?那么好?”我扑过去,“霓霓我最喜欢你了。”

“你放手,这里是公司。”霓霓红着脸,真是太可爱了。忍不住,扑过去,抱住,亲一个。我笑我笑,我开心的笑。

当晚,我就跑到霓霓家里去睡。

“你真的今晚就要睡这里?”霓霓紧张地说,“会不会太快?而且我也只有一张床。”

“没有关系拉。”我抱着霓霓说,“挤一挤,别担心,啊!莫非,你家里有男人的东西不让我看到。”

“你在想什么啊”霓霓做势要敲我的头,不过我知道她不会真敲的,每次都是虚张声势,她才舍不得哩!

当夜,我就十分开心地抱着霓霓睡了个美美地觉,觉得实在是太幸福了。不过第二天起床,看到霓霓挂着两个黑眼圈,我奇怪地问她,是不是没睡好的时候,她阴着脸,不回答我。难道,我睡象太差,半夜有踢到她??想到这里,我跑过去抱住她,“对不起拉,霓霓,不要生气拉,我以后睡觉会注意睡姿的。”悄悄看她反映,她微红着脸,“你睡觉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穿那么暴露?”

“啊?你不觉得我件衣服很性感吗?”

“现在虽说5月,但是晚上还是很凉地,你穿那么少,小心着凉。”

“没有关系的拉,我抱着你就不冷拉。”哈哈,抱着霓霓睡觉的感觉,别提有多美了。

周六的时候,我回了趟家,打包,周日就让爸爸把家具和床已及衣服类的东西都送到霓霓的公寓里,从现在开始我就可以和霓霓一起住拉!

 


第五章 幸福生活



早晨7点,我家厨房里就传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不对应该是说,我和霓霓的家,嘻嘻,要知道,从昨天开始,我算是正式入居了。

将两个鸡蛋打入碗中,搅拌,估计锅里的油温差不多,倒入三分之一,半熟状态的时候,卷起,再倒入一半的鸡蛋,再卷起,三次之后,起锅,切6分,装盒。这个时候,便当盒里已经有可爱的章鱼状的小香肠;经过我特别加工过的西兰花;用高汤煮过的竹笋;切成小块的红烧排骨。黄,红,黑,绿,白,五色俱全,日本便当的最高境界,我笑开了眼。把便当打包,藏到包包里,我要给霓霓一个惊喜。

快动作地整理完厨房,将面包放入烤箱,煮上两个鸡蛋,按下热水壶的开关,叫霓霓起床。当我轻轻打开霓霓的房门,她还在睡。我转动眼睛,考虑用什么整人方法叫她起床。可是当我走到床前,看到霓霓熟睡的脸,我马上否定了刚才的想法,因为霓霓的睡相实在是太可爱了。红红的脸,长长的睫毛,上帝啊,你这不是引诱人犯罪吗。当然,我也是毫不客气的扑过去,捧着霓霓的脸,一边一个早安吻。

“你干吗?”霓霓被我惊醒,下意识地推开我,把被子拉得老高。

“叫你起床啊。”我坏坏的笑,好开心,大清早就吃到冰激淩。

霓霓脸上出现黑线,“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没关系拉,我们都是女的。”我死皮懒脸地不肯走,我是真是这么人为的,可没有别的想法哦!

“不要,你出去。”霓霓硬是把我赶出门。算拉,我耸耸肩,“霓霓快点出来哦,我做了早餐。”

快动作地泡好咖啡,捞出煮得7分熟的鸡蛋冷却,最后在烤好的面包上涂上沙拉酱和翻茄酱,放上三片小黄瓜,一枚火腿肉,切去面包皮,竖着切三分,装盘。这个时候,霓霓已经梳洗完毕,乖乖地座在桌前。好拉,上菜,两个大大的盘子里,放有刚刚做好的面包,新鲜的煮鸡蛋,蔬菜沙拉,外加香浓的咖啡。

“这都是你做的?”霓霓惊讶地看着我问。

“是啊。”我像小孩子一样现宝似地,“快尝尝,外面买30元一份的早餐。”

我看着霓霓咬了一口面包,喝了口咖啡。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啊?”

“恩,很好吃。”霓霓笑着说。

“我就知道,我的手艺不错。”听到霓霓的夸奖,我比什么都开心。

吃完早餐,我收拾完餐厅,就和霓霓出门了。早上8点半不到,我们就到公司,因为霓霓今天一大早就有个会议,我身为她的秘书,当然也要早早开始准备。

一切都很顺利,在会议开始前10分钟,我们都准备好了。

“霓霓,还有十分钟就要开会了,这里是文件,快去拉。”我看了看手表,催促道。

“好的,我这就走。”

“等等,回来。”我一把拉住霓霓,拿出手帕,往她的嘴角擦去,“这里有藩茄浆。”我很仔细的擦去,完了还捧着霓霓的脸仔细地打量一番,确定没有其他脏东西后,“好了,走吧。”

“你。。。。”

“干吗?”我看到霓霓的眼神有点奇怪,啊!我明白了。“啊哟,我们都那么熟了,不用客气的,什么谢不谢地,顶头的仪表也是秘书工作的一部分呀。”我很意气地拍拍霓霓。霓霓翻个白眼,走掉了。

中国人开会是有名地长,我把便当热了N遍,霓霓才从会议室出来。

“如何,会开的如何?”

“还不是那样,这就好象是公司的每月的行事一样,没什么特别的。”

“这样啊。”我快动作地把桌上的文件收拾完毕,在中间铺上桌布,打开便当。我很满意地看到霓霓惊喜的脸。

“这些都是你做的?”  

“那当然。”不要瞧不起我,你以为我只会做早餐的那个啊!“来,尝尝我最拿手的鸡蛋卷。”

正当我和霓霓在享用美味的午餐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我擦擦嘴,起身去开门。门一打开,啊!帅哥!身高绝对有超180,五官。。。。俊美,这是我马上立刻当时当地唯一能想到的一个形容词了。

“请问,吴小姐在不在。”帅哥开口,我要晕倒了,怎么声音像仔仔一样。“小姐,小姐。”帅哥在呼唤我,应该说是在唤我醒来。脸红中,好不容易碰到个帅哥,我失礼成那样,我哭。当我把头转向霓霓,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外加两眼冒红心,救命啊,霓霓!照我以往的经历,每当我发出这种无声的求救信号,霓霓总会义不容辞地帮我。可是这次,她黑着一张脸,“请问,神田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啊?神田先生?日本人?于是,我不禁再一次打量他,GOOD,日本人长成他那种身高不容易。满分,满分。发春中。。。。

“吴小姐,大家都在餐厅吃饭,看你没来,所以来看看你。”帅哥在微笑,“不过,看来你有比餐厅的菜更好吃的午餐。”他看到了我做的便当,有夸我耶!!我要昏到了。

“神田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您跑这一趟,可是我已经在吃了。”霓霓客套地说。

“没有关系,不过真是遗憾,我还想大家一起吃个工作午餐,交个朋友呢。”帅哥不放弃,我立场动摇!

“以后还是有很多机会的,不过如果我不吃这个便当,我的秘书会很伤心的。”霓霓说着,顺势拉过我,啊!我不要远离帅哥啊!!!

“哦?这个看起来就很美味的便当,是这位小姐做的吗?真是太厉害了。”我要昏到了,霓霓扶住我,我用眼神发出SOS

“吴小姐有这样一位秘书真是令人羡慕啊,我要是也有就好了。”帅哥,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去你那里。我刚想说,霓霓发话了:“神田先生过奖了,谁不知道野田小姐是神田先生的不可缺少的得力助手啊,该羡慕的是我才对啊。”最后,还怪怪地笑两声。

“那里那里,我也不打扰两位了,”帅哥要走了。“对了,本周末有个半年一次的员工聚餐,顺便欢迎新入员工,两位记得来哦。”

帅哥前脚刚走,我马上拉住霓霓问:“霓霓,我们公司有那么优的哥哥,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指控她。霓霓给了我一个大白眼,“优你个头啊。我也是今早开会才认识的,听说刚从日本总部调过来。”

“啊!开会那么优的事情,你刚才却敷衍我说是公司一般行事。”我要告你!

“你吃不吃饭拉,”霓霓黑线,“下午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不要老是想那个男人,人家有女朋友的。”

“你怎么知道?不是说刚从总部调来吗?”我一脸不信。

“我会骗你吗。”霓霓黑着脸,“虽然才调来一周,可是公司里好几个女孩子都在跟他交往。这种男人有什么好?”  

我失望,好失望。霓霓见我一脸失望,问:“好拉好拉,你该高兴,他没有把你定为目标,这样你就足够偷着乐拉。”这句话提醒了我,“霓霓,他身为你的N级上头,特地跑来叫你吃午饭,没有问题?”

“这点我比你清楚,所以才回绝他的。”

“啊!”我尖叫。

“你要死啊,叫那么大声。”霓霓惊恐地问。

“不是啊,霓霓,你想,你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标本放在你面前,你就拿来实习一下拉,管他是一级还是二级的。”我提议。

霓霓黑线成倍增长中。不好,踩到地雷了,我匆匆打包逃离现场,希望她别记仇。可是,她还是记仇的,下午工作一开始,她就拿了N份文件让我打。日文的,中文的,英文的。我又不是打字员,而且要我下班前都打完,并且无视我的眼泪汪汪,救美女的英勇是没有的,害美女倒霉的狗熊是有的。我开始憎恨起那个某田。

晚上8点,我还坐在桌前打字,还有一份就完了。这时候,电话铃响起,奇怪,这么晚了,会是谁?

“你好,经营部。”

“我是神田。”呀,帅哥。“是不是吴小姐的秘书?”

“是的,我姓林。”

“林小姐,这么晚了还在公司?”

“有些工作还没有做完。”还不是你害的。

“那还有多久呢?这里附近晚上没什么人,林小姐有车回家吗?”

啊呀,我忘记了,这里很偏,“没有。”

“那我送你回去吧,我这边也刚完。”

犹豫,不过还是让他送得好,认识的人还是比较放心的。“那就麻烦了。”

“不客气,我马上就下来。”

很快,帅哥就下来了,我也完成最后一份,锁门,回家。途中,他顺便请我去吃了顿晚餐,我觉得他人还不错,到家门口的时候,他说要送我上去,我说不用了,我打个电话同屋下来接我就好了。当他看到霓霓下来的时候,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而霓霓看到他后,脸黑得比黑夜好要黑。他们上辈子有仇?

 


第六章 宴会



 

夜晚,我家客厅里笼罩着一股低气压,而这股气压的来源就是从刚才上楼,到进来已经半个多小时,却一句话都不说的霓霓。

我不敢出声,也不敢没事回房里睡觉,因为我知道,霓霓还没有对我发号施令。我N次的瞄瞄她,她已经拿着水杯喝了N杯水了,我想跟她说,照科学上来说,睡觉前两小时内,其实光喝水也会胖的。可是我却说成:“霓霓,真是对不起拉,我光顾着和神田先生吃饭,忘记了你的晚饭,我这就给你做,你不要光喝水拉。”如果我不说这句话,还好,谁知我说了这句话,霓霓冲过来,一把拽起我,“谁告诉你我肚子饿拉。”啊呀,我误会了,“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我顺手拍了拍霓霓,给她顺顺气。“你从刚才一直在喝水,我还以为你肚子饿呢。”我赔笑道。

只见霓霓气得一口气提不上来,用力的把我搂住,“啊呀,霓霓,我透不过气来拉。”我惊叫。  

“闭嘴。”霓霓从牙缝里挤出两字,好的,我闭嘴,霓霓还在气头上,识实物为俊杰。我也腾出手,轻轻抱住霓霓,笑道:“你呀,也真是的,中午的时候,嘴巴上还说神田先生不好,晚上看她送我回来,心里不好受了吧。”说完这话,霓霓突然用力推开我,我一个不稳,跌座到沙发上,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只见霓霓的特写出现在我面前,等等!为什么她的嘴和我的嘴贴在一起?我呆呆地反映不过来。当我觉得呼吸困难的时候,霓霓放开我,“笨蛋,呼吸!”我马上听话地大口吸气。

终于顺过气来,我意识到刚才那个叫接吻。噫?霓霓平时都不会亲我的呀,今天是怎么了?我把写满问号的眼睛看想霓霓,谁知她头也不回地跑进卧室,留下我一个人在客厅里发呆。

隔天早晨,我仍旧老时间起床,做饭,昨天惹霓霓生气了,我琢磨着做点什么好吃的陪罪。不过我还是搞不太清楚,为什么偶尔一次霓霓主动亲我和我常亲霓霓的方式不同呢?

“吱呀”一声,霓霓出来了。

“霓霓早啊。”我挥舞着筷子打招呼。谁让我正好在作菜呢。

霓霓走到我面前,定定地看着我。“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啊?”我马上反映过来,放下手中的活,用围裙擦了下手,拉起霓霓的手,“霓霓,昨天惹你生气了,但是我和神田先生真的是没有什么的。为了陪罪,你看,我今天做了很多好吃的。”我现宝似地捧着便当,像讨好主人的小狗。

霓霓看了我半响,忧忧一叹,“算了。”

今天的霓霓很深奥,我歪着脑袋,想不透,不过不管怎样,看样子,她的气是消了。于是,我和霓霓的生活又变回原来,我觉得每一天都好开心。

终于熬到周末,下了班我就急急赶回家,洗澡,化妆,选衣服,我可没忘今晚的员工聚餐。

7点,我准时到达会场,一眼望去,女的,男的,每个人都打扮地光鲜,要知道,员工聚餐也是个社交宴会,不同部门的人,在这一天会聚在一起,不重视仪表怎么行。何况对于未婚男女来说,那也是一次很好的相遇机会。

手机震动,“喂。”

“菲菲,你在那里?”霓霓问。

“我刚到会场。”

“哦,我在主席台左边的桌子,你快过来。”

“恩,我马上去。”

当我走过去的时候,看到神田先生就坐在霓霓旁边的桌子,见到我,举杯问候,我轻轻点头,快步走到霓霓身边坐下。

霓霓皱着眉,看我一身打扮。怎么?难道不好看?不可能吧。我买衣服的时候,人家周围的人都说好看的。

“你就没有别的衣服了吗?”霓霓问。

“干吗?”我低头再一次审视自己的衣服,今天我穿的是黑色露背晚礼服。其实说是说露背,也就从肩往下十公分而已,不算露的。

宴会很快就开始了,一开始,我很努力地吃,可是吃到一半发现不对劲。因为很多男女都到舞池里去跳舞了,连那个公司里有名的老处女小姐都在和一个40多的男人在跳舞,为什么我就没人邀?我觉得奇怪。于是我放下食物,打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表,端庄地做着,等人来邀。

很快我就看到一个男的走过来,马马虎虎,不过如果他请我,我就去跳,毕竟他是今天第一个邀舞的人,给他个面子。可是,那个人在快接近我的时候,变了变脸色,转身走掉。我心里大骂。接下来,三,四个人同样在快接近我的时候,最后变挂。为什么?

“霓霓,我脸上有脏东西吗?”我担心地问。

“没有。”霓霓看我一样,继续吃东西。

“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来邀我舞?”

“不知道。”

“啊!人家就是为了跳舞而来的嘛!”我哭丧着脸。

“你想跳舞啊?”霓霓拿出手巾擦擦手,走吧,我们去跳。

“我们?”我问,“我们两个去跳舞?”  

“是啊。你那么想跳舞,那我就邀你好了。”

“不要。”我拒绝,“我要男的来邀舞。”

“哦。”霓霓重新座下,“那你慢慢等吧。”

不,我决不坐以待毙,我起身,“大不了,我去邀人家。”

“不许去。”霓霓拉住我的手,“你想一个女孩子去邀人家男的跳舞,不害羞。”

说得也是,可是。。。。

“吴小姐,可否赏光跳个舞。”神田帅哥出现。

“我不会跳舞。”霓霓看也不看人家帅哥一眼,太不给面子了。

“没有关系,请给我一个荣幸教你。”帅哥太有风度了。

可是霓霓还是那副死样子,我看不过去,在她耳边轻说,“你不让我去邀人家跳舞,现在有个机会摆在我面前,如果你不去,那我就去。”

话音刚落,霓霓腾地起身,狠很地看了看我,对神田帅哥说,“走吧。”看吧,还是担心我抢走你的帅哥,真是的,我们什么关系,会吗?

“小姐,能否赏光跳个舞。”

我的春天来拉,“好的。”管他黑猫白猫,能邀我舞就是好猫。在那之后,邀我舞的人络绎不绝,我就知道,我是有魅力的。搜寻霓霓的身影,对她比了个V,马上,她的脸色阴了下来,我扭头,我没看到,我没看到。

当晚,我喝了很多水果酒,本来以为那酒没什么酒精成份,那知它的后劲可大着呢,于是,只好让神田先生送我和霓霓回家。

到家门口,神田先生坚持要送我们上楼,可霓霓一口拒绝,有没有搞错,我醉得已经走不动拉,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家在六楼,而且没有电梯的。我要帅哥抱。我在霓霓耳边胡言乱语。

“你给我闭嘴。”霓霓怒吼,“神田先生,谢谢你送我们回来,不过今天菲菲醉得厉害,就不请你上去喝茶了,改天请你吃午餐。”说完,不给面子的拖着我就上楼。

一路上,我嚷嚷着,眼前的东西总觉得都在晃尤,好不容易爬到六楼,一进房间,霓霓就把我往床上一仍,“啊哟,痛。”

“你还知道痛,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霓霓,你好吵,我要睡觉。”我感到昏昏沉沉。

“不许睡。”霓霓硬把我拽起来。

“不要拉我拉,我要睡觉。”我顺势倒下,霓霓一个没站稳,跟着我倒下,“痛。”我是颠被啊,霓霓倒在我身上。

“你知不知道,你给了7个男人你的电话号码,并接受了10个男人的午餐邀请。”霓霓支起身子,在我耳边吼。

“知道拉,知道拉。”我抬手勾住霓霓的脖子,往下拉,亲一个,“霓霓,你今晚好吵,乖,我要睡觉了。”我半眯着眼睛,微笑着说,头好晕。

“你!”霓霓一气之下,拨光了我的衣服,冷空气侵袭肌肤。

“冷。”我挥动手,试图摸到一个温暖物,当我摸到那个温暖时,把它拉向自己。

“菲菲,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霓霓咬着牙问。

我半梦半醒,听不真切,只知道把那个温暖物搂得更紧些。很快,我就感到暖和,并且胸口有痒痒的感觉,就好象小狗窝在我怀里一样。我用手摸摸它,“狗狗乖,不要吵姐姐睡觉。”之后就完全跌入梦乡,睡梦中,我听到一声悠悠的叹息声。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