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果腹札记 关于书院巷与其他

废话全书 2018-08-09 15:25:18

◤写在之前:

先要谢谢你点进来看哟!

这是一篇断断续续写了十几天的文章,大概八千多字,中间很啰嗦,只是懒得分开发了。如果中间不想看了,那么挑自己感兴趣的店随便看看(或者明天继续看啊)就好啦!(也可以直接拖下去看结尾的!)

希望我写的这些,唤起你的一点点记忆。

或者,一点点食欲?




果腹札记

关于书院巷与其他

 

慢慢地,衣服上粘着的饭粒,变成了白玫瑰。

——题记

           

吃外卖的时候刷到了一篇书院巷美食推送,想念顿生,立感半冷的炸鸡难以填饱饥饿。不过书院巷的店果然换得比红楼的学生还勤一点,又是一大排没见过的店,也算是意料之中了。不过我还是看得很想念那些热气腾腾的日子了,那时节,眼镜的白雾散去,是果腹之餐,也是生活。

 

◤荣记凉皮◢


说到书院巷的吃食,我还是没理由地要把荣记凉皮放到第一个写。这家店不知道换过多少次名字和装修,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老板一直是那两个看起来很憨厚的北方汉子,吃食的口味也一直没变过。

我这人其实挺讨厌改变的,所以总是吃那几样:肉夹馍、基本款的凉皮还有鸡丝或者炸酱手擀面。肉夹馍的话,里面的肉是煮好半成品的肉冻起来放在冰箱里,要吃的时候放到锅里再煮煮,对口感没什么影响,老板会用快刀把肉剁成大小恰好的肉丁,这样五花肉的肥瘦被掺杂在一起,汁水一半被留在肉丝之间,另一半溢出在外面被饼皮吸掉。老板会在把肉夹好之后把饼一起放在电饼铛里热一热,这样冬天饼不会太冷,饼皮还会很脆。荣记烤饼皮是不放油的,不像我家楼下那家,饼在油腻腻的鏊子上烤完总会多少有点让人在味蕾满足的时候担心肠胃。如果不忌口的话,肉泥里可以多多少少放一些青椒丁,让味道些许清淡一点。

出锅之后稍微冷一冷我就很不客气地下嘴了,先是脆的饼皮,碎裂后翻滚出被汁水浸润的内层,要是太迫不及待或许会被烫到,赶紧哈出一口氤氲着肉香的热气,接下来是肉夹馍的精华了:肥瘦相当不腻不柴的肉,或者夹杂着些许青椒清新有一点火辣的小脾气,基本可以满足味蕾了。

荣记的肉夹馍不算很厚,一个吃不饱,于是夏天配凉皮,冬天配手擀面,完美。

凉皮本身口感蛮不错的,宽窄适中的那种,嚼下去也很实在,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吃凉皮里的花生米:我外婆炒的花生真的很好吃,所以我对花生还是满挑剔的,荣记的花生算是我很推崇的,不是很油腻,花生皮不会卡牙缝,也不会太皮而嚼不烂,在裹上薄薄一层醋和酱油之后就有了一种很魔幻的口感,大概荣记专门卖这种酱汁花生米的话我会专门去买几罐从早吃到晚。

荣记手擀面里的汤汁不功不过,鸡丝稍硬,搭配生菜的口感稍显别扭,那么其精华就集中于面条本身了。我对面条也很挑剔,基本完美典型参照新疆本土油拌面(我拒绝信任一切新疆之外的餐馆):一根面的长度要适中,夹起来举到额头大概尾巴在勺子里打个圈就很不错;不可以太细,否则嚼下去没有过程感,就少了一点仪式感,就像吃粤菜细面总觉得有点草率;不可以煮的太软或者太烂,要稍微硬一点,简称“嚼劲”;我也不喜欢太滑的面和粗细一致的面,工业化与机械化的痕迹太过明显,还是有一点点粗糙的面少一点雕琢,自然感更强,让我的牙齿和灵魂与那面条一路走来的麦田、农人的手、笨重的石磨还有擀面人的力道都多多少少一点点沟通和交流。荣记的手擀面就基本符合了我的这些要求,所以每次不管是鸡丝汤面还是炸酱半面,一碗面配着肉夹馍下肚,一本满足。

荣记的老板是两个北方男人,一高一矮,听口音应该是皖北一带来的吧,后来去得多了,老板也看我面熟了,偶尔会跟我打个招呼,也偶尔会想起我的口味(每天这么多人,能对我有点印象已经不错了)。店面很小,侧面一条桌子,中间再摆两张,整个店铺就算是撑满了。一到饭点,总是人挤人,位子上坐满,再排上一条队,店里就只容得下气味本身了。我很少在店里吃,总是打包带走,除了傍晚人少的时候,会一个人缩在屋子角落吃饭再去上晚自修:荣记推拉门一直关不死,冬天总是有江南潮湿冷酷的风阴森森地往屋子里钻,只有抱着书包缩在角落,再大口大口地吞咽着汤面,才能在哈出的团团白雾里感觉到与寒冷的隔离。

 

◤新豆花◢


既然都说了荣记,就不得不说说对面的新豆花,因为我每次等凉皮的时候总要去对面买一杯豆浆喝。

作为一个北方人,小时候基本没见过甜豆花,都是鸡汁的咸豆花(我们那里叫做“豆腐脑”),而我作为一个嗜甜者和对豆制品没什么感情的人,小时候几乎不吃豆花(后来喜欢吃了,但是依旧不喜欢各种榨菜和豆皮,只喜欢浓浓的鸡汤浇上去的纯粹)。至于书院巷的新豆花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吃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反正吃来吃去就是原味红豆芒果。

新豆花的甜豆花没有很重的颗粒感,可能是因为放了牛奶或者什么魔幻物质,豆子的腥味也不太重,所以可能自然感不够,不如台湾小店吃到的地道。不过一般来说,豆花只要细腻感强并且没有食用胶添加过多的塑料感,我就可以接受了。

高一的时候用的那台笔记本电脑电池续航时间短到惊人,所以周末晚上下课路过的时候,偶尔会进去插着电发一封邮件,顺便吃一碗豆花,再拎一份带回宿舍周末睡醒懒觉吃,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新豆花的豆浆也很好喝,豆渣滤得很干净。巧克力味的会把豆香盖住,不推荐;芝麻味的是两种谷物碰撞出的火花,不是很惊艳的口感,但是喝起来就很健康也很舒服,像是稻田拂面而过的风一般轻快而浓重;红豆豆浆味道最和谐了,加碎豆的没什么好挑剔的,加整豆的豆皮有一点涩;最好的情况是正好那天做了半糖或者无糖的原味豆浆,基本冬天躲在后门旁边吃面的时候最佳拍档就是它啦!


◤琼琳阁◢


但既然已经把容记凉皮和手擀面放到首选了,我再不提琼琳阁恐怕要被苏州同学骂了。其实我的面食标准里,苏面本身占到的没有多少,或者是因为北方糙人体会不了精致的江南饮食文化,所以我对苏面没有很多情怀。但是不管怎么样,琼琳阁的面在软硬方面还是很适中的,如果不一根一根嚼的话,嚼劲是够的,另一方面,大锅慢炖熬出来的汤味道很正,白汤面的汤我一般会先喝几口再倒浇头的。

当然了,苏面的一大精华就是浇头了(应该是吧),但我对琳琅满目挂了一面墙的浇头没有太多鉴赏力,而且吃过的种类也就局限于那仅有的几种:焖肉,肉排和一些我记不住名字的浇头。可能我本人的口味和苏州人在浇头这件事上产生的分歧比较大,因为我不喜欢大块的焖肉:肥肉太腻,而且似乎只有咸味。但是琼琳阁的醇香肉排却一直让我萌生买一箱带回家慢慢吃的念头:先是冷的一碟端上来,夹起来,一口下去,先是甜蜜而粘稠的酱汁,紧接着是绵软易嚼的瘦肉,牙齿持续向下探索,触到的是流动感更强烈而油香味浓厚的肥肉,接下来六道轮回一般再是瘦肉与酱汁。软和硬的交替流动,像是在品尝着蓝色星球——从海洋到地壳再到地幔——只是这个地球,是又香又甜的。紧接着就是咀嚼撕裂与搅拌,把一切坚硬柔软粗糙细腻,用暴力摧毁着,用细致体会着,可能这就叫做“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了吧。当用一切味蕾体会着层次分明的肉排死亡全过程的美丽时,那种死亡也迸发出了最奇妙的成果——那就是肉,肉的香,和酱汁融合了的肉的香甜,最终的一切的本质就是无可取代的肉本身的美好

肉排冷的时候我会吃一半,再吃掉三分之一的白汤面,然后把肉排整个焖到面里:肉排让绛红的汁水在泛白的汤里肆意伸展,又敞开怀抱让温柔的热量侵入身体,这样之后,肉排在广袤的怀柔之下变得温暖和绵软,面汤也就多了一些厚度,增添了一些令人沉醉的窈窕风韵。

关于面的浇头,我也没什么更多的记忆或者好感了,净素的味道我多多少少有些吃不来,而琼琳阁傲娇的营业时间和每天中午长龙般的队伍也让我鲜有光顾。但不管怎么样,对没吃过很多面馆的我来说,琼琳阁算是我吃的苏面里最好吃的了,毕竟隔壁的东吴面馆,虽说上菜快也不贵,但是乱哄哄的环境和大排档既视感的餐盘总是让我提不起食欲,也就只能被我归类到黄焖鸡和沙县小吃之类的粗糙食物之中了。

 

既然都说到这里了,就把附近的面食一并提掉吧。我至今不太懂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吃淮南牛肉汤,因为那家店倒闭的时候我本人是长舒了一口气(……)(接下来请淮南牛肉汤的死忠粉捂住眼睛)我一直觉得,这家店的面条本身没什么大毛病,但是量不足,牛肉片和面都不多,粉丝汤里面粉丝也不多,这都是小问题,最大的症结在于牛肉汤没什么肉味,给我一种水倒多了的感觉,胡椒和香菜味倒是挺浓烈的。虽说十块钱出头的价钱对这个质量来说也还算可以,但是这家店一点也不便宜的小烧饼还这么难吃就真的说不过去了:如果没记错的话,饼是死面的,但是却没有死面饼的筋道,只给我一种啃生牛皮的感觉,最外层冷掉之后又干又硬,饼本身还很薄,真的没什么好的口感。因此,这家店我加起来也就吃过三次,就真的没胃口了……

 

◤王氏林记◢


何况,那家淮南牛肉汤的店面原本是王氏林记烧饼,在淮南牛肉汤开业之前,王氏林记一直盘踞着一大片门面,而且那时候还有铁板饭等各种食物,(我就吃过一次那个量很小的铁板饭,可是锅巴很脆,牛腩的味道也很正)现在就只是在旁边的一点点门面卖着烧饼。还好店面缩小之后烧饼还在卖,因为王氏林记的烧饼真是太好吃了!

我妈每次来苏州看我的时候,只要过夜必定早晨起来去买烧饼吃,她至今仍在盘算着来上海的时候半路下车去买几个烧饼带着吃,回去的时候再买几个带回家。王氏烧饼在苏高中也是当红产品,曾经我就目睹过老师们拼团买了十几个大烧饼分着吃的画面……

王氏的烧饼不算小(大概也有我脸这么大了吧!),烧饼不算厚,很传统的芝麻猪油烧饼,我没注意过具体做法,但目睹过刚出炉的样子,师傅拿铁钳把烧饼夹出来,塞进纸袋递过来。饼很烫手,总要裹着塑料袋再包上几层餐巾纸才不会痛到把饼扔出去。饼最边上凉的快,在氤氲的白气中若隐若现的金黄色饼皮恰逢花季——这是最酥脆的时候。第一口更多是面粉的麦香,第二口再向下,齿尖先触到干湿适宜的芝麻,滑过之后先是破碎的外皮,然后是柔软而层叠的内心,混杂着猪油香和葱香的薄面皮交织着让味道在探索中被释放。吃饼不可快,刚出锅的烧饼会烫到嘴,不妨先咽下那残存的馥郁,再把齿间熟透的芝麻好好舔干净,郑重地迎接下一口。

王氏烧饼唯一的软肋就是猪油块有时候揉不均匀,即使是体会到由麦香向荤油葱香徐徐递进的美好,也难免在突然咬到齁咸猪油的时候皱一下眉头,但是既然有“瑕不掩瑜”这么贴切的词汇,我也就没必要再多费口舌为烧饼辩护了。

听说过在早些年头,猪油是很多家庭最好的荤味食材,猪油拌饭的珍贵性不逊色于米三的一顿饕餮。但是后来,因为猪油本身也不是很健康的食物,吃的越来越少,我印象中也许就吃过一两次吧,但是正如《深夜食堂》里最简单的酱油拌饭一样,猪油的简单自有其美丽所在,何况,那荤香味,偶尔一品,真是令人满足呢。

 

◤俞老二◢

(没有图了)

好了跑题了,回到面食的话题上来。

藏书羊肉我好像就吃过一次,没什么印象,不提了。豪口福后面再讲,那就再说说俞老二吧,此处不讨论搬迁原因,尽量集中于食物本身。

俞老二的面条,我还是蛮喜欢的,软硬粗细都适中,但是俞老二面里配的肉和汤就多少有点给整体减分了。吃得最多的是过油肉拌面,量很足,但是肉不多,酱汁味道还不错,酸甜咸度都适中;孜然牛肉或者羊肉拌面里面的肉真的一般,不评价了。顺便提一句,俞老二的茄汁牛肉炒饭很快,就是番茄酱炒的;土豆咖喱鸡味道蛮不错的,其他的印象也不深刻了。

俞老二其实也属于蛮粗糙的饭馆,可是毕竟地方大人少,网速也挺快的,所以嫌麻烦的时候就直接去吃一顿了。

 

◤豪口福◢

(也没有图了)

豪口福是高三前那个暑假里面开业的,店面在书院巷就算正常大小。刚开业的时候应该是上提优班,所以暑假爷爷陪我住了几天,正好豪口福刚开业,第一次吃了卤肉饭和冰的芋圆,芋圆真的不怎么好吃,那我就扯扯我吃了一年的卤肉饭吧。

照理说卤肉饭还是台湾的最正宗,但我在台湾的时候也就吃过一次,所以难辨是非。是否喜欢也就看我味蕾的意思了。

对于卤肉饭,甜度绝对是第一位,我本人接受不了太甜的卤肉(比如现在上海某校食堂的卤肉饭就给人一种糖罐子翻了的感觉),酱汁要甜味为主导,夹着咸味,酱油的浓稠,葱香的调剂以及五花肉熬出来的肉香,但这种鲜甜有千万不能盖住肉本身的香味,这种奇妙的卤汁味道很难用言语形容出来。稠度也要适当,稍许粘稠感最佳。而卤肉中的肉也是一门学问,相对来讲,我更喜欢细长的肉丁而不是剁很小的肉末,肉丁从瘦到肥那种分明的层次感也算是一种美学吧,而肉末就有一点不郑重。况且肉丁咬下去的时候有分明的变化感,口感也好过肉末。卤肉浇在米饭上拌着吃,实在是太妙了,尤其是当米饭的软硬适度,Q弹可爱的时候,裹上一层浓郁的卤汁,像是身着华服的贵族男女,令人沉迷装表的璀璨,也向往背后的赤裸。

豪口福的卤肉饭总的来说味道不错,卤肉汁偏咸,总体适中,肉切得有点小,最大缺陷是卤肉里有切碎的葱,总要挑半天,但米饭味道不错,而且加米加肉只要一两块钱,还是很划算的。茄子饭的味道也不错,但是量太少了,再剩下就是番茄牛肉面了,汤汁很浓但是面条煮的有点软,不功不过吧,没我亲爹和我爷爷炖的好吃,不如回家吃。不过卤肉拌面还算味道不错,可以试试。

豪口福的WIFI其实也不错,对我这种主动不用手机但是还是老想拿着iTouch上网的少年来说,找个地方下视频是很重要的,所以网速也成为了我选择饭店的一大标准。

 

其实我小时候是不吃肉包子的,但是在高三前的那个暑假发生了一些有趣的故事,于是开始吃生煎馒头和锅贴饺了,于是小姜锅贴和矮脚楼也在高三那年进入了我的食品清单。

 

◤小姜锅贴◢

&

◤矮脚楼◢


小姜锅贴也是书院巷的红人,去晚了的话一定没地方坐,所以我工作日中午好像从来没有去过。小姜的盖浇饭和粉丝汤很大路货,但是锅贴饺很不错,相对来讲我还是更推崇猪肉锅贴一些:因为前面也说了,我吃肉很注重汤汁的问题,牛肉锅贴有些偏干。小姜锅贴一份吃下去是刚刚不饥不饱,出锅端上来之后先从一头咬开(我最喜欢吃的部位就是煎饺的两头,脆而有热油和肉馅混杂的香味),当然要先把这段精华品味一下,然后用力把汤汁吸吮出来,让漂浮着油花的汤水从唇齿间穿梭而过,让小小煎饺释放的强大气息充斥口腔和灵魂,然后一口一口向下进展,抑或是一口全部吞下。

从有着薄薄一层锅巴的皮,到与汤汁交融的肉馅,牙齿压迫着有些坚韧和顽强的皮,皮又压迫着肉馅,于是最脆弱的汁水先不堪重负,接着是肉馅的崩塌,最后是外酥里嫩的饺皮的缴械,然后就是肆意混合与对味蕾的包裹和围攻了,小姜的汤汁配方确实很妙,连吞七八个不用多久全都下肚甚至还不觉满足。

如果非要鸡蛋里挑骨头的话,可能皮的缺陷就是因为用烫面之类的材质,所以水分控制不好的时候会从“弹弹的”滑向“粘粘的”吧。牛肉锅贴的话整体也很棒,汤汁不多,以咖喱为主,不如猪肉锅贴更能体现肉本身的香味吧。

 

隔着一条马路的矮脚楼也一样,盖浇饭和馄饨什么的都资质平平,而且店铺也总有点脏乱的感觉,但生煎馒头蛮好吃的,吃的流程和锅贴无异,但是位置不同。先从侧面或顶面最薄的地方下口,咬破一个小洞,把汤水吸出来(生煎的汤要比锅贴多一些,而且更烫嘴),生煎的肉馅对我来说有点太大了,所以到后面会有一点腻。但是生煎馒头的灵魂,在我看来就是底部最脆的部分,最靠近肉的部分浸满了甜甜的汤水,但是因为捏合处的面团更结实一点,汤水又不至于把面皮泡得黏糊糊的。下面在油锅里煎熬许久的部分,早已变成了金黄色,粘着些许葱花和一点点油渣。当我吃得只剩馒头底的时候,仿佛迈进了神圣的殿堂,接下来的每一次咀嚼都有了仪式感。馒头底的口感我已经难以描述了,看官意会吧。

 

顺便提一句对面的兴龙生煎,有人说他们家的生煎馒头比矮脚楼好吃,但我没吃过……我只吃过他们家的汤圆,一块钱一个,有豆沙和芝麻的,个头奇大,味道寻常,但是基本两块钱我就吃饱了……哦对了,隔壁的添添(也可能是“天天”)包子铺也是几块钱就能吃饱,包子皮很软,薄厚适当,馅料略少,味道还不错吧。

 

其实书院巷到我毕业的时候,已经快要发展成串串一条街了,从飞翔麻辣烫,到花串串,再到宽窄巷子,无奈本人对麻辣烫无感,花串串又一直传说用口水油,所以全都没吃过。


◤潘师傅炸鸡腿◢


啊对了,高三的时候原来的鸡排店之一换成了潘师傅鸡腿,这家鸡腿就成了我和徐阿姐每次数学周考之后的必去之处。

潘师傅的鸡腿很好吃,我个人更喜欢孜然味的一点,脆皮上撒了薄薄的一层孜然,不至于盖过鸡腿本身的味道,裹的面粉很薄,用牙齿咬住轻轻一拉就可以撕下一大块脆皮,外面的干而脆的,里面一面却把厚厚的一层肉汁也一并带了上来,咀嚼着这层皮,其实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潘师傅家的鸡腿肉水分还是蛮充足的,即使啃到最靠骨头的地方,也能在上下齿挤压的瞬间察觉到唧唧扭扭的响声和收缩感。其实除了鸡皮,最好吃的还有最靠腿弯的那块皮,黏黏的筋和略厚的脆皮,嚼起来肉感十足,可谓精华所在。

每次数学考完,万念俱灰,我就和徐阿姐溜出去买俩鸡腿,然后站在红楼中间边埋汰人生边啃鸡腿,一个啃完再闻闻手指尖的清香,哦不对,浓香,似乎圆锥曲线和数列带来的伤害就能多多少少平息一点了吧。

 

大概同时间开的,还有那家六寸披萨,晚饭吃过不少次,味道不错,一个人吃正好,但是也没什么特点,就不再多说啦。

 

基本上书院巷的店也就这些了吧,实在是说不动了。明月楼的糕点味道不错;伯克利的米线第一次吃的时候没想到有这么多豆皮,所以印象不好,味道和分量其实也不如彩云,更不用说和云南本土的过桥米线比了(没错,当我在昆明翠湖边上吹着风,把一碗漂浮着滚油的汤浇上劲道十足的米线和肉片上的时候,那一刻升腾起来的气息,就注定了余生的过桥米线都是讲究了);还有那家大家好像都很喜欢的山东煎饼,我就不予置评了,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煎饼区的北方孩子,我只能说,真的是贵还不怎么好吃(而且那家老板娘拿钱和拿饼是用同一只手……)。

 

 

◤德仔◢


好了,虽然副标题说的是书院巷,但是难免要延伸到十全街了:首先就是十全街当家花旦德仔了!

我们这届进来的时候,德仔已经搬进了雨果书店对面的小巷子,不是熟客很难找到。我也是正好有一天没吃晚饭的时候遇到了学长,才跟着吃到了这家店。

第一次进德仔,爬上那个特别特别窄的楼梯,坐在楼上的角落里,跟风点了叉烧煲仔饭和西多士,于是顺利被圈粉。煲仔饭的锅子和米饭与其他店家无异,总是要等着那吱吱啦啦的响声消停一阵再扮开,这样锅巴才会多一些。米饭上的肉口感还不错,咬不烂的那种肉丝不多,软硬得当。精华是在于那个塑料水壶里的汁了,算是德仔招牌了:黑乎乎的不怎么显眼,口感实则惊艳,甜味为主,咸香被藏在浓郁背后,根据个人口味选择加多加少,多则甜味浓厚,酱汁裹在肉上面,把一颗颗米粒黏在一起;少则如同点缀,吃的时候不时迸发出一点点酱汁的甜香,也就更品的出米香肉香。我没什么手感所以总是看天行事,多少随缘,反正只要不过分,总是好吃的。西多士的话,我没怎么在其他店吃过,就井底之蛙一般的觉得德仔很好吃了,酥松的薄薄一层蛋液包裹在绵软的面包外,蘸上醇厚的炼乳,我基本可以默默吃到饱。

只是后来因为一个很搞笑的事情再也没去过德仔,我就不讲出来了,因为我现在又想去吃了!

 

十全街的布衣候也不错,粥的量很足,味道也不错,菜的话味道蛮好的,就是量很少。隔壁的咖喱一般般吧,跟以前书院巷的味百咖喱差不多(味百有一次做的太慢搞得我们一群人上课差点迟到,可谓没齿难忘)……

十全街再远的还有一家店,名字我不记得了,好吃不贵但是倒闭了,不管他了。彩云的米线也很棒!再远的就不说啦。

除了这些,如果中午或者下午跑远点,十梓街的骨头饭和隔壁的陕西面馆很好吃,南门的铁板牛肉还有泰华楼下的几家店也很不错,不仔细说啦。

最后,郑重推荐一下苏高中食堂的盖浇饭和隔壁的小吃窗口,很好吃!

 

到高三之后,几个外卖软件越做越好,晚上因为加课吃饭时间也变短了,基本都是中午跟聂老板拼个单,晚上为了洗澡再去自习就更加随便,再后面的时候家里人来陪我住了一段时间,好像在书院巷和周边吃的饭也就更少了。

 
 

好了,基本上说完了,应该会有不少遗漏的吧,但拖拖拉拉写了一个多星期总算写完了这篇充满幻想和矫情色彩的文章,本来是因为看到了那篇关于书院巷的推送才萌生的想法,结果一写就停不下来了,忍着忍着写了这么多。

就像文题讲的那样,其实这些小小的餐馆,人均最多三十块,也无非是一些果腹之所罢了,之所以写了这么多,还用了描述饕餮的语句,一是因为第一次写食物,可能掌握不好分寸,二是因为这些小饭店承载的记忆多多少少被我美化了吧,反用张爱玲的那句话,就是黏在衣服上的饭粒,变成了心口的白玫瑰了吧。说起那些拖着满腹午饭去上体育课,或者是晚上缩在教室里吃外带突然熄灯的日子,还是挺美好的。

哎,其实也没什么好感慨的,就是有几家店好久没吃,着实有些想念了。连着写这篇文章的几天,总是要边吃东西边写才能抵挡住饥饿——鲁迅先生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中国人,我则不惮以最大的饿意估量我自己

忘了谁说过,现在过得不好的人,才总会惦念着过去,或者嘴边挂着过去。那我,可能也是多多少少对那段混的还不错的时光有点想念吧。不过,最近吃的不错,过的也还好,偶尔没事的时候思考思考未来,惦念惦念过去,也还不错。因为我,总还是抱着会过得更好的美好希望的。

再怎么着,日子要好好过,饭得好好吃呀。

 

最后,谢谢你读到这里,我是一个希望多懂点知识的文盲,我会继续吃下去的,希望你也是。




(欢迎转发 / 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