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纪念评弹一代宗师蒋月泉先生诞辰100周年·《皓月涌泉:蒋月泉传》新民晚报连载(七)

上海评弹团 2020-03-09 10:22:20



《皓月涌泉:蒋月泉传》

《新民晚报》连载(七)

      为纪念评弹一代宗师蒋月泉先生诞辰100周年,6月21日起,《新民晚报》的“阅读/连载”版面将为期一个月刊登由上海评弹团和上海人民出版社联合打造的《皓月涌泉:蒋月泉传》一书。上海评弹团微信公众号将每日同步转载,欢迎关注!

阅读

·

连载




作者:唐燕能


     7、家道中落
     三官阿爷祖上留有遗产,却无正当职业,整日价不是进书场,就是去戏院;渐渐地又抽上鸦片。蒋仲英有了一点钱也放纵自己,交上一帮朋友寻欢作乐,且染上毒品。吸上鸦片,人就变懒了,便把业务交给韩小毛,让他去接洽。那时候“丹桂第一台”、“新新舞台”、“新世界”、“共舞台”等戏院均实行卖票制,“案目”们掌握的票子,除了留给一些有钱的老主顾,多余的票子还要站在戏院门口卖掉。做这个行当有个规矩:大家站在戏院门口,谁先看见客人坐了黄包车朝戏院过来,向他打了招呼,这个客人的生意就归谁,不得争抡。不管春夏秋冬,只要有好角儿来沪献艺,就得天天站在戏院门口候着。蒋仲英抽上鸦片,怎肯站在戏院门口兜售戏票,吃西北风呢?他索性把关系完全交给韩小毛,从中得些回扣。韩小毛为人不错,他能在上海立脚,稍为混出个样子来,也全靠蒋仲英的提携;所以总是按月多多少少把钱交到蒋仲英手上,让他维持开销。可惜,这些钱怎么够他每天吞云吐雾的化费,全用在阿芙蓉上了。
     人丁增加了,光吃老本怎么行!总得做点生意,赚些钱!——妻子成凤英劝说自己的丈夫。做“案目”,要联系的业务都给了韩小毛,老本行不能做了,于是,蒋仲英想到去四马路上开一家菜饭店。他人头熟,很快租了门面,顾了几个师傅开张。但蒋仲英懒散,很少去店里过问,又不善经营,亏了本;不到一年就关门大吉。
     蒋仲英不肯罢休,翌年,又在四马路开了生煎馒头店。因为四马路戏院、堂子多,客人不少,起初生意还不错。店里忙,需要帮手,成凤英便把刚断奶的孩子交给婆婆照顾,自己去店里帮忙,负责买菜进料。
     这时候,蒋仲英的胞弟蒋笑笑,几年前便离开穹窿山道观到上海谋生了。他拜徐呆呆为师,唱文明戏(方言滑稽)。蒋笑笑为人“四海”,好交朋友,演完戏,常带一批唱戏的朋友来店里吃点心。因为是老板的弟弟,店员特别客气,送上生煎馒头,还要奉送干贝蛋皮汤。吃完,蒋笑笑拉了一批朋友就走,回头对店员说,把欠款记在账上,以后来结;蒋笑笑哪里有钱,还不是哥哥晦气!
     蒋月泉的叔叔蒋笑笑,为人豪爽,助人为乐。后来,他去苏南地区参加“国风”苏昆剧团;该剧团就是解放后受到毛泽东赞赏、被周恩来誉为“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参加拍摄“红”遍全国的戏曲片《十五贯》的原有班底。团内拥有不少艺术上造诣极深的老演员,如周传瑛、王传淞、朱国良等;然而,解放前因为种种原因,剧团景况维艰,艺人生活十分凄惨,“国风”面临解散的地步。蒋笑笑在该剧团既当演员,又兼“总管”,他到处借贷、百般筹款,甚至向侄子蒋月泉要钱,这才勉强使艺人维持生计,不致流散。后来,浙江省文化局以“国风”为班底成立浙江省苏昆剧团,蒋笑笑因为人缘好,保存“国风”有功,被大家一致推荐为剧团副团长。蒋笑笑于1957年去世,浙江省文化局为他举办了隆重的葬礼。
     蒋仲英所开生煎馒头店虽然好过一阵,最终蚀本关门;究其原因还是经营不善,蒋老板为一时盈利冲昏头脑,小小生煎馒头店竟雇佣十个师傅,入不敷出,不亏才怪!
    生意失败,蒋仲英仗着还有些余钱,鸦片照吃不误。
    一个人就是奇怪!蒋仲英向来是个节俭的人,从前买一包油黄头当菜,他总是拣焦的、蛀掉的、半粒的先吃掉,然后把剩下的一粒粒完整的、油亮的黄豆留给别人下饭。自从爱上阿芙蓉,竟不惜代价了。为了敛财,他在一个赌徒的怂恿下竟去朱家角(今柳林路)申吉里,走上赌台。初始,赢点小钱,开心了一阵,看钱来得容易就发起性来,上了赌瘾。他把一大把的钱都放在赌台上,输掉了再赌,再赌再输,蒋仲英的眼睛输红了,想翻本,便跑回家,拿了全部积蓄踏进赌台搏命!结果可想而知,输得晕头转向,两腿发软,几乎连回家的路都摸不着了。老婆见丈夫回家蒙着被子整整睡了两天,再三追问才知实情;气得捶胸顿足、号啕大哭也无济于事。
     还是蒋月泉的祖母收拾残局。
祖母把蒋仲英与三官阿叔两家合在一起,由她统一经济,执掌家政。此时,两家生活开始变得拮据起来,靠变卖首饰与上品的衣衫勉强维持生计了。
     要维持七口之家的开销决非易事,老人家必须精打细算:虽然三官阿叔是殷实之家,但他毕竟没有正当职业,而且烟瘾难改,还要拖儿携妻,倘不省吃俭用,纵有万贯家财也要坐吃山空。少年蒋根生正当发育阶段,胃口特别好,筷头子上不让人。早上起来,爷叔婶婶尚在睡觉,他得先吃早饭赶去上学。此时好婆总要坐在桌边看他吃,嘴里还要说好话:“根生,你是大房孙子,将来分家当总要多分一点格。”话虽这么说,眼睛却盯住碗里,生怕孙子多吃了几块洋山芋,待儿子媳妇起来吃早饭没了下饭菜。这也难为了当家的!
     根生发育很好,长得很快,四方脸,额头开阔,脸架子像父亲,鼻子较大,好似俄罗斯人;眼睛不大,却很有神采。因为酷爱踢球,常常累得筋疲力尽,早上起不来。蒋仲英脾气较好,从不斥责儿子,他说话婉转,自有一套教育儿子的办法。他轻轻地走到儿子床边,叫醒儿子说,“根生,起来吧!你就是到马路上拣皮夹子也要起来得早格,起得晚末,皮夹子也要被别人拾走格。你读书就是学本事,有了本事就会赚钞票;靠省是省勿好哉,哪怕米饭用棉纱线串起来一粒一粒吃也要吃光格!”
     1934年是蒋家经济上最困难的一年!是年,11岁的妹妹蒋玉芳辍学,便拜师尹仲秋学苏滩(南词),此后,跟随师傅去大新游乐场、“小世界”、“新世界”坐唱演出。




编辑推荐



这本《皓月涌泉(蒋月泉传)》由唐燕能著,是按文学传记的要求撰写的。它不同于人物评传,也不是蒋月泉的艺术档案或专述他个人阅历的文史资料。按文学传记的要求,既要写出他的艺术轨迹,也要写活他的个性与人格魅力,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应该是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可以感知的蒋月泉。一代宗师的喜怒哀乐,他的人生遭际都应在书中得到表现。从这个角度看,文学就是人学,文学传记,也就是人的传记。作者在作传的过程中,既写历史,又写人。而传主的形象是需要通过具体的历史事件、日常活动的场景、生活细节,以及传主与相关人的关系中产生的心理状态的描述表现出来的。但这一切又不同于文学创作,不能杜撰,必须以传主个人的历史事实为根据,在充分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展开带有文学色彩的叙述与描摹。


 时光

活生 



上海评弹团

排版 /

图片 / 网络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