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粤语)我开了一家公司,员工只有我爸妈

Cloris晋静 2018-09-29 09:13:24

嗯。我是Cloris晋,无论我的文章写得好还是不好,仍愿意用我的声音带你去读好文章。二次搬运工的角色让我成长,我愿意当一个【想成为将军的好士兵】。这是我分享的第九篇文章。感恩NI的关注。



Cloris编播【宜耳机听】



Music List


Omar Akram-Caravan

David Lanz-Evening Song

Otokaze-Dear You...



文 | 娜仁



2017年2月,我做了一件特别傻逼的事情,我辞掉了躺着都能拿一万五的工作。


回内蒙注册了一家名叫“苏尼特右旗娜仁商贸”的皮包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公司法人是我,生产部主任是我爸,品控质检部主任是我妈,物流配送我哥兼任,仓库管理发货是顺丰小哥义务帮忙。


主营业务就是卖羊肉,羊肉淡季的时候捎带着卖点牛肉干。


虽然目前只是个家庭式的小作坊,搁了过去,就是一个菜场摆地摊卖肉的。如果长的好看一点,兴许能在闹市中杀出重围,获得菜场羊肉西施的美誉。


但我的志向远远不止这个,一出场,格局就特别大,志向就特别高,我要有自己的品牌,要把我大内蒙的羊肉销往全世界。


坚决不能注册工商个体户,一定是要以公司形式存在,这是我最后的倔强。


01



有逼格的家庭式小作坊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虽然只是一个家庭式小作坊,但本公司的组织架构完整,营销策划,产品经理,生产部主任,质检品控,物流配送,仓管核单应有尽有。


说人话就是我爸负责放羊杀羊,我妈负责监督我爸杀羊。安排我妈这个岗位,起源于我爸是一个特别糙的汉子,不太重视细节。我爸经常会反抗我资本主义的压榨,羊肉上怎么可能一根羊毛都没有,有羊毛是正常现象,人家做假羊肉的还专门和几根羊毛进去。


我表示说的非常有道理,于是就安排我妈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监工,协助我爸检查羊肉是否干净,没有一根羊毛是硬性标准,没有任何借口,必须执行到位。


对,本公司的企业文化就是没有任何借口,严格执行CEO所有的规定。


作为一产品经理,必须拥有用户思维,按照客户的需求去不断的优化产品线。


从第一代塑料袋子裹着的能当凶器的整羊腿,到第二代有定制标签,标注部位重量,骨头和肉分开,食用方便,送礼也有逼格的二代包装。



我的生产部主任也是有过强烈的抗议和挣扎的,增加了不少工作量不说,羊肉剔骨本身就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太小的羊腿剔骨之后就是一层肉,大一点的羊腿卷肉肥肉都在外面裹着,看起来很肥很肥。


有的时候也很难和客户解释,毕竟很多客户连真羊长啥样也没见过。我的解决方案就是下次不卖给他!


奸商就是如此任性。


就算是家庭式的小作坊,也要严格的讲用户体验做到极致,根据自身的条件不断的优化产品,做好后续的服务。产品优化有潜在风险,作为一个“小而美”的店铺,还是要以大多数老客户的信任值为基准做调整。


紧跟着一个人活成一个团队的潮流,我生生的把自己逼成了一个身兼数岗,世界五百强级别的团队。兼职营销策划,撰写销售文案,财务对账。通过价值上亿的线上协作系统(微信),遥控指挥我动不动就罢工的生产主任和质检主任。


可谓是,累并快乐着。

吵吵闹闹中,心与心的距离更近了一点。


02



管理爸妈是一种是什么体验


如果知乎有一个问题,叫做管理爸妈是一种什么体验,哪怕不邀请我我也要跑去回答。


这种体验真的很神奇,有一种地位置换的错觉。时光调转,我妈好像成了那个年幼叛逆不听话的我,而我则成了那个拿着鞭子被气哭的妈。不一样的是,我妈能抽我,我不能抽我妈。


前几天我妈跟我据理力争夏天卖羊肉的弊端,我妈不能理解两个点:


1:现在养殖场过来收没有出栏的羊羔(指出肉不到25斤标准的小羊)给的价格就跟你在淘宝上卖差不多了,为什么还要费那么劲杀羊剔骨在网上卖。总不是为了赚钱,轻松的可以赚钱,为什么要选择这么麻烦的赚钱方式。


2:夏天本身就是南方吃羊的淡季,发货量少,为什么不能过了秋天集中一起卖,利润点不高,量不大,还不如直接放弃淡季的生意,主抓旺季。


虽然我妈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作为这牙尖嘴利思路清晰的基因起源。姜还是老的辣,跟我吵起架来头头是道,我既无言以对。


我妈跟我说按照往年的行情,今年羊肉肯定会涨价,你在网上卖已经没有价格优势了,加上顺丰的运费,利润点太低,划不来,你必须得涨价。


我解释了一万遍,涨价与否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得按照淘宝的整体行情来。我的价格肯定会高于淘宝加工厂的育肥羊,但不能高的太离谱,毕竟它只是个肉,不是个奢侈品。


我妈巴拉巴拉又说了一大堆,我在电话里被气到乱了阵脚,梳理不出一个清晰的思路来反驳。只能简单粗暴的说,我跟你说不清楚,你必须按照我说的来,这个星期一定要把这批货解决了。


昨天我妈给我发微信,像个小孩子似的有点儿得意跟我邀功,我们提前完成任务了,你能提前发货了。这次货搞得可好了,肉特别好!肥瘦正好,比过年的时候还好。


我妈刷刷的发来几条五十秒的长微信,事无巨细的跟我汇报着细节,她总结出来的经验,下一回应该如何优化。


“不行,夏天到了,你哥必须亲自开车回来拉肉!交给别人不放心,一定要赶快送到顺丰去。”


“不管他忙不忙,都必须回来。我给他打电话,这是死任务!”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这动不动就是死任务,没有任何借口的不通人情,真真的遗传了我妈。


我嘲笑我妈还是那么霸道,笑过之后心里突如其来一阵心酸,有一种割裂时空的错觉。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就是长大后,我也成了她。无法割裂的血缘和基因,让我变的和我妈妈越来越像。


我用小时候最憎恶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时光流转,我和我妈,施暴者和受害者的身份做了对掉。

但不管如何对掉,我俩,都是两败俱伤。


我粗暴的跟她说我跟你说不清楚,你必须按照我说的来。

我妈小时候吵不过我,一巴掌呼下来,你必须听我的,因为我是你妈。


我气呼呼的挂掉电话,我妈一巴掌拍过来的场景在我眼前重叠。我妈常说,打在儿身伤,疼在娘身上。我曾一直不以为然,一个白眼丢过去,打我你疼啥?


此刻,简单粗暴的挂了我妈的电话,我却委屈的想哭。

如此相爱,还要这样伤害,想想就心酸。


03



辞职之后,我把打车这事儿戒了


辞职这半年,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突然发现,包好贵,口红好贵,护肤品好贵,电话费好贵,啥啥都好贵。这些都是公司发的,电话费是公司报销的,每个月有经费来一次说走就走的近郊游,季度还有国内游,现在都是要花自己的钱,真贵!


以前都是出门必打车,武汉地铁几号线是从哪儿到哪儿,家门口哪几两公交车都是开往哪个方向的,我都是茫然的。辞职之后,我把打车这事儿戒了。


昨天和一个姐姐吃饭,问了一个永恒的痛点,你卖羊肉,能有你之前上班工资高吗?


现在是不能,但是明年我有信心可以持平。我的眼里闪着光芒,姐姐的眼里闪过一丝遗憾。


的确,在这个朝阳行业,我在这样的年龄达到目前的状态。未来有无限可能,放弃了,的确很遗憾。这半年也有几个朋友出来创业开机构,邀请我回归,有个哥们甚至下血本,同意我睡到自然醒去上班,不干涉我兼职卖羊肉。


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人,不能一心二用是基本的准则。其次,我也不想自己太累。


你活的太累,往往因为你什么都想要。

舍不得稳定的薪水,还想要身心自由的状态。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权衡的过程,总是会有一些事情比赚钱更重要。

比较庆幸的是,每一步路都不白走。万一羊肉卖垮了,还是有工作机会的。


虽然我像个快乐的小二逼一样,乐观的把事情想到最美好的状态。通过努力,把生意做大一点点,不需要赚太多钱,收入持平就好。多点时间,陪陪家人,让这个家庭式的小作坊成为一家人最亲密的纽带。


打虎亲兄弟,卖肉父子兵,让我爸妈永远不会有参与不了我生活的恐慌感。就算我不能回内蒙常规的膝下承欢,我们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做灵魂的陪伴。


努力的和这个功利的社会努力的去制衡,不负家人不负钱。


我的理想是,能把卖羊肉的钱在淡季的时候换成机票和酒店。


然后看着余额重新加油。


人生苦短,不留遗憾。


想走的路尽量走完,想做的事尽量做完。


最爱的人,能够好好陪伴!





Cloris晋的碎碎念

SilentSummerStation

个人微信:summer9-9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