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食不语三鲜馄饨

食不语 2019-04-14 16:42:02

我是公子胡吃,我和朋友颖王爷在一个古镇上开了一家叫“食不语”的小店,专做美食,也讲故事。我们想给每一道料理写一个故事,今天恰好是第六十五个。


食不语|三鲜馄饨


梅丫毕业后便在“食不语”的周边超市打工,每每王爷去外面取货,便是她刚下班光临小店的时刻。


她是个声控,喜欢混迹在二次元的世界里逍遥,当然,她也是个吃货,要不也不会认识我了。


我知道她迷恋一个男声的古风歌曲,每次到“食不语”,先点碗三鲜馄饨,然后就开始了她那滔滔不绝的古风男神了。


我对那口中的男神毫无兴趣,只好奇为什么她每次到这里都点馄饨吃,吃不腻吗?


“丫头,你为什么每次都只点这一种东西吃?”


梅丫听后,本来还是意气风发口若悬河的样子,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那请问公子,王爷不在的时候,你除了会下点馄饨,还能给我做出点什么吃的来?”


“我其实还会煮点奶茶的……”空气突然安静得可怕,我瞬间细如蚊蝇,“而且,来我们店里只吃馄饨的也不是你一个哦,有次我问那人原因,他竟说王爷包馄饨的姿势比较销魂。哈哈哈!”


王爷一个大喷嚏从后厨走出,解下围裙,讪讪地瞅了我一眼,便径自出门买食材去了。


留我一人在店里,接着听梅丫讲她二次元男神的故事……


她的二次元男神叫做“君未了”,签约了一家“绕梁三尺”的民间组织,这个组织的特色是只签约男歌手,并为每一个男歌手配套策划,词曲作者,后期,做乐等一系列工作人员。


于是女粉丝风靡成海,梅丫也成为了其中之一,并且只专情于“君未了”。


听多了江南流水柔媚百态的古风歌曲,“君未了”十足的攻音也攻下了一群铁杆的男女粉丝。


我也被迫听了一首他的歌曲,阳刚之气,转和之间饶有惊喜。


“帅不帅?”我问道。


“没见过。”梅丫哭丧着脸。


二次元通常的游戏规则是不面见,运气好点的话,最后发现荧屏之后藏着一张俊俏的脸,皆大欢喜,但运气一般情况总是比较糟糕。


这无疑于买彩票一般,内心有所期待,日子才过得快活。


“君未了哥哥说了,他每次为我们录歌都要录好久,便没有时间去做饭,外卖太干,他就总是点馄饨吃,久而久之,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到馄饨的味道了……”


她一提到君未了的日常生活,就会双手托着腮帮,作花痴状,所谓声音俘获一个人心,还真是件挺神奇的事情。


“我决定了!要跟君未了哥哥表白!告诉他,我很喜欢他!”一天,梅丫像要跟敌人宣战般,站在了我们小店的高脚椅上,居高临下地对着我。


“然后呢?”我用抹布擦着桌子,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态,她果然见了有些不满,跳下椅子,上前抓住我的脏爪子,深情款款且坚定不移的望着:“你得相信我,我真的会去表白,今晚就表白。”


“好好好,你去表白吧,但是你表白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哦这个还真没想过……大概就是让他知道我喜欢他吧,这样也许在他心里我有那么丁点不一样。”


还真是个傻姑娘!他的粉丝自然都是喜欢他的,所谓不一样那就成为君未了的女朋友啊,做个备胎是个什么事!


只是我没说,收拾完她喝剩下的馄饨汤,转身一看,梅丫已经走了。


再来店里便是哭得满脸花白的梅丫。


“好好的,哭什么,今天还吃馄饨?”


“吃不下……公子我买了你那么多碗馄饨,你送我朵玫瑰花行吗……”她趴在桌子上,时不时用纸擦擦眼睛,一副江山已毁,生无可恋的模样。


于是我给她包了一束洋桔梗,她闻了闻,觉得还挺好看:“为什么送我这个?”


“觉得跟你很称。”


她忽的有点感动,伸过手来拿去我的抹布,一声不吭地帮我擦桌子,擦着擦着又哭又笑,我怕我的桌子们在王爷不在的时候受到了惊吓,赶紧抢回来抹布,让她跟她的洋桔梗老实地待着。


“公子,我失恋了!”


“哦?君未了被你扑倒过了?”


“……”梅丫一下子扁了嘴。


哦,看来并未扑倒过。


“君未了哥哥拒绝了我,并且他告诉我有女朋友了,是古风乐坛的女神小铃铛。小铃铛爆过照,不仅声音柔美,而且长得也好看,他们俩真是金童玉女,如果君未了的女朋友是她,我也心服口服了,只是,就是觉得难过……”说着说着泪水又开始打转地往外涌出。


小孩子的爱情受不得一丝委屈,王爷这个见美女就满嘴花花的厨子也不在,我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就又剪了两支洋桔梗给她,小店倒也相安无事。


最后见梅丫是在半年后的一个雨天,她也不打伞不穿雨衣,失魂落魄地飘荡了进来,手里还握着几枝我曾经送她的那种花,虽然已经凋零得不成样子,但是她还是很坚定地攥着它们。


然后一下子扑倒在我的怀里,于是我也湿身了。


王爷见状吓了一跳,以为我是不是在外骗了人家的吃食,不肯还债,被债主自导自演一部苦情剧追债上门了,赶紧拿来两条大浴巾,一条给梅丫裹上,一条就扔在了我的头上:“自己擦。”


后来我们才知道梅丫丢了魂的原因。


原是这君未了不知怎的得罪了“绕梁三尺”的创建者,一时间墙倒被人推,君未了被官网爆了照片,其形象属于“见光死”的类型,与众多女生心中的男神声音相差甚远,再者陈年旧账被一一扒出,包括利用声音勾搭歌迷,网上做生意见利忘义,背后议论歌迷不好等,最后连前女友小铃铛都出面指证君未了又丑又渣,一时间在古风歌坛臭名昭著。


“公子,你相信君未了吗?”


我想了想听过的他的歌说:“好听的声音还是可以被原谅的……”然后看见王爷在那里要掐死我的表情,立刻改口,“但是长得不好看就不能原谅了……”


终于王爷放弃了跟我最后的挤鼻子弄眼,眼不见为净地去忙后厨了。


“可是我相信他!他声音那么好听,而且他有女朋友的时候也没有跟我暧昧,而是直接拒绝了我,还把我拉进了他的粉丝内部群,我觉得他没有他们说得那么坏。”


“那粉丝是怎么辨别官网爆照的真假的?”我企图试着安慰一下她。


“小铃铛曾经秀过恩爱,送给君未了一串铃铛,说是挂于他的腰间,从未离身的,而官网爆出的恰是他半年前参加选秀节目中佩戴着铃铛的照片……”


梅丫哭得很伤心,浴巾都被她的眼泪湿透了,于是变成了一条多愁善感的浴巾,也跟着啪嗒哒地滴水。


于是屋里屋外响彻一片水声,忽的,我感觉自己也涨得厉害。


对了,洋桔梗的花语是:感情深重。


梅丫离开后,还好还有一个终日只点馄饨的风神,这样也不至于让王爷销魂的姿势绝迹于江湖。


风神也是我们小店的常客,因为体积庞大,我对他印象深刻,这样的食客总是要跟他多推荐点吃食的,每每这时,王爷就会数落我奸商当道,便也是极不厚道的。


而我真的只是怕他吃不饱,你还别不信。


“你以为每一个人都跟你一样吗?胡吃海喝的还不忘记吃着拿着带着顺着……”


而风神就在旁边看着,然后哈哈大笑,憨厚十足。


王爷随手甩开面团在案上,销魂地做馄饨开始了。


我曾一度觉得王爷是喜欢“销魂”这个词的,因为风神一来,他就现场表演。后来也是问过,他大抵最近跟我怄气,不愿搭理,一言不发地团面,擀皮,切菱形面皮,手法熟练,有点儿艺术欣赏的价值。


然后将虾仁,猪肉,鸡肉这三鲜剁馅儿,混合姜蓉,生抽酱油,耗油和香油放入大碗里搅拌均匀,再撒适量盐调拌。


接着也看不清王爷是怎么把馄饨馅用面皮包裹起来的,在我看来就跟玩橡皮泥一样捏捏,在王爷手上一秒成型一个馄饨,不一会儿,案板上已经堆成小山,让我和风神都叹为观止。


这时深汤锅里的水配着海带和海米煮沸,再转为中火十分钟入味,将海带捞出不用。便是放馄饨入锅的时刻了,煮沸至馄饨漂起,捞出。


在大汤碗中加入适当的生抽酱油,耗油和香油用高汤冲得粘稠,将煮好的馄饨放入即可。


我看得是口水直流,王爷依旧恨铁不成钢地斜目,我竟毫不在意,欢快地抢过第一碗便吃,风神看惯了我这脾性,倒也不会跟我抢,于是喜滋滋地等着下一碗。


“胡吃,你真是好福气,天天有人给你做饭吃。”


我想想和王爷正闹着不大不小的别扭,才不愿意承认我的好福气与他有关,便一脸不屑:


“以前我也是风餐雨露,皮革饱腹,那也过得开心的。”我偷偷瞄了王爷一样,看着他青一块紫一块的脸,猛然觉得自己欠点良心,大抵太饿,一并给吃了吧,还是吐出来些让王爷也高兴下,“当然,现在过得更好,每天都换着花样的吃,不过你一来我就只能吃馄饨了。”扁了扁嘴哦,然后极为不委屈地又吞下一碗馄饨。


风神今天倒是静默了很多,平时还会给我们讲点黄色的小笑话,我都在那里哈哈大笑,王爷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地变化着……


“我今天其实是来跟你们道别的。”风神吃完了第三碗馄饨后,突然一本正经地对我们说。


我和王爷自然惊讶万分,也不等问,他便接着说起来:“人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总会腻,就跟天天吃馄饨,我也想换种饮食方式了。”


我充满埋怨地斜视着王爷,也不知道平日里换几种口味,这下店里又少了一个有趣的小伙伴了。


看着风神离开的背影,我突然觉得他很孤单,这感觉着实奇怪,一个人往往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总是举手投足间洋溢着愉悦的,而他却步履失神。


“公子,你听,什么声音?”王爷跟我挤了挤眼,我冲着他寻视的方向望去……


那风神的腰间竟若隐若现挂着一小串铃铛。


我与王爷一片症结。


“他应该还是很爱小铃铛的吧。”我双手交叉环抱胸前,靠在前厨的台子边若有所思。


“嗯……看样子,至少是真爱过。”


“那……你为什么每次都要给风神表演包馄饨,你不会是对他也是真……”


脑袋上立刻多了一个暴栗!我疼得哇哇直叫,这个野蛮的厨子!


“你笨啊!馄饨自然是现包的好吃,面团嚼劲十足,就算是薄如蝉翼,也能口感Q滑,与冷冻过的截然不同,僵硬了的面团结构上已经松弛了,那可是味同嚼蜡啊。”


嗯,只可惜再好的美味,风神也是疲倦了。


而我也有些郁闷,但看着王爷在身边开始如梅丫般滔滔不绝,又觉得好笑起来。


那么,今天的故事就这样吧,大家用餐愉快~


别忘记点击阅读原文

关注食不语的微博哦,么么哒~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就是食不语,一般卖花,二般做菜。

我们想为每一个美食,写一个故事,无论喜悲!

如果哪一天,你恰巧路过,请一定要进来问一声:“公子,桃花怎么卖?”

颖王爷一定会臭屁的告诉你:“不卖不卖,明年开春,我就切了桃花换酒喝!”


我有故事,也有酒

你愿意切三两桃花吗?

微信ID:shibuyu2016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