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写在生日这天

DLNMHH 2018-05-21 11:08:12





    白驹过隙,又是一年。


    我是个大脑常常空白的人,这点我一直承认。很多事情貌似重要,可真有那么重要吗?哪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


    但有些事情确实很重要,这时候就涉及了一个“情”字,师生、父母、朋友、兄弟姐妹、领导同事,过了一定的限度就必须得遵守固定的规则,不然常常会被认为是“无情”。然而,我总是处理不好这些事情。所以,我不认为自己是个贴心的人。但我脑子里又经常会有很多奇怪的想法,有时比较冲动,但又显得不够镇定,我恨自己的冲动,也恨自己的矛盾。


    七月三十一日,我喜欢这一天。我很幸运,妈妈选在这一天带我来到这个世界。后来曾轶可唱了一首歌:啊(´・_・`)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因此,我也特别喜欢狮子座这个星座,以及是这个星座的人。

    

    我的适应能力还是挺好的,对待新鲜事物总是有源源不断的热情。我可以徒步多少公里去一个能够看到new的地方。但并不是所有朋友都和我一样,所以我常常一个人瞎逛,但缺点就是免不了孤独,因为没人和我说话呀!


    我怕狗,也怕猫。在刷到类似“喜欢小动物的姑娘一定是个可以娶回家的姑娘”这样的话时,我就又会在脑子里过一遍这样的场景:以后我也可以养一只小狗或者小猫,把它们放在我的床上或沙发上,然后抱着它们一起睡觉吗?不行。我怕它咬我,也怕它舔我。总之,这是有原因的。以前,我对小动物是没有特殊感情的,偶尔觉得它们可爱也会伸出手去摸两下。但自从被一只大白狗追了好几米地后就再也不行了。那是在梅园四舍门口发生的事情,还因此去打了狂犬疫苗,经历了一些难过的事情。所以现在,看到一只非常小的狗跑来我都会躲开。但我喜欢那些喜爱小动物的姑娘,她们善良、温暖。


    回想这一年,我最正确的决定就是选择了whu。我爱这个学校,喜欢我遇见的每一个人。他们各有特点,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着,有稳定的内心世界,我喜欢和他们相处。因为我明白依赖不是一件好事。依赖会让人变得愚蠢、情绪不定,最终落得不欢而散的下场。这个道理有人很早就知道,那时候她就说了她对于好朋友的定义:绝不会只有一个,但都是独立的。这话放在以前大脑空白的我读不懂后会选择忽视,但现在发现这话真对。她就是那样好。


    不同性格的人会教会你不同的东西,这是有极大自由度的,因为你可能学好,也可能学的成个四不像。但是,学到今天,一个最最要遵守的基本道理是:真善美这些东西,永远不会过时。要做一个好人,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


    转眼已经22周岁了。那些18岁以前的生活,也仿佛是发生在了另一个人身上。我真的像那样生活过吗?唉,这恐怕也是大脑常常空白的后果(也不知是否就我一人这样)。好多事情,都不那么重要。既然不重要,又何必管他是不是在自己身上发生过。我想,等我见到那些昔日好友时,那些尘封的记忆也许会一下子打开,然后我就会涕泗横流。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又去了华星(初中学校)一趟,是小语陪我的。真是一件奇怪的事,对比七、八年前,整个校园像是缩小了好几倍。那时我眼里的华星,又新又大,傍晚吃过晚饭、洗过澡,和同班同学坐在教学楼下大草坪上吹风时,感觉面前的教学楼又高又亮,走出草坪都要花个好几分钟。那时冬天出学校跑步,觉得校门牌也很大,跑上一圈下来就会气喘吁吁。而现在的这个建筑看起来——又破又小,仿佛生过锈一样。没几步路就从正门走到了食堂,以及那个记忆中尘土飞扬的操场(现在都是塑胶的了,时过境迁)。


    我们还是都长大了。


    长大后的我也不是七、八年前的我了。大家互相劝着不要感伤不要回忆要向前看,像是口号似的。阶段性的人生,过了就作罢了。可怜的是回忆起来都支离破碎、虚幻无比。


    我也不那么想念热干面了。


    刚到武汉时,老直系学长带我到梅园食堂,问我想吃什么,我说热干面。我端在手里就后悔了。因为真的只有面,而且干。我吃了两口,借口不太饿,就倒了那碗面。后来开学了,早上和舍友去食堂,当我在香喷喷的吃着三鲜豆皮时,旁边舍友碗里麻酱的味道扑鼻而来,我觉得我要疯了,我默默移开了碗,我连豆皮都吃不下了。


    而约三个月后,那是一个正经的晚上(我确信)。当我走进食堂那一刻,我就预感今天不大正常。我想吃一碗热干面,并且刷了3块钱的卡。我找个地方坐下来了,我开始吃了。热干面居然很好吃,我居然吃完了。那一刻我特别激动,我简直想告诉全世界我爱上热干面了。


    后来我有事没事就去吃一碗热干面,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好几个月。我打电话告诉我妈时,我妈一开始哈哈哈这样笑,后来叫我少吃点,再后来叫我别吃了。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一走进食堂,不,还在上课的时候,我就在想着晚上要吃碗热干面,然后加个鸡蛋。


    而后又忽然有一天,热干面的麻酱变得非常的咸,我要带上我的水杯才能吃得下。我知道我开始不爱它了。这叫懈怠期,漫长的懈怠期就这样开始了。


    我和热干面的事情就是这样。


    实不相瞒。今年暑假被流放到这个京滨之地,我心存感激。这里离城区远,交通极其不方便,隔绝了很多触手可及的现代文明。我从家里带来的钱也基本无用武之地。三餐,早八到八点半,午十一点半到十二点,晚五点半到六点,单位食堂过时不候。错过食堂等于要饿肚子。我和可爱的舍友顿顿准时准点,兢兢业业,像两只可爱的小仓鼠。晚上五点下班还会坐在食堂等个半小时开饭。当然,后来只剩下我一个人等了,舍友决定这半个小时留在办公室学习。我喜欢和食堂做饭的陈姐、熊大和老王聊天,帮他们包饺子,看他们做好吃的肉饼。其中熊大超可爱的,每次做完饭看着我们乖乖吃的时候,就拿着他的弹弓去门口玩耍了,这真是个好玩的人。日复一日的日子确实无聊,当新鲜话题都被聊空了时,就剩下私人时间了。这时候,我就会开始瞎想啊。我喜欢瞎想。想到一些功利性的事情时我也会暂时的着急一下,但,管他呢?因为在我这儿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那就静心地做一些事情吧,瞎想也行。


    我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好好照顾自己。爱自己才是终生浪漫的开始,这个道理适用于所有人。但那句,要做个好人,同样适用。


    过去的这一年里,我认识了谁、喜欢了谁、又离开了谁。谁认识了我、喜欢了我、又离开了我,都过去了。我希望自己更理智清醒一些,别被表面现象迷惑住。


    所幸的是我还有很多欲望,还有很多想要做成的事。这些都是我要好好生活的动力。感恩亲情、友情、以及未到来的爱情,那些一直陪在我身边的人,谢谢你们。


    我又长大一岁了。




(唯一一张吃面的照片,啊哈当作是生日面了)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