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山川幼儿园趣事

爱友演义 2018-07-11 16:30:32

                                                山川幼儿园趣事 


在那个年代,能上幼儿园也算身份之一吧,毕竟一个学期七块钱再加三斤粮票也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承受的。

那时候就读的幼儿园叫胜利幼儿园,坐落在一座院落里,有前厅,左右厢房,还有后院,以前应该是某位大户人家的房子吧。

七岁那年,扯着父亲的衣角怯生生的迈进幼儿园的大门,我的预备期求学生涯拉开了帷幕,所幸那时候也没有要求学英语读各类补习班的,幼儿园里其实还是放养的。

左右厢房的中间有个天井,底下是个防空洞,对角有两个一米见方的口子,老师是禁止我们钻进去的。那时候每天都在想着啥时候台湾的飞机过来扔炸弹了就能下去躲一躲一探究竟,但这个念想总是遥遥无期。在漫长的等待之后,有一些胆大的同学偷摸着从这边进去,那边出来,胜利钻出来的便成了同学们眼中的英雄。我也曾经跳下去过一次,底下除了碎砖石碎瓦片外一无所有,跌跌撞撞的走在底下的甬道,除了黑暗,还能闻到青苔和某种多年不见阳光所散发出的特有的气息。

左右厢房是当做教室的,上课时候老师发给每人一节铅笔,一本小楷本,学着写1234。铅笔有些短的只有四五个公分,刚刚能够握住,偶尔能发到一根长的,那就要龇牙咧嘴的向同学们显摆了。铅笔倘若钝了,递给老师,老师会拿出一把小刀削尖了还给我们,削尖了的铅笔下笔时候要稍微轻点的,否则容易断。总有些同学控制不好力度把老师刚刚削好的笔尖折断,几次三番下来,老师恼了,想着他是故意的,就给他换一株笔尖钝钝的铅笔,字能写出到方框外面去,那是要被批评的。

那时候的幼儿园几乎没有什么玩具,几个礼拜一次的玩具课是会让大家欢欣跳跃的。一付积木几个人玩是很正常的事情。最高级的是一只会下蛋的母鸡,鸡翼左下侧有个发条,把发条拧紧,把右边的鸡翼揭开,把鸡蛋塞进去,母鸡就会一边咯咯咯咯的叫着,一边往前移动,鸡蛋就会从鸡屁股生出来,然后捡起来,又塞又生,乐此不疲。

学校的后院种着一些灌木和一种开着小白花的草,里面有很多蜗牛。课余时间文静些的女生就会捉几只蜗牛,放在比较光滑的水泥地上,让他们一字排开,嘴里喊着“小虫小虫快些爬,看谁第一个到家”。蜗牛总是要等好久才羞答答的伸出触角,摇晃几下脑袋,慢腾腾的爬去。总有心急的同学看着蜗牛不动,抓起来看看蜗牛是不是死了,结果刚刚准备爬的蜗牛又被吓回去了。这样的结果就是引起一片叹息。

后院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大象滑梯,大象的屁股后面有几级台阶,走上去到大象的背部,再沿着大象鼻子滑下来。大象鼻子是用水磨石打滑的,但总有些胆大的老同学嫌不够光滑,就会用小蜡笔涂抹上去,说这样会光滑一些。老师再三强调不能涂抹不能涂抹,滑梯上还是红红绿绿宛若毕加索的抽象画一般。

下课铃声一响,几个调皮的老同学就会飞一般占据大象的背部,想去滑滑梯的同学是必须交钱的,类似于那种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的山大王。要去滑滑梯的同学就揪一片树叶交到山大王的手中,然后就能够享受一路尖叫滑到底了。

学校的休息室是在二楼,沿着咯吱咯吱作响的木楼梯上去,就是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围着栏杆的小床,左右两边各有两张床背靠背摆放,一张小床一头睡一人。要好的同学就会偷偷摸摸睡到里侧,嘀咕嘀咕说着悄悄话。老师听到了就会说,不许说话,赶紧睡觉,不睡觉的要罚睡!听到老师过来了,说悄悄话的就会赶紧闭上眼睛,罚睡可是天底下第一大刑罚呢。

午睡结束后,就是分点心了。点心无非就是饼干水果糖桔红糕这老三样。饼干我是不爱的,干巴巴的难以下咽,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带回家给弟弟吃的。水果糖是硬糖,糖纸也是纸的,硬糖常规是发两块,我总是在学校吃掉一块,另外一块带回家跟弟弟一人吃半块。桔红糕倒是我的最爱。老师每回发桔红糕都是一人一小把,发到手的同学都是要先数过几个才会吃。偶尔某位同学比别人多了那么一颗,那是比中大奖还要高兴的。桔红糕圆圆的,外面或者一层白白的糯米粉,中间一点红,小心翼翼的咬上一小口,细细咀嚼,糯糯软软的,一丝丝的甜又加一丝丝的薄荷的香味,回味悠长。把外面一层半透明的桔红糕吃掉,剩下里面那个红色的圆点点,大家又会比赛看谁咬得圆了。

放学,是要排队的,按照方向的不同,排成左右两行,出门一行往左一行往右。老师把我们送上山川坛出头的那个坡就回去了,而我们,拐个弯老师看不见就开始奔跑,只听到老师在后面大声呼喊,“小心点,不要被车子撞到,小心摔跤!”


【作者简介】

     周末,生于永康,长于永康,是一位有思想又有爱心的奇女子。现居金华,喜背包旅行,向往风一样的自由,迄今为止已游历多个国家和地区。她说,他乡是用来向往的,而故乡,是用来思忆的……


















编辑:金林鲤   图片:网络   投稿:


545219772@qq.com


乐观生活

快乐互助

你有故事

欢迎来倾诉


爱友演义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