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素不相识,短暂相遇,匆匆告别!

洞庭湖的小麻雀 2018-03-30 06:22:28

       下午3点多钟,除开搭车的路程,我俩已经走了将近35公里。吹牛皮说自己能走的李任总是在后边,但也没掉队;可能是我俩装备不专业,他腿无力,我肩直不起来;

        遇到欧凌姐是在过了虎跳峡后的瀑布旁,没拿手机拍美景,自然也就没错过一桩美好;欧凌姐和妹妹(凌云姐),一起学茶艺的同学(朱哥)租了一辆车从丽江到香格里拉,刚好还有两个空位。凌姐问我哪里人“湖南岳阳”“哎呀,老乡,我永州人”机缘巧合让我们增添了亲近感;“你口音一听就知道是湖南人”哈哈哈哈哈,人不能忘本,所以我没忘口音嘛;

         “如果我再年轻20岁,我也会像你们一样,以这种方式来旅行。”可能是羡慕我们,可能是怀念自己。其实,不论是何种方式的旅行,路途的美景和心情,都充满着努力和期许。我们把车停在大峡谷上方,眺望藏在云后面的雪山,高海拔的凉风拂过,感觉自己成了闪现,之间凉风吹散脚下的云。凌姐给我们买了玉米和串串,这是继早晨的小笼包后,相当豪华的下午茶了;

         我们把车停在草原旁,绿色的草地,金黄的狼毒花开的热烈,顺着转了一排转经筒,听说藏民都会在这里祈福;七彩的经幡在头顶飘舞,像彩虹一样,风吹动经幡,就是对众生的祈祷。几个人在草地上奔跑跳跃,拍照记录着瞬间的美好。一袭红色长裙的凌云姐,和这草地完美的相映,像下凡的小仙女,很是美丽;李任跳起来感觉前世是袋鼠投胎,朱大哥到有点“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意思,姿势随意切换,肚脐眼都露了出来,在草原上追马,逗逗上的小狗,那一刻大家没了烦恼,都成了这片草原的宠儿;

         赶路到朱大哥去年工作过的地方,进了院子,黑色的藏狗跳起来叫,凶的不得了;放眼望去是一块几百亩的空地,是杨老板(丽江人)在香格里拉的玛卡种植基地,有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玛卡是女人的美容院,男人的加油站”我还没吃过,不知好坏,哈哈哈哈哈哈哈

        杨老板一身普通着装,应该是刚干完活出来接我们。低调的他超级热情,给我们介绍,聊国内国外传统文化,活脱脱的一个艺术家,我插不上嘴,只听着他们聊,处于膜拜长见识。最开心的事他要带我们去到藏族村长家做家访,那么,好戏上演了!

        村长家的房子很漂亮,纯木结构,两层的格局,门前的两根柱子大到我双手抱不过来。一楼是牦牛和羊羔的圈,二楼则是住宿和吃饭的地方,家里客厅极大,木制墙面都是手工雕刻的花纹,呈金黄色状,周边贴满这当地习俗的画像。客厅中央摆着火炉,可以取暖可以烧茶,既然过来做客,藏餐可就不能少了。

         藏族阿姨特别热情贤惠,给我们端茶,拿吃的,青稞酒/酥油茶/自家酿制的酸奶/做的饼干,村长大哥跟我们敬酒,青稞酒甜甜的度数不高也好喝,我喝了两大杯,有点晕。酥油茶喝了一半,村长叔叔就叫我们放一些青稞粉里面,用手搅拌着吃,不能太稀,特香也很饱肚子。酸奶完全是自己发酵的制作而成,吃了后你会知道什么叫酸爽,什么叫韵味!

        慈祥的藏家爷爷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村长告诉我,藏族的长者从来不用担心“老无所养”,晚辈对长辈极其孝顺,在他们这里根本没有送养老院或者没人管老人一说,这是代代相传下来的;敲黑板!!!我们汉族是不是该好好学习呢?

        藏家小妹妹叫次仁卓玛长得特别漂亮,现在还在上学,也快高考了;我喜欢美女,所以在拍完合照后,都要跟她一起单拍。妹妹刚开始还有些害羞,捂着嘴笑个不停,害的每次抓拍都看不到捂住的鼻子和嘴巴,缓冲了一会儿才进入状态;

           短暂的相遇,好不快活的一个下午;

          离开时是晚上九点了, 但天还很亮,一家人送客到门口,也和杨大哥告别,细雨正好~~~

          到独克宗古城已是大雨,住在古城附近的高海拔客栈,因为路太窄,欧凌姐送我们到巷口,和李任站在在雨中目送他们离开,心中早已泛起波澜,感谢,感恩,愿你我都能快乐,安心自在~

     素不相识,短暂相遇,匆匆告别!

     世界好大,路还好长,这调皮的大雨久久没有停下!

                                  苏呵呵   23:05  2016 07 09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