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文艺百家】挖药材

滩歌乡语 2019-06-27 20:21:08


挖药材

作者:张天相 席调梅

 


        我们小时候,生活很困难。除了生产队劳动外,家家户户都靠做点小生意赚些零花钱。我母亲专炸小油饼卖,一块油饼才卖一角钱,遇上赶集的日子一天能挣六七块钱,平常的日子也就赚两三块。


        有一天,我们家在医药公司上班的亲戚来我们家看父母,他对我们说:“你们村周围的山上可能有药材,你们挖上来我们公司卖,可能赚钱比卖油饼强。”听了这话我非常高兴,专门跟他去药材公司看样本认药,看完后我还特意拿了点麻黄回来以便挖药时作参考。第二天我叫上伙伴保香和焦乔霞到尖窝山去试着挖药,我兴致很高走在前面,她俩可能感觉没啥把握拉在后边,吊儿浪当嘀嘀咕咕说着话想走不想走的,我也没管她们直径上到半山腰,而她俩还在山脚下徘徊。我仔细找了一会,果然看到不少的麻黄,便开始挖起来,越挖越来劲,不一会就挖了半背斗。然后向她们吼了几声,好一会她们才上来,看到真有药材,她俩也高兴的挖起来,赶中午时分我们的背斗都挖满了,兴高采烈的的背上回家。


        母亲用剪刀把麻黄剪成二寸长的小段后卖给药材公司,记得当时的收购价格是一元钱一斤,我们卖了十三元钱。第三天我们又各自叫了些要好的同伴去挖,渐渐的人越来越多,后来发展到上下街两个村的男女老少全都到尖窝山和观下庄子后面的那山上去挖药。看到收入好,挖药成了高潮。后来观下村的人说是他们村的山,挡住别的村的人不让挖,只有他们村的人挖。于是人们又到各处的山上去挖,北山,庙平里,白马峪等。白天放眼望去,所有的山上绰绰影影都有挖药的人。一季子下来,有的人家卖了几百元,有的人家卖了几千元,所挖药的种类也越来越多,除了麻黄,还有黄芩,黄柏,柴胡,半夏,冬花等。后来越挖药材越少了,有些人试着种药材,如当参当归等,以后逐渐走上了致富路。有一次我和保香去北山最高的山顶去挖药,一阵风吹来,保香站立不稳滚了几米差点滚下山崖,背斗滚的无影无踪了。保香吓得哭了起来,我们俩相互挽手下了山……

        三十多年过去了,每每回想起这些往事,总是心潮朋湃难以平静,故乡的情父母的恩比山高比海深,总是无以报答,祝愿家乡更加美丽富饶。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