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万水千山走遍 • 三毛眼中的色彩墨西哥

去哪儿旅行 2018-09-13 15:00:34

一提起三毛,立即联想起来的样子就是那个赤脚走在沙尘荒漠里,裹着大裙袍,长发被大风吹得凌乱而充满风情的流浪女人,想必生在80年代的旅友们,都有随着她的书本中的句子,跟着她和大胡子荷西走过了一遍撒哈拉沙漠、西班牙、德国、美国、和加纳利群岛。而这位早年逝世的女子,也有过一辈子的南美拉丁情结,在最后一次的旅途起航中,她和助理米夏走过了南美十二国,记载了许多游记和文字,都编辑于《万水千山走遍》这本书中。其内容文字瑰丽并且色彩丰富,读着仿佛浮现于眼前,就让我们跟着她,走进其中最美丽的一个国家:墨西哥。

“当飞机降落在墨西哥首都的机场时,我的体力已经透支得几乎无法举步。

长长的旅程,别人睡觉,我一直在看书。

眼看全机的人都慢慢的走了,还让自己绑在安全带上。窗外的机场灯火通明,是夜间了。”

—— 三毛

人:太阳的子女们

“大部分我所见的墨西哥人,便如上帝捏出来的粗泥娃娃没有用刀子再细雕,也没有上釉,做好了,只等太阳晒晒干便放到世上来了——当然,那是地下车中最最平民的样子。这儿的人类学博物馆中有些故事,述说古时住在这片土地上的居民,他们喜欢将小孩子的前额和后脑夹起好几年,然后放开,那些小孩子的头发成扁平的,脸孔当然也显得宽大些,在他们的审美眼光中,那便是美丽。而今的墨西哥人,仍然有着那样的脸谱,扁脸、浓眉、大眼宽鼻、厚唇,不算太清洁,衣着鲜艳如彩虹,表情木然而本分。而他们身体中除了墨西哥本地的血液之外,当然渗杂了西班牙人的成份,可是看上去他们仍是不近欧洲而更近印地安人的。”

游:水上花园

“那是过去的一大片沼泽,而今部分已成了城镇,另外一小部分弯弯曲曲的水道,仍然保存着,成了水上的花园。本来也是要自己去划船的。一条条彩色缤纷的木船内放着一排排椅子,比碧潭的大船又要大了些。墨西哥人真是太阳的儿女,他们用色的浓艳,连水中的倒影都要凝固了。三个人坐在船中木头似的沉默无聊,我忍不住跑去船尾跟船家说话,这一搭上交情,他手中撑的那只好长的篙跑到我手上来了。用尽了气力撑长篙,花船在窄窄的水道里跟别的船乱撞,这时我的心情也好转了,一路认真撑下去。本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水道,只因也有音乐船、卖鲜花、毡子和食物和小船一路挤着,它也活泼起来。虽是游客的节目,只因长篙在自己的手中,身分转变成了船家,那份生涯之感便是很不同了。”


史:太阳和月亮的神庙

“要说墨西哥的日神庙、月神庙的年代,不过是两千多年以前,他们的马雅文化固然辉煌,可是比较起中国来,便不觉得太古老了。古代的神祗在墨西哥是很多的,可说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多神民族。日神、月神、风神、雨神之外,当然还有许许多多不同的神。当然,我们不可避免的去了西班牙文中仍叫它“金字塔”的日神庙及月神庙。据考证那是公元前两百年到公元九百年时陶特克斯人时期的文明。在今天,留下了人类在美洲壮观的废墟和历史。那是一座古城,所谓的日神月神庙是后人给它们加上去的名称。外在的形式,像极了埃及的金字塔,只是没有里面的通道,亦没有帝王的陵墓。”


食:塔克斯或者“玉米汗饼”

“第一次在街头看见路边的小摊子上在烘手掌大的玉米汉饼时,我非常喜欢,知道那是墨西哥人的主食“搭哥”(TACO),急于尝尝它们。 卖东西的妇人在我张开的掌心中拍一下给了一张饼,然后在饼上放了些什么东西混着的一滩馅,我将它们半卷起来,吃掉了,有酱汁滴滴嗒嗒的从手腕边流下来。“搭哥”的种类很多,外面那个饼等于是一张小型的春卷皮,淡土黄色的,它们永远不变。 里面的馅放在一只只大锅里,煮来煮去,有的是肉,有的是香肠,有的看不清楚,有的猜不出来。要换口味,便换里面的东西。”


文章摘于:三毛的《万水千山走遍》之第二章:街头巷尾

部分图片来自墨西哥旅游官方网页:http://visitmexico.com/es

去哪儿骆驼书——中国最聪明、最接地气的出境游便携指南

当地人带路的优质行程,私享深度路线一书尽览

作者墨西哥王老师,大80后御姐,因为工作关系和对旅游的热爱走遍了墨国十多个州。爱墨国大好河山,更爱墨国的热情人民;爱吃喝玩乐,更爱好好工作挣钱。


免费下载《墨西哥城》骆驼书,请戳 阅读原文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