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别了,东关街

大连市第二十三中学校友会 2018-06-08 06:08:29

世上有种遗憾,叫做漫不经心。原本可以信手拈来的事,由于漫不经心,一再拖延,当你意识到它的重要,想要真正去做的时候,猛然间发现,不知不觉中它已经悄然消失……


几天前,爱好摄影的老同学孙毅发来几张老东关街照片,一下子勾起我的欲望,顺手抄起电话打了过去,请他再去拍照的时候带上我,老孙爽快答应了。
拍摄东关街这个想法,已经缠绕我心头好多年了,因为这是我童年生活的地方,更是几代大连人挥之不去的记忆。


我家当时住在北京街和东关街交界处,那时候想像中的大连,就是从西岗市场到复兴里这一带,偶尔哪天壮了胆,跟小伙伴偷着跑去青泥洼桥玩,平日里就在东关街胡同里疯来跑去……
东关街那一片的建筑很有特色,说是普通民居,却很有特点,带有一点点日俄殖民的味道。基本上都是“口”字型的二层小砖楼,四边住人,中间是个天井,天井中有砖砌的公共楼梯通到二楼,每层楼有一个公用厕所,天井地面有一个水龙头,至今还能记起严冬里水槽上那一层层厚厚的冰坨,还能想起每天鼓足勇气,捏着鼻子皱着眉,惦着脚尖走进厕所的不堪……


开放式的居住环境其实很有意思,今天邻里骂街,全楼人都会出门相劝;明天赶上买冬菜、搬蜂窝煤,大家也一起动手帮忙……,印象最深的,是每年的腊月二十九,整个楼道会飘出同样的香味,家家户户忙活着油炸馓子、炸萝卜丝丸子、炸刀鱼,俗称“走油”,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围在妈妈身边转来转去,她不时从盆里拿出一个塞进我嘴里,直到现在,每次回到妈妈家,做饭时候她还是这样,在她眼中,我永远是那个馋嘴的男孩,母爱依旧,而我却再也吃不出当年那个味道……
沧海桑田,社会发展让城市大变模样,东关街周边,除了大一中、消防队、基督教堂和长江路上两根长长的铁轨,原先的老建筑都消失了,随同这些老建筑消失的,还有四云楼、老边饺子、王麻子锅贴、杨家吊炉饼这些个老字号,说来也怪,老东关街民居,这个建于20世纪初具有百年历史的建筑群,却被完整地保存下来,像一座孤岛,孤零零地被林立的高楼包围着,只是失去当年的热闹繁华……


我和老孙再次走进东关街,那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如今已经变成了拆迁地,居民早已迁出。镜头里,余晖下,遍地残砖碎瓦,透着满目疮痍。对于城市建设,我不敢说三道四,若能在原址上保留一隅修缮好的街道民居,为我们这个年轻城市苍白的历史抹上一笔泛黄记忆,那该有多好!美术科班出身的老孙最近又迷上了园艺,我听了他的建议,随手捡了几块百年老砖,准备简单加工一下,做个花盆,将来在他指导下,种上苔藓、蒲草和多肉,也算是留个念想……


别了,东关街……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