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只是情怀丨麦麦你歇囡,阿妈教你吃馄饨……

只是一些杂记 2020-03-23 11:41:27

(本推分为温州名人、气候地理、地方梗、美食几个部分,看官可挑着看)

情怀,这个词本身就充满情怀。

春运满满的车厢是情怀,

海外游子看的**画质春晚是情怀,

学子在异地哭号“这里太冷/热我想回家”是情怀

……



小学作文课,题目是,我的故乡。

 大家年纪小,

            不懂深情地描绘美丽家园,            

老师给了个开头,

大家跟着写:

 我的故乡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

       

我一直不好意思大声宣称 温州,

生意大佬江南皮革厂扬名的城市,

人杰地灵。


你说人杰吧

爱在各校题名题词的苏步青算一个

明代这个不太熟的刘伯温算一个

名字特别有眼缘的郑振铎算一个

在温州做太守写写山水诗的谢灵运算半个

“展转四明至天台,以至于永嘉”的文天祥算半个

再加上何穗黄豆豆陈学冬,

这类查了百科才知道是老乡的公众人物。

当然,还有著名的黄鹤 !

 

至于地灵嘛

有河有海有丘陵,

还有一片大结界,

温州,温暖的地方。

西伯利亚的风吹到这儿就没了力气,

只剩凉凉,不留雪花。

我这一小把年纪,在温州只见过三场雪。

学前:唯一一场能堆雪人的。

小学六年级:老师不让我们去天台看积雪。

初一:眼巴巴看别人把雪玩儿化。

(全文完)

东晋明帝太宁元年,析临海郡温峤岭以南,置永嘉郡。

唐高宗上元二年,处州析置温州。

温州古为瓯地,为《山海经》称“瓯居海中”。

永嘉郡城初建,白鹿衔花跃城而过,时人以为祥瑞,故称“白鹿城”。

       楠溪江排着队也要坐的小竹筏 / 记忆力中很高很高的百丈漈负有盛名的雁荡山 /西湾的小沙滩与咸咸的海水 / 空气很好日出很难等导游口音很重的南麂岛 / 泰顺在台风天有倒塌风险的廊桥 / 金华绮丽多彩的双龙洞……


从前只想往外跑,

这会儿一心想着回家。












说不完的温州梗:

NO.1方言   我真的很骄傲!我会说(一点点)温州话!!!这门作为中国最难方言,人称“恶魔之语”的语言,发音奇妙,一些词上出现“倒装”语序 (举个例子:拖鞋 a ta,直译为 鞋拖) 还有,不要以为温州只有温州话,闽南话我可是一点都听不懂。即使是温州话,也因地区的划分而有所不同,市区大佬口音我就恍恍惚惚。 

 温州的朋友看过来,一起做个测试啵

《送松糕》 
松糕松糕高又高; 我请阿叔吃松糕。 
松糕厚,送娘舅; 松糕薄,冇棱角; 松糕实,迎大佛; 
松糕松,送舅公; 松糕烫,务好藏; 松糕冷,务好打; 
松糕烂,送阿大; 松糕燥,拜镬灶; 松糕粉,送阿婶; 
松糕末,务好端; 阿叔越吃越口渴。


       现在不在温州,真的很怀念和朋友艰难的用方言聊天,和讲其它方言的同学相互模仿,和爸妈出去旅游一路讲着没人听得懂的话……


NO.2 百晓讲新闻:既然说到温州话,那么!有没有看官记得《百晓讲新闻》,一个每次提到,都觉得应该用方言读它的节目。可惜的是,我对它的印象已经模糊到不行了。(偷偷告诉大家,我在B站发现了“百晓教你温州话”的视频)


NO.3平阳四副头:平阳四副头其实是一种扑克牌游戏,许多看官的父亲应该都在电脑上玩儿过,它叫人印象深刻的原因在于——玩游戏的时候,可以发系统自带的语音(用方言念)洗脑程度max!!!“炸弹不炸,带回家啊”“等的人都要睡着了”“da ka da ka”“pa ba”(一定要用方言才有韵味嘛)


NO.4温州鼓词:dang dang dang dang dang 初三时困扰我许久的问题,楼下的阿公阿婆喜欢拿个大收音机,音量调到最大——放鼓词。半夜十一点也不歇息。硬生生把我拉回小时候:坐在竹椅上面发呆,蚊子嗡嗡嗡乱飞,远处悠悠地传来鼓词声,唱腔微妙,歌词难懂,配乐单调却洗脑。         











味 道

一乡水土养一乡人,

一乡味道让你永远逃不出它的怀抱。

温州食物没什么名气,

它的味道却是我向异乡人介绍温州的永恒话题。


/ 主食篇 /


糯米饭+豆腐脑  

    天光从早餐开始。再寻常不过的糯米饭,浇上肉汤,肉末要多,再撒上翠绿的葱、切成片的油条、少许虾皮……“阿姨,再来一碗豆腐脑,咸的!”  还在家的时候,吃惯了甚至吃腻了,出了那个地界才知道,原来普通的糯米饭是故乡特有的“一种美味”。至于豆腐脑……我是咸党!


长人馄饨 

    皮要够薄,肉馅不用太多,但是要够鲜够香,紫菜蛋丝青菜不能少,汤底只是加了少许调料的开水……温州馄饨一定是馄饨界的叛徒,和云吞馄饨没啥相似之处。


矮人松糕  

    一种趁热吃人间美味,冷掉了口感诡异的食物。松糕的分类很多,我最常吃的是中间夹了层红糖,表面点缀几颗葡萄干的那种。我还吃过……夹肥肉的,噩梦实际上它适合当零食,但是作为糯米制品,吃完真的容易饱。(嗝)


粉干  

    上大学后我就没吃过粉干,怨念很深。小时候外婆喜欢给我做夜宵,最普通的粉干加蛋花,黄酒味很浓,汤上飘着细长的葱花。当然啦,还有人见人爱的炒粉干,香到晚上闻到那个气味就想犯罪(这种时候当什么仙女x)


猪脏粉  

    虽然不爱吃内脏,但是猪脏粉真的有魔力啊!魔力!猪肠的嚼劲!鸭血的口感!只看不吃的大蒜叶!AMAZING


/ 零食篇 /


猪油渣  

    说到零食,没错是它,就是它,我们的朋友猪油渣!(牛逼到字体都偏大)相传,微波炉加热15秒,就能……吃得更高贵!因为这比开袋即食更美味(滑稽),在诱惑力太大的同时,杀伤力也大。有没有胖友为它,心宽体胖。


 鸭舌

    酒席前菜的常驻菜口,长辈唠嗑时打发无聊时光的良药。从小吃到大,也就没考虑过和鸭子接吻这种事。


九层糕  

    对于九层糕,因人而异吧。我就觉得它看着比吃着好:享受小贩用棉线割下一块,把热乎乎的九层糕递给你的快感,还有小心翼翼、一层一层剥下的暗爽。


灯盏糕

    找图片的时候,我很想问——为什么灯盏糕不是梅花型的?!难道是地域差异?!朋友们,你们吃的灯盏糕长啥样?里边夹的是白萝卜丝、葱花、虾皮吗……忘了说,这是我的爱。


牛肉

    牛肉干牛肉筋牛肉碎……从前温州还是水牛之乡,现在我就没见过牛。Anyway,牛肉干还是冬季看剧最佳伴侣!题外话:还有人记得《牛岭叮当》吗(浙江朋友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双炊糕+面茶糕+状元糕+冰雪酥 

    李大同大佬承包了我童年的新年零食(笑,竟然还有“李大同茶食糕点旗舰店”)双炊糕味道总是很淡,很淡的甜味和描述不出的后调,面茶糕就不一样了,秉承着吃完一块腻死你的宗旨,让你一边吃一边想着喝水。状元糕嘛,哈哈哈哈哈哈哈,满脑子经典款包装。冰雪酥就是顶了个玛丽苏的名头,吃完后有点凉的糕点。


/ 海鲜篇 /


江蟹生 

    我唯一爱吃的生食!绝妙的口感,让味蕾爆炸的味道,味道浓郁因此非常下饭。小孩子不要吃太多,怕吃坏肚子,近些年很少吃到,它的味道都模糊了。


血蛤 

    放图的时候,我犹豫了,怕剥开来的血蛤让外地朋友感到不适,后来想到其实也没啥人会认真看到这里……si hei, 我对它的感情比较微妙,既感觉剥开后一手的红血有点麻烦,又觉得它奇妙的味道还是独树一帜的。


鱼饼 

    温州人民似乎很有耐心,愿意把鱼肉细细地刮下来再剁成糜,蒸蒸炸炸,做成鱼饼。鱼饼的品质差异巨大,对比学校里的、超市买的、亲戚捎来的……口感不同,味道各异。个人爱好口感细腻那种,带着浅浅的腥味。


虾子酱+虾子肉

     这个我就真的不放图了,恶心到各位我会自责的。说明一点:虾子肉是一道菜,虾子酱是做这道菜地原料之一。我只能请求吃过这道菜的老乡们回味回味……


鱼生 

    看名字就差不多了。(该图片无法显示)


瓜子蛤+雀嘴+泥螺+辣螺+海蜇+钉螺+淡菜+带鱼+虾姑+黄鱼+田蟹+螃蟹+蝤蠓+紫菜……

    这注定是一串没完没了的清单,海与河的味道,总是伴着腥味但不让人厌恶的。


/ 时令篇 /


贰月贰 · 芥菜饭

  《瑞安县志》:“取芥菜煮饭食之,云能明目,盖取清精之义”

       “芥”到底读 [jiè] 还是 [gài] 这个问题,困扰了众多勤奋好学的青年,然而,谁也没猜到,这俩都对。糯米、芥菜叶、猪肉、香菇……春天的色泽,春天的味道。


叁月 · 清明糕  

       当季绵菜叶顶捣成汁,将糯米粉染成春天的绿,嵌入猪肉丁、笋丝或芝麻,在叶片上慢慢蒸熟。我们叫它清明糕,或许名字太直白了,不像青团、清明果那样文艺,但味道与名字无关。毕竟清明糕总是自家做的好吃。


陆月 · 杨梅

 夏天是什么颜色的。可能是粉色的,因为我总觉得夏天是个很少女的季节;可能是绿色的吧,植物欣欣向荣,可惜绿色用在了春天;那就蓝色吧,蓝天、蓝海、蓝色的泳池……说远了。

       喔!著名的杨梅!夏天的清新感扑面而来!常温,浸盐水。杨梅因此裹上一层咸味,咸、酸、甜,大概这就是所谓味道的层次感。小时候喜欢把吃不完的杨梅放进冰箱,冷冻的那一层,过几天再取出来,看它表面在一霎那附上白霜,哈着气等白霜淡去,怕牙齿发酸便小心翼翼的咬着。杨梅酒也是一大亮点吧,大人喜欢用筷子蘸蘸酒,塞给孩子尝尝。配着白粥吃杨梅酱,于我而言,应该是,配着杨梅酱吃点粥,往往一叠杨梅吃完了,粥还热腾腾的。


柒月柒 · 麻巧

       麻巧,七夕的零食。从小我就不浪漫,说到清明,是吃。说到七夕,还是吃。麻巧麻巧,听名字特别陌生,要是叫它饼干曲奇之类的,大家就懂了。可它偏不,硬要找个文艺的名字来衬托七夕这个浪漫的日子。

(这是最好的图了,除了水印)


拾月 · 瓯柑

       瓯柑,可以说是令“几家欢喜几家愁”的东西,长的不好看,还是苦的。到了那个季节,学校里就会出现各家孩子拎着袋瓯柑走进教室的场景。垃圾桶里一片橙黄。早年我不爱吃,先不提它“甘甜而微苦”的味道,皮太厚,吃一个,指缝就脏了。瓯柑的籽还特多,又皮软,一个不小心汁就飞溅出来。突然有点恍惚,今年,我还没吃着呢……


拾壹月 · 稻秆绳

(时间是为了美观随手写的,请不要在意

       有没有被这个名字震慑到!大爷我直译的,就是麻花啦!“稻秆绳,吃味道……”冬日阳光肆意的午后,总有喇叭有气无力的吆喝声和着三轮车吱呀吱呀的响声,在小巷子里穿行,越来越近又越来越远。那是最早的关于渐行渐远的记忆。就像是又粗又硬的稻秆绳,还有上边那层厚厚的白霜,它走进你的记忆,又悄悄地离开,当它窜进脑袋的时候,窗外不再有叫卖声。


冬至 · 麻糍

       都说每年吃了"lan tou th"才能长大一岁,那我要是不吃是不是就不会长大了(笑)裹满红糖的麻糍,总是其貌不扬,软绵绵地躺在碗里,吃了四个就腻,甜,真的很甜。作孽的是,有些麻糍还是芝麻馅儿的。高二高三的冬至,多少家长专程送了麻糍到学校来“让孩子长大一岁”,孩子再长一岁,那可就成年了啊……


拾贰月 · 酱油肉

       说来惭愧,我还因为方言不够地道,纠结过到底是“酱油肉”还是“酱牛肉”。没有酱油肉的冬天是不完整的,没有酱油肉的春节不能算是春节,编者按。未必美味,图个温情。


新春 · 芙蓉糖

       春节总是热闹,也总是无聊。无聊在三姑六婆开启聊天模式后,你的尴尬处境,这个时候,除了看被聊天声淹没的电视节目,就是吃桌上的零食了。于是,芙蓉糖登场。说白了就是沙琪玛,更甜,更黏牙,更硬实。最最最经典的那款,外包装是一层薄塑料,里边一张白底的纸,沾了油,显得有些透明,上边三个红字“芙蓉糖”,现在想起来,特别三无。


新春 · 炒米

       冰糖炒米,这会儿我灵光一闪,就想到了它,紧接其后是一个字,香。中国人给味道的命名有些玄乎,比如这个“香”,你说花的香味、香水的香味我都懂。用“香”来形容一种味道,这么说也不够准确,应该说,用“香”来描述一种饮食的体验,多多少少有几分通感的味道。或者,鼻腔与口腔是联通的,吃炒米的时候,咀嚼着,“味道“蔓延开来,就成了”香“?


说了好多

有用的、没用的,

说尽了的、说不尽的,

还有太多,说也说不完的。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无论各位是碰巧拉到这儿,还是随随便便翻阅的。


怎么说都是情怀,

故乡,是一个人成长的记忆,是来来往往的人,

我们允许自己吐槽,却不允许别人批判


就像韩少功在《我心归去》里写的那样:

“我会对故乡浮粪四溢的墟场失望,

会对故乡拥挤不堪的车厢失望,

会对故乡阴沉连日的雨季失望,

但那种失望不同于对旅泊之地的失望,

那种失望能滴血。

血沃之地将真正生长出金麦穗和赶车谣。”



故乡是每一个人的骄傲

2018年快到了

祝愿游子在异乡,愉快美满地抓住2017的尾巴,

跨越年与年的界限,

慢慢成长,

也祝愿家乡的各位在家幸福跨年。


封面图:微博  @杉泽

其他图片:来源网络

文字:公众号 @只是一些杂记

PS.欢迎各位看官踊跃评论!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