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福建菜不应该是小馄饨,而是酸甜的菜加一碗不很浓的汤 聚丰园路是条快乐的街道 之七

阅微草堂 2019-06-10 21:42:22

聚丰园路是条快乐的街道

      聚丰园路是上海大学宝山校区西门外的一条非常普通的街道。这条位于上海西北方、地处中环和外环之间的街道上,生活着各色各样的人们。当将镜头对准他们时,他们远比我们想象得更生动,更有意思。




张燕艳,外号张二,91年出生的福建女孩,专科毕业后来上海工作。今年7月,她辞去月薪8000的工作,摆摊卖福鼎肉丸和鱼丸,地点在聚丰园路弘基广场旁“黑暗料理街”的尽头。


每天下午五点左右开工,晚上十点半坐公交车回普陀区的住处。她不满意上海食材的新鲜程度,让家里人从福建寄来原料和调味品。虽然很少人注意到这个新开的小摊,她也不愿做更多的宣传。


“就是想做一个很实诚、很纯粹的事情。”她说,“我们这代人——90后——的优势就是压力小,做什么事情都是很任性的。父母不需要我的钱养家,我又不需要很多钱。日子蛮清闲的,于是就了有这种‘不务正业’的想法。”


 


“你来这里多久了?”

“一个月不到。”

“以前的工作是什么?”

“做图,在一个珠宝公司里每天修珠宝照片。一天修上百张图,任何新意都没有,觉得那个工作蛮没意思的。”

“怎么想到做这个?”

“去年公司尾牙,我提议吃闽菜但没找着。那时候我心里突然觉得好难过。”

“为什么选择福鼎肉片?”

“它是我从小很喜欢吃的东西。在上海,我有一次出差去奉贤吃过一家,超级难吃。”

“在实现想法的过程中最难的事情是什么?”

“最难的是我现在站在这里。前期都不难,最难的是能坚持多久。”




“做吃的东西一定要有诚意。我只对自己的能力和食物两方面有要求。上班的时候晚上会花大概一个小时弄吃的。”




“在哪里学的手艺?”

“我把工作辞了特地回福鼎,在家呆了一个多月学的。”

“父母支持你摆摊吗?”

“我爸妈比较看得开。我爸刚开始的时候说,不要吧,你那工作挺好的。我说不行,如果不趁年轻的时候去‘鬼混’一下,以后就没机会了。他就说反正你那么大了,自己知道在干嘛。”

“有的长辈会说一些比较世俗的东西,比如女孩子不需要赚很多钱,嫁一个好人家才重要。我觉得女孩子不要物化自己,不是为了嫁给谁而努力的。因为不想辜负自己的努力所以只好变得更优秀。”




“现在的生活快乐吗?”

“还蛮开心的,虽然一毛钱没有赚到,还一直倒贴钱。”

“有想过什么时候能盈利吗?”

“没有,我想靠自己的积蓄可以坚持大半年。如果半年以后还是没有盈利,就重新做以前的兼职。”




“你对未来有什么期许?”

“如果这个摊位可以一直开下去的话,希望这个小吃和福建的饮食文化可以得到推广。人对家乡的文化有一种归属感,我最长远的想法是希望闽菜可以获得一个比较好的地位。东北菜、新疆菜、西北菜等地方菜系都能在上海发展得很好,而八大菜系之一的闽菜却没有像样的店,作为一个福建人来说是一个蛮可悲的事情。”

“是不同于沙县小吃和小馄饨的店吗?”

我心目中的福建菜不应该是小馄饨,而是酸甜的菜加一碗不很浓的汤。


摄影:陈小一

文字:孙韵涵


孙韵涵, 上海大学2013级文学院本科生。前几天看到了一首很喜欢的诗:“时间终究会落在地上/而果实,将会穿过它向上生长。”


陈小一,上海大学2014级上海电影学院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本科生。拍得了短片、剪得来视频、能拍照、能修图,写得了美文,偶尔几句段子。“心之所向,步履以往。



====阅微草堂的分界线====


相关文章:

聚丰园路是条快乐的街道 || 之一 学土木的90后小伙开了一家炸鸡店


聚丰园路是条快乐的街道|| 之二  新开河桥上的老爷叔


信仰让生活从水变成一杯酒|| 聚丰园路是条快乐的街道 之三


每天包12个小时的馄饨,可开心了!|| 聚丰园路是条快乐的街道 之四


人老了,总还是想有个依靠 || 聚丰园路是条快乐的街道 之五


偷来的半暖时光 || 聚丰园路是条快乐的街道 之六


征求有关聚丰园路上的各种故事。如果您的推荐入选,我会赠送您一本我8月份出版的新书,多谢各位!


《互联网+社会化营销: 用匠心创意点燃交互》的新书发布会将于9月17日下午2点在上海书城全国新书发布大厅举行,欢迎您的到来!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