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人在蜀道 || 健康路上的地摊馄饨

卫辉慢生活 2019-12-01 15:05:07

关注卫辉慢生活,美好人生从慢生活开始

■  读好文 || 交益友 || 品佳日  




健康路上的地摊馄饨


□人在蜀道   


一个口味吃久了,便在生命的深处定格了,定格成了属于自己的一种标准;一个人群对一个口味吃久了,自然会形成一个地域的标准,便能吃出一个品牌。


在新乡师专上学时,常常下晚自习后,跑到健康路路边的一个馄饨摊,来一碗一块钱的馄饨汤,吃得津津有味,特别是大冬天,坐在馄饨摊位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而摊主则像是南方的生意人,并不因为坐着不走而懊恼,会不停地应着你加汤的话音,把一舀舀的热气腾腾的汤水加到你的碗里,淡了加点盐,如果还不够味就再来点榨菜。我对健康路上混沌的口味,多半来源于里面的那一小摄榨菜,淡淡的清汤偶然吃到一块,那怕一小小丁点大的榨菜,便会够起我强大的食欲来,猛喝几口汤后,再来一舀儿汤,如此再番,直到深夜。


喝馄饨得有氛围,必须趁一个特冷的冬天,穿着棉衣、棉靴,把衣领坚得高高的,坐在那小小的木凳上,慢条斯理地一小勺一小勺地喝,那热气才不被白白浪费,热汤化成一种热量,下到肚里,周身通泰,有时,还不得不搓搓双手,产生点热能,缓解冻得不听使换的双手。所以冬天喝热馄饨能上瘾的,不比坐在茶馆里的感觉差多少。


我上健康路喝馄饨除了喝出了它的味道,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便宜,那时候一块钱一碗,能喝个饱,比起五六元一碗的拉面实惠多了。我是农村的孩子,知道父母挣钱不容易,每到一段时间回家抻手向父母要钱时,心里总有那么一点点的愧意,在农村的同龄人都能挣钱了,而自己却还在向父母伸手,所以,自己花钱时总不是那么阔绰,找一些既实惠又能吃饱的小地摊。


可能在新乡上学时吃馄饨吃的次数太多了,健康路的馄饨成了我既定的一种口味了。以后,再看到馄饨,就想来一碗,一吃便后悔莫及,再也没有吃到当年冬天寒夜里的馄饨了。如果馄饨里没有榨菜,在我看来更不能叫做混沌了。多年后,见卫辉也有个馄饨摊,不免想吃吃看,总想感觉一下那种淡淡过后,舌抵丁点榨菜的那种咸的回味,一吃,却发现里面没放榨菜,不觉心里失然,便问摊主,结果摊主回了我一句让我十分惊异无奈的话:千里香馄饨是不放榨菜的,这儿也没有榨菜。我顿时无语了,馄饨里竟然没有榨菜,没有榨菜的馄饨怎么能叫馄饨呢?而且,馄饨里不放榨菜的原因是因为“千里香”,这个理由,把我十几年珍藏于心的那种口味给否定了。于是,闷着头吃,想吃出来更好的味道,可再也吃不出来馄饨的口味了,临付钱时,还悻悻地说,有榨菜就不能叫千里香了?


馄饨摊上的姊妹篇,便是小笼包了。我吃小笼包,也十分在意,大街上的馄饨摊很多小笼包是那种发面的,发面的大包子好吃,但吃小笼包,就口感来说还是生面皮的好,口感润滑,皮薄汁多,特别配以馄饨汤,更能激起吃家的口欲。


馄饨

卫辉慢生活联系邮箱:2262090586@qq.com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