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悲伤包围的世界|我亲爱的小怪兽

马丁Marten 2019-05-28 01:03:44

第一卷※前尘往事


楔子

小馄饨,你为什么不吃掉我呢?

烦死了,你有没有搞错?第一我不小,第二我不叫馄饨。

哦,你为什么就是不吃掉我呢?

我也不知道行不行!

哦,那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你......知道的有点多了。

1

 汉代地理书《神易经》中的《西荒经》中记载:“昆仑西有兽焉,其状如犬,长毛,四足。似罴而无爪,有目而不见,有两耳而不闻,有人知性,有腹无五脏,有肠而直不旋,食径过,行走而足不开。人有德行而往抵触之,有凶德则往依凭之。”

#¥%*@......我不喜欢说话带脏字,可是我有那么丑,那么凶,那么不辨是非曲直吗?唉,悠悠众口,堵不住就算了,但是,作为一只可爱的小混沌,是可忍孰不可忍啦,哪个想象力这么丰富的家伙,把我的原型描写的那么逼真,你侵犯了我的肖像权了好不好?撒泼卖萌画圈圈诅咒你,害得堂堂四大凶兽之一的混沌,竟然沦落到今天这副模样,被人拿着自画像满城追捕,什么凶兽,看我这么呆萌可爱的小模样,我哪里凶了?!哼,宝宝心里有小脾气了!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虽然吧,我承认那些道士的破符的确伤不了聪明可爱的宝宝我,可是呢,总有人找自己的麻烦总归是一件让人不太爽的事情吧!

没错啊,我就是这个倒霉落魄到被人找麻烦的混沌的后代。我长得也跟上面的描写差不多,但是,但是,我只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的那个家伙的不知道重了多少代的孙子而已,额,好像也不能说完全不是,但是不是就不是,哼,宝宝可爱,宝宝说的算!

嗯......看在你这么坚持的份上,宝宝承认宝宝的确吃人,但是,划重点了,宝宝不是凶兽。

哈哈哈哈,瞧你那胆小的模样,我要是不自报家门的话,你肯定觉得我在逗你玩吧?也是,自家的老祖宗的确是不在了,但是谁那么没良心地规定它不能留下自己的后人呢?哦,不不不,是后兽。有这种想法的自己默默地去墙角罚站五分钟?见鬼去吧,自行了断吧,宝宝心肠好,给你留个全尸。不接受任何反驳,不接受任何抗议,要不,我不介意多打几个饱嗝。

反正,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这样一直反差萌的小混沌,在一堆混沌里摘都摘不出来的普通的存在。但我也有那么一点点特殊吧,那就是我虽然具备听取人心的本领,却从来都没有借此害过一个人。我甚至是有些嫌弃这个特殊的能力的,听取人心有什么好的,我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我自己的脑子用来想我自己的事情都不够,怎么会乐意干这种事情呢?

除了那次。

那时候我还是一只小小混沌,不懂事的小萌新。我初来人间,自然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充满了兴趣与激情。但我还不会化身为人的术法,所以我选择了隐去身形,把自己掩盖在无边无尽的黑暗中。这也是混沌与生俱来的能力之一,生于黑暗的我们随随便便就可以成为它的一部分,这样更方便我来进行我的一个小实验。

那是一只小可爱第一次使用作为混沌的能力,第一次,完完整整的听取到了别人的心声。

真是孽缘。

被本宝宝听取心声的傻小子在寻找一个人。

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人。

我当时就憋不住了,在黑暗里放肆地笑出了声,这哥们有病吧?!自己都不晓得的人,还找什么找?

这种人要么太闲,要么......哼,就是欠揍。怎么能有这样的傻子存在呢?这孩子,真的,有点,笑到最后,我有点笑不出来了。我能感受到他内心那种强烈的寻找到那个人的情感,蓄积成一大片,在小小一颗心脏里翻涌着,翻涌着,那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真正的迫切地在寻找自己丢失之物的情感,连我这个倾听心声考试挂科的小混沌都能听出他心中的思潮的起伏,都能感受到那种独一无二的情感。没有真正失去自己想要的东西的人,永远无法理解这种真实的有些绝望的情感。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人生不就是这样吗?我们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得到了许多,也失去了很多,悲伤过,绝望过,却还是一路前行。人类这种生物,很不可思议。

我一摸脸,湿凉凉的一片,哈哈哈哈,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子。

然后,我就惊呆了。

他居然看得见我!

他居然看得见我!

区区人类,他居然看得见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此时的我在深深地为自己那飘过及格线的隐身术成绩感到了羞耻,破天荒头一回。那傻孩子不仅看得见我,还不怕我,傻呵呵地冲着我咧着嘴笑。事已至此,我也就不再躲躲藏藏,大大方方地现了原形,然后,他笑抽了。

我的玻璃心啊,瞬间就变成渣渣。所以,再次秉承着“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人生信条,我决定不可以让他再活在世间了。作为一只祖宗很残忍的后兽,我吃人不需要什么理由吧。反正也没人教过我,如果硬要说有,那就是爷爷在临死前告诉我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吧。

当年的爷爷死在一个臭道士手里,谁强谁为王的自然规则就是这么恐怖而公平。

但宝宝是一只光明磊落的兽,所以我告诉了他我要吃掉他。

大多数人会尖叫着然后尽可能远的逃离我吧,非我族类本身就应经很恐怖了,再加上如此吓人的话,大多数人,正常人,都会做出那种反应吧。可是这小子一脸的从容,一点都没有害怕。对啊,虽然本宝宝也不愿意承认,但事实胜于雄辩,我从他的眼睛中的的确确只看到了从容。面由心生,想必他的心也与眼睛一样干净,无忧亦无惧。这个小子,当真有意思。

他所做出的唯一反应只是对着我笑着说:“那你要帮我找到她。”

我答应了。然后我就信守承诺的吃掉了他。什么?问我为什么?上古四大凶兽吃人需要理由吗?当然不需要的!!

但是宝宝我跟那些吃人不讲信用的坏家伙是有区别的,哪怕是凶兽我也会信守我与他的承诺。说起这个承诺我也是火大,我当初干嘛要死心眼的非他不吃?搞得现在我除了知道那小子要寻找的人也是个女孩外,其余什么都不知道。可恶的小子,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透露给我太多的信息。

气话终究只是气话,但当我静下心来回忆我们的整个相遇时我却本能地觉得,我与他所知相差不多。一个连要找之人样貌都不晓得就坚决地哪怕在生命的最后都念念不忘,我开始对那个她好奇起来。

决定了,就让英俊潇洒的本宝宝来给这个少年一份回响吧。

不管怎样,漫长的生命有了一个牵挂与寄托,总归不是一件坏事吧。

我用了他的样子,继续在世间闲逛,也顺带找找那个神秘的她。有情有义的本宝宝,哼,服气不?!

编辑:幻酱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