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张进尺和他的小笼包

亮矢杂货店 2019-05-19 00:02:32


在路边包子铺买了4元钱的小笼包,张进尺朝地铁站走去。

 

因为赶上了国庆佳节,这地铁站外已经挤满了人群。有背着书包,拖着行李箱的学生;有扛着蛇皮袋,拎着装满杂物的塑料桶的农民工;有牵着孩子,操着当地口音的市民。售票机、地铁口围得水泄不通,人群中传出不少抱怨声。

 

“垃圾交通!”张进尺脱口而出这句话,把口里正在咀嚼的小笼包喷到了前面一个人的后背上,糜状的小笼包顺势滑落到了地上,被紧随其后的人踩成饼状,褐黄的油渍留在了那人的白色衬衫上,那人浑然不觉。

 

乘坐自动扶梯下到了去往安检口的通道,小笼包还剩下三个。因为拥挤,使得平时这个时候已经吃完八个小笼包的张进尺只消灭掉了五个。

“我还要吃!”张进尺的肚子说。

“别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八份鲜肉,再来一碟”。张进尺说。

“不要吃我!”剩下的三个小笼包齐声说。

……

 

顺利过了安检,张进尺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挤压得扁扁的小笼包,随后在同一个口袋里翻出了一卡通,又赶紧将小笼包塞进裤子口袋。在自动检票机上闸口将沾了油的一卡通刷了一下,然后从闸口挤过去。谁知这装小笼包的塑料袋的提手露在了外面,又刚好挂在了闸口的旋转钢管上,袋子从口袋溜出了一大半,两个小笼包顺势飞了出来,滚到了地上。

 

张进尺脸色变得铁青,赶紧把剩下的一个塞进了口袋,往口袋里面 用力捅了几下。若无其事地朝去往站台的楼梯走去。

 旁边的人群一阵哄笑,张进尺的脸变得绯红。

 

下到了站台,张进尺没有到最近的上车点,而是迅速跑到了站台尽头。

奇怪,刚过去的地铁车头是从右手边过来的,好像有点不一样。张进尺暗忖。

隔着裤子摸了一下剩下的一个小笼包,已经感受不到椭圆弹弹的手感了。张进尺心里拔凉拔凉的,刚才的五个小笼包根本不顶饿。

 

排了好久的队,过去了几趟地铁,还没排到张进尺。

“下一趟一定要挤进去!”张进尺暗下决心。

“我的小笼包啊!可怜的小笼包!”

 

挤在车门口,动弹不得,张进尺觉得快要窒息了。

“垃圾交通!”张进尺心里想,这次没有用嘴说出来。

 张进尺使劲往里面挤,想站到扶杆处。

“挤什么挤!位置还不够吗,已经这么挤了,得寸进尺啊你!”一位大妈怒斥道。

“我就是进尺,我得寸进尺怎么了我?”张进尺反驳道。

“是个苕吧你!”

……

 

两人相互诘难了许久,张进尺扭过头去置之不理,也没有再往扶杆那里挤。

突然,张进尺眼神一下没有光,死死地盯住地铁线路显示屏。

“你坐反了,傻瓜!”张进尺口袋里的包子说。

 

小笼包连同塑料袋一齐飞进了垃圾桶的可回收入口。

三分钟后,张进尺出现在了另一侧的站台上。


(封面图来源于新华社,侵删)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