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跨中国7省,寻西藏灵魂',之:中国•西夏•银川.

海魂在路上 2019-12-01 16:01:35


“看来我不应该来”。

“你现在才知道太晚了”。

“留下点回忆行不行”。

“我不要回忆,要的话留下你的人”。

--BY 经典“大话西游”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我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给这个承诺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BY 一位中国顶级喜剧大师 


走了,“宁夏”,别了,“银川”。

-- 于 银川火车站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 ”。

-- BY 一位中国作曲家


杨氏赋予我的名字:“杨海”,的,内涵:“希望你以后能够“飘‘洋’(杨)过海”。能够像树中君子白‘杨’一样,顶天立地;像水之王者大‘海’一般,拥有广阔的胸怀。”我的名字,便是父母赐予我的人生信条。

--于 宁夏街头


巴士,略览“伊”式风情;行走,银川“回”式夜美。--于 银川巴士“伊斯兰教”,是一个吸引我的世界,“伊斯兰”,“穆斯林”,“清真寺”,“耶路撒冷”,“古兰经”,“朝圣”,“阿拉伯世界”,这些和“这个世界”有关的词儿,都,美得那么纯粹,那么让人心醉。但,当这些“美”,到了中国,就成了“没”,仅一个“汉化版”,带有,“中国特色”,的,宗教小族而已。

--于 宁夏小夜 


宁夏:“中原文化,边塞文化,河套文化,丝路文化,西夏文化,伊斯兰文化,多种文化激荡交融,浓郁的“回”乡风情,雄浑的大漠风光,秀丽的塞上水色,古老的黄河文明,神韵的西夏文化。”

-- 于 宁夏中卫


因为,诺贝尔文学奖,我爱上了奥尔罕.帕慕克的作品;因为帕慕克,我爱上了土耳其灵魂之城伊斯坦布尔;因为伊斯坦布尔,我爱上了建筑经典“圣索菲亚大教堂”;因为圣索菲亚,我开始了解神秘的“伊斯兰”。

--BY 海魂





      我醒了,发现自己身在了“宁夏“。 

早上(2013年6月10日)6点过,火车上一夜醒来,天已大亮,看着窗外,一种完全不同于内陆省份的塞外风貌。我知道,火车已经悄然间进入“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了。我有了一丝丝的兴奋感,或是因第一次踏上塞外,也许由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伊斯兰”,我知道,在“宁夏”的两天,将会让我“回(族)”味无穷。




       “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国的“耶路撒冷”,这个被(中国官方)称为“塞外江南”,的,中国伊斯兰心脏,我知道,我要用自己的双脚和眼睛,去探索“中国官方”命此代号的灵感来源。


      看着窗外的这些景色,(简单描述一下车窗外:蓝天,白云,媚阳之下,列车与不远处一条高速公路并行而渐进着,缓缓穿过这一大片,被两侧远山包揽着的农庄田,随意散落四处,的,低矮红顶黄砖小屋,搭配着这个季节,满世界的绿色,和,少有植被覆盖的荒山,时常可看见,戴着头巾俯身躬耕劳作的农家人,就是这样。这是一幅和谐的塞外乡居图。


      整个画面看上去那么让人喜欢的协调,只是缺少了一条穿越这片庄园的溪流。),我知道,我,还未踏及,“宁夏”,的,腹地。




      (“看来我不应该来”。“你现在才知道太晚了”。“留下点回忆行不行”。“我不要回忆,要的话留下你的人”。) 作为一个英语专业的学子,对西方文化乃至《圣经》所能辐射到的那些历史、文化、建筑、音乐、文学、语言以及宗教都有涉猎探究,但,对“伊斯兰”却涉足了解甚少。




      因为,诺贝尔文学奖,我爱上了奥尔罕.帕慕克的作品;因为帕慕克,我爱上了土耳其灵魂之城伊斯坦布尔;因为伊斯坦布尔,我爱上了建筑经典“圣索菲亚大教堂”;因为圣索菲亚,我开始了解神秘的“伊斯兰”。对于即将踏上“宁夏”,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一个“中国版”,的,“伊斯兰世界”,难免会有些许激动。作为一个“无宗教人士”,不干涉任何人,的,宗教自由。而对于三大宗教(“释”,“基”,“伊”),我所欣赏和领略的,也只是它们的“艺术,文化和哲学内涵”,并不关注其宗教本身。从未,看过 伊斯兰经典著作“古兰经”,只,略阅过佛教经典“金刚经”(这还是小时候奶奶从寺庙带回来的。那时候是没有其他课外书可以阅读,除了这个),但,拜读过基督教经典“圣经(THE BIBLE)”(中文版)。(我有一个小梦想。“杨海梦想清单”,第7号梦想:阅读“詹姆斯一世钦定本圣经(KING JAMES VERSION OF THE BIBLE)”英文原版)。火车穿梭于宁夏平原,我坐在靠窗的凉爽车窗内,听着铁路广播放了汪峰的“再见青春”,放着许巍的“旅行”,随着这一路列车,直奔西夏首府而去。




      午后一点过,火车停在了“宁夏,中卫”火车站,这里一直就是我想要来的一个地方,因为一个女子。我走下了火车,看着这片纯净的蓝天,呼吸着清新略带点儿干涉的空气,陷入了回忆当中。这次没有安排“中卫”这一站的行程,有一天,我知道,我会再来的。




      下午(2013年6月10日)16:21,我到达了“中国,宁夏,银川”。30个小时,去感受这座“中国穆斯林心脏”城市的魅力。在上海路的一家小旅店住下了,天色尚早,放下旅行背包,简单洗漱,便向踏上宁夏街头。巴士,略览“伊”式风情;行走,银川“回”式夜美。




      在上海路,我坐上了“58路”公交车,挺老旧的,除了无人售票的自动投币箱,和一个摄像头,你不会认为这应该是2013年中国某省会城市应该存在的公交。司机是一个回族妇女,人挺热情,在询问车站的时候,我几乎听不懂她讲的是什么,也只好作罢,假装听懂,说了声“谢谢”,便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我坐在公交车上,看着这宁夏的街景,似乎和中国大多是城市的繁华一道,几乎没有几处特别的地方,更没有看到什么回族的特色。心里难免有点儿失落,这里可是“回族自治区”呢,汉化的也太严重了些。终点站,到了银川的“南门”,这里是宁夏银川的老城区,回民较多一些,还能些许感受到一些伊斯兰色彩。行走在“鼓楼南街”,这里应该算是银川繁华的缩影带了。在街外,一条宽巷,是一条让女孩子挤满了的,几百米长的“地摊货天堂”。在街内,是国内外知名品牌入驻的大型商业街。



      除了几家清真餐馆,这条宁夏的商业街,无异于有一条成都“春熙路”,北京“王府井”,武汉“户部巷”的塞外复制,并没有过多有别于其他城市类似商业街的独特之处。我无心逛各种品牌商店,行走于街上,感受一种塞外的现代。邂逅一流浪歌手,驻足聆听了他演奏弹唱的歌曲,虽没有听到我喜欢的歌,依旧出于对艺术的尊重,俯身往他的吉他盒放入了一份“心意”。在宁夏,银川,我第一次坐到了舒适,快捷,价格便宜的“快速公交(BUS RAPID TRANSIT)”。这种被称为“地面上的地铁系统”,的,快速公交系统,在几十年前起源于南美洲的大国巴西,近些年在中国的个别城市推广,但是,却在“中国,宁夏,银川”第一次坐到了。 



      回到旅店,我洗漱了,一天一宿的硬座火车,从洛阳赶住银川,我有点儿累了,便收拾睡了。没有细看宁夏那片天空是否有星星在天际嬉闹。这(“伊斯兰教世界”),是一个吸引我的世界,“伊斯兰”,“穆斯林”,“清真寺”,“耶路撒冷”,“古兰经”,“朝圣”,“阿拉伯世界”,这些和“这个世界”有关的词儿,都,美得那么纯粹,那么让人心醉。但,当这些“美”,到了中国,就成了“没”,仅一个“汉化版”,带有,“中国特色”,的,宗教小族而已。



      第二天(2013年6月11日)早上起来,宁夏的一夜,让我旅途的疲惫消散了。简单洗漱,收拾好旅行背包,走出客栈,天已经大亮了。天气不热,但是紫外线挺强烈,我穿了一件T恤,套了一件黄色小薄外套。在上海路找到一家“杭州小笼包”吃早餐(个人很喜欢“杭小笼”,在沈阳吃过,北京吃过,长沙吃过,成都吃过,居然在在这塞外的银川也有)。

      在上海路口,向一位修补单车和鞋包的大爷听路况,并和他简单了解了一下银川的情况,他对我的旅行很好奇,也很欢迎我们这样的旅行者来到宁夏。我说给他拍照留念,他倒是很配合的摆了一个POSE,还童心未泯的打趣道:别把我找丑了哈。

    今天的主要目的地就是:“镇北堡西部影视城”和“西夏王陵”。我得知去影视城要在北京路坐旅游中巴。

      上北京路需要穿过银川火车站,就在火车站,我“被骗了”。对于具体的行骗上当经过,不在这里讲述了。我也相信那个不厚道的骗子不会是宁夏人的。

      上当后,在被骗了几百块钱之后,我并没有特别生气,我知道这又是一次自己花钱买教训的社会课。记得那句话:“不要为打翻的牛奶而哭泣”。

      给朋友打电话牢骚了一番,就FORGETIT。从北京路坐“镇北堡西部影城”的旅行中巴车,前往影城。在车上,遇到了一个北京小伙,名叫“石头”。

      彼此背包旅行,看着我的行头,知道是旅行者,更知道是去同一个地方,西部影城的。我们攀谈起来。他是和朋友来银川看朋友,顺便旅游的。我们闲聊了各自的旅行经历,讲述了我的那些旅行故事,他倒是很感兴趣,就留下了QQ 给他,并邀请我有空去北京耍。到了“镇北堡西部影城”,为了不打扰他们一行人的旅游,我们各自分开。


  

   “镇北堡西部影视城”,建立在一座荒凉的山丘里,在大门口,除了远远的招牌“镇北堡西部影视城”几个大字,最不能让人错过的就是那几个镇北堡的核心理念:“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

      入堡后的右侧,是一面长长的高墙,上面是几百部在这里拍摄过得电影电视的剧照。可以很容易找到一些我们熟悉的那些电影:周星驰的“大话西游”,张艺谋的“红高粱”,陈佩斯演的“牧马人”,徐克经典武侠“龙门客栈”,赵文卓扮演的“书剑恩仇录”,甄子丹的“锦衣卫”,…,还有“乔家大院”,“黄河绝恋”,…。

      也是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大话西游”居然是在这里拍摄,瞬间就更想早早的入堡看个究竟。



       购票后,我在游客中心免费寄存了旅行背包,那个美女工作??一个人根本就拿不动我的背包,得两个人抬着。瞬间她们有一种对旅行者稍于旅游者们敬意眼神。存好了旅行背包,我走进了影城。


       在入口处,有免费的导游,我便跟随着人流听着美女导游细致讲解这座影城的那些影事儿。入口到影城广场,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上面都是曾经在这里拍摄的那些影视剧的剧照。

      走廊尽头是一个挺大的广场,左边是“清朝影视城”,右边是“明朝影视城”,正前方,是一条“老银川街道”,这是镇北堡的简单布局。简约而不简单。

       我顺着“ S ”的走廊,来到了尽头的“老银川街道”。这里复现了银川旧时风貌,有一种时空穿梭,时光倒流的错觉,直到看到身边这些穿着时尚的现代人,才将思绪拉回来。旧时银川的街道,两侧是一家挨一户的各种商铺,理发店,照相馆,杂货铺,小餐厅,农具所,小吃摊,银行,医院,车站和政府小院,…。

      窄窄的街道,却,拥挤着来自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游客,极其热闹。我一直向往行走在这样的一条古古的街道上,体验一种淡淡的穿梭小感。


      老银川街道外,是一座复建的“老银川汽车站”。

      我在站前拍了两张照片。这座复制的旧车站,很具艺术欣赏价值,土黄色的小墙,配搭着湛蓝色的天空,几朵调皮的云朵,在逆光下的车站,几辆那个年代宁夏的老汽车,时而几个美女游客穿梭而过,这,真是一个美好的画面。


            告别“老银川车站”后,我走进了“明朝影视城”景区部分。在这里有两个重要的地点要去,就是“红高粱”和“大话西游”拍摄的地方。在走过了陈佩斯的“牧马人”,走进了“文革大院”,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个姑娘。在“文革大院内”,我偶然间看到了一个姑娘,打扮的简约优雅得体,一头短发,上身是一件淡蓝色的长衣,下穿着一条紧身裤,一双运动板鞋,斜跨了一个小挎包。



          为什么这个女孩子这么吸引我。她的举止,一言一行,装扮,外在气质,都让我想起了一个女子:赵姑娘。这个女子,是那么像她,那么像,那么的像。

        我们在同一个导游小团里,这样,我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看看她。在文革大院内,她是一个安静的活泼的人。安静在于,她静静的听着导游讲解,独自的看着;活泼在于,她也好奇一切,绝不只是随着人流机械的移动着。我偷拍了她两张照片,她也察觉到了,也看到了我的偷拍。

        或许,她不知道我为什么拍她,但是她应该是高兴的,因为有人拍摄,对女孩子来说,也算是一种莫大的恭维。我没有一贯的那样,上前搭讪,寻留联系方式。在随她一起看完了“红高粱”和“大话西游”拍摄点后,我便没有再随她一同,彼此分开了。

        有时候,很多事,很多人,一错过,或许,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到这个女子。说说“红高粱”和“大话西游”的拍摄基地。“红高粱”和“大话西游”,这两部电影,都是经典,经典到难再经典的经典,所以,你看过了,请再看一次;如果没有看过,请一定要去看看。现实中的“红高粱”和“大话西游”拍摄基地,挺小,也很简陋破旧的,但是张艺谋和周星驰拍摄最后呈现出来的却是那么广阔的一片天地,那么美,那么让人向往和遐想。


         

         我走进了“红高粱”中酿酒的地方,走进了巩俐居住的地方,走进了那座传奇的“月牙门”,走进了当年的“盘丝洞”,走到了周星驰预谋刺杀蜘蛛精的那座池子,也见到了当年那只巨大的蜘蛛,走进了牛魔王的后花园,在这里,当年至尊宝对紫霞仙子说了一句谎言:“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我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给这个承诺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出了“明朝影视城”,转而踏进“清朝影视城”。


         在城门口,站着六个穿着统一长裙服饰,带着遮阳帽的宁夏本地漂亮女子,欢迎着全世界到来的游客。对于一个男子来说,这样的欢迎和服务,还未踏进影城,就一股儿舒服的享受流淌全身。

        进了城门,是“大话西游”片尾,至尊宝和紫霞接吻的那座城楼。矮矮的城楼,上面立着至尊宝和紫霞的画像,城楼下的通道,依旧挂着当年电影中的京剧画像。

        这几个简单的画面,出现在影视画面上却是那么的唯美。在这里,走过了“大话西游”的城楼,走过了“锦衣卫”的四方客栈,走过了“龙门客栈”,走过了“刺陵”,走过那些原本简约平淡,却在电影中华美的场景。



       我不知道自己在电影中,还是电影在眼前。走完整个“镇北堡西部影视城”,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了,晚上八点的火车离开银川,我还有五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安排。一天了,也累了,加上早上被骗了,没有多余的钱,去往“西夏王陵”(中国现存最密集的帝王陵区,中国官方称之,“东方金字塔”)观看了,我坐车赶回火车站。

        在车上,我几乎睡着了,快到站了,售票员??悄悄的叫醒了我。我揉了揉眼,打开窗户吹吹风醒神,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路旁种满了挺拔傲立的“白杨树”。



            中国,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这个路侧大量种植“白杨树”的城市,让我想起了“六颗白杨”(曾经,一个“杨”姓男子花了两个月零六天为一个“白”姓女子所制作的一件作品),想起了杨氏赋予我的名字:“杨海”,的,内涵:“希望你以后能够“飘‘洋’杨)过海”。能够像树中君子白‘杨’一样,顶天立地;像水之王者大‘海’一般,拥有广阔的胸怀。”我的名字,便是父母赐予我的人生信条。



        距离开车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一天的奔走,有些疲惫,我竟躺在银川火车站内宽敞的座椅上睡着了。一阵刺耳的吵闹声把我从睡梦的“意识”中强行拉到回到喧嚣的“现实”中。

        原来一对不知哪儿的农民工大叔在吵架,我压根儿就听不懂他们的语言,瞬间感觉自己深处国外他乡。一壮实矮个儿大叔(情绪异常激动),一便便大腹“死胖子”(吃着泡面,面叉指画着),二人(是一群老乡打工者当中的两人),在火车站内大厅毫声对骂吵着。

        我倒是真想明白他们到底骂的什么,那应该很有意思。可是,我一个字儿听也不懂。呵,不管怎样,我倒算是看出来了,那死胖子欺负老实人。“死胖子”。



         中国官方这样描述着“宁夏”:“中原文化,边塞文化,河套文化,丝路文化,西夏文化,伊斯兰文化,多种文化激荡交融,浓郁的“回”乡风情,雄浑的大漠风光,秀丽的塞上水色,古老的黄河文明,神韵的西夏文化。”

        呵,听起来很诱人吧,或许我未深入宁夏腹地,只见了一个“被汉化”的所谓的回民“聚居区”和“自治区”。晚上8点40左右,我坐上了宁夏银川开往甘肃兰州的火车。走了,“宁夏”,别了,“银川”。


       当年,有个创作人来到了宁夏,灵感促使他创作了那首好听的《宁夏》“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 ”。


         我来过这里,中国,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在这个“宁静的夏天”,有惊喜亦有忧伤,难忘记。我,还会,一定会,再回来的。“哐当,哐当,哐当,… ”,火车缓缓起动,驶离了“宁夏”,只留一颗不舍的心,搁于这片塞外之中。



        我是海魂,我,在路上。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