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悦读:柔软时光

阿宽说 2020-05-15 15:01:47

所闻  ▏朗诵:文懿

所见  ▏水乡



       周瑞文的油画,这样的写生画,可以用这样的语言来描述:新阳推开了阴霾,溪水在温风中晕皱,山间移动的暗绿、云的脚迹也在闲游.....

      写生是因为眼前的景致,蘸着颜料,把智慧和心境流落笔端。我们已经了解到,所有的艺术都为心声,所以,心境成为此时的王者,占尽了所有的气象。


所是 ▏柔软时光


作者/阿宽


    你对细碎的生活多了在意,那种计较,让苟活变得有诗意,绵软悠长。

   

    苏州人说,出门两大事,吃面与听书。

    

    有年去苏州,看了太湖,登了虎丘,最想念的还是吴侬软语里的评弹。原味在民间。不是苏州的熟客,找不到那些僻静巷子里真正的好茶馆,静心听一回评弹。


和同行的朋友趁秦淮河迷离的夜色,登上了打扮得花花绿绿的大画舫。游客都是奔夜色里的评弹去的,可是绚烂的夜色,让秦淮河如此令人心醉神迷,他们都不再在意唱者的腔调,纷纷拿起相机和手机,扑在船栏边照那景色。


这时没有办法安静下来,也没有办法慢下来。三弦和琵琶,嘈杂的商业气息笼罩里,吴音美好又如何?


苏州的另一处美好,藏在那些街道的名字里。干将路、莫邪路、专诸巷、尚书里、太监弄、司前街,都把典故和时光摁在青石板路和青砖墙上。喝着苏州炒青,就着精致的点心,蟹壳黄、盘香饼、面衣、酒酿饼、枣泥麻饼、生煎馒头,还有苏州汤面。“听戏听腔,吃面吃汤”,面是这个城市里享受优游生活人的心头好,诀窍在浇头和汤上。


老板娘还眨巴眼睛妖妖地说:“好吃得弗得了哟,阿要几碗来……”


是勒,要几碗呢?鲜笋、鳝糊、三虾,样样秀色可餐,胃小一时没了主张。


要说我住的成都,调色板上全是慢生活的本色,在浸润时光,消磨日子上,也有力争上游的本事。飞机上就听得到川西平原上麻将声在响,明显带着戏谑的夸张,但人们日常生活的乐事,大多数人只有那几处。


他们呼朋引伴说的是,走哟,喝茶打牌去!


茶是飘着茉莉的盖碗花,或者玻璃直杯里的素毛峰,都是一般作坊里的出品,不外是峨嵋、蒙顶的大路货。在意的不就是那几个老搭子,老哥们?荤壳子、素农门阵,话头和情节就那么多,慢慢谈兴转淡。先说好的只喝素茶,转身就吆喝茶肆老板上机麻,七七八八叉起一个场合,再混去半天时光。


淡漠的日子,没这些耍事和咸淡,生活的滋味如何出得来?


有趣的人就去听川戏,一杯大叶子茶,陪你半天光阴。这样的节奏更慢一拍,关键是生活有了一处念想和规律,有准头的日子,会让平凡人的生活更多一些滋味。


成都有好几处听戏的去处。华兴街老字号的“悦来茶楼”是听戏人的“戏窝子”,老票友都去那里打拥堂。琴台路文化公园里的蜀风雅韵,锦江剧场的芙蓉国粹,看地道的变脸、吐火、顶灯,那些有点高大上,是为满足不明所以的外地游客,戏票价格也比较咬人。我常去的是望平街香香巷的老戏社,一个夫妻档,每天下午两点准时开锣上戏,20块钱买杯茶进去就成。一般都有四个折子戏,运气好了还可以听上一个全本戏。如果你去得早,台上正在排练,踱去后台,团长在那里走方步对唱词,团长婆婆在带孙子,带半截妆的媳妇在奶另一个小孙女。台前幕后的生活真实得很,一点也不打理扯。


这些坚持自己生活习惯的一些人,不必给他们扣上传承文化精粹的桂冠。国有的剧团垮了,一技傍身别无所长的他们,只有靠这个勉强谋生。在繁华现代都市的某个角落里,他们的演说唱做,和滚滚向前的时尚和潮流似乎格格不入。不过,因为有喜欢川剧的人群在,他们之间维系为一种默契良善的依存关系,构成成都这个大都市某种文化风范的特色。


在对优游生活的理解上,苏州、成都这样的城市,也成为年轻一代逃离的地方。短暂的时空错置,大理、丽江成为他们调慢生活时针,放松身心的目的地。清新、小资、真我的标签,贴在这些年轻面孔的额头上,这是他们选择的一种调整模式。当成都有了直飞布拉格的航班后,他们把深情的目光望向中欧,那里是布尔乔亚的起源地。


看一段文字的描写:


昨天,我再次路过那店,买了心仪已久的围巾。围巾是开什米尔的,那白色摸起来竟然如此温柔。再一次,沦陷在自己对生活淡淡的期望里,心情柔软的,仿佛这开什米尔。


回家的路上,路边有人在卖士多啤梨。那果子新鲜而充实,水珠在其上滚动。昏黄的灯光下,那果农的脸忧郁而沧桑。他的生活是否与我那样不同?还是,我们都是一样的在摇摆?


矫情和做作,是想构建一种自我专属的语境,开什米尔不过是羊绒,士多啤梨不过是草莓,让一般不入状态的人读不懂,既是一种顾影自怜,也表明这样的人群不愿意与普罗大众沟通。这种贴上神秘标签的柔软,只是某个人群的自娱自乐。


这些文字里散发出细腻的情思和对苍生的关爱,但只是一种从高处旁观的姿态。对身边真正需要关心的人,对触手可及现实的苦难,这种生活姿态的人,往往视而不见。


喜欢回归和身心伸触入田园的时光。在种植、薅草、浇灌、收割的具体劳作中,人与作物、土地有一种深入的交流,获得彼此的心声,得到真正的放松。这个过程,会大汗淋漓,会泥尘扑面,会精疲力竭,身体劳碌,精神松快,此长彼消的转换,产生奇妙的心灵反应,输出倍加的满足。


心境是改变生活的大师,需要带着修炼的心意,细细去体察。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