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上海一只鼎”40分钟悲催就餐记:“一只鼎”饭店成了“一次性”食堂!

大汉公报 2019-06-11 15:28:56

      热烈祝贺《黄河边播报》

    youtube视频频道订户本月突破5400订户!

家知道,老黄我写文章很少去论服务行业的短长,特别是饭店和超市,因为在海外做点生意不容易,理解万岁,特别是开饭店更是如此,我之所以把自己昨天晚上的就餐经历一五一十告知读者,是为了提醒这家饭店,名气在大、生意再好,如果被自己糟蹋了,别人去了下次就不会再去了,口碑非常重要,听到关于这只鼎不咋样的说法很久,大意是一棒子中年女服务员不大会笑、甩着膀子走路啥的,总之服务态度不好,但口传不如眼见。我写这篇文章也是本着帮助这家店改进的初衷。

上海一只鼎中的“一只鼎”在英文里有“TOP”之解,但在沪语方言中,“一只鼎”有圈子里老大的意思,这里指的圈子通常都是不被人待见的。后来引申的意思就是“顶级”。在大陆,特别是上海,相信一般不会有什么饭店会起这个名,起了工商局未必会批准。

整体上,海外的华文在表达的水平要比母语区差很多,有些因为夹杂着其他文化的影响,对来自大陆的移民来说,未必都看得明白,就饭店起名而言,实在有的让人无法理解。比如列治文时代坊三楼的“破店”,据说还是挺有名的,不知道这个“破”有没有特别的解释。还有本那比有家店叫“觅食”,也是莫名其妙,以后索性再起一个叫“要饭”,估计也能火一把。

好了,言归正传,把我昨天就餐经过说一说把。

昨天下午,是三号路边的嘉年华列治文游乐场最后一天,我们带小女儿去玩一下。后来看到了吃饭的时候,就临时决定去吃点东西。女儿说要去公众市场吃快餐,老婆建议去吃云南米线,我考虑到全家已经好久没有下馆子了,就说去一家饭铺吧。

本来商定是一家川菜店,但一想孩子不能吃辣,老婆说,开车过来的时候见到“上海一只鼎”的牌子,好几年没去过了,建议去一下。于是,我们大约在6点50分左右来到了这家饭店(饭店订餐单显示是18点56分)。

我过去去过上海一只鼎饭店几次,印象中每次都人满为患,特别是一些女服务员感觉不是太热情,也很难听到一句上海话,菜价比其他上海店高一些,其他也没有别的感觉。若干月前的某天,我和朋友路过,发现关门了一段时间,具体原因不明。后来,听说又开了。老婆这次想去,我也没意见。

哈,又跑题了。赶紧拉回来。

一进门“绝对不充(允)许放报纸”的纸条在欢迎你

一走进店的窄小大门,见到有个放饭店名片的小桌子,上面压着一张纸,写着:绝对不充(允)许放报纸。只是把“允许”的“允”写成了“充”。我当时的感觉是,这家店的店主可能已经不是上海人了,因为,上海老板绝大多数文化还是有一些的,不会,这么长时间,让这样有严重错别字而且语气特别生硬的告示。一直放在一进门的地方。当然,这或许也是一种饭店自信心的表现吧。

恰好有空位,很快落座后,我们开始“民主点菜”。我老婆点的是花雕走地鸡(半只),女儿点的是鱼香肉丝和小笼包,我负责点一个汤,上海的腌笃鲜不错,翻菜单没见到,服务员就站旁边怕耽误她时间,就点了个在汤类中排名第一的“阿娘肉皮”。

上菜还是挺快的,我说的是其中前两个。走地鸡是冷盘,很快来了,应该说还行。我问服务员要点陈醋,每次去饭店我都喜欢来点醋。一个中年服务员反问:吃鸡还要醋?我略带抱歉地含笑点头,她又反问一句后走了。她站在吧台上和一位男服务员聊着什么,好一会醋来了。邻座一位男食客又问那位服务员:我要两只碗。那位服务员继续反问:要两只碗干什么?

感情不是针对我一人喜欢反问,这位服务员过去在大陆肯定是当过“城管”或公务员的吧?饭店要只玩要点醋也要问,太好奇了吧。

店堂里都是人,吵吵嚷嚷和学校食堂差不多

我只是觉得有点可乐而已,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抬眼望去,整个店堂都是人,还有很多等待中的食客站在没有一张椅子可以坐下的门口等候。

一会,鱼香肉丝来了。发现至少一半以上都是菠菜,只是在上面浇着一层肉丝。这应该不是上海或者四川的做法吧。

这是菜单上的鱼香肉丝图,菠菜很难被发现

我好奇把它们的菜单拿过来翻到其中有鱼香肉丝的那一页,发现照片和实际的差距还是挺大的。不过,没关系,或许这是一道“特色本地做法”的菜吧,但是,我纳闷,怎么你搞了点特别便宜的菠菜垫底呢,为什么不拿韭黄垫底呢?

因为菠菜数量太多了,这道菜,以后改称:菠菜炒肉丝更合适。

我们的点的鱼香肉丝一半以上都是菠菜

有老上海的朋友之后调侃,说:这道菜的合理解释是,鱼香肉丝送菠菜。但按照“暗送秋波”的解释,季节也不多啊,怎么提前在春天送菠菜。我觉得,这可能是老板一着急,搞反了季节。

觉得挺没劲的,也不想去请他们解释,就赶紧吃了走人,可是,那道我点的汤就是不来,饭都快吃掉一半了。20分钟之后大约7点22分,汤来了。

这哪里是汤,是肉皮加咸肉,下面全是青菜。关键是咸得无法下口,我们说的是肉皮咸,其他就更不用说了。

这一碗汤让我们傻眼了,温温的,没有一点热气也就算了,关键是没有什么汤,成了干炒肉皮,下面全是青菜。和照片上差距也挺大。算了,旧怪我们自己看走眼了,自己点的就认了。太太尝了一口,超级咸。我也吃了块肉皮,实在太咸了。

我们低声叫来一位男服务员,告诉他太咸了。这位男服务员不错,立即拿着下去了。过了五六分钟,我们的饭也吃得只剩下一点点了。那碗“汤”又来了,一尝,还是那么咸。只能带回去多加点水凑合着吃了。

这时候已经快7点半了,在店里就餐时间仅仅只有半个小时多一点点。我准备把最后两口饭吃掉就走,毕竟人家店门口还等着不少候着的生意,这时候我家小孩子也还在咀嚼,我刚把筷子放下,一位个子不高的中年女服务员路过连忙问:你们吃完了吗?要打包吗?

我和太太互相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我立即去结账:花雕走地鸡(半只)16.99、鱼香肉丝15.99,、南翔小笼包7.99、阿娘肉皮22.99,、白饭两小碗5.00,总计72.41,另附了7元小费。总计消费80元。

三人走出店堂,我看了下时间7点零五分,我真的没有耽他们的生意。发现大门口等候的食客约有十几人,估计都是慕名前来的,我心想:咱们有意见,但是不影响别人生意,不闹不吵,悄悄结账付了小费走人,祝福他们好运。

吃饭中间,我上了趟厕所,这家饭店生意好到连厕所和通往厕所的走道上也都是椅子桌子,只是没有碗筷,不然…………。

通往厕所的小窄道也被椅子桌子和杂物占了一小半

回家的时候,我老婆一边开车,一边说:以后再也不去了,得建议“上海一只鼎”饭店更名为“上海一次性”饭店。

但愿,上海一只鼎能今后对顾客好一点吧!

本期特约刊登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