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南京:六朝烟水旧梦回

小林 2018-12-05 13:18:18

  南京太有名,一时六朝兴盛事,一时雨打风吹去。

  作为一个匆匆的过客,不知如何评说南京。

  或许南京的种种往事,都在南京人的心里吧。


——小林 #梦里中国# 摄影系列第十五辑


  秦淮河的桨声灯影,忘却了不知多少江南温柔的香梦,然而那天夜里,桥下经过的诗人在乌篷船里的枯灯下,冷冷地记下不远处传来的歌声,河上的轻烟笼照着寒水,月亮升起来了,歌女们忘记了昔日的忧愁。


  中华门里,阿婆还是住着老房子。虽然是六朝古都,南京留下的老街老巷其实已经不多,世界变化太快,人们疯狂追逐现代,却又犹豫回望。


  磨盘街,邱先生为陌生来访的我,介绍他住了几十年的房子,他说,这种雕工,现在的工人做不出来的了。


  老门东箍桶巷,梧桐树影斑驳着老街。这些老树的命运,与南京人的集体记忆,与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难舍难分。


  老城南的业余乐队,只在周末排练,大家都演奏得很投入。


  评事街,老房子里长大的孩子,一个人在家看电视。


  洋珠巷,老人家经营了三十年的理发店即将结业,可今天的傍晚,他还是穿着干干净净的白大褂站在门口,等待顾客。


  饮马巷,华成卤菜店年轻的严老板,生意甚好,每天辛苦制作数百只板鸭板鹅。


  南京开往浦口的长江渡轮上,来自江北的小姑娘在甲板上踢毽子,她在南京上学,每天在渡口上来来回回。


  洗马巷71号,小陈跟随爸爸从淮安来到南京,爸爸做生意,他在巷子对面的学校上学。


  洗马巷,温和好脾气的大叔,边鉴赏新买的鸟笼,边和我聊了半天。


  甘熙故居,一位大学生被摄影爱好者们邀请外拍,一年后,她毕业了,回了家乡徐州。


  集庆路,周末回姥姥家的孩子。


  评事街绫庄巷,老叔说,快拍拍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


  高考期间,夫子庙,上香的妇女。


  老东门,老先生对我有礼貌地微笑着,什么都没有说。


  2009年12月,南京白鹭洲市场,蒸小笼包的姑娘,她说,别拍啦,丑。我说,怎么可能,你长得很美。


  2013年1月,我重返南京,又回到白鹭洲市场,再次见到蒸小笼包的姑娘,她美丽依旧,儿子已经两岁了,店里的鸭血粉丝汤从四块五涨到了七块。


  莫愁湖的冬,枯柳缠绵,一只水鸟游过寥廓的水面。起伏隐约中,关于南京的许多往事,或许只有南京人知道。


2012年冬,小林作品

点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可以分享到朋友圈或发送给朋友。

要关注小林的微信公众号inkcn020,点右上后查看公众账号,或在微信公众账号搜索“小林”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