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馒头丨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南年包子铺 2019-05-14 11:34:41

丨馒头

白白的很好下饭,人人都会爱吃的。

你好,我是随笔


那天公众号后台突然收到一张图片。



/来自 Alcoholism蓝歌


图片里的内容是这样子的:


想写点东西记录下最近,临到提笔却又想不起该写点什么,或者能写点什么。无病呻吟一番?不是我风格,我只是想,某些在你看来很重大的事情,抑或成就,到别人那里可能别人只是瞄一眼。


小时候大人不会给太多零花钱,我打破了小猪的躯体,掏出肚子里那些纸张,给好朋友买了一只当时感觉很贵的钢笔作礼物。可他只是说了句“谢谢”便继续看他的书。很感激当初的我没有委屈地落泪。


我们,可能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重要。


我不知道写下这些字的人落笔时是怎样的心情,只是作为读者的我突然就很难过。交朋友这种事,大概在长大这些年里伤人最深。



 

 

幼儿园的时候我每天都疯疯癫癫的,除了开心大概没有什么别的情绪。同班有个小姑娘很喜欢我,我去哪儿她去哪儿。印象里我总是甩着头咧着嘴到处跑,她则总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冲着我急叫:“等等我,你等等我呀。”

 

如果只是这样的打闹,那一切都还美好。但是我还记得,小时候的我总欺负她。

 

“你不帮我写的话,我就再也不和你做朋友了!”

“你不给我一个的话,我就再也不和你做朋友了!”

“你不来的话,我就再也不和你做朋友了!”

 

对,就是一句最简单的“我再也不和你做朋友了”,我骗她吃骗她喝,骗她帮我做这帮我做那。

 

往往是,我提出一个蛮不讲理的要求,她先是面露难色,犹豫了半天还是拒绝,然后我几乎是本能的,一甩手,一跺脚,一扭头,哼出一句我再也不和你做朋友了,转身就走。她于是紧接着就追上来拉住我一整只胳膊,带着呜咽的调子,“好吧好吧,我求求你了,你就继续和我做朋友吧”,于是我得到我想要的,她得到她的“好”朋友,我们大笑着勾着手,两全其美,皆大欢喜。

 

我们一起玩耍了两年,这一招屡试不爽,她甚至从来都没有反抗过。

 

以绝交相要挟,我为什么这么坏呢?我这种人,姑娘你和我绝交就好了啊,让我看看这世界上其他小朋友的凶狠,第二天我一定反过来跪着求你别走啊。结果等我们分开,我就像一只被宠坏了的小狗,误以为整个世界都是我的,到处撒野却又到处碰壁,不过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读完幼儿园,我离开了长大的那座城市,很快就把她和在那座城里发生的许多事一起忘了。直到后来有一天突然想起,惶恐之余,我羞愧得无地自容,在床上捂着脸直打滚。

 

多好的姑娘,我还清楚地记得她的名字,模模糊糊地也想得见她的样子,短短的头发,笑起来像颗糖,眼神里闪着天真,肉肉的胳膊总是挽着我的……还傻乎乎地把我当她最好的朋友。

 

从初二记起这些到现在,我几乎试了所有能想到的方法去联系她,却再没找见她。我也努力地想要多回忆起些我们之间的事,却除了我欺负她的片段什么都想不起来。

 

哎,我好希望我曾在有人欺负她的时候,替她狠狠教训了那些坏蛋。我希望我也曾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毫不犹豫地分过她一半。我还希望我曾经告诉过她,她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真的真的很喜欢她。

 

如果这些都发生过,只是我都不记得了就好了,这样的话,假设多年以后,她也想起我,或许幼儿园对她来说将不是一段灰色的回忆。




 

然后上了小学,我对“友情”这个东西依旧没有什么概念,只是觉得,好朋友之间应该是全心全意地对对方好才行,唯一的长进,就是我也要对别人好才行。

 

一二年级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和我玩的很好的三个女孩子突然有一天宣布她们是S.H.E,只剩下我一脸懵逼……啊,S.H.E,三个人,那我怎么办呀?我说,不行,你们成S.H.E了,那我不能什么都不是呀,再加一个字母吧!而她们正火热地讨论着谁是S,谁是H,谁是E,虽然也有些过意不去,但还是一本正经地告诉我,S.H.E就是三个人,多了一个字母就不是S.H.E了。

 

那时的我真是被伤透了心,天啦噜妈妈我竟然被拒绝了,我再也不要和她们做朋友了。

 

从那以后知道,你未必是你最好的朋友的最好的朋友,尤其是人多的时候,他们完全可以不带你玩。所以婚姻一定要是一对一,人多了会乱呀。

 

四年级的时候又长大了一点,我被安排在教室的最后排,和三个新转来的男生坐在一起。我们一起上课讲话,一起写作业,一起放学玩耍,一起互相起外号,一起叫别人外号,就这样一直到毕业。我又以为他们简直是我小学最好的朋友了。

 

直到初中有一次和同学出去逛街,远远看到两年没见的他们熟悉的背影。我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激动地扑了上去,吓了他们好一跳。因为那次偶遇我高兴了一整天,之后却又突然反应过来……他们三个出来玩,没有带我啊妈妈(哭),而且这绝对不是第一次啊妈妈(哭)。

 

从那以后我又知道,友情啊,还是在类似的人之间走得更长。男孩子和男孩子有自己想玩的东西和想讨论的事情。

 



 

之后一路继续长大,虽然磕磕绊绊但也遇到了很多很棒的人。交朋友这种事大概就和谈恋爱一样,不受伤学不会。(对不起,这句我乱讲的。)


现在想起来,小时候对“最好的朋友”的执念还是太天真,但是啊但是啊,毕竟牵扯到感情,今天我最好的朋友明天很有可能就被别人抢了去了,那我明天的悲伤快乐要和谁去说呢?不过不是每个孩子小时候都这样,敏感的孩子大概更容易受伤。


于是后来这些小孩儿长成了大人,他们对于友情的需求依旧强烈。他们有满心的喜欢想要寄托出去,人家却未必愿意收下。起初觉得是人家想太多,自己无欲无求的,你何必逃。再转念,这实在是最周到的做法,回馈不了的情意,尽早断了对谁都好。

 

然后,收下他们这份最真挚的情感,并愿意以同样的情意回馈他们的人,大概就成了他们后来的知己吧?美好又独立的灵魂碰撞时,会起些火花,会有些摩擦,然后彼此影响彼此融合,就能一起往前走了,那真是美丽的景象。


太晚了,夜长梦多,我该打住了。


总之,祝你们的爱都能找到可爱的人寄托。




这篇文章33觉得自己写得很糙

从天亮写到天黑最后觉得难受

有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也不知要如何描述才好

------------------------------------------

生煎说

觉得那真正很好很好的朋友反而不是整天在一起吧。他们不用常常见面,不用说起友谊地久天长之类的话,但是有一种干净清澈的默契,会在一些微小的时刻想起对方。


豆沙说

用很长很长的时间去相互了解,再从暂无交集,到话不投机。可能是因为从前太过亲密,所以一点点的隔阂和尴尬都会显得格外难以忍受。

但是比起相对无言,从此别过或许会让记忆更加纯粹。

感谢记忆中曾经鲜活的你们,我很想你们,但那是曾经的我和曾经的你们。

让我们相忘于江湖吧,干杯。


叉烧也有好多话想讲

但是我

把她赶到文末留言那里去了

其他包子们已经睡了

大家晚安

2016/03/25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段回忆

祝你和你回忆里的人都快乐


最近北京

有点冷啊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