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一些模糊片段/被牺牲和被损害的

乐道堂主的点和线 2018-12-05 13:54:53


“我们就是那献祭品,鲜红的血液和年轻的生命,是我们献祭给每个不同时代的最好的“烟花”和”礼赞‘“----堂主


90年代在很多现代人的脑海里的印象我估计大概有几个,其中最大的一念想就是90年代上海房价好便宜啊,如果回到90年代,我要大买几套。


90年代,香港,澳门陆续回归,90年代最早的一批80后陆续的升入高中或者三校,那时高校还没有普及化,进入大学等同于拿了保险,毕业就业一条龙。


90年代,货币还没有滥发,上海人均每月的收入不足在500-800元上下,可以拿到1000以上人民币的,基本都是外企员工,那个时代,生煎馒头是 0.8人民币4个


似乎90年代在我们的回忆里面,尽是一些美好的事情,因为远去所以美好?但是90年代对于我们父辈来说,是真正的失魂落魄的年代。


那个时代迎来了国企改制,迎来了下岗失业潮,迎来了改革开放的决战期,千万人员下岗改制,千万人从体制内被放逐荒野求生,那是一段惊心动魄的回忆,只是因为远离,所以看起来不那样的血腥,但是越探究当时的资料和一个个真实发生的故事,就会越感觉那被用来祭祀用的“羊”所散发的血腥味。


有人说中国的民间道德集体的堕落是出自文革,但是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整体的中国社会道德进入堕落的元年正是下岗潮的元年,那一年开始,整个中国进入了“笑贫不笑娼”“金钱至上,物质至上” 


90年代的美好和残酷,如果要画上画布,我想必然是一副荒诞的后现代主义抽象画,如同达利的作品,一切都从正常滑翔扭曲,特别是人性。


一辈子的铁饭碗变成了砂之器,曾经光荣的职称,光荣的道路,欣欣向荣的百人,千人,万人大厂瞬间变成了祖国改革的绊脚石,每一个人都变成了米中的沙粒需要淘汰,淘汰,淘汰。


每一个人都开始怀疑自己的价值,”我“究竟是什么?也许更多的人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



我有时一直在想,那个时代给今天的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启示?如果我们这一代人在经历这些场景的时候,会怎么样?


我觉得今天我们这一代人也许比那一代人更可怕和更麻木的是生活在一堆”泡沫“当中,我们的自信和所谓的幸福建立在”麻木“”比较“当中,如果说90年代下岗潮带给人最直接的是物质方面和社会阶层方面的堕落感,而这个时代就只剩下麻木,一切都是麻木的,


生活在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只是麻木的去生活,千篇一律的去炒股,炒房,鸡血教育,背大量房贷等周而复始的愚行,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思考或者根本不需要思考,而或者思考本身已经变成了一件奢侈品


在宗教信仰上也一样,信佛教不是因为真信,而是为了有个上师仁波切看起来很时髦,信基督教耶变成了在圣诞节可以去教堂唱一首赞歌?


或者在网络上随大流的骂骂人,发泄下多余的身体能量,因为除去这些事情以外我们没有任何值得赞颂的,生活变成了一场闹剧?


可能很多人根本看不到,”凛冬将至“ 这件事。


当我越阅读关于当年下岗潮的黑历史的时候,越是感觉到人性上的堕落,就和余华写的《兄弟》这本书里面描写的一样,整个世界变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和阶层发生了彻底性的变化,牧羊者变成了猎杀羊群的猎人。


越看当年关于下岗潮的黑历史,其实越能想象我们80,90这代人可能面对的“牺牲”


如果说50 65前这代人所负担的是 经济改革起航时期的“牺牲品”的话,那我们80后90后就是完成国家经济转型期的重要“牺牲品”


如果说50年代那批人的“坠落”是掉落在薄薄的草垛上来形容的话,我们这代人是从20米高空跌落水泥地,需要自备降落伞,没有自备者准备迎接粉身碎骨。


凛冬将至,当万众创新,万众创业这些带着华丽丽的口号出现时,我大概就知道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时间不多了,当我们面对那时代可怕残酷的洪流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和父辈一样坚强?也许会变得更堕落吧?


在现实面前,很多东西都不堪一击。


在每天嘻嘻哈哈的段子里,在朋友圈的美食旅行中,在一片兴旺的房地产泡沫里,似乎每个人都会感觉明天会更好,我想80年代中期的那些在工厂里的工人们,哼着希望的田野上,骑着自行车自豪的样子,而我们何尝不是,类似那些敢于高杠杆负债累累买一堆钢筋水泥的人,何尝不是在透支着未来和盲目的相信着将来的红利?



写这个文章的时候,旁边的音乐是拉赫马尼诺夫的“悲歌” 钢琴独奏

我觉得没有一个时代比今天这个时代更糟糕,

不管你是否承认,


这个时代的悲,在于那看起来欣喜若狂的“麻木”  


未来会更好吗?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