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凯司令

藏印 2019-12-28 08:31:44


凯司令

文卿

多久没有动手写过字儿了?问我自己,尽管工作习惯依然是笔不离身,可是,多半时候,曾日日掌执如意的笔竟也成了摆设和说话时聊以自慰的手把件而已。

有重新写日记的的想法,记录出,这一程山水的心痛和不易。尽量不形诸于色,可并不是,内心没有翻江倒海般地起伏跌宕和波澜壮阔。

生命其实就是一场能量转换过程,能量变质量,就有了肉体,死亡不可怕,是质量变回能量的波,以场的形式依然存在着。一切个体形态都是暂时的,终究都要回到能量场态中,色即是空。待机缘俱足,还会形成新的有形生命,空即是色。这,是佛法中说的生命真相。

食色,性也。藏印里絮叨花草太多,一河之隔的战友岔腰训我,一条破余杭塘河写了N遍,有什么好写的?今晚说说吃,下不为例。

昨天对远道而来的战友说,如果可以,你就满足我为数不多的几个愿望吧,比方说,我想吃,上海凯司令的栗子蛋糕。话语间,鼻子就忍不住地酸了。是吃一口就再也放不下的味道。


      张爱玲的笔成就了上海,上海也成就了张爱玲。

在上海出生,在上海度过她的少年和青年时代,在上海写作出名,在上海恋爱,在上海结婚又分手。种种都与上海息息相关。

 

     张爱玲的美食情缘。其中之就是凯司令蛋糕。在小说《色·戒》中,对凯司令有专门的描写。张爱玲印象是“这家大概主要靠门市外卖,只装着寥寥几个卡位,虽然阴暗,情调毫无。靠里有个冷气玻璃柜台装着各色西点”,楼上情调稍好一点,装有柚木护壁板,但小小的,没几张座。小说中,王佳芝就是在这里,坐立不安地等着老易来接她。

     栗子蛋糕及芝士鸡丝面及自制的曲奇饼干是其镇店之宝。立顿柠檬下午茶十分有名。上海老克勒最喜欢的去处。

  凯司令在上海人心目中曾是品味和浪漫的代名词,是身份的象征。能到凯司令坐一坐或买个点心,绝对是引领时尚前沿的时髦事情。

     抗战胜利后,张爱玲居住的卡尔登公寓离凯司令不远,黎明时分开始做面包,就像“拉起嗅觉的警报,一股喷香的浩然之气破空而来,有长风万里之势,而又是最软性的闹钟,无如闹得不是时候,白吵醒了人,像恼人春色一样使人没奈何”。她后来在《谈吃与画饼充饥》中说,“有了这位‘芳’邻,实在是一种骚扰。”张爱玲还特别记得那里有一种方角德国面包,“是普通面包中的极品”。

  《色戒》中王佳芝和易先生约见的那家“虽然阴暗,情调毫无”的咖啡馆,应该是凯司令。小说中王佳芝和易先生上了车,开出一段后转弯折回,又经过“刚才那家凯司令咖啡馆”。说的很明白。

      张爱玲悄无声息地离开尘世,已经20年。张爱玲从不避讳承认自己是个俗人,曾像一只红嘴绿鹦哥般寻味上海。所以,留给上海的除了那些花开花谢的故事,还有唇齿之间的人间烟火。

       她对于鱼虾海鲜之类并不感冒,无肉不欢;同诗僧曼殊一样偏爱“甜的烂的软的糯的”,向往一切不易消化的糯米点心;虽然被称作“天才”,理想却是长大了在一家牛肉庄找个事做,坐在柜台前面专管收钱;当她已经像一只红嘴绿鹦哥般梳理自己的时候,她的男人连生煎馒头和肉馒头也分不清爽;晚年侨居国外,美食文章里随处可以闻见上海味道。

      张爱玲这样一个感官敏锐的女人,才会拥有活色生香的生活以及文字。年岁渐长,渐渐淡忘她笔下那些男男女女的小事情之时,会发现自己的味蕾却不见迟钝把那张用来亲吻的红唇腾出来,终于发现那一口凯司令栗子蛋糕才是真真切切地在心口,谁也抢不走。      

     张爱玲回忆录里,最爱的是凯司令方角德国面包,外皮厚脆,中心微湿,是“普通面包中的极品,与美国加了防腐剂的软绵绵的枕头面包不可同日而语”。按她姑姑的讲法,这面包可以不涂黄油,白吃。 

     上海成就了张爱玲和胡兰成,张胡二人成就了《倾城之恋》,而成就《倾城之恋》的便是常德公寓底楼的凯司令。张每天下午都会到楼下的凯司令咖啡馆孵着。一孵就孵出了《金锁记》和《倾城之恋》来。

      不过此地叫她迷恋的却不只是咖啡香。从阳台上可以瞧见佣人提了篮子去买菜,还可以听见各种叫卖声。卖草炉饼的年轻健壮的声音和卖臭豆腐干的苍老沙哑喉咙唱起了对台戏,卖馄饨的则一声不出,只敲梆子,所以她关于“丝袜吊篮馄饨”的浪漫念头也只好作罢。这些东西都是解馋用的,上不了台面,招待客人还得用牛酪红茶和咸甜具备的凯司令西点。

在月朦胧鸟不朦胧的雨天,路过作旧的凯司令,有咖啡,也有西式简餐最有噱头的是依张爱玲各色作品中的经典句式起名的鸡尾酒系列。比如“非常爱玲”酒体碧绿,取自《红玫瑰与白玫瑰》中王娇蕊的一件曳地的长袍,是“最鲜辣的潮湿的绿色,沾着什么就染绿了”。是一款不含酒精的软饮,和王娇蕊一样,能把一颗朱砂痣“甜”成一抹蚊子血。

爱,不是你在谁的心里,而是,经年过许久,你我的掌心里,还能有,彼此的温度。

一如凯司令的栗子蛋糕,只想起,已是口舌生津,不能自已。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