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一碗小馄饨里藏着老上海最忘不了的味道

晴旅驿站 2020-05-21 15:06:52

日复一日重复一件事

这没什么特别的

那如果……

是为了别人呢?

牵挂

Old neighborhood


一大清早,戴上没有镜片的镜框,耳朵上的耳钉闪着亮光,再喷点ck香水。

 

“阿拉这形象必须要讲究啊。”帽子一天换一顶,一个星期都不来重样的。


快花甲的人了,就凭爱美这一点,不知道让多少年轻小伙自愧不如。


收拾利索,骑着小电动,阿跷跟个骑士似的,风风火火穿过老里厢。


每天穿得这么精神、讲究,

就只为了去一个地方,

自己开了20几年的馄饨店。



阿跷本名蔡新民,因为脚颇,走路一瘸一瘸,才被这样叫。这名字他从小听到大,倒也习惯了。自己还觉得蛮有意思,后来,干脆把名字印在名片上当起了招牌。

 

要是有人问起名字由来,他还会模仿男模,给你走两步瞧瞧。


店里头的馄饨虽小,可阿跷这店的名堂却很大。常常是店还没开门,门口就排起了长队。


不知道的人路过会惊讶,老食客们却早就习惯了,排队时也不燥,听听歌,刷刷朋友圈,或是和前面后面的旁友聊聊天,也算晨间的消遣。


到底怎样的小馄饨才让快节奏的上海人甘心等待呢?


阿跷说,就两个字——用心。


馄饨皮买回来后,还要再加工。每天80斤的皮,来来回回再擀好几遍,才够有韧性。


肉馅是市场上最新鲜的。不放酱油不放老酒,要的就是原汁原味。

 

大肉丸塞进薄皮里,大手一捏,不到一秒,就是一个。

动图


小馄饨的汤底

是自制的盐水和猪油调制的,

锅盖一掀,

香气飘出去能勾人。

动图


看阿跷煮馄饨是最有意思的。

大铁勺锅里的汤一舀,

也不怕洒出去,

点穴似得唰唰几下,

满桌的碗瞬间被装满。

动图


排着队的客人,

眼巴巴地瞧着这“馄饨功夫”,

嘴巴还没吃上,

眼睛就饱了。

动图


顾客们都等半天了,

阿跷也不急,

香味还不够厚

要再在碗里浇上一勺。动图


客人以为做完了,端着碗就想走。阿跷大手一按。等等,还没完,还要撒上蛋皮和紫菜提味。蛋皮是比鸡蛋贵上一倍的鸭蛋做的,因为顾客里有人对鸡蛋过敏。


工序一样不能差,一碗馄饨这才算完全做好。


刚端上桌,客人们也不顾烫,早吸溜吸溜起来了。

动图


这样一碗小馄饨里一共12只,总共才收6块钱。


个个饱满鲜香,汤味浓稠。大早上能吃到这一碗,客人们都说这队没白排。

动图

这国外食客的表情貌似出现在中华小当家里面


不知道多少客人曾抱怨过:阿跷馄饨什么都好,就是不能预订和外卖。


原因也很简单,馄饨泡时间长了,味道、口感全变了,阿跷也不高兴了,这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吗?


不管阴天下雨,也不管客人多大牌,想吃碗馄饨,就得排队。


阿跷的另外一个规矩,是碰过馄饨的手绝不会再碰钱。


装钱的铁盒摆在店门口最明显的位置,阿跷叫它“银行”,一百大钞压在盒底,零钱都在盒里,客人自己放自己找。

动图


这么多年来,想占小便宜少给的客人也有。


给多给少,阿跷看不见,后面队伍的群众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二十几年的老食客,伸张起正义来,比警察还猛。


二十几年,馄饨从刚开张的1毛5到现在的6块,价格一直很良心。

 

2013年以前,阿跷的店还不在这里,就在他从小到大的家里。


那时候,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屋子里,院子里,装满了跑来尝鲜的顾客。

动图


后来,店里生意太红火,馄饨店被同行举报,阿跷只能关张。

 

凑巧的是,现在的小店正好在招租。可因为租金太贵,阿跷一直在犹豫。


直到很老主顾给阿跷打了电话来催促想吃小馄饨,阿跷一着急,把转让费、房租、押金一下子并交清。整整一袋子的现金,一共70万。

 

房租涨了,馄饨的价格却不变。阿跷不管那么多,只要店开起来了,老客人回来了,他这心就舒坦了。


有的客人为了吃上一口阿跷馄饨,开了很久的车来吃;有的谈恋爱带男朋友来这吃,结婚后,带着孩子来这次吃;还有穿着家里的大花睡裤就出来,一买就买一家子的。

动图


有的人来这是为了尝鲜,

想知道是不是网上盛传的那么好吃;

有的人把这当做休息的地方,

不管饿不饿,一碗馄饨,

足以暖心。

动图


更多是上了岁数的老邻居,

腿脚不好的,

就吃惯了这一口,

孩子们搀着,

杵着拐棍也要来。动图


阿跷看起来凶凶的,老客人们一来,他就变成活宝。


老客人爱吃什么,忌口什么,他全记得。常常客人刚进门,还没点单呢,阿跷在就先做好,端到人家面前了。

 

客人的食量他也清楚。看见体型壮的,生怕人家不够吃,另外多加好多料;瘦的客人呢,点的再多,阿跷也不做。一句“够你吃了,点多了浪费”就给人家噎回去。

 

有小情侣来,姑娘点了冷面,阿跷凑过去,硬说姑娘力气小,抢着帮人家拌面,也不管男朋友在一旁,脸都绿了。

动图


外国来的小帅哥,

楞被阿跷教会了好多上海话。

58岁的老头和20出头的小伙称兄道弟,

约着一块去酒吧喝酒。动图


小店因为人气太旺,很多媒体来采访。


当被问到:“你觉得自己做的小馄饨好吃吗?”阿跷挺直腰板,说:“我没觉得什么特别的,但是客人们都爱吃。只要他们爱吃,我就高兴。”

 

小店还被国外的媒体采访,报纸被好好框起来,挂在墙上。上面的英文阿跷不懂,只知道是夸自己的馄饨做的好吃,只要这一点,就够了。


这么多年,经营这热闹的小店,阿跷也攒下一些钱,却还住在只有6平米的家里。

 

有人劝他换个房子住,有人开放加盟,开几家连锁店。阿跷都不心动,他心里清楚,家是生活了一辈子的痕迹,店也是老主顾们捧出来的。

 

自己每天的精力就包在这一个一个小馄饨里,日子这么过,就是他最舒坦的方式。58岁的阿跷穿着打扮不服老,即使拖着一条颇脚,也要像年轻人那样大步走。


只因为馄饨店还在,店里的老食客还在。


动图

视频截图源自《海派真生活》、《纪录片编辑室》


投身在一件最放不下的事,

才是真的幸福。

要么在路上

要么读书

在大学

一定要有一样

赶快联系我们

一起出发吧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