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生活小杂记

十之一二的小确幸 2019-06-14 02:28:37

昨晚萧煜彬特别兴奋,嗨了一个晚上。先是他去剪了一个头发,私以为没有他之前那个发型帅,反而显得脸更大了。他问我怎么样,我一时忘了他这个年纪特别好面子,就实话实说了。结果他抓着我追问,真的吗?真的吗?真的不好看吗?然后和我解释了等他目前这个发型再长些会变得多么酷。我心里偷笑,脸上不露声色。说,开玩笑的,还行。听你的解释后我觉得等变长了一定很帅。

这才算罢休。哈哈虽然有时候我觉得他比我成熟比我会处理事情。但是有时候有些小事情表明,其实他到底还是我弟弟,稚气未脱,还是个孩子啊!哈哈~



晚饭期间,我好奇地问起爸爸妈妈,他们在文革时期度过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是怎么样的。爸爸妈妈说,没有啊,在乡村好像没有那么大的动静。我说啊,那可能在城市里闹得比较凶,知识分子什么的也多嘛。然后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和他们俩讲那些科学家医生文学家政治家艺术家都受到了怎么样非人的对待和遭遇。在说到“共产党”这三个词的时候,我妈制止了我,说,那天我在微信还是在哪儿看到个新闻,说有个人因为造谣被抓了起来。

我先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反应过来我就问我妈,妈妈你是不是在警告我不要乱说话。我妈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说嗯,你确实是那样的人,换在以前你肯定得被抓起来枪毙。尤其是你在外面的时候说话一定要小心啊女儿。


哟呵,知女莫若母哈哈哈


晚上临睡觉前我听着谢春花的《借我》,兴致来了就唱了两句,萧煜彬听了之后尤其喜欢,当然一开始我不知道。萧煜彬居然没有让我闭嘴安静,我有些出乎意料,就问他,臭大,你这会怎么不让我闭嘴了嘞。他笑,说唱得不错,很好听。你怎么不接着唱呢?我心里喜滋滋的,萧煜彬一般都损我,我问他唱得好不好听的时候他只会做干呕状。今天破天荒没掘我还夸我。我心下也有些疑惑。果不其然,过了一会他见我居然没有因为被夸就接着唱,他就问,姐,刚刚那首歌叫什么,你唱得太短了我来不及听歌识曲。本来以为大力夸夸你你会接着唱的这样我就可以听歌识曲了。

哼哼我就说嘛!这样的弟弟不想要啊(ノ=Д=)ノ┻━┻


前些天,带菲菲去吃了三中附近的好吃的。那时中午吃饭经常和雪雪一起去吃的那几家,我在东北想得不行不行的。先是去喝了沙县的茶树菇排骨盅汤,不是很喜欢,有点凉了,有点失望。而且等喝完了才想起来过去最喜欢的应该是虫草花瘦肉汤,但那时已经喝不下了,只好作罢。

然后动身去林记,在路上想看看那个炸白萝卜饼的阿姨还有没有在那儿,结果没有,万分失望。到了林记,我们合吃一份鲜虾云吞面,我发现不是记忆中的感觉。淡到不行,我加了很多酱油还是觉得很难吃。后来,加了些蒜蓉酱,好很多,汤可以喝了。我突然在想,我想了这么久的难道是她家的蒜蓉酱?不由苦笑。(其实,我去了东北之后口味真的重了超多!)


后来的有一天,带菲菲去中山图书馆,看到有一家味先肠粉,也是想念了很久的。那时候总觉得她家的皮蛋瘦肉粥、鸡皇粥、甘甜肉丸粥勉强可以和我妈妈煮的粥相媲美,那天却非常失望。不是记忆中的味道了。



我对于它们的记忆,首先讲讲沙县吧,是那时在中午外出进餐的大洪流中,我和雪雪在那个小店面等上差不多半个小时,我特别急。几乎隔几分钟问那个阿姨一次,我们的拌面(有时候是排骨面)好了吗?雪雪反而没什么,有时候哪怕马上学校就要关门了,她也不急。只是安抚我不要急。在沙县,有一天,我们一人点了一盅虫草花瘦肉汤,还有一份拌面。我一边吃一边给她讲了《我在回忆里等你》这本小说的故事。大概是我眉飞色舞地添油加醋极尽夸张之能事,给她着重描述了这本书里的黄色片段,她听得津津有味。那天我们差点迟到不能回去午休。

然后我们会在学校那个四百米大操场上,沿着最外圈倒着走。一开始雪雪觉得很傻又危险,于是我说,那我倒着走你正着走吧。后来,我在倒着走的时候,不断给她灌输倒着走人会变聪明这个小知识,她终于从了我。和我一起在操场最外圈倒着走。那时中午人不多,基本不会被别人撞到,很安全。然后我们谈天说地,我带她去认识鸡蛋花、凤凰木、广玉兰、茉莉花、葡萄藤、龙船花、月季。当然,认识完之后我问她,这个叫什么,她只会说,大叶榕吗?这个傻瓜完全记不住那些花花树树的名字,唯一记得的就是大叶榕。认为天下叶子较大的都叫大叶榕。我真的无力吐槽她。

(我很爱雪雪的,但我还是要黑她。)

(其实她是这样的美女啦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大的福利)


她还是我的wingman,在操场上走,其实只是因为

知道地理老师有饭后散步的习惯,如果碰巧看见孙老师在散步,我们就会走得很慢很慢,等待一圈一次的相遇。那时真傻啊!渐渐地,雪雪也喜欢上了我们地理老师,她说,你们孙老师看起来好温柔啊。那时孙老师不知道那棵开着火红花瓣,开得如火如荼的树是什么。我告诉她,那是我家乡汕头的市树--凤凰木。有一回,我们走着,发现她仰头在看那火红的花瓣,抚摸她的纤细幼嫩的绿叶。我只觉得害羞又甜蜜,仿佛她端详的是我,手里的树叶也成了我的手。灼热滚烫。



如今,她应该还记得那棵学校里绝无仅有的树,是凤凰木吧。


再说说味先肠粉。有一天晚自习他们考完理综,雪雪好像有点受挫。我也心情不好,但是忘了为什么。我想约她一起出去吃味先,她说不想去。我在她面前一下就扁了嘴,说其实我是心情不好,想和你出去散散心。她说,啊我不知道我以为你只是肚子饿,而我不太想吃东西。然后到了店里,点完甘甜肉丸粥,我们就开始聊天。她也不问我为什么心情不好。只是说别的转移我注意力,说,萧,你以后想找个什么样的男人。我说,我想找个懂我的、文采翩然的、纤弱书生模样的。她笑,说了什么我忘了。然后就说我给你说说顾城和谢烨的故事吧。

于是,在味先肠粉家强劲的空调下,我听完了这个悲伤的、令人唏嘘的故事。我在故事的吸引下,早就忘了心头悲伤,只是不断地摇头感叹。回到宿舍,就查了顾城、谢烨、英子三人的故事,还挑了《英子》里一些片段去看。于是一定程度上放弃了原先的择偶标准哈哈哈!


当年高三,这些陪伴和故事,缠绵成我后来对美食的记忆。它们在我回忆里成了不可取代的美食。然后如今再尝,却大失所望,我才明白,是回忆使其增色了。而我怀念的 ,可能并不是食物本身,而是那些不可磨灭的回忆。正如雪雪和我说,那时固定的周五晚上和你一起吃的海鲜拌面加沙拉酱总觉得特别美味,现在只觉得味道怪怪的。我知道,雪雪你怀念的是那时的晚风、那时晚风中的音乐和晚风中的你我吧?我也是。


但是不必怀念,我们还有大好的未来,哪怕我们不经常能在一起,也请你一定相信,我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山高与海阔,和我爱的人一起。我只愿你也有那样的勇气和幸福。

P.S.过去我们遇到过很多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是从教学楼外望出去的山雨欲来风满楼)

(滴着雨滴的小鱼塘~~~)

(这是在林记吃饭时看到的)

和她遇见过大晴天,也遇见过暴雨倾盆,都只觉得都美好无比。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