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LL原创】 热干面

无知茶屋 2018-10-18 06:15:06

作者:李 林

编辑:刘 健




(一)   

九省通衢的大武汉小吃荟萃:蔡林记热干面、五芳斋汤圆、老通城豆皮、小桃园鸡汤……林林总总,目不暇接。我本自中华乃至世界的面食之乡山西,生就一个对面食颇具挑剔的胃口,但不知何故,对武汉的“热干面”却情有独钟。

大约七、八年前,我在东湖宾馆的早餐上第一次品尝到了热干面,它类似北京的麻酱面而又有与之不同的味道,导致后来每临武汉我都会在下榻酒店,特意要一碗热干面,品尝回味。明知是一种小吃,但荣登大雅之堂后显得那么“高贵”,很难让人去问及它的“前世今生”。


(二)

“李老师,我带您去吃武汉的热干面?”晨起,同行的春生问。

“好啊!这家酒店也有热干面?”我的惯性思维,稍大的酒店里都少不了这道名小吃。

“我带您去吃地道的热干面!”春生不是湖北人,但因曾在武汉就读和行医,并且就在这家酒店附近租房“武漂”,所以尽管已经离开此地十几年,还是信心满满地摆出一副“老武汉”的架势。

出酒店门左转,熟门熟路的春生带着我们径直往居民区里“钻”,穿过一个充斥着各种叫卖声的早市,最后进到一家“曾麻子热干面店”。春生给我要了一碗牛杂热干面,我在旁边桌上将自取自助的香醋、蒜水、香菜、葱花、榨菜丁和大头菜粒……统统“少许”加入,调制后的面味香气扑鼻,令人大快朵颐。更绝的是春生又端来一碗“蛋酒”(北方的醪糟),食罢浓香又让微甜淡酸漂蛋花的“蛋酒”清爽落肚,一顿完美的早餐!

原来,好吃的热干面是在市井小巷中。


(三)

“为啥热干面都用纸碗而不用常规的面碗?”我问春生。

“武汉人吃热干面在许多时候都是边走边吃的。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端着面在公交车上吃,吃完后隔着窗就把空纸碗扔在车窗外面了,想想也真不文明!”春生带着愧疚回答道。


果不其然,一路上到处都能见到端着纸碗边走边吃的人,而且其中不乏穿戴时尚的少女少妇。吃的人很坦然,路过的人也见怪不怪。不过我没有看到一个乱丢空碗的人,可见习俗未改,但精神文明却有了质的飞跃。


“春生,是不是面部不平整的人做得热干面才好吃?”从“曾麻子”店出来,我看到另外一家名为“疤子秘制热干面”的店前排着长长的吃面人。

春生先是一愣,接着笑道:“哈哈!这种面据说是1928年一个叫蔡明伟的人创造于市井、服务于百姓的,所以开这种面店都号称是蔡明伟的嫡传、真传,而且店名起得越土越让人信以为真。”

“哦!原来面店也存在真实性问题啊!”我心想,下次来武汉又有事干了。一个是考证考证热干面的创始人蔡明伟是不是麻子或疤子,二是一定要体验一下边走边吃热干面的感觉。


  【无知茶屋】本日文章:

*【LL原创】 热干面

*【赫程荐文】原创匮乏的时代,人们只能一起愚蠢下去

*【茹萍荐文】水到绝处是风景,人到绝境是重生



无知茶屋

求知以晓理  求索以明道


长按纹→识别二维码→关注无知茶屋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