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宿迁城的似水流年(四):最希望妈妈能给我生个哥哥

宿迁梧桐巷 2018-09-25 08:06:46

点击蓝字“宿迁梧桐巷论坛网”加关注、爆料/合作  微信/电话:15370592888

亲,我是小春秋,欢迎大家加我的微信15250769854欢迎参加文章底部的评论!

我们家姊妹两个,没错,我是老二,上头一个哥哥,因为我的出生,家里本是宽裕的生活一下子变得紧巴巴了,还因此被大队计划生育罚了很多钱。

在我们这些80后的人生中,有兄弟姐妹是很理所当然的事,相比父辈爷爷那辈动辄5个以上的生育率,家中只有我跟我哥兄妹俩人,还略显子息单薄。


我同学有姊妹数目超过三个的,我们经常在一起比较,老几最可怜?老几最猖狂?老几最得意?共识是:老大独宠,老小呆萌,唯有中间的最没存在感。但是神奇的是,很多老三成了同辈里的黑马,即使他们不是家中老小,并不具有天生的优越感,却仍然能从兄弟姐妹中脱颖而出,赢得一个与芸芸众生不同的观感。对于“三拐子”这个称号,桀骜不驯的三哥三姐三弟三妹们笑纳了。

(从前多是大家庭,姊妹们“哆莱咪发骚拉西”全乎了)

那时,并不显出姊妹多的好处,吃穿用度都很窘迫,我们羡慕着新人类——独生子女。他们不必分享,不必假装大方,不必费力赢取爸妈的关注,不必活在杰出兄弟姐妹的阴影里,简直就是投胎小能手时代弄潮儿。


我哥伶牙利齿,我少言寡语,看上去很符合哥哥和妹妹的角色定位,虽然我话少,却不影响我们吵架,所有不安于室的寂廖,都被不能停息的争执打破了,我妈高兴了就拉拉架,不高兴就当看不见。我妈出差,家里只剩我们俩的时候,我们就停战,他说什么我都听,颇有些相依为命的意味,再说了,没有观众,吵给谁看啊!


我们俩就这么着,活成了村子里的“丰碑”——别人家的孩子。


在我们那个村子里,我哥出了名的厉害,跟村里其他的孩子比起来,他英俊,能说,恶作剧不断。我出了名的……贤良淑德,因为一年级就开始烧汤做饭,下湖除草收麦栽稻,遂被引为全村的典范。

有哥的人,并不把哥当作宝。两个表姐满足了我对姐姐的向往。


我跟我哥混了整个青少年时代,我学会了弹溜子儿,呼刮片,斗鸡、爬杆,走墙,等等一系列技能,以防他嫌闷的时候,找不到人陪。但是他却连皮筋都不会跳,以至于我只能跟两个板凳一起跳皮筋。所以对于玩伴这个角色,我们俩真是太投入了。


常常有人问我:你姊妹几个啊?我说:上头还有个哥哥。人家就很羡慕,说:唉,有个哥多好呀!我一般都笑而不语。也有我心窄较真的时候,我会逼问她:怎么好了?哪里好?我怎么没觉出来?人家会说:能……帮你打架啊!不让人欺负你啊!


我哥不会打架,也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


所以有些人,对“哥哥”这个角色有种不健康的执念,总希望哥罩着你,哥宠着你,哥陪你上天入地,其实这些活儿,开始是爸爸的,后来就是老公的……


我离开家上学的那年,家里缺了我掌勺,于是我哥学会了做饭,他是个无肉不欢的瘦子,炒菜极舍得放料,切工却奇差,一盘青椒猪头肉炒出来,肉的厚度堪比烧饼,油汪汪一片。而此前他只会下方便面,是的,换个挂面都玩不转。


我哥在黑暗料理界做了好几年的使徒行者之后,终于能口味正常地喂养一家人了,值得庆幸的是,我嫂子从来不挑食,无论我哥做了什么,她都能安之若素,甘之如饴。


但是自从我哥结婚后,除了油汪汪的猪头肉,我再没吃过他做的别的菜,许是在我面前,他实在缺乏下厨的自信吧!


昨天晚上,我嫂子对我说:知道不?你哥一喝醉就跟我说,要好好照顾我妹,我就这一个妹,她那脾气……


昨天,我哥35岁整。


老板说了

来源丨网络综合,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领导说了!

您点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五毛!

你会喜欢

小编近期精选推荐(戳链接)

 宿迁12345热线考核,连续2个月排名后10位将被约谈!

 与每个宿迁人都有关!《宿迁市住宅物业管理条例》出炉!

 今日下午宿城新区某河道中发现一具尸体...

 别傻了,房价崩盘你也买不起房!我们都在为谁打工?

 紧急通知!宿迁几百家企业集体停产!(附名单)环保治理趋紧下,或将成为制造等产业供给侧改革排头兵

 那一年,房价1700

 【公益】“童画有爱 助飞梦想”宿迁市帮扶贫困留守儿童大型义卖活动,让爱不再留守

 宿迁再次为全省探路,正式启动这项改革,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

 宿迁市政府常务会议挨个点名“落后”单位“一把手”,现场气氛“火辣”,群众有话说...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