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舌尖上的陇南之三仓火锨馍

陇南之声 2018-09-04 15:11:07



● ● ●  

《舌尖上的陇南》


00火锨馍


三仓




在武都三仓,保留着一种传统的做馍方式,将和好的面放在铁板加热,然后放进刚燃烧完的木柴火灰里密闭猛烧,最后做成的馍有一股浓烈的原味麦香,这就是当地有名的火锨馍,也叫火烧馍。





三仓有着重重叠叠的高山、郁郁葱葱的树林,青山绿水养育了祖祖辈辈。张进兰是三仓东胡沟人,她的丈夫是闹院小学的一名民办教师,为了让丈夫在上班前吃上热乎的早饭,一大早,张进兰就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了。



把晒干的瓢子用热水烫开,加上炒熟的面粉、白糖拌匀,在火垄边煮上可口的罐罐茶,搭配火锨馍,三仓的早饭味美又健康。



火锨馍的做法三仓人代代流传下来。张进兰做火锨馍的手法已经非常娴熟,先将锅片放在柴火上加热,然后把和好的面团擀成大而厚、状如铜锣的面胚,待到锅片完全受热,有红烫的感觉的时候,再把面胚放上去。

 


放在锅片上的面胚子,要有大火持续的加热,让面胚的外壳不断变硬,面胚的两面要不断的来回翻转受热,让面胚成型。在锅片上加热的面胚表面已变硬,但里面的面团还没有熟透,接下来便进入了火锨馍最重要的步骤,也正如它的名字一般,要真正的在火里面烤一回。



在三仓,家家户户都用木柴做饭。这种传统的做法,虽然不如现代的便捷,但是却最能够保持美食原汁原味的做法。将烤的半熟的面胚放进柴火刚刚燃尽依旧保留着余温的木灰里面烧,放置的方法十分讲究,一定要用柴灰将面胚包裹起来,再将柴火添置在面胚的周围,大火猛烧。火势虽然很大,但是因为有柴灰包裹着,所以不但可以防止面胚被大火烧坏,还可以让面胚均匀受热,保证面胚完全成熟。这不仅是老一辈留下来的手艺,也是老一辈智慧的传递。


张进兰:这个火锨馍就是我们从老人手里学的,经常吃,每天早上都要拿它当早点,就这么一直做下去。



火锨馍在大火中猛烧20分钟左右,淡淡的麦香散出时,代表火锨馍已经成熟。将柴火中的火锨馍取出,将柴灰拍打干净,一个地道的火锨馍就做好了。



三仓的清晨宁静幽远,丈夫杜占科吃完早饭就要去学校教书。张进兰已形成随丈夫早起,张罗早餐,陪丈夫吃早饭的习惯。做好的火锨馍,吃起来味道醇香可口。火锨馍不同于锅盔馍,它在红烫的火灰里密闭猛烧,最后做成的火锨馍有一股浓烈的原味麦香,外壳响脆,里面如蜂蜜窝状,十分软,食之脆软香口。能在上班前吃上妻子刚刚烧制的馍,加上熟面和白砂糖包裹的瓢子,就着罐罐面茶一口一口吃着,杜占科心里美滋滋的



张进兰的丈夫在三仓闹院小学当老师已经很多年了,从家里到学校要徒步行走十几公里。山间的小路蜿蜒曲折,潺潺的流水沙沙作响,一路上可谓鸟语花香。张进兰的丈夫,每天都要行走1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学校,在学校和学生为伍,教书、批作业,他兢兢业业。在家和妻子相伴,他俩也是甜甜蜜蜜,过着悠闲、轻松的生活。



傍晚时分,丈夫下班回家,张进兰正忙着准备晚饭。面疙瘩和面角角也是三仓人喜爱的美食,把面和鸡蛋搅拌成面糊,然后用筷子夹成疙瘩,放进油锅,炸成金黄色就做成了面疙瘩。面角角的做法与面疙瘩差不多,只是面糊更浓稠。这样的饭,更少不了豆角炖粉条的菜汤。一家人围桌而坐,火锨馍就着面疙瘩面角角,再来一口清淡的菜汤,简单而又温馨,这种平凡的生活,正是我们内心深处永恒的追求。


食物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对家乡人而言,不仅仅只是入口之食、饱腹之物,它在某种意义上,等于我们的生活。我们对家乡美食的惦念,恰如我们对故乡的思念!



栏目编导:冯雪峰 罗松康

本栏目长期招收广告、赞助

联系电话:13909394321



陇南广播电视台


监制:杨东红  责任编辑:杨雪锐  编辑:王瑞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