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今晚,我要就着这顿饭,给你讲一个百年前上海滩上犹太枭雄的故事

几何度假 2020-03-25 16:36:23


现和平饭店侧面观

人说中国的变迁是“两千年看西安,五百年看北京,一百年看上海”。而上海的这份殊荣来的并不十分光彩,因清政府的一份不平等条约将这并不为人所知的小城开埠。一时间,疯狂涌入的异国文化、各式舶来品以及富豪们把这原本安静的临海小城充斥、膨胀、高举成了远东第一大城市。在那个辉煌至极的年代里,莫说香港,是连纽约、东京都不及上海来得光彩耀人。



从和平饭店天台花园所见外滩景

上海的经济在鸦片战争后十年内迅速增长,赶超了从前唯一港口城市广州,加上租界的设立,吸引了大批外来富豪。上海这座曾经连建设城墙都需要当地大户人家捐款出资的县城,一夜间高楼林立。被邀请而来的各国建筑设计师们在这个像白纸一样的城市里做出了一栋栋至今都啧啧称奇的万国建筑,其中,就有今天的主角——和平饭店。



八角厅,四面墙上的版画是纯银制作


曾经三扇旋转门中的一扇,现在已不再开放


旧时华懋饭店

这次上头派给我的任务,是去和平饭店吃饭。得知此消息,我特地穿戴整齐,一改往日土二妞形象,弄得人家以为我整了容。虽然本番茄大人体验过的高端酒店无数,但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老一辈)上海人来说,去和平饭店的意义,大概就像是上学获得了市三好学生、从科员升到科长一样光荣。


说到旧社会时期上海滩的人物,人人都知道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但富甲一方、造就了传奇轶事的“老外”维克多·沙逊,就鲜有听闻了。



位于10楼的总统套房里维克多·沙逊及其夫人画像


集万众宠爱的维克多·沙逊

生于19世纪的维克多·沙逊,本就家境殷实,后来沙逊家族在印度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分家之后维克多·沙逊又用他犹太人的精准眼光,瞄上了中国上海。维克多·沙逊继承了其叔父的英国男爵爵位,那个时期的大英帝国与今不可同日而语,拥有精明犹太头脑又是大英帝国的爵士,生意如鱼得水,维克多·沙逊一度成为全上海最富有的人没有之一,从鸦片转到地产生意后,曾拥有上海最繁华地段的一千九百多幢房屋。


或许因为太有钱想找些不一样的乐子,沙逊先生用当时每亩45万两白银的“黄金市口”——外滩和南京路的交叉口,花去576万两白银来造了一座他心目中的奢华酒店,就是当时的华懋饭店(Cathay Hotel,1956年由上海市政府接手后改名为和平饭店。



和平饭店博物馆馆藏的华懋饭店时期名伶常客和新闻资料


和平饭店屋顶露台

现在,和平饭店常常有许多游客进入参观,可能因为门口导游讲解了历史,也可能因为它流入过40多部电影镜头里。走到和平饭店的门口,就已经能感受到染着旧时岁月的气息扑面而来,厚重又典雅的历史感一点一点浸满酒店里的每一处。



现在的龙凤厅

位于8楼的龙凤厅(中餐厅)是此行的目的,又正好撞上新菜单。饭店整体重新修缮过,最具特色的天花顶饰和梁柱装饰都完好复原,它们是沙逊先生对“中国”的理解,雕刻手艺在当时也惊起过一阵褒赞,却差点毁于“破四旧”运动中,如今依旧能看到它们,也是有幸。


上世纪华懋饭店不同时期使用的餐具(不同的logo花纹代表着不同的年份)


现在和平饭店(
Fairmont Peace Hotel)所使用的银质餐具

曾代表中国餐饮业巅峰之作的龙凤厅,彼时,预订这里的位子需要提前一年。传说在那个时代,在龙凤厅用过膳的名流比世界上任何餐厅的名人要多。现在,餐厅以本帮菜为主,穿插一些主厨的创意菜。


冷菜拼盘

因为是半分餐,所以有一些菜量看上去比较小,但事实上是足够的,像这份冷盘,其实是一人一盘。冷盘里熏鱼、松仁三丝素烧鹅都是传统且常见的本帮菜,而特别的是这颗“樱桃”,实际上是用鹅肝做的,外面裹了一层山楂酱,酸酸甜甜。


银鳕鱼

银鳕鱼用的是来自冰岛的黑鳕鱼,腌制过程中添加了日本的秋田清酒,半生的煎蛋清像云朵一样,口感十分柔嫩。


手剥河虾仁

虾仁是统一当日新鲜手剥的,留了个小尾巴,既好看又好玩,另配有专门的醋料。两颗大番茄品种里的“小”番茄烫祛了皮,熟透了的番茄可不止是好看,自然是逃不了我的口。


苔条小黄鱼

黄鱼的包裹了一层薄薄的苔条,油炸的做法祛除了黄鱼的海腥味,增加了整体的海鲜味。外薄脆,里头的黄鱼嫩得像鳕鱼一样。本身已经很够味道,喜欢酸甜口的也可以站一旁的番茄酱。


芝士焗鲜菌原只海螺

用食盐和鹅卵石铺底,为的是好看。海螺个不小,里头还塞了虾肉、蘑菇、带子还有海螺肉,注入了浓厚芝士。芝士烤到外层略焦,里头还是粘软,芝士的浓郁配合了海鲜的鲜美,这道是好看又好吃。


开洋松露葱油拌面

这是地道的上海小吃了,也是豪华版的葱油拌面。除去开洋这个“海鲜”外,这面加的是松露油,一人一碗吃得精光。


主厨马浩成

马主厨本人看上去年轻又帅气,却已有二十五年的烹饪经验,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精通本帮菜和粤菜,曾前往美国旧金山烹饪研究学院CIA进修,这些造就了其对沪粤美馔的深刻理解。主厨颜值高,对食物的“颜值”也有要求,不仅讲求食材的新鲜以及菜品的味道,更要以雅致器皿和精致的摆盘使得用餐成为一种视觉与味蕾的双重享受。我吃了一道他的清炒豆苗,虽是家常菜,味道却好很多,问及做法,他说他只选用每棵豆苗最嫩的那一揪。


华懋阁西餐厅

位于九楼的华懋阁主理欧陆菜,餐厅有一个露台,可以将外滩最美的景色尽收眼底,在这里吃过饭的领导人都有不少。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有“住在华懋饭店,如同身处世界的中心”的说法。


茉·莉大堂吧

临着南京东路开放的咖啡厅

平均年龄80多岁的老年爵士乐团吸引过多国领导人

再来说说沙逊,大概每一位具有争议的历史名人年轻时都曾经只想做一个单纯的热血少年。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参加英国皇家空军,在一次飞行训练中不慎腿部受伤落下残疾。这位“翘脚沙逊”在上海赚得盆满钵盈之后就谋划出了这栋“远东第一楼”,极尽奢华几乎不惜成本地建造,电梯、拉利克玻璃、每个房间都装有供应热水的热水汀、整栋楼采用当时世界领先的空调技术,空调内管和外部装饰都是黄铜的,沿用至今,连水泥都是从日本船运过来的。


位于饭店十楼的总统套房曾是沙逊的私人套房

闻名遐迩的九国套房

虽然饭店名为华懋(cathay,旧时西方用来称呼“中国”也译作“契丹”),但作为大不列颠帝国的贵族,维克多·沙逊还是将自己的私人套房做成英式雅各宾时期风格,而整栋华懋饭店里,也有各处角落里都留有这种风格的装饰。但作为曾经的“远东第一大城市”的第一楼,这里的宾客来自世界各地,沙逊本人也结交各国政要、富豪、名媛,他本希望来自各国的宾客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而这9国套房在当时的上海大饭店里是独一无二的。


拉利克走廊

1929年就已存在于此的施坦威钢琴

现在的和平饭店是由华懋饭店为主楼,后又结合了最早的汇中饭店。汇中饭店建于1854年,几经易主,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又被日军占领,后来沙逊先生有心想将汇中饭店与华懋饭店联合,建一条空中连廊,但连年战争资金匮乏,只得作罢,若是当时能够完成,那还能有后来马来双子塔什么事儿。


饭店里的拉利克走廊已是绝版珍宝,除去饭店里能看到的拉利克玻璃,还有一些作为珍藏被安置起来,连拉利克公司都没有留存,特地前来想要高价购回。



汪辜会谈时的菜单

“和平”二字是源于1952年在北京成功召开的亚洲太平洋和平会议,1956年3月8日,和平饭店重新开业,华懋饭店也正式更名为和平饭店,由潘汉年题字,营业至今。现在的和平饭店可以说,是看着上海这个城市“长大”的。这一百年来,经历过繁华耀眼、战火硝烟,到更名重生。在里头进出过形形色色的大英雄、小人物,有着说也说不完的故事。


一代枭雄的故事落幕,这顿饭也吃完了,但和平饭店的故事还没有完。今夜,先道晚安。

上海和平饭店 | 龙凤厅


地址:上海市南京东路20号

人均消费:500-600元

- END -


推 荐 阅 读


推荐阅读|全国首家无人机体验酒店安吉JW万豪,这次度假我们来玩点厉害的


声明

本文为几何度假原创,部分图片为酒店官方提供

带水印图片未经允许不得擅用,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预定JW万豪酒店及无人机体验优惠套餐!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